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牡丹花下 > 牡丹花下(24)
    牡丹花下·第二十四章·福至心灵

    2019-11-4

    而那些纷纷扬扬四处飘落的光斑也在半空中重新凝聚成了一枚枚细小的金环打了个转后乳燕还巢般朝着贾勇身后的树林中钻去。

    贾勇的目光顺着金环离开的方向看去脸上的表情从迷茫到惊讶再从惊讶瞬间变成了狂喜。

    “一尘一尘小师傅~~~”语气里那一股子毫不掩饰的亲热劲儿比见到自己亲爹亲妈时都要来得恳切。

    然而面对着贾勇的千呼万唤从树林中慢慢走出的一尘却没有给予多少热情回应只是冷冷说了一句:“屏气退后!!”

    之后便再没了过多的言语只是默默朝着前方的怪物逼近。

    “好说!好说~~~”一看到一尘贾勇那真是瞬间来了精神只觉得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跑起路来也有劲儿了没用多一会儿功夫就蹿到了秦毅的身边拽起秦毅的胳膊就准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秦毅被贾勇拽了一下然而脚下却好像生了根似的纹丝不动。

    “我说秦队诶这都什么节骨眼儿了你还有闲工夫去研究这小和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只知道这小和尚要是没及时出现咱哥俩多半以后就再也没机会出现了行了秦队别搁这儿愣神了趁着小和尚挡住那妖怪咱们哥俩赶紧扯呼求援去吧”

    自从那怪物挥手间就差点击破了永妙法师赐下的那两道灵符他们这些所谓的‘世外高人’在贾勇心中曾经的高大形象便跟打了滚似的开始蹭蹭往下狂掉。

    虽然现在小和尚一尘开起来是敌住了那个怪物可打心眼里贾勇也没觉得这细胳膊细腿儿的小和尚真能打得过那膀大腰圆的怪物去满心只想着怎么趁这功夫拉着秦毅闪人什么时候拉齐了飞机大炮坦克车什么时候再回来跟这怪物好好干上一仗。

    “贾勇你先回到车上用对讲机呼叫附近的支援我留在这儿帮那个一尘。

    ”

    “我说秦队你没事儿吧刚才我可是都看到了你对着那怪物背后没少打手抢可根本就伤不到人家一根毛要我说你留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跟我一块儿撤吧”贾勇苦口婆心劝道。

    “少tm废话我说留下那就留下至于你赶紧给老子滚上车用对讲机呼叫支援!!”

    “不是”贾勇还想再说什么可被秦毅拿眼一瞪溜到嘴边的牢骚顿时又给生生咽回了肚子里一跺脚终于还是放弃了劝走秦毅的念头朝着先前停放警车的方跑去。

    可谁承想跑了还没几步忽然两眼一黑栽倒在了面上。

    “贾勇?贾勇!贾勇你怎么了?”这边秦毅刚刚从上捡起一块儿大石头拿在手里准备去支援道僧一尘就听到背后传来一声闷响扭头一看才发现贾勇不知怎得倒在里面上一时间倒也顾不上再去支援一尘了连忙把手里的石块儿一扔将贾勇从上扶了起来。

    而相较于这边手忙脚乱的秦毅和贾勇两人另一边正在临渊对峙的一尘和怪物之间的场面则是出奇安静。

    被光斑斩断了不少藤蔓后褐皮怪物好像彻底放弃了操控藤蔓的打算将所有从身体里蔓延出去的藤蔓全都重新吸纳进了身体。

    而这个过程中他的身体形态也在一点一点发生着变化整体的形态越来越接近人类尤其是先前模糊一片的头面竟然慢慢蠕动着产生了类似人类五官的部分。

    但从相貌上看竟然和之前死在鬼槐树下的那个王怀古依稀有那么几分神似。

    “你你是谁?为何伤我法体”干涸沙哑的声音从怪物新形成的嘴里发出音质犹如夜枭啼号一般恐怖阴森。

    “哼!”一尘冷哼一声根本就懒得去理会怪物的询问一抖手便甩出了十几张朱砂涂就的灵符。

    却说他昨天好不容易撞见了那只从西郊禁坛中逃逸的厉鬼然而却经历了一场自己从未有过的苦斗甚至于要不是他随身带着传寺秘宝正心昨晚险些就要折在那厉鬼的爪下。

    遁走之后道僧一尘生平第一次意识到了自身实力的不足虽说他现在身上带着玉佛寺的传寺秘宝正心根本不用惧怕那只厉鬼。

    可正心早早晚晚是要归还给师尊永妙法师重新安放于玉佛寺中供奉用以镇压庙宇气运的到时候万一再遇到像曼珠那样的厉鬼他又该如何去应对?

    正所谓身死事小失节事大为了能尽快练出一件得心应手的上品法器一尘不得不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那块异种桃木上。

    然而就在一尘离开了都市繁华在隐秘处接连使用道佛两家法门去反复祭炼那块异种桃木时却始终不得其法无论怎么也激发不出桃木本身的灵韵。

    不过一番祭炼倒也不是全无成果祭炼之中通过秘法沟通一尘隐隐察觉到之所以无法将桃木祭炼成器是因为这块桃木中的灵韵并不完整似乎缺少了一些关键若是强行祭炼虽然也能成器但必定是事半功倍大材小用暴殄天物。

    由此一尘才想着重新回到h市西郊找到那棵异种桃木先前寄生的鬼槐上上下下好好重新查看一番。

    可没成想等到他赶到h市西郊时先前那棵千年鬼槐没了异种桃木的压制竟然凭借体内残留的阴气一举成了害人的精怪。

    这才有了先前危机关头一尘催动降魔杵分出金环解救贾勇性命的一幕。

    十几道灵符抖手甩出一尘直接用实际行动向鬼槐精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吼!!!”又是一声怒吼从鬼槐精身体里传出它褐色的躯干上忽然分出了一缕缕灰黑色的阴气直接迎上了一尘洒下的灵符。

    金光闪耀间那些迎上灵符的阴气顿时如同热汤泼雪般飞快消融着不过灵符本身蕴含的灵力也再飞快流逝着只一眨眼就变成了点点余辉散落在天间不见了踪影。

    “你找死”消泯了灵符的威胁鬼槐精合身朝着一尘的方向扑去收回了蔓延藤蔓后它的速度竟然一下子快了许多再没了先前慢吞吞的模样。

    而一尘昨天才刚和曼珠战过一场此时甩出了身上仅剩的十几道灵符后一时间再没了能供消耗的法物索性直接擎着正心迎上了鬼槐精。

    几个兔起鹘落便瞅准了机会挥舞着手中的正心狠狠砸到了鬼槐精的一边臂膀上。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鬼槐精那子弹都奈何不得的躯体竟然直接被一尘手中的正心砸严重开裂一边臂膀差点就被打断只剩一丝丝勾连着主干

    眨眼便又变回了本相正是一大截枝繁叶茂的鬼槐枝干。

    “吼!!!”鬼槐精又是一声怒吼这一次吼声中却只剩下浓浓惶恐和不安。

    只见他脚下迅速生出了黑色的根须深深扎进了脚下的土随后也不再维持这人类的法相了直接在一尘面前现了原形。

    重新变回了一棵阴气森森又黑又硬的鬼槐树至于先前被正心劈中差点脱落的那节枝干竟然在滚滚阴气中重新长回了主干上面。

    随着鬼槐根茎深入整片荒都好像活了过来一缕又一缕若有若无的阴气戾气争前恐后从灰色的土壤中钻出然后江流入海般争先恐后朝着鬼槐精的枝干中流去。

    一尘见状不由得皱了皱眉当下便挥舞着正心洒下一片金芒绞散了一股正向着鬼槐精身体飘去的阴气。

    可与此同时另外几个方向的几股阴气已经直接流进了鬼槐的枝干。

    可以看到先前那些被正心斩断的枝丫劈裂的枝干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愈合着。

    一尘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催动着手里的正心只取鬼槐精本体可无论他操纵着正心给鬼槐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下一刻新的阴气涌入鬼槐的枝干便又会瞬间愈合如初。

    徒劳试过了几次后一尘终于气喘吁吁停下了攻伐的举动此时他心里已经明白只要这片鬼槐根茎蔓延操控的荒山阴气不绝那么这棵善于聚阴吸阴的鬼槐就绝不会死。

    可放眼望去这一片荒山真可谓是坟丘林立野冢丛生想要将这片荒山中的阴气荡尽即便一尘掌握着传寺秘宝正心也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更不要说长时间操纵正心要消耗掉一尘多少的精元和命元了。

    ‘该死的难道说只剩下回寺求援这一条路了么?’可是想到此去玉佛寺路途遥远他身上又没有能够封禁鬼槐精的法器倘若轻易离开再回来时还不知道这鬼槐精会逃往何处万一功败垂成

    心里这样想着一尘不由得把目光看向远处的秦毅似乎现在唯一两全其美的办法也只剩下他在此处牵制鬼槐精然后让秦毅去玉佛寺求援了。

    正在一尘准备开口招呼秦毅过来的时候忽然想起了那截自己苦苦祭炼不成的异种桃木一时间福至心灵将那截通体黝黑的桃木从怀里掏了出来然后轻轻抵在了面前的鬼槐树上。

    说来也奇当桃木枝抵上鬼槐枝干的瞬间前一刻还黑气滚滚的鬼槐树下一刻便断了所有的阴气来路看起来就如同一棵寻常的槐树一般。

    “吼!!”又是一声嘶吼鬼槐精显然发现了阴气绝断的事实竟然仓促想要收回根茎重新化成人形。

    然而一尘又那会让它如愿手中的正心光芒大盛形成一个光圈将鬼槐精困在正中。

    而那根桃木枝忽然也开了灵智般开始鲸吞起原本从属于鬼槐的精元只几个呼吸间便将正株鬼槐吸入了体内。

    通体散发着黑亮的光彩在半空中载浮载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