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美母祕闻录 > 美母祕闻录(11)
    2020年5月22日

    第十一章·间幕

    早上楚生迷迷煳煳的醒来发现妈妈早已不在自己身边想必已经做早餐去了。

    楚生揉了揉眼睛来到厕所正要掏出自己的傢伙小便时发现自己四角裤的釦子是扣上的楚生愣的几秒反应过来打了个机灵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

    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自己半夜迷迷煳煳的睡着之后自己最后有把插在妈妈手心中的肉棒放回去吗?楚生有些不太确定。

    但他可以确定一件事四角内裤的扣子不是他扣的因为自己有没有扣釦子这点他想自己还是清楚的。

    那麽既然自己没有扣上扣子而现在扣子却被扣了起来那麽答桉只有一个是妈妈帮自己扣上去的。

    想到这裡楚生顿时冷汗就下来了。

    那麽妈妈为什麽会帮自己扣上扣子?如果自己昨晚睡前自己有把他的傢伙塞回内裤裡的话即便妈妈早上发现他的内裤扣子没有扣上应该也不会帮自己扣上吧。

    站在客观角度思考要是自己是妈妈肯定不会多此一举顶多之后跟自己提醒个一两句。

    毕竟在帮自己儿子扣内裤扣子这个动作上如果此时儿子醒来那麽两人不就很尴尬?妈妈也不好解释不是?

    那麽只剩一种可能自己的肉棒昨晚没放回去还插在自家妈妈的手掌心裡想到这裡楚生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下好了等下要怎麽面对自己的妈妈妈妈会不会给自己了个耳光?楚生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楚生刷完牙洗完脸后忐忑的下楼走进厨房裡看到张语馨已经将早餐准备好正等着自己。

    楚生害怕归害怕但还是叫了声「妈早安。

    」

    张语馨闻言回头发现楚生已经坐在餐桌上也不多说什麽只是用平静的语气答到「恩早安赶快吃吧等下还要上学。

    」

    楚生完全无发从张语馨平静的语气裡听出什麽火药味来楚生「喔」了一声便也不敢多话专注吃着自己的早餐既然妈妈没有当面发作那所幸自己也装迷煳毕竟这整件事都很尴尬不是。

    张语馨旋即也来到餐桌上与楚生一起吃着自己做的早餐楚生一面吃一面偷偷打量妈妈的神情然而张语馨自始自终面色都很平静让楚生看不出什麽来。

    而此时此刻张语馨虽然澹定吃着早餐但心裡其实也不怎麽平静回想起自己早上醒来时自己的右手似乎握着什麽东西那时自己还不太清醒下意识的还抓了两下感觉那东西硬硬的而且还带有些热度。

    眼睛下意识的朝自己右手所抓的东西看过去不看还好这一看把张语馨整个人都给吓醒了右手像触电般的缩了回来像是被毒蛇咬到似的。

    这小生怎麽这样内裤的扣子也不扣好还把这东西露了出来话说儿子的下面的东西似乎比云盛的还要粗一些而刚刚自己就是握住这根东西的?想到这张语馨恨不得给自己来一个耳光自己到底在想什麽阿。

    本想起身逃离这尴尬的现场可念头一转如果现在起床任由楚生的这根东西暴露在外等下儿子醒来时也发现这点而自己却早已起床这不间接表示自己这个母亲已经看过儿子的那这样到时会不会很尴尬?想到这张语馨不禁又犹豫起来

    最后张语馨咬了咬牙她感觉自己伸出去的手都有些颤抖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握住儿子的阳具手心裡传来阵阵温热的感觉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被自己握住的阳具似乎又大了几分张语馨都感觉自己的脸都有些发烫。

    不过最终还是把那根东西回进儿子自己的内裤裡虽然中间可能是儿子处在早起晨勃的状态裡不太好塞回去不时还弹了出来搞得张语馨整个人又羞又恼。

    当自己来到楼下做早餐时脑海裡还是在想着早上那一幕幕场景让人一阵脸红心跳右手握住刀子的感觉彷若是在握住儿子的阳具还差点因此切到自己的手指。

    在胡思乱想一阵后忽然有些后怕又暗骂自己蠢她想到一个可怕的结果要是在塞那东西的过程中要是儿子突然醒来发现自己的母亲手裡正握住自己的阳具那自己这个做母亲的要怎麽解释?恐怕跳到黄河都解释不清。

    不过幸好这些都没有发生张语馨缓缓的呼出一口气摇了摇头继续忙着手裡的活。

    然而脑海裡仍思绪纷乱又开始纠结起来自己是把儿子的内裤扣子扣上了本想当这一切没发生过可如果以后儿子上大学或到外生活自己的生活习惯总得注意一下吧要是再把那玩意儿给露出来让别人看见这还不得笑死。

    所以直到楚生下来后张语馨仍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跟楚生说跟他提个醒。

    说了怕两人尴尬可不说要是在外面闹出什麽糗事可就不好了。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张语馨在默默吃着眼前的早餐时决定还是要给儿子提个醒。

    不过过程要修改一下以缓和两人尴尬的气氛不致于太过尴尬。

    「小生妈要跟你提个醒。

    」张语馨故作平静的说道。

    楚生这时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心想终于还是要摊牌了吗?

    「爸妈不可能永远陪在你身边所以你自己生活上的细节要多注意些。

    」

    「阿?」楚生顿时没能反

    应过来妈妈这句话是什麽意思不是要责问我昨晚的事吗?

    「还阿?阿什麽?就打个比方吧妈早上起来时就发现你内裤的扣子没有扣上你就不怕可能因此走光丢人吗?要是以后上大学你跟你的室友住一寝室还这样不在意生活形象你就不怕闹笑话吗?这次是在家裡但以后出去可要注意些。

    知道吗?」

    「阿?喔知道知道」楚生愣愣的点着头。

    楚生注意到妈妈话裡的细节妈妈刚的意思是扣子没扣你不怕可能走光丢人吗?这话怎麽听起来像是我还没把傢伙给掏出来?难道最后自己还痿掉缩回去了?还是昨晚自己有把傢伙给放回去?所以妈醒来时只是看到自己的内裤扣子没扣?所以提个醒?

    可不对阿?这是提个醒就好还帮自己扣子扣上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楚生这时脑子有点乱这到底是什麽情况?但不管怎麽说至少确定一点自己昨晚的事蹟没败露不然妈不可能像现在这麽好说话。

    而张语馨此时也有点忐忑她把话说完就后悔了这句话听起来没什麽异常但如果真是这样自己也就真的提个醒就好但自己居然还帮儿子扣上内裤釦子。

    张语馨此时怪自己说话考虑不周话说出想收回也晚了。

    不过看儿子此时只是有点尴尬的表情并没有露出不解或疑惑的表情或许楚生根本就没注意到这话裡的破绽这让她鬆了口气可能是被自己指责后只顾着尴尬管不上其他吧张语馨默默在心裡想着。

    两人就这样一个是因为昨晚把自己母亲的手拿来替自己手淫的儿子。

    另一个则是单纯误以为只是儿子内裤的扣子没扣好导致肉棒因晨勃而暴露在外的母亲所以两人都因为各自的心思进而掠过关于内裤上的扣子为何会被自家母亲扣起来的问题于是这件事就这麽过去了。

    楚生怕气氛就此尴尬下去所以扯开话题说道:「对了妈那个周末的时候我邀请了徐君和王宝他们来家裡写作业可以吗?」

    「恩?怎麽不可以?能有同学陪自己的儿子用工读书哪有不欢迎的道理?当然好阿。

    」张语馨理所当然的答应下来。

    是阿这个同学怎麽会不好都好到可以摸进同学妈妈的房间了怎麽会不好楚生在心裡嘀咕着——

    时间来到学校当第一节下课的钟声响起时楚生二话不说逮了个机会把徐君拉到面走廊只差没掐住他的脖子问到:「说!你昨天上面写的讯息是怎麽回事你是想把你自己暴露出来吗?」

    「对阿不把自己暴露出来以后的游戏要怎麽进行下去?那会很困难吧?不过当然不会马上就把自己给曝光出去。

    」徐君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楚生顿时错愕「什麽?你说真的?别闹了徐君你这是在找死。

    」

    「放心我都想好了就算最后失败我也觉不会把你共出来。

    」

    「问题在这裡吗?徐君告诉我你只是在开玩笑?」楚生仍不死心的问道。

    「反证不会马上把自己招出来你就等着看吧。

    」徐君拍了拍楚生的肩膀。

    好吧看徐君表情不像开玩笑看来是心意已决反正不是马上就曝光到时看事态不妙到时自己再从中阻止应该也还来得及吧。

    楚生心裡如此想也就不在纠结此事。

    不过又抓起徐君的衣领说道:「诶不是说好一起同时亮出指令的吗?你怎麽昨天就发来了。

    」

    「怎麽?不行?我先亮出指令这样不是对你比较有利吗?」徐君挑眉。

    「呃话是这麽说没错但有种被剧透的感觉再说不是应该要用写得出来再交换给对方看这样不是有感觉吗?」

    「唷~现在有被剧透的感觉了?之前不是某人硬要我剧透更多东西吗?那个人是谁?再说都什麽年代了还纸笔我上次是脑抽了才跟你那样干的在说要是留下证据怎麽办?以后直接讯息就好。

    」徐君冷笑。

    「呃」楚生顿时被徐君说的牙口无言。

    「好了~还是想想你要发什麽指令吧!我很期待喔。

    」徐君挑衅的说道。

    我靠楚生低声暗骂但也不在多说什麽两人随后在钟响前回到教室。

    之后在剩下的课堂裡楚生开始明思苦想起来思绪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完全不知任课老师再说什麽。

    首先不能过线虽然双方都没明言但心裡应该都是有个底线的。

    虽然楚生觉得在第一轮时楚生的底线瞬间就被破了。

    第二点、小心对方亮出指令对调权命令内容不能过激否则有被倒打一耙的可能不过现在双方只有一次指令对调权所以不用太过担心。

    那麽楚生顿时眼睛一亮要是偷拍贞姨跟徐叔的做爱场景想想都让人鼻血喷张想想贞姨在床上会是像在外面那般显得火辣性感放荡无比还是跟外在表现截然不同在床上是个放不太开典型传统保守的女人毕竟这也不是不可能不是?

    在想想那勾人魂魄的娇躯172公分的高挑身材修长的大长腿紧紧的夹在男人的腰上拼命扭动着她的小蛮腰哇靠~这少活几年都值得不是。

    楚生想想下体都开始立直了。

    不过徐君会让自己佔那麽大的便宜?可不要逼得徐君用出指令对调权反而是自己得不偿失毕竟老爸也快回来了。

    那麽拍摄不行

    那偷偷录音呢?楚生上黄网的时候看到可是有偷偷录下别人做爱的音频。

    想到这楚生有一到亮光滑过自己脑海似乎跟什麽连想在一起仔细去想却又想不到那究竟是什麽。

    但这些都不要紧楚生决定採用这个点子偷拍或许有些过分但录音总行吧毕竟没有真正看到贞姨的诱人丰姿。

    但至少可以知道贞姨在床上是个什麽样子?是不是跟自己想的那样在床上是个放的开的性感尤物任何姿势都对徐叔解锁在床上对自己的老公百依百顺、予取予求。

    放学后楚生在公车上发了条讯息给徐君:「我要录下贞姨跟徐叔的做爱音频。

    」

    发出讯息后三分钟就收到徐君的回覆「好」简单的一个字。

    果然徐君不会因为这次的指令就动用宝贵的对调权。

    楚生他开始对以后的日子渐渐有了期待因为这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

    接着楚生又收到了徐君的讯息「什麽时候开始?」楚生回复到「不急等你周末后再说。

    」讯息发送——

    深夜张语馨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瞬间打破了她今天的心情这个人她不认识但却有非加不可的理由但这个人怎麽会知道自己的id帐号难道他真的在暗处注意自己很久了?

    「我是那天夜晚的那个人想知道我是谁吗?这个周末两点我会再联繫妳。

    」

    张语馨看完这条消息整颗心顿时盪到谷底握着手机的手都有些颤抖缓缓闭上双眼她知道这夜对她又是个不眠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