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影中鬼 > 影中鬼(17)
    第十七章·偿还

    2020年5月21日

    当听到警笛声响起的那一刻姚忠文便知道已经完蛋了。

    作为犯罪心理学的专家。

    他做了本不该做的事情犯了本不应该犯的错他本想把一切错误都归咎给倒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赤身裸体、胸口正不断流淌出鲜血的女人但他知道没有意义了——警方已经来到了这儿说明他们已经对自己起了疑心而眼前的这一幕已经让自己没了脱罪的机会。

    又是这样一时的冲动……哪怕是过了那么多年已经成家立业那么多年已经坐上了省公安厅犯罪心理科的头号交椅依然无法忍受……或许一开始自己的欲望就不该存在吧!

    “这里是省公安厅刑警大队里面的人请立刻放下武器出来配合我们的调查!”

    外面的广播声姚忠文听出来了那是林超的声音。

    真是讽刺……自己一开始就是调用了他的信息档案才拿到这把手枪的。

    姚忠文很清楚现在已经不是感慨这些东西的时候了他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绝路但他绝对殊死一搏。

    “啊……啊……”

    他注意到了在场的另一个人——已经被目前的状况吓呆了的刘建松。

    姚忠文知道这男人本来就只是个社会渣滓懒惰、贪婪、好色、自私自利、没有底线在姚忠文多年的犯罪心理分析中这种人成为犯罪者的概率很高而在前三次凶杀案的心理画像中姚忠文的画像都与刘建松比较相似但是他现在也很清楚那时候是自己错了——真正的凶手远比自己最初的推测要荒诞。

    所以刘建松并不是什么有罪的人虽然他是个渣滓但也仅仅只是个渣滓而已并不会危害到别人多少东西。

    不过如今这渣滓就是姚忠文殊死一搏的筹码了。

    姚忠文走上前用枪顶住了刘建松的脑袋小声说道:“过会儿配合我一下否则的话……你也知道。

    ”

    “啊对不起饶了我饶了我……”

    刚才还在破口大骂的刘建松如今抖得像个筛子一样与姚忠文的印象一样是个欺软拍硬的家伙。

    但是刘建松对于刘叶霞的恐惧姚忠文也很清楚——哪怕对方看上去只是个弱女子但终究也是杀过人的刘建松心底里肯定是怕到了极点。

    “……辛苦你了。

    ”姚忠文在刘建松耳边小声说了一句随后把刘建松拽了起来拉到自己面前用手枪抵住他的太阳穴慢慢朝着铁皮门门口移动。

    在经过上躺着的刘叶霞时姚忠文又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赤裸的身体倒在血泊中已经停止了挣扎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了过去但那身体不论是什么样的男人看了怕是都会被吸引吧即便是处于这种关头姚忠文也还是在心里感慨了一下——如此美丽的女人竟然是这般冷血恶毒的杀人魔鬼真是可惜了。

    当然自己也没资格说她恶毒吧……

    “姚忠文同志请立刻出来配合我们的调查!”

    林超又喊了一次这一次喊了姚忠文的名字。

    他叹了口气推着刘建松走到了设有金属围栏的窗户前从那儿他可以看到门外的好几辆警车、站在最前方的林超还有熊连科……以及其他的一些老面孔。

    对不住了大伙们对不住了……姚忠文苦笑着咬了咬牙大声喊道:“你们最好不要太过靠近否则这个男人的命可就没了。

    ”

    “别!别!救救我啊!”刘建松哭喊着似乎不是演戏——他真的很怕即便不需要姚忠文要求配合。

    几名正要冲上去的刑警被熊连科拦住随后熊连科自己往前踏了一步大声说道:“老姚别再继续做蠢事了!”

    意料之中的一句话……姚忠文不由自主笑了起来说道:“熊队真是对不住……但是别用这种屁用没有的话来劝我了这方面我比你在行的哈哈!”

    熊连科愣了一下不等熊连科继续说下去林超再次举起了喇叭说道:“姚忠文同志如果你觉得某些事情在这儿公开说了也没关系的话我们也会保留您的话语权!”

    “话说的可真无情啊小林……公安方面确实得需要你这样的人才行!”这句夸赞确实是出自姚忠文心底的他知道肯定是林超最先对自己起疑的这样的人才能够为公安部门所用这个社会才能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老姚如果你觉得我这样是正确的那为什么要知错犯错?”林超大声说道“你已经时人到中年家庭、事业都很美满你本可以度过非常幸福的一生……为什么如今要这么做这样亲手毁了这一切!”

    “你问我为什么?笑话”姚忠文冷笑了一声“在你们眼中的幸福对于我来说是何等的折磨你们根本没法理解的吧!”

    “老姚!”

    熊连科喊了一声还想朝前走但是被林超拦住了林超说道:“那来说说我们眼中幸福的你到底是什么样的?”

    “呵呵这说来真是不怕被你们笑话啊我这把年纪竟然也会犯这种错……但是我也没办法啊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那种……欲望!”

    姚忠文说着从背后勒住刘建松的那只手更加用力了一些表情也

    变得更加狰狞了吓得刘建松又怪叫起来。

    似乎在这一瞬间他有了说出一切的胆量了。

    “熊队你也是有女儿的人吧你……也肯定很爱你的女儿吧!”

    面对老友的提问熊连科点了点头:“没错她现在正在外读研究生将来会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学者。

    二十多年来我一路看着她从一个小婴儿长成大姑娘我很爱她我也希望她永远能够平平安安、也希望她能够成就自己!”

    “看来我们所说的爱不是一回事啊呵呵……熊队你比我好多了不如说在座的各位都比我好多了啊!真是抱歉了对不住各位兄弟了!让你们跟一个禽兽一块儿共事了那么久!”

    “老姚你……”

    林超打断了熊连科的话转头问道:“姚忠文同志你莫非是有恋童癖吗?”

    林超这句话确实语出惊人周围的刑警们小声议论了起来。

    林超继续说道:“当然我并不能确定你真的是这样实际上你的约会对象也差不多成年了虽说身材娇小可爱但显然不太符合我所说的那种定位……你只是对于年轻的女孩子会性反应过激?”

    “大概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恋童癖?如果真的是那样就好了那样我或许在我的孩子还小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的问题但事实是……啊!”

    姚忠文无法忍受一般踢了一脚铁皮板整个房子发出刺耳的声音。

    随后姚忠文又继续说道:“如果她不长得那么漂亮该多好……为什么啊!为什么我这种禽兽的孩子也能生的如此漂亮!如果不是那样我又怎么会……天天忍受着对她的欲望!又怎么会到最后忍无可忍险些铸成大错让她们母女俩与我分居又怎么会……”

    “分居?有这回事吗?”熊连科也急了“我还从没听你说过这档子事!”

    “家丑怎么可能说得出口!谁又说得出口!我他妈的……我跟比我小二十多岁的女人谈恋爱我说的出口吗!”

    不知不觉间已经说出来了好吧就这样吧……姚忠文的内心也已经放弃了对于自己诉说真相的抵抗。

    “但是啊……但是啊……那个孩子……张绍馨那孩子比我的孩子……还要美我……我竟然真的爱上她了……啊妈的我真的爱上她了……现在我光是想到她就会想到她的面庞、她的身体、他那能把我的心给融化掉的笑容……妈的为什么会这样?我怎么就变成了这样?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思索了很久也不能理解但是我已经不能自拔了!”

    林超点了点头:“我能理解……”

    “你能理解个屁!”姚忠文破口骂道“如果要是能理解的话也不会如此了!”

    “……你想要独占她?”

    姚忠文冷笑了起来点了点头:“她那么美好的孩子出生在那种淫乱、败坏的家庭真是老天瞎了眼……我可以保护她我可以给她任何她想要的只要我力所能及我就能为她做任何事……只要她依然是我的。

    ”

    姚忠文回想起了那天晚上两人在床上自己将那副娇小的躯体压在身下她告诉自己:“我还有一个女朋友哦!”的时候自己理解之后的那种复杂的心情。

    不想要承认自己喜欢的女孩其实是双性恋……他知道这么些年来自己见过的性癖怪异的罪犯也不少甚至自己也是怪癖但是那一刻他依然无法介绍——只是因为他深爱着她不想容她有一丝瑕疵。

    那要如何是好?事实就在眼前又怎么可能逃避?结果最后姚文元依然选择了逃避也是用了这最为错误的手法——在亲眼目睹那些瑕疵之前让她的时间停留在最美好的一瞬吧!

    付诸行动的过程他精密策划了好一阵子甚至包括利用了市里最近发生的凶杀案他也做好了将犯罪嫌疑转嫁到之前的凶手头上的准备。

    但是到了现在这一步也是他没有想到的:没有想到之前的凶手就在自己的眼前;没有想到自己其实是如此脆弱非要去做这些多余的事情。

    终究还是输给了自己……吗?明明自己已经是禽兽了又有什么可以输掉的呢?如果可以的话自己也想要苟活下去但是……

    就在这个时候姚忠文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脚踝被什么东西拽了一下猛然间站立不稳向后面退了几步而刘建松也趁着这个机会挣脱了姚忠文的手臂一边叫着“救命啊”一边朝着门外跑去。

    “别跑!”

    姚忠文拿枪指着刘建松大喊但是眼看着刘建松开门他也没有开枪。

    而此时刑警们也一拥而上奔着铁皮房跑了过来。

    “啊……”

    姚忠文这才看到自己脚边已经奄奄一息的刘叶霞。

    刚才似乎是太过投入没有注意到她爬到了这里。

    真实惨烈啊……肮脏的面上一道血迹拉了有三米多长从刘叶霞倒的方一直拉到了如今姚忠文的脚边。

    刘叶霞的乳头、腹部、阴部、大腿、脚趾上已经满是鲜血和泥土她抬起头盯着姚文元挣扎着说出了一句话:

    “我对不起她们……你也一样……你我总得……有所偿还。

    ”

    说罢刘叶霞再一次倒在了上姚忠文发着抖看着刘叶霞。

    “偿还……是啊我还没有偿还吧!哈哈……”

    姚忠文苦笑着将手枪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在刑警队破门而

    入的瞬间他扣下了扳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