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人性禁岛(全本) > 分卷阅读315
    掩耳盗铃。

    他分明是故意刺激你玩弄你的神经和心志先用刺刀戳死尸吓得你魂飞魄散之际再将恐惧一下施压到你身上。

    你要知道他为何被冠以‘疯笼’的称谓”。

    杜莫听了我的话他情绪更是激动说到。

    “对对对那个混蛋简直变态了。

    我感觉他已经掌握了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他似乎觉得把人一下弄死太索然无味或者或者是太仁慈了。

    这个下狱都被拒收的混蛋。

    ”

    我试着慢慢睁开两只眼睛巡视待会儿离开藤萝层下了的路。

    “是的所以他没一刀扎死你而是在天黑之际割伤了你的左腰让你慢慢死亡让你在死前感受到无穷尽的恐惧。

    ”

    恋囚童着实的阴险和狠辣他不想让杜莫痛痛快快死去所以在杜莫肉身上的死角深割了一刀这刀口极为讲究让人半死不活就像黑暗人性中的木桩刑让穿在木棍上的人受尽折磨三天后才死去。

    杜莫中的刀伤他自己一个人是很难缝合而且即刻就是夜晚黑灯瞎火杜莫简直就是抱着医疗包等死。

    而这里又是厮杀的炼狱杜莫哪里敢升起一堆篝火给自己照个亮哪怕只是能看一眼自己的伤口也已经很不错了。

    然而恋囚童就是这么阴损他知道杜莫若在夜里生火肯定会被别人的冷抢打死如果杜莫不生火那杜莫就得捂着血流不止的刀口活活耗死。

    我为了诱捕魔之腥羔却在山洞内设置了一堆鬼火这火光对岛上隐藏在黑暗中的每一双眼睛都充满着极度诱惑。

    然而这温暖和光亮就像罂粟的美丽谁沉沦了谁就得死。

    而那个时候的杜莫哪里顾得了这些他只得冒死潜伏过来借火偷光。

    我想正是在我拖着魔之腥羔的尸体飞快跑进灌木丛之后杜莫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悄悄进山洞去在极度紧张和惊险情形下给自己的伤口粗略缝合了几针。

    也就是在那里他被另一个抱着动机靠近光亮的家伙发觉两人开始了追杀。

    “追马先生我开始恨这场厮杀了我恨他们每一个人。

    我发誓我将来练就了一身本事非亲手宰了那个混蛋。

    因为他带给我的伤害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肉体了。

    ”

    “哦?”我淡淡回应了一个字看着杜莫义愤填膺我反而多了些精气神儿。

    “我当时眨了那一下眼睛之后知道自己伪装不下去就呜呜躺着哭了等他一刀结果了我。

    可是他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扶我坐起来安慰我别难过他说这世界上没什么值得人好难过的东西一切皆在轮回之中。

    ”

    杜莫顿了顿好像不想再接着说下去他喉结又抽动了一下片刻犹豫之后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我以为他过来是解救我的自己先前误会了他的用意于是就跟他道歉说自己胆子太小没想到他居然那么厉害即能一边保护住我还能一边射杀大量的敌人。

    他笑眯眯了一会儿问我身上有无打火机或者照明器材他说天就要黑了得找个山洞躲到明早。

    我当时哪里考虑这么多就掏出了打火机和小手电给他。

    ”

    我打断了杜莫对他说:“他是不是让你帮他把周围死尸的包裹收集之后丢下岩壁说是日后需要时可以下去找而别人就利用不到这些东西了?”

    杜莫大吃一惊。

    “唉?追马先生您是怎么知道的?那个混蛋就是这么做的我俩弄好了之后他让我坐下来歇会儿。

    可就是那个时候他坐在我身后出乎意料割了我后腰一刀然后猛一脚抽在我后脑上。

    当我强忍着巨疼意识有些清醒时那个混蛋已经消失不见了。

    ”

    第383章~肉身的死亡标签~

    我狠狠耸了耸鼻子深深嗅吸了一口脸前的空气扭过脸对杜莫说:“杜莫你应该要知道杰森约迪放弃了你所以恋囚童才会如此放肆玩弄你。

    ”

    杜莫难过低下头晃了晃沉重大脑袋失落说:“我怎么不知道啊!从那天回海魔号试图帮您要回伊凉的时候杰森约迪就表现出了反常他肯破天荒允许我走进储藏船库想吃什么吃什么想拿什么拿什么我就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

    我沉重吐了一口气杜莫这个家伙确实有心机但我希望他此刻只是为了说话而说话不是再拐弯抹角暗示我让我心里明白他能走到今天都是为了我才落得如此。

    其实我心里也很想告诉杜莫即使没有我的出现他在海魔号上也得不了好因为那种利益框架已经将他死死锁牢他没有机会的。

    杰森约迪在任何需要炮灰的时候需要“壁虎尾巴”的时候像杜莫这种人总是在候选名单里的。

    但这话我不能亲口直白说出来我得让杜莫自己感受出来让他自己释出味道这才是游说的真谛他才能一心一意站在我这边。

    “杜莫不用等将来你要知道三年之后等你变强的时候恋囚童可也没闲着他必然会比现在的实力更强。

    那个时候你还是你他还是他。

    我帮你杀你在侧面协助就现在。

    ”

    杜莫被我的话惊得乍舌他没有想到我居然这么激进但他又不得不掂量我并非是一个冒失激进之人我既然要这么做那就是有了点把握或者说恋囚童非杀不可。

    “如果不杀他你这辈子都走不这个阴影你也永远不会提升自我今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你在海魔号上接受的那些训练对我和那些猎头族来讲那东西只会暴露了你们让我们循着你所学的教材来打你。

    然而你现在仅仅接触了恋囚童只看到那种可怕的东西的冰山一角。

    但这种东西是不能有老师传授的你得靠自己做自己的老师。

    如果那些八大传奇杀手的战术可以从教科书上看到那他们早给人打死了。

    ”

    杜莫有很好的根基尤其是他的睿智和一颗不安份却又不迷失良知的心。

    他能听懂我的意思而恋囚童给杜莫的血腥教训也坚定了杜莫追求一种状态的决心。

    “好我要不断重生在重生中提升自我。

    若不是遇到您小杜莫早不知给人宰了多少次了。

    说实话我心里知道像我这种小角色只会在这场海盗大战之中不知为何厮杀挣扎着我若再稀里糊涂死是早晚的事儿。

    如果我想活下去就只能将生命握在自己手心那样才会长远。

    但这个前提是我自己要够强大。

    即使最后我拧不过上帝就是死了我也瞑目我为我活着的这些日子而自豪而欣慰。

    ”

    我斜视着杜莫看他叽里咕噜、含糊不清嘟囔了一大堆他说这些话其实也是在打消我的顾虑。

    在名义上我是为了杜莫而向恋囚童亮刀可实际上我在马达加斯加射杀了恋囚童的孪生兄弟这个恩怨是用钱财结不了的只能用命要么是我的要么是恋囚童的。

    当初以诈死之术解放了芦雅的同时也连带了杜莫的女人朵骨瓦这让杜莫不得不对我有所期盼。

    因为他只知道朵骨瓦平安了但却不知道现在的朵骨瓦到底在哪里。

    而这件事情的意外只能像铁丝一样勒紧在我的心上还不能让杜莫知道一丝一毫。

    杰森约迪掌控了我的女人我掌控了杜莫的女人而命中水却掌控了我和杜莫的女人。

    这是一种硬挟持和软挟持但在实际运用上产生的效果是一致的。

    所以说大家目的一致的时候比得就是谁的手法更高明。

    所谓善也是一种高明。

    “追马先生咱们现在怎么办?我现在都不知道恋囚童那个混蛋在哪儿。

    ”我望了望头顶的藤萝层释然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已经不

    在这座岛屿上了。

    ”

    杜莫一愣他不明白我为何说得如此肯定就好像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