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牡丹花下 > 牡丹花下(25)
    牡丹花下·第二十五章·九世元阳

    2019年11月5日

    一尘见状迅速掐了一个法诀一滴殷红的血珠从中指指尖渗出转瞬便化成了一个符文朝着半空中载沉载浮的黑木电射而去。

    血珠印上黑木的瞬间半空中的黑木好像变成了一块干涸的海绵瞬间就将血珠吸入了体内只是吸收完了血珠之后仍浮在半空中不肯落下。

    一尘不由得皱了皱眉再一次弹出了一粒血珠如此这般往复了七次直到他原本就白净如玉的脸庞上再也没有了一分血色。

    那浮在半空中的黑木终于吸够了所需的灵血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原本弯弯曲曲的枝干渐渐变得笔直枝干上那些细小的枝丫也慢慢缩了回去直到表面呈现出紫玉一般的质后这才忽的从半空中坠落掉到了一尘的掌中。

    望着手心这枚尚未完全祭炼成功的剑胚饶是道僧一尘向来不惯喜形于色可那微微跳动的眉角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激动。

    如今桃木剑胚初成相当于他已经度过了祭炼法器最困难的阶段接下来要做的不过是每日用精血去温养这枚剑胚直到剑胚内灵性圆满便可一举成为一尘手中除秘宝正心之外的又一降妖利器。

    慎而又慎将剑胚收入怀中一尘这才顾得上去查看秦毅和贾勇的情况。

    “该死的这鬼方的信号怎么会突然这么差贾勇贾勇你在坚持一会儿我这就开车送你去医院。

    ”

    贾勇一脸晦暗的倒在上后秦毅便焦急取出了自己的手机一遍遍尝试着拨打急救的电话可是也不知怎么了手机一直处在没有信号的状态。

    正在他准备将贾勇架起开车送往医院的时候。

    收起了剑胚的一尘终于走到了近前闪身挡住了秦毅的去路冷着脸说道:“跟我走?”

    “小和尚你发什么神经?快给我让开我得赶紧送他去医院。

    ”秦毅情急之下伸手就想推开一尘可谁承想一尘挨了他这一推竟然站在原纹丝未动连身体都不曾摇晃半下这下盘的功夫竟然丝毫不弱于他这个一线干警。

    “医院治不了。

    ”被秦毅推了一把一尘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你是说医生治不了贾勇的病?那他那他现在到底是怎么了”见自己竟然推不动一尘秦毅的心里刚生出几分争胜之心不过很快就被一尘的话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中邪。

    ”一尘的话非常简短。

    “中邪?”若是换了平时秦毅听到有人这么说定会当做这是一句戏言可就在前不久他才亲眼看到了那个浑身满褐皮身体长满了藤蔓的怪物心里早就没了平时风淡云轻的定性更何况贾勇现在一脸晦暗昏迷不醒也由不得他不往灵异的方面去想。

    “那要怎么做才能就行他?”

    “玉佛寺。

    ”一尘冷冷说完三个字后便先一步拉开了警车的车门大剌剌坐到了副驾驶。

    秦毅见状愣了一愣不过也很快回过神将昏迷不醒的贾勇架上了车后钻进驾驶室开着警车风驰电掣赶往城西玉佛寺。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玉佛寺偏殿的一间净室内贾勇双目紧闭躺在明黄色的被褥上。

    而在他躺着的方旁边道僧一尘手里握着满满的一把糯米一面嘴里念念有词一面将手心的糯米从头到脚均匀洒向贾勇的身体。

    说来也奇这些白花花的糯米刚一接触到贾勇的身体就好像被磁石吸住了一般转瞬间晶莹雪白的米粒便由白转黄部分位置甚至直接变成了骇人的深黑色。

    “大师他这是?”秦毅显然不知道一尘所作所为中蕴含的玄机不过一路行来他也算摸清了几分一尘的脾气知道对方是个八竿子打不出屁来的闷头葫芦所以根本就没打算从一尘嘴里得到答案而是转头直接向站在他身边的玉佛寺主持永妙法师求问了起来。

    “哈哈秦施主莫慌小徒这是在帮那位贾施主祛邪呢。

    ”

    “祛邪?糯米也能用来祛邪么?”秦毅刚开始接触这些灵异的事件心里倒是好奇的厉害。

    “正是”永妙法师笑着点了点头刚要开口说些什么。

    然而此时站在床边的一尘却已将手里的糯米撒尽随后抽出一张灵符点燃了将灰烬搅入床头的茶盏然后再将茶盏中和着灰烬的清水缓缓送入了贾勇的嘴里。

    一杯浑水入腹贾勇的脸色顿时鲜活了起来蓦得皱了皱眉从床榻上爬了起来对着床边一尘事先放好的水桶激烈呕吐了起来直到肚子里一阵阵翻江倒海平息吐得没东西可吐时这才软绵绵躺会了床榻上。

    一脸迷茫看着秦毅等人。

    “秦队、大师我我这是怎么了?这里是什么方?”

    “贾勇你先别乱动之前你中邪了多亏有一尘小师傅帮忙将你带回玉佛寺救治。

    ”第一次亲口说出中邪这种事秦毅也不禁有些膈应。

    “中邪?中什么邪。

    ”贾勇显然不大清楚自己的遭遇仍是一脸茫然看着秦毅。

    然而秦毅知道的也只是一知半解又怎么能跟贾勇说的清楚只好转过头向一旁的永妙法师求救。

    “关于这一点还是我来说吧”永妙法师会意笑呵呵接过了话头。

    一番讲述之下贾勇这才醒悟到自己先前在h市西郊面对鬼槐精时不小心受了对方身上阴邪之气的侵染。

    “可是不对啊?要真说是受到那怪物身上邪气的侵染我记得秦队他当时可是完全被怪物身上的藤蔓缠住了怎么我这擦边的都昏过去了他这位正主却屁事儿没有。

    ”贾勇一脸的不公。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皮痒啊!怎么着?你还盼着我跟你一起中邪不成?”秦毅被贾勇的歪理气的够呛。

    “不是秦队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大师他该不会是偏心只给了我两张破符却偷塞给了你什么真正的护身法宝吧否则那怪物都抓住你了怎么会?”贾勇倒不是真盼着秦毅有个好歹只是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秦毅都被抓住了却什么事儿都没有而他只是吸了几缕阴气就昏迷了这么长时间。

    却说秦毅其实心里也一直在纳闷先前在西郊与怪物缠斗被抓秦毅自己都认为自己死定了可那怪物却来了一出雷声大雨点小连他一根毫毛都没有伤。

    ‘难道说这其中真的有什么隐情么?还是说像贾勇猜的那样永妙法师他真给我身上装了什么法宝?’心里带着这样的疑惑秦毅便也和贾勇一道

    将目光看向了永妙法师。

    “阿弥陀佛贾施主误会了秦施主他为人刚正公义冥冥之中自有浩然正气护佑万邪莫侵又哪里需要老衲多此一举”

    “什么浩然正气?真有大师你说的那么神么?说起来我贾勇好歹也是刑侦支队的副队长跟着秦队一起破案无数也是行的正走的直怎么我身上就没有那个什么那个什么浩然正气保护?”

    对于贾勇的这番牢骚之语永妙法师只是一笑了之并没有过多去解释什么。

    不过秦毅也总算是瞧出了一些苗头虽然不知道永妙法师说的那个浩然正气到底是什么不过想来应该是某种驱邪避凶的本事。

    又在床上休养了片刻贾勇总算是恢复了几分精神能够自己下走路了这边他才刚恢复了行动能力便又痴缠着永妙法师非要再讨要几件防身的法器不可。

    而秦毅呢也趁着这段时间联系上了市局将h市西郊又发现了一具男尸的事情做了简单的汇报。

    至于鬼槐精的真实身份上秦毅暂时听从了永妙法师的建议并没有做太过详细的汇报其实他心里也清楚这种事情就算报上去了也多半不会有人相信跟不要说引起上面的注意了。

    等送走了秦毅和贾勇之后永妙法师和道僧一尘这才重新回到了偏殿。

    “一尘你是说你遇见那只从禁坛中破封逃走的厉鬼了?”

    “可惜让她逃了”一尘的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自责。

    “好了你也不必为此太过自责说起来此事也非你之过若依着寺中经卷所载那厉鬼身上的怨气着实惊人即便是本寺前代的那位大能祖师也只能勉强以禁坛将之封印准备穷千年之光阴以降魔阵法消磨其戾气可谁又能想到她竟还有破封而出的一天呢”永妙法师叹息着摇了摇头将这个话题轻轻带过。

    “师尊那位秦施主?”一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哦一尘你也看出那位秦施主的不凡之处了么?”永妙法师面带微笑静静看着自己这位最得意的弟子。

    “是除却浩然正气之外他体内似乎”一尘说着简明扼要的将西郊发生的一幕告诉了自己的师尊。

    却说其实一尘赶到西郊的时候那只鬼槐精刚好从贾勇身边行过就在一尘准备出手救下贾勇的时候。

    竟然意外的看到鬼槐精撇下了唾手可得的猎物发了疯似的朝着秦毅的方向冲去。

    因为早从师尊永妙法师那里知晓了秦毅有浩然正气护体的事情所以一尘倒也并没有急着出手只是躲在暗中观察秦毅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竟然能引得鬼槐精如此疯狂。

    可是看来看去也不见秦毅身上带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直到后来鬼槐精奈何秦毅不得转而再一次扑向贾勇这边时一尘才不得已出手。

    可心中却始终记得这一节先前和秦毅同乘一车时更是趁着秦毅不备偷偷用道法试探过几次。

    可不去试探还好一试探之下竟然发觉秦毅身体内所蕴含的精元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

    “没错这位秦施主不但深具浩然正气体内更是蕴生有九世元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