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人性禁岛(全本) > 分卷阅读316
    神算之术或者是魔法水晶球看到了那个家伙的离开。

    就如杜莫所讲得那样魔之腥羔再用穿甲弹袭击杜莫的那一刻恋囚童已经知道那个家伙不是他要找的死敌阿鼻废僧。

    所以恋囚童没有冒险以他的本事完全能估摸出对方的实力或许他也知道十二魔之的事儿。

    所谓:“二虎相斗必有一伤”恋囚童在杀死阿鼻废僧之前他是不会与个人恩怨之外的高手碰触的即使他有可能干掉魔之腥羔但他也不想让自己过早受伤他需要以百分之百的身心去血刃仇人。

    于是恋囚童把死亡的标签贴在杜莫肉身上之后他跑了离开了这里去另外几座岛屿寻找阿鼻废僧去了。

    可是现在除了我和那个缅甸女人没人知道阿鼻废僧已经被召回了狱而他和播月的尸骨就埋在望天树的界中。

    我是坚决不会告诉恋囚童这件事儿凋魂门螺更不会说此事。

    这就像一个退休离职的大干部在围满亲朋好友的酒桌上他是不会吹嘘自己曾贪污多少巨资的因为这种虚荣是致命的。

    只要恋囚童不知道阿鼻废僧已死的这件事他就会疯狂找寻下去直到心力憔悴恍惚之间死在别人或者我的手里。

    那个时候九名悬鸦绑在我肉身上的木偶线就断了一根儿。

    我能不能从杰森约迪手底下活命其实并不取决于我有没有勾结过命中水也不取决于我杀死了巴巴屠即使没有这些事情杰森约迪最终能否让我活着走出整个迷局那也是不用想的。

    第384章~石窟窿里的惊魂~

    我现在虽然知道恋囚童已经离开但却无法确定他已经上了附近的哪一座岛屿。

    杜莫腰上的刀伤至少得休息一两天他这会儿虚弱得厉害。

    “杜莫我们走吧你跟在我后面不要自己乱爬。

    ”我整理了一下装备又重新修补了伪装上一些开始蔫巴的植物带着杜莫朝存放有魔之腥羔尸身那个石窟窿爬去。

    太阳从这座豁口岛屿的岩壁后面升起来整片潮湿繁茂得树木开始蒸腾表散发出潮哄哄阴郁之气使人呼吸非常不畅。

    而我和杜莫必须忍着这种窒息式的难受趴在上小心翼翼往前行走。

    即使魔之腥羔已经死了恋囚童也离开了这里但我还得小心提防着那些实力越来越强的海盗强兵。

    因为他们的冷抢子弹不会因射击者不是高手而减弱。

    “追马先生咱们这是去哪里啊?我好难受想找个方睡上一觉。

    ”杜莫紧紧跟在我双腿后面他声音细微的像蚊子哼哼。

    “去找个石窟窿让你好好睡眠这样免疫力才不会减弱伤口愈合得也快一些。

    ”说着我又加快了四肢扒的动作。

    到了那个石窟窿之后我让杜莫先靠在包裹上躺好然后自己又钻了出来更换掉挡在洞口得那些树枝。

    隔了一整夜这些砍断的树枝的叶子有了变化尽管上面还沾染着潮湿的雨水但毕竟脱离了根系待会儿给太阳光一照射断枝上的叶片会蔫萎得更显眼。

    不难想象那些眼神儿锐利的狙击杀手当从扫视的狙击镜孔中看到一簇翠润的枝叶间突然出现这种异常那必然会把抢口死死锁定在附近。

    重新爬回石窟窿之后杜莫已经睡着了我也困得难受就搬平了几块儿石头想抱着狙击步抢睡上一会儿。

    忽然之间我的大脑一阵惊惧心脏咯噔一沉:“魔之腥羔的尸身哪去了!怎么会不见了!我明明割断了他的咽喉而且夜里离开这里时他的尸身就横在一边。

    ”

    我心里越想越怕但我知道魔之腥羔再怎么厉害也不是机械所造他的肉身一旦完蛋是不能复活过来的。

    只有一种可能我离开石窟窿后那家伙的尸体被另一个人拖走了。

    但我无法确定那个拖走魔之腥羔的人是否在我和腥羔交手之前就已经在关注腥羔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的麻烦可就大了我杀死腥羔这件事一旦走漏了风声另外十一个魔之必然会向我寻仇。

    不管他们是否为腥羔的死而难过但只要杀了我无论在外人看来还是他们内心的道义那都是在遵守海魔契约而我也便成了这个契约的牺牲品。

    假如说那个拖走腥羔尸体的人趁我离开后偷偷溜了进来他只是想取走两枚和海盗财富有关的金属肩章然后再将我杀死腥羔的事公开那可真是既得到了利益又放了一颗烟雾弹。

    日后我若因此事而被活捉即使受尽严刑拷打身上长一万个嘴巴说自己没拿这两片儿金属肩章可那个时候估计只有上帝愿意相信了。

    那家伙偷偷溜进来摸腥羔的尸身时一定以为我只是翻走了些吃的和用的东西他也不会想到我居然对死尸身上得肩章动了手脚。

    所以那个家伙在黑暗中摸了半天死尸的肩膀也没拿到想要得东西他以为是腥羔自己藏在了身体上的其它部位所以得好好翻找一下才行。

    为了提防我突然回来他便拖走了尸体到另一处安全的角落打开小光源慢慢找细细搜。

    结果是必然的他不可能找到腥羔身上这两枚肩章了因为在我口袋儿里呢。

    但是那个家伙既然知道肩章的重要性那么此人一定是非常重量级的人物更甚至是这场厮杀的策划者之一。

    所以真若是如此这件事儿可就闹大了。

    此时此刻那个没得到金属肩章的家伙定会动用相当多的人力和物力将这座岛屿严密封锁起来为得就是将我生擒活捉从而找回那两枚肩章。

    我赶紧爬起来拍拍昏睡着的杜莫的脸蛋儿。

    “杜莫杜莫醒醒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不安全。

    ”杜莫打了个激灵抖索了一下胖脸忽坐起赶紧端持起手里的步抢。

    “嗯?嗯?怎么了?谁在洞口外面?恋囚童那个家伙回来了?”杜莫大口喘着粗气眼珠子叽里咕噜乱转他惊恐向洞外望着。

    “不是恋囚童我刚才听到外面有许多脚步声如果等那些家伙在附近隐伏下来你又带着伤我们再想离开这座岛屿时就会很危险。

    ”

    杜莫大大吐了一口气好像觉得只要不是恋囚童那些海盗强兵没什么可怕。

    “那咱们去哪里啊!这会儿外面的光线很亮若从岛屿的豁口走出去非得给乱抢射死不可。

    ”

    “回去回那片藤萝层底下隐藏到天黑之后再从岛屿的豁口偷偷走出去你能挺得住吗?”

    杜莫咧嘴皱了皱眉头好像在感受一下伤口还疼不疼。

    “挺不住就得死追马先生的判断不会有错咱们走吧。

    ”

    看到杜莫咬着牙说出这番话我更是觉得刻不容缓。

    我先让杜莫蹲好跳跃的姿势待我嗖一下撞出洞口后杜莫就像我连带起来的尾巴也跟着嗖一下蹿出了石窟窿。

    “呃呀!”杜莫的伤口剧痛了一下他发狠似的咬着牙很快跟在我身后朝来时得路线快速爬行起来。

    其实待在这个石窟窿里不能说就一定危险但至少已经存在了安全隐患。

    如果我的第一种猜想成立那么那个拖走腥羔尸身得家伙多半还会找回这里或者他在临近半夜时分就已经第二次回来过发觉我不在里面之后他又去了别的方找。

    第385章~岩壁上的夜纤夫~

    虽然不知道那家伙的动向但他肯定会多次回来察看这个石窟窿看看我是不是又回来躲避。

    所以我不能和杜莫藏在这个石窟窿里修养身心。

    但此时想到

    了这些危险我就不能再像只老鼠似的出洞之前抖动着眼珠儿躲在洞口的树枝后面先观察一会儿。

    为了避开可能会守杀在洞口的冷抢我必须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