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空姐创业志 > 空姐创业志(66-70)
    2020年5月22日

    66

    王楚哲的事业到这个位置必然有强于普通人的能力这要真才实学不是

    凭关系能混出来的不光要面面俱到还要有大多人都不具备的能力敏感性

    这是天赋做为成功企业人士必备的能力对事态发展能迅速反应匹配从而调

    用出应对方桉。

    察言观色细致缜密通过微妙的细节就能了解到事情的方向无论对人还

    是对事;他接触苟经理十来分钟就知晓他是何许人;没什么学识凭一热血来沪

    闯荡有点理想但没能力实现。

    有同乡的大哥照应深信江湖仗义也愿意忠诚于这个后台;这个人虽没有

    学识但眼中泛光不是如他体魄所展示的粗放莽撞他有些心机的优势还是

    被他的外表所伪装容易让人低估……但对他楚哲总来说不算事这样的人见的

    很多并没有什么兴趣与他深谈。

    但钟俊夫人黄翩翩亲自到场过问他倒觉出一丝不对为何她愿帮这么一位

    非亲非故的人不是利益牵扯便是男女私情。

    他头脑的运算能力强只用左右眼识别式比对便否认了第二条。

    这位生在上海的夫人有一份普通人眼里光鲜的职业;几年前头次接触就同

    大多上海人一样有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沪以外的城市都是农村一般;当初对这

    个异同学可不像如今这般客气再加上这副他看来只是一般的长相但自我感

    觉是出类拨粹眼光很高讲究个小资情调怎会与这粗狂的北方男人如何呢?应该

    是为了她那生意有些便利有求于这位业主负责人这符合上海小市民心理的特

    点。

    但在接电话的间隙习惯性的抬眼扫了一下瞬间改变了刚才的判断;他看

    到了什么?饭桌的格局是-苟经理与他对向座而黄翩翩座在他右手边与苟经

    理相隔一个座位在他「聚精会神」

    电话指挥间隙;他看到苟经理端起手里的酒杯冲黄翩翩举起客气的轻说

    了一句「谢谢黄校长」脸上表情诚恳谦卑。

    而重要的在黄翩翩的反应她并没有回应他敬的酒而是斜着眼露出大部分

    的白眼球瞥了他一下;虽是瞬间但这个眼神被楚哲捕捉到了。

    这绝不是普通关系会释放的眼神勐看是对他的不屑和厌恶。

    但她们没有必要在他礼节的敬酒后以这样的眼神回应就好似是苟经理并

    不是敬她酒而是做了什么令她讨厌的事情!到底他做的说的有何问题让这位

    钟太太不能如之何只能甩给他瞬间敌意的眼神。

    可他无论是言语还是动作看上去都没有什么问题规矩客气彬彬有礼;

    那钟太太为何这般?王楚哲可以做到一心多用这边听着电话这不是什么重要

    场合没必要起身离开去接听他只要听着选择下属给的方桉就可以了。

    而另一边他注视思索着刚才的情况黄翩翩的那个眼神很鬼魅绝不是因为

    他敬酒般的简单;果不其然随即苟经理的行为解开了疑惑。

    这时看不出是有意无意苟经理的筷子掉在了上他马上弯腰捡起。

    但一个平常的动作楚总看清楚了苟经理弯腰低头持续时间大概5秒钟

    但实际并不需要这么久的为何这么久。

    他用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的钟夫人答桉揭晓;他座次下一位是钟俊刚才出

    去了现在空出来而下一个就是黄翩翩她身着制服海航那件经典的格状短裙

    脚上穿的黑色细跟鞋职业的标准的坐姿两条穿着黑色丝袜腿交叉迭放在一

    起左腿在上右腿在下从他这里只能看到一点她的腿部而刚才苟经理低身捡

    拾餐具时是有意的低头他低头时角度正好可以以上视下看清钟夫人的整体

    穿着黑色丝袜迭放在一起的腿停顿的5提前是有意为了看她腿而延迟的虽是

    瞬间他看到了。

    而钟夫人在他低头的时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眼皮有意的向苟经理的方向

    扫了一眼显然她知道苟经理低头的目的。

    但她并没有什么措施。

    这时苟经理转动餐桌将一道菜停在钟夫人的位置用筷子示意她用。

    王楚哲何等聪明如果这事情换作别人他的身份不屑于关注社会职场见

    的多了可这毕竟是钟俊的夫人。

    他左手持电话右手将身下的桌微微撩起来低眼正可以看到一点下面的

    情况刚才从苟敬酒时黄翩翩的眼神他判断事情是出在桌下面。

    苟经理上面转着桌而这时他看到钟夫人的脚挪动了一下只见苟经理的黑

    皮鞋悄然伸到了夫人的脚边随即他用鞋尖轻轻磕了一下钟太太的高跟鞋的鞋帮

    她又和刚

    才一样挪动了一下脚而这时钟夫人重复了一遍刚才那犀利的眼神

    而苟经泰然自若。

    王楚哲这个级别有几个真正一尘不染清新寡欲的。

    经历与听闻多了就对男女关系的判断八九不离十在生活当中这男女间

    一个微妙的表情动作甚至一句对话他就能看出来这俩人是什么关系到了什

    么程度;刚才苟经理与钟夫人这几个微妙的瞬间他就知晓这俩人关系已达到了

    最高级标准就是已经发生过关系的级别。

    为啥他敢这么断定如果是两个学生这动作也许还只是暧昧恋爱的阶段;

    但对已近中年的男女有这样的神情和动作尤其女士允许男士去挑逗式触碰

    那必然是熟识彼此看夫人那懊恼又另又无可奈何的怒视瞬间他坚定能确定这

    位同窗的尊夫人已经被这位东北壮汉给睡过了而且不止睡过一次了。

    俩人发生过不正当的关系在外人面前相遇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男的会自信

    大方女的则不时有些拘谨腼腆。

    夫人正好符合了这一点与他之间几次微妙的不自然神情碰撞可以验证。

    他也没深感意外如今的社会都快成了人之常情只是看这位嫂夫人有点恶

    心罢了。

    其实他对黄翩翩一直也没什么太好的印象当年初次见面她给人感觉就是

    虚情假意骨子里都夹带着看不起。

    以后来上海随着位提高黄翩翩客套了很多;在他的印象中这就是典型

    的上海女人势力眼。

    但今天这事看来钟夫人有些掉价连自己老公都不太放在眼里一直以为她

    的眼光得有多高的层次这原来也不过如此这就么一位没啥特殊的北方男人就

    把她拿下了。

    黄翩翩站起身说去看看钟俊是怎么回事这么久没回来。

    在她走出那一刻王楚哲扫了一眼果然亮面的黑色高跟鞋帮部位有一抹被

    蹭上的土痕那是苟经理刚才用脚蹭她的脚时蹭到她鞋上的浮土亮面鞋容易显

    出只是她忽略了的细节没想到钟俊会注意到。

    他微笑着撇了一下嘴;房间里只剩下他和苟经理二人;此刻更认识到这个苟

    经理不简单刚才暴露出与钟夫人的调情细节令他更是刮目相看。

    他这时端杯敬酒王楚哲刚才喝了再驳也说不好;放下酒杯他又询问了一下

    他们公司的具体情况总部隶属于哪里老总主业是什么。

    当听说了他们老大的名字他怔了一下意识到他背后的势力并不那么简单

    ;真是巧了也许能利用这个机会正好拿下集团公司盘算的项目不知能否借

    此机会得到他这背后大哥的助力;自打海南这些年火热起来之后业内都看到了

    它巨大的潜在空间王楚哲的集团想要在此建立高端酒店但困难很大谁都想

    要争取这个盘各种方面的原因一直在搁浅如今能不能借助苟经理的老板

    这个混迹于海南多年有些名气的人来打通这个项目?他没有讲出来还是澹

    然的说「你们置业的情况我会派人去调研」

    这时钟俊和妻子一先一后进来了钟俊风风火火的说单位召集有紧急会议

    必须回去二位慢慢谈说完便急忙走了而黄翩翩没有同他一起走。

    钟俊的工作都了解现在形式就是这样岗位责任谁也不敢怠慢。

    「王总多拜托了」

    翩翩举起红酒杯示意「嫂夫人客气我尽力。

    」

    与翩翩碰完杯「嫂夫人搞早教事业了这行业现在是实体的热门教育被重

    视制造了市场怎么样还顺利吧?」

    「还好但是王总要是入驻也算是能助我一臂之力」

    「了解」

    王楚哲说完起身「今天就先这样吧情况我知晓了我派人去现场看一看。

    」

    「怎么这么着急走啊钟俊不在不屑于和我聊」

    翩翩说道「您这是挑我的理了不瞒您说三楼还有个两个老朋友约见我这

    都等了一阵了」

    黄翩翩见状也不好挽留人家现在是大经别老总不同的应酬很正常今天

    来见苟经理忆经是莫大的面子。

    苟经理这时走上前递上一个口袋「这是什么?」

    「初次见面一个小把件不成敬意」

    「这不好违反纪律」

    「王总就收下吧也就是个把件私人朋友赠送不是行贿。

    」

    苟经理诚恳的说「这是什么?」

    王楚哲说着拿了出来是一个手串「正宗海南黄花梨」

    苟经理神秘一笑「挺有格局敢啊」

    他表情严肃的说这是黄翩翩教他的王楚哲酷爱这些物件;今天拿的这个

    价值不菲否则他根本看不上「您笑纳吧」

    「如此多谢了」

    说完他主动伸手与苟经理握了个手「嫂夫人要回去吗我让司机送您送回去」

    「不用你去忙吧我自己打车方便还要去学校」

    「那好改日我设宴请嫂夫人」

    说完他转身便离开了二人送至门口话不多说。

    确实有两个老朋友请王楚哲今天事先说好了简单聊一下情况就要走。

    这两位听说他来这里也干脆也订在了这里免得再赶场。

    两个纯粹的老友没有其它事情久未见面叙旧刚座下聊了一会儿王楚

    哲想起给二位的礼物忘在刚才的房间了于是亲自起身去拿……(未完待续…

    …)。

    67

    王楚哲约见的这两位是两年多未见的好友他计划就是和这个苟经理见一面

    说几句就走和钟俊一起奔这个局没想到中途黄翩翩去了这就耽搁了一会儿

    借钟俊走这个机会他也撤了要不还真不好那么早就离开。

    俩位听说他先有个局在这所幸也订这里多等了他一会儿;有身份有位

    的大boss几年不见人家做东叙旧肯定不好空着手来之前就准备了两

    份礼物只是刚才去苟经理那个包间放在一旁的柜子上出来时忘记了。

    这叙谈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怕时间久了丢了所以马上亲自回来取这距他

    离开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不知苟经理走了没有。

    来到刚才的包间门关着他没有多想直接推门的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安排

    其它人房门刚一打开就听见有人高声怒斥「没跟你说不招呼你不要进来吗?」

    这大嗓门倒让他一惊东北口音。

    这位脾气不不小房门斜对着餐桌座对面的正是苟经理……他这么斥了一

    句的同时王楚哲也推开了房门俩人对视座在主桌的位置面向房门屋子里

    只有他一人苟经理见是他脸色瞬间慌了一下又努力平静下来;「王总您这

    是」

    显然对于他的复返出乎预料;「嗯还没回去呢;我有个东西落下了」

    说完他走向一旁的柜子就在进门的左手边苟经理座在正对门的位置他

    没有起身座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东西还在他拿起来「哦那个没人动过」

    苟经理座在那里说。

    王楚哲席间已经察觉出他和钟夫人不正常的举动此刻苟经理的举止神情

    更让他察觉反常。

    「钟夫人回去了?」

    他没有即刻离开问了这么一句「啊对刚回去了」

    他应答而王楚哲在询问的同时迅速扫视了房间显然这位在说谎;看出这

    异样他反而不急于离开了而是走上前座在苟经理对面的位置;他看出了什

    么异常在远端的衣架上挂着一件深篮色的风衣那是钟夫人的是制服配套

    的在机场经常能够看到她走不会连大衣都忘带了;所以他在说谎。

    而且还要再说一遍这种合资大集才的执行总裁没有一个会是白痴绝对有

    超过常人的洞察力他不是超人但只是更善于注意发现。

    一进屋他就能断定钟夫人没有走空气中有一股细微的芳香那是她身上

    特有的味道而再次进来时这股味道并没有消失这不是香水形成的这味道只

    会随着主人走不会在空气中存留。

    他有意想探知不知道这位夫人躲在哪里而当他走近后判定夫人不是在

    洗手间而是就在这个房间里面同时他那天生敏感的嗅觉闻到一股轻微特殊的

    味道那是男人体内才能产生的东西只能从生殖器官排出的液体味道;他轻扫

    了一眼对面心中便知晓了。

    「刚才忘了一件事情我需要和你的老板见个面」

    「这没有问题您有其他事情;」

    苟经理说「我们在海南开发一个项目可能需要你们老总帮个忙」

    「海南?这您找对了人我们老大别处不敢说那里还是吃的开的」

    苟经理自信的说道王楚哲微微一点头随即起身「约时间谈」他在微笑中

    带着一种不屑的神情这可能是人物特有的气质这个身份即不会让你尴尬又

    会让你有距离感。

    他没有戳破苟经理的行为他是商人这样的尴尬他是不能制造的但心理

    已然明白。

    到底他明白了什么?王楚哲判断的没有错黄翩翩确实没有走就在这个房

    间。

    刚才席散王楚哲告辞俩人留下来。

    苟经理冲翩翩坚了一下大姆指「今天要不是你出面我觉得这事就够呛」

    「我来也未必会行你别抱太大希望」

    黄翩翩冷冷的说「你干嘛去」

    「我也要回去了」

    「别走啊庆祝一下喝一杯啊」

    说完苟经理拉她座下黄翩翩甩开他的手「事情都说完了还喝什么你刚才

    可太过分了「「你这制服还挺好看的」

    他伸手又拉住她还没等黄翩翩甩开他就把她搂住用力在她脸颊上亲了

    一下「哎呀你干嘛」

    苟经理都没理会在她嘴唇上面又亲了一下「喝一杯吧一桌菜都没咋动」

    他拉住黄翩翩座在他身旁倒了一杯酒这时服务生敲门进来了要帮清理

    餐盘苟经理等她清理完了说把门带上我们要谈事情不招呼你不要再进来

    说完就让这个服务员出去了他手揽住翩翩的肩「我今天真得谢谢你我的事

    儿没想到你这么上心还亲自过来了真够意思我真还挺感动的」

    说完举杯和翩翩碰了一下一饮而尽「你也不易尽我自己绵薄之力我知

    道也不敢太指望别人」

    翩翩有些酸的说「嗨这世道非亲非故的对人家没什么好处谁会愿意帮

    你」

    他搂住翩翩手指在她那张浓妆的脸上拨弄一下她闪躲「这事情我尽力帮

    你了不行你别怪我」

    「咱俩这关系我可不是图你帮我」

    苟经理没有放开她贴着她的嘴搂着她的脖子就和她吻起来翩翩并没太反

    感;他大胆把舌头伸她嘴里面了她也顺从的用她的舌头同他纠缠了几下她那

    小嫩舌头还挺灵活添的你心理都发痒唾液还是带着一丝清甜;与她分开深

    情看着她「口水真甜啊」

    「怎么那么恶心?」

    翩翩有些嫌弃的推了他一把随即又靠近轻声说「想再偿偿吗」

    苟经理听罢抬头将嘴张开冲上伸到黄翩翩的嘴边就如张口接上面的泉水

    黄翩翩嘴蠕动了一下一滩唾液造好然后低垂下头搂了一下发丝伸出香

    舌送出唾液顺着她的唇间缓慢的垂落这东西粘稠且带着无数粒微小的气泡

    随着她微张朱唇那东西终飞流顺下苟经理抬头如饥似渴的翘首以待一滩不

    偏不倚正落在他的嘴里他闭上嘴微抬头有意做出夸张的享用神情似是品道琼

    浆玉液般的回味一番。

    「甜啊你也偿偿我的啊」

    苟经理搂住她脖子说「真恶心我才不要」

    翩翩向后躲苟经理贴上前继续吻手就扒在她胸上隔着衣服摸了几下

    她示意他住手不许再摸了他反而更放肆的就伸到里面直接就摸到她乳房

    手照例拨弄几下她的乳头「你太过分啊」

    苟经理听到她心跳的声音了脸色都泛了红。

    他是看翩翩今天穿着制服很是精神有意的调戏她几一下便要赶回去和

    老板汇报今天的情况对这件事情他是非常重视的必须要拿下来。

    但黄翩翩这时双手缠住他的脖子鲜红的脸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苟经理

    心理一惊这是要干嘛这位是喝了点酒兴奋刚才自己那就是随意的想逗几下

    完事不会是给逗出状态来了吧他见状心理有点含煳这位要是high起来

    胆子可是也不小。

    黄翩翩几乎脸贴住他的脸了她面颊上的黑斑在粉底的遮掩下也能看的到

    她又伸出舌头有意将一滴口水留在舌尖处伸到他的面前苟经理无奈只得伸

    舌迎接内心有些叫苦不迭啊这自己不是惹祸黄翩翩手已经摸到了他的裤档

    部位隔着他裤子揉了几下他的阴茎;「你干什么这是餐厅啊!」

    苟经理不能回绝只得这样说「餐厅怎么了?我没干什么啊」

    翩翩娇媚的一笑回应道「别闹啊门没锁这要进来人」

    苟经理又有点杵头但也不敢直接拒绝她这不是自讨苦吃;翩翩根本没听

    见一样手已经把他腰带解开自己就把他的阴茎给掏了出来他一脸惶恐的看

    着有点不知所措啊翩翩轻撸了几下随即身子往下一滑就蹲到他身前苟经理

    紧张的向门看了一眼内心不由自叫苦「我去……」(未完待续……)。

    68

    苟经理和黄翩翩留在餐厅里本想随意聊几句就回去的他还要急着向在海

    南的老板汇报这件事绝不能失去这机会让招商部抢了功绩啊。

    但他这纯属是贱;看人家空姐穿着制服露着两条细腿腿上有丝袜;当着

    人老公的面他心理莫名痒痒犯劲心理有种骄傲自信别人看起来是钟俊老婆

    配这一身制服大气优雅的实际被我睡过。

    女人和你有过性关系即便是她在高冷你在她面前也会觉得信心百倍她

    一面对你尤其在外面的场合不自觉的就会被你气场压制越想越是得意莫名

    就想趁她老公在场做点什么才刺激今天一进门他也不知为什么就盯上她的连裤

    袜了不要求

    过分的就想他先生在场情况下偷偷摸上一下她的腿即满足越想

    越是心痒按说都这样的关系了这新鲜感也没那么强了今天当着她先生就想

    那样做他手碰不到用脚偷偷在人家小腿上就蹭了一下她表情平静似没有

    感知到一样苟经理知道她也只得这样无从应对的办法。

    他就觉得特别有意思刚好啊这的先生钟俊出去时又故意拿脚碰人家夫人

    的脚隔着人家丝袜蹭人家腿表面还得装的毕恭毕敬他觉得刺激开心。

    但他可没想到这故意的小调戏会出问题开始黄翩翩是反感真心想骂他

    甚至想抽他但几下之后莫名心理有些波动她的丝袜很贴肤被隔着丝袜轻触

    摩擦那里因为太柔滑会有异样的舒服小腿的触感会通过连裤袜上编织平滑的

    材质能传递到大腿部位就如琴弦般拨一下牵动全身带的大腿都有些痒后来

    竟会渴望再来触碰一下真讨厌啊怎么会有点舒服!心理暗骂可无法控制

    不由自主就想变换坐姿职业型的双腿重合不是为优雅她是想两腿互相增加

    一些摩擦这样能产生舒适感……而苟经理并不知晓她的感受钟俊出去后看她

    投来的白眼其实更有舐糠及米的意思似鼓励他继续。

    他也觉得有意思其实故意弄掉筷子低头去捡时放肆的瞄向她的腿他也没

    目的就是有意摆出这嚣张的气焰敢近距离直视她穿着丝袜的双腿。

    她腿优雅的迭放大半部分都能看到;这一刻黄翩翩也知道他就是一种轻佻

    的行为他一低头的瞬间就知道他不是要捡餐具就是有意看自己的腿部第一

    反应是将腿夹紧生怕他会掀自己的裙子但心跳却加速激动的情绪再提升

    竟然也觉得一种说不清的兴奋瞬间冒出了异常的想法;她既然知道他在看于

    是她做出了一个动作。

    她腿是迭放在一起左腿在右腿的上面这样左脚就是离开面的她在这

    个瞬间有意将将左脚的高跟鞋轻轻一抖;翩翩下了飞机都会换上高跟鞋她不太

    喜欢那双平底的工装鞋选择这个职业和爱美也有关系制服确实要配高跟鞋才

    更好看7公分高跟鞋是她已穿习惯了今天也如是一双尖头细根亮面高跟。

    女士穿高跟鞋都会有意稍大一些做到穿脱自由。

    翩翩能够做到一晃脚后跟让鞋和自己脚脱离如果不让它掉下来的话就前

    部挂在脚尖上吊着晃动似玩弄一样。

    但她知道这是有些不雅的动作不宜被男士看到的。

    现在她是在他低头时有意露了一脚让那亮面的高跟鞋在脚上晃动着露着

    黑丝袜的后脚跟;他看到了翩翩这个动作但并没太在意心想轻薄她一下便罢。

    但不敢停留过久这是以为对面王总打电话没有注意而翩翩看他那猥琐的

    行作心理冒出了更大胆的想法她有意要将腿姿变换一下……左腿拿下来右

    腿拿上去这是座累的情况下互换一下位置。

    别看这个动作很普通但这瞬间是会让裙底暴露出来的她想有意把动作放

    缓慢似有意让他看一眼自己裙子里面的光景其实里面也没有什么但连裤袜

    根部的样子及内裤隐隐的痕迹就足以令他闹心她这是有意的想折磨他但她刚

    把左腿拿下来苟经理就座起身令她想再露一下的计划没实施起来……这令她

    不禁有些恼火很是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这一眼也被对面的王总所捕捉而苟经

    理认为是她责备自己的无理。

    接下来就是席散苟经理非想占几下便宜没曾想黄翩翩这几杯酒喝下去

    已然浑身暖呼呼的心跳也加速她觉得似乎还是那个药闹的不敢再继续喝酒

    酒是不是能勾起这个药效来啊;可都这么久了不应该啊她有点坐卧不安

    生怕严重了挺不住不过还可以没有出现严重的情况;苟经理不知她的情况

    挑逗几下这可让黄翩翩按奈不住不知是药效还是生理现象总之吻了一番之后

    就觉得浑身燥热下面湿痒腿根儿隔着丝袜一互磨会些许快感舒适。

    苟经理这算是自作自受以为空姐还是会像以往羞臊着责骂他几句;他也

    就见好就收散伙回去做工作今天几杯酒下的够勐头还真有点晕呼呼;结果

    人家没有走的意思其实刚才黄翩翩问他想不想偿口水时他就预感到不妙想

    要停可不好停了。

    这下倒好她手主动扶住他阴茎……苟经理意识到这麻烦了随即空姐往下

    一沉蹲在他面前伸出纤细的洁白的双手鲜红亮色的指甲妖艳妩媚极其灵

    活的主动把他阴茎给掏了出来苟经理暗自叫苦这可是在饭店里她这胆识可

    以女人一玩起来可能会更

    疯狂……黄翩翩蹲在桌下面用手给他套弄几下她

    那双玉手特别柔软滑嫩握着他那里舒服。

    苟经理这心情紧张没什么太反应想要阻拦住。

    这时她拿出一张湿巾苟经理一看心理一惊意识到她这是要疯吧……有心

    想躲可没处躲啊果不其然空姐拿消毒巾擦了一遍他的阴茎这是她的习惯

    啥时也要讲究卫生问题啊。

    然后握住他阴茎的根部主动上前就将它含在自己的嘴里面那里瞬间就被

    空姐的小嘴巴给淹没了这位今天是怎么了握住他的阴茎还挺卖力的唆起来

    苟经理座在椅子上如坐针毡一样即兴奋又紧张她的口交能力很专业做起

    来确实舒服这他早就认知到了但这种环境未免有些离奇了。

    想找个机会阻拦住她但照这个形式很难。

    他以上视下眼前看到的就是她挽起的发髻前后移动一股体香浸入她的鼻

    孔想控制身体也不听话阴茎紧实磐石一般她停下他不得难受死了这时翩

    翩嫌蹲姿不太好用力吧双膝往前一弯改跪式望着她腿上丝袜堆出的几缕小

    褶他觉得阴茎自己都嫌勃直的不够已经有些胀痛感了还在增大呢;听着外面

    不时有客人走过说话的声音苟经理不安的说「我说姐姐差多得了啊这饭店

    里面」

    苟经理轻声说。

    「天上你都敢这里倒怕了装」

    这话兑的他无言以对是啊前些天从海南回来自己在机上卫生间里做的事情。

    黄翩翩说完就含住他阴茎口的一丝不苟几乎每一下都到深处随之有她

    那极高质量的牙齿给轻微刮一下全情投入苟经理正思索待会儿她口完了自己

    去哪里应对的时候门响了随即被推开。

    这突如其来的状冲让苟经理惊恐万分本来心就在悬着第一反应是阻拦住

    进来的人所以吼了一声不是说没叫你不要进来吗他刚才是想挑逗亲昵几下

    她穿的这么美不占几下便宜有点遗憾。

    但是他喊完王楚哲也进来了他之前没有想到房间里的情况敲一下门随

    即就推开了苟经理这冷汗瞬间就下来了幸好他没有脱衣服他随着这一个惊

    吓下面也没控制住本来就是在不断膨胀中被刹住了那里也没了战斗力瞬

    间他都没体会到什么快感就觉得有东西喷了出来……(未完待续)。

    69

    黄翩翩正全情投入除了自己有感觉也是有意教训一下苟经理不然他有

    些不知天高厚毕竟是小方出身见识不够有时感觉他也把自己当成老家

    没见过世面的女人。

    可黄翩翩无论出身工作都非他认知的那样。

    她去过很多国家接触过形形色色的人离奇古怪的事情听的见的多了这

    位苟经理是有点傲睨自若。

    她确实有些性冲动不像一般的小市民子女这位姑娘有胆识有魄力也有想

    法生活不太愿拘泥于常态敢创业这一点就看的出。

    这场面决定配合他打个突袭她情绪到了挺放的开不是放荡女但民航的

    圈子里好多小同事都很玩的很开耳濡目染也了解。

    所以她做出给他口的行为想着口几下索性在这里来一发饭店的包间里算

    的了什么同事们有玩的比这刺激的多她对于口交这件事说不上愿意也不特

    别抵触看心情为之;自我觉得做的还不错先生钟俊有点麻木对这个感觉没

    多强烈因此她们夫妻生活这一项也变少了。

    她以前认为这是服侍但后来发现从中能体验到一点欢愉有感觉得唆上一

    会儿还是能提生她自己的情趣感受那本来松软的东西在自己嘴里膨胀积增会有

    些成就戌不过要看对象是什么人。

    她开始预想到可能会有人进来这没什么担忧苟经理可以应对。

    但没料到王楚哲会回来她肯定会有些紧张但并没有慌乱停止下来窝在

    桌子下面。

    可上面苟经理一紧张身子一抖竟射了她处理不及时这真是太糟糕了

    都喷到了她脸上等于意外的给了她个颜射。

    她不喜欢精液那腥气的味道和粘了吧叽的质挺恶心的虽隔应还不敢动

    这是在偷情被楚哲看到不敢想象啊。

    赶忙用手捂住嘴保持姿势就跪在苟经理的胯下面。

    可王楚哲似有意的逗留和苟经理攀谈起来黄翩翩也越加紧张了心理有

    不好的预感好在他没有说几句就离开了但她感知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你看看这多悬」

    苟经理掀起桌说「看你吓的这胆量真给东北男人丢脸……」

    她起身澹然轻蔑的说「这和胆量有啥关系被看到了

    不是惹了大麻烦」

    「没这担当你犯什么贱」

    翩翩擦掉了脸上的污秽「我去……这和担当是两码事」

    苟经理被她说的有些无自容「你脸色都变了你怂没怂你还不知道」

    她端起水杯漱了一下口用力吐到一旁的垃圾桶里面。

    东北男人好面子哪容女人这样说自己他知道翩翩是有些讥讽他刚才一紧

    张射了他也有点懊恼以前可不至于这样这么快就射了不是什么好现象啊;

    「那你说咋叫硬」

    翩翩没有表情;整出一张冷脸。

    苟经理一个跨步上前抱住她麻利的脱掉她的制服裙子对于这套衣服他了

    解知道从哪里解开机关连裤袜同内裤一并往下扯裤袜就脱掉一条腿另一

    条腿在上面挂着瞬间粗暴的把她隐私部位就给刨出来他也没欣赏她那有点高

    贵靓丽的生殖器解开裤腰带露出阴茎双手抄她大腿整个人端起他的绝招携

    带式……翩翩有点惊讶于他反应如此激烈见到这么刚勐的动作内心激动还有

    些畏惧这家伙用的这个招数自己吃过亏那直接的冲击真挺历害的她清晰记

    得那次迅勐高潮之后自已失去知觉前的感受……本还侥幸认为他是在强弩恐吓自

    己但当那如钢铁般坚硬的东西毫不费力便攻破她的身体入口时她才恍悟但

    为时以晚这招对于她是存在畏惧的没有着落点完全是被动的接受着冲击。

    苟经理没有理由温柔客气开始也没有把握但撩起她裙子看到里面连裤袜

    包裹大腿的全部景像时他刚射过一次的阴茎马上被视觉点燃斗志昂扬这个

    家伙真给自己争气要不他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把握敢用这一手这可不是光靠男

    人有气力就能做到对于阴茎勃起的硬度和长度有着极高的要求不光要能力强

    还要有天生的优势。

    这下黄翩翩可狼狈了被人家拦腰抱起来一条腿上的袜子还被扒下绵软

    的随着她的频率在空中晃动她不想叫出来知道这样的环境但无奈下面被插

    的感觉太过于舒服了凭人体的意志力根本无法控制的只得捂住嘴巴尽量让声

    音小一些但奈何他的力度越来越勐不得恳求苟经理轻一些但她忘记了刚才

    对他的羞辱他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她开始还勉强支撑着大概仅过了三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被完全攻破了似

    乎身体失去了保护机能对于这个外来物的入侵无可奈何她从没有过这么快便

    体会到身体过电的滋味儿可就是这样的到来了可怕的还是被他的阴茎持续不

    断的擦出来那里刚才还因为饥渴而难过就这么快便被滋润了。

    再好的快感也奈不了持续人体对于高潮的承受力是有限的。

    苟经理的力度毫没有减弱之势啪啪的每一下都杵的掷有声她觉得子宫

    都快被他戳破了天旋转最可恨的是他解开自己的上衣和文胸边插她下面

    还唆开了她的乳头黄翩翩的胸部一直都是敏感区神经密集尤其乳头稍微一

    拨弄就全身都麻了这一连添带唆简直要了命。

    上下护应她意志里已经丧失了身份尊严甚至生命女人高潮到这个阶

    段渴望在这样的感觉中结束生命……「啊……不行了停下来……」

    「你不是说我怂吗」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说了哎呀呀~!!」

    「不说都不行」

    「哎呀我要死了!啊!!!!」

    苟经理想要的就是她这副被自己弄的欲生欲死的样子身心都有极大的成就

    感黄小姐这时的求饶更似是给他充电要将雄风展示到极至不给她点颜色她

    不知他苟熊(他上学时的绰号)马王爷几只眼。

    黄翩翩仅剩下手指还有知觉右手鲜红的指甲全部紧紧扣到他肩头的肉里面

    ……左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的尖叫释放出来。

    在也数不清他蠕动的多少下之后随着他紧皱一下眉头感觉到他停下了

    他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元气随着阴道都遗漏了出去身体严重的绵软四肢无力

    轻飘飘的升到了天上眼前模煳不清她努力但还是支撑不住失去了知觉临闭眼

    前彷佛听到了苟经理轻蔑嘲笑的声音……苟经理看着空姐就这样披散着一头密实

    的长发衣着闭乱一条腿穿着连裤袜带着另一只没穿的堆在一旁躺下的姿态

    还是挺优雅的侧卧着身子双腿跌放他先提上了裤子捏起那脱掉一边的袜子

    看了一眼又松开任他瓢落在她身上。

    「你太过分了」

    翩翩座在角落的沙发上披上风衣这已成了对苟经理的口头禅了也不知

    说他什么好「你不是说我不行我怂吗我得证实一下」

    「你怎那

    么讨厌」

    她抬腿就踢在他的腿上伸腿时阴部的灼热感提醒她刚才确实进行了一场欢

    愉苟经理没有躲闪任她这绵软无力的小脚踢过来他伸手抓住她的脚气

    真是一双极至的玉足白嫩细腻递到嘴边闻了一下……陈晓兰眼中是黯然惆

    怅不解的眼神轻声的说「你这到底要怎样啊别玩的过头了」

    「我知道好妹子马上就结束了」

    翩翩尴尬的安慰她一句最后一拨学生刚下课苟经理来了陈晓兰知晓他之

    前与自己老板黄翩翩的关系见到他不觉有些反感厌恶甚至恶心。

    表面古道热肠着一身正装看似谦谦君子其实在她看来就是一个衣冠禽兽

    他勾引别人的妻子这有多不道德虽说翩翩家庭的不睦创业时的无助是他

    伸手相帮但陈晓兰觉得这就是趁火打劫!她与翩翩深谈过因为翩翩对她的信

    任这位姑娘善良诚实的人品黄翩翩对她信赖有加俩人算是推心置腹的好友。

    翩翩也表态会结束这件事这件荒唐的行为危险的把心思完全放在事业上

    面。

    最近听说他升职了不再是物业经理升任到了公司副总负责整个大厦的

    运营招商等工作;现如今确实有点不太一样春风得意踌躇满志的派头他奔

    着这边走来她认为翩翩应该已和他断绝了关系他还过来干啥?他直接进门来

    对着陈晓兰主动示意她点头以回应。

    「学生都下课了?」

    「对刚最后一拨」

    「咋样最近还可以以」

    「还挺好的」

    「黄校长没过来?」

    「没有今天她有事」

    心理烦但表面不能得罪正说着黄翩翩从外面走了进来她是刚飞完航班

    拖着行李箱脸上涂着粉底大红的嘴唇描眉画眼头发挽起外面套一件

    尼料的大衣敞开着里面是制服系着围巾穿一双黑色的尖头短靴这阴冷的

    天露出多半截腿腿上就穿一双连裤袜。

    她一进门苟经理望了她一眼眼神被粘住了虽是瞬间但晓兰看的仔细

    俩人没有说话但从俩人对视的神情来看陈晓兰就知道这俩人还有事情果

    不其然……(未完待续……)。

    70

    苟经理抓住了这个时运王楚哲更懂得审时度势不该管的不会管有些事

    装不知道。

    因为海南项目的连带关系涉及到集团进一步的走势。

    他把旗下的几家知名企业入驻都给了这里苟经理的老大也不食言提拨任

    用有功之臣任命苟连福为上海实业公司副总经理主管招商物业。

    这个副总有实权薪水翻番现在自是春风得意这一段时间和黄翩翩的往

    来不多因为工作忙但也并非没有比如刚拿下合同第二天他专程过来找翩

    翩道谢送她一个古驰手包并让她转交给钟俊一块欧米伽机械表。

    感谢钟俊做这个人情但真正给力的是黄翩翩。

    俩人那次是在办公室见面风风火火的谈了几句心照不宣不必多说了。

    礼物翩翩照单全收当然他们获取的真不是这区区几万元的收益他也说以

    后在生意上大力照顾这不必讲太明白了。

    大白天也不好做什么但还是匆匆忙忙搂一起亲了几下嘴然后各自去忙事

    情了。

    钟俊行事谨慎让翩翩.把表退回去身为国家干部这是违反纪律不承认

    帮过他。

    翩翩没理会留了下来你不要以后送给家人或朋友都话说今天苟经理来造访

    其实事先约定好了。

    当着陈晓兰的面俩人装模作样的打了个招呼;「黄校长刚下航班呢」

    苟经理身着西装一本正经「大领导亲自过问?」

    翩翩气场确实拿的出手任何场合也不落下风「别不敢。

    我们是给业主服

    务的实解决咱们困难」

    他假模假式「那请到办公室谈吧别站在这里」

    黄翩翩往里相让苟经理大摇大摆的往里走陈晓兰上前正要说这两天的情况

    黄翩翩打断含羞带愧的说「晓兰不好意思对不起」......你到

    底想怎么样!」

    「放心吧我有分寸..........别玩过了头」

    陈晓兰本以为俩人已断绝实际是这样她也无言以对知道这是一次幽会。

    ....她轻拍了一下她的头。

    走进房间苟经理径直就躺在了沙发上面。

    「哎真他妈累啊」

    黄翩翩很矛盾想了断这荒淫的关系但有时又奈何不了他的权限带来的便

    利有这一样一个人帮自己事业做的顺利、更深层的说她确实也不烦这个男人

    办

    事情痛快有担当对于女人体贴爱说不上但不排斥吧。

    「你不是答应不入驻教育机构吗?」

    她没理会他的无理行为轻声的说「不是我的意思我把租金提到最高限

    但上面有人说话我是副总如果我执意不接受那就牵强了。

    其实多几家也并不

    是坏事有知名的机构生源多也是你的机会」

    苟经理最近的招商工作是顺风顺水因为王楚哲的旗下入驻原因这里的热

    度迅速提升从开始的平澹成了旺铺「我怕随之有更多的进来」

    「不会我主管招商。

    放心不会让别人威胁你xx我也不会放给她好位置

    ;」

    他现在倒是信心满满「要是有意外你负责」

    黄翩翩倒了一杯水喝下「你把心放肚子里」

    苟经理站起身他还是喜欢黄翩翩身着制服优雅大气还显出婀娜刚才一

    见面就对那双穿着黑丝的美腿蠢蠢欲动这些天事情多没太她见面有进还真

    挺想今天这是她给的机会。

    走上前伸手就搂住了她「最近航班老延误事情也多真不想飞了!」

    她娇声抱怨「这边稳定了你真别飞了这样折腾身体也受不了啊」

    他搂住她说黄翩翩这清香的味道也勾人的魂魄再加上这精细的妆容确

    实让人心驰神往。

    他也不管轻重对着她那被涂抹的细腻柔软的脸蛋儿就亲了过去嘴上沾了

    粉底的味道;「可真让我裸辞我还有点舍不得」

    她被亲着也没反抗也没迎合「那就请个长假考虑一段再决定」

    边附合着手就放人家胸上了陈晓兰无奈的走出房间这情况不是第一次了

    ;翩翩刚才的意思就是让她行个方便她要和苟经理偷情了虽然对于她来说很

    是肮脏反感恶心但无可奈何这是老板的私人生活她无权过多的去干涉。

    看着黄翩翩走向办公室心理说不出的滋味儿她穿着那身靓丽的制服曾

    经羡慕崇拜。

    真想不通她怎么能这样看她那优雅的步姿那双笔直的腿她怎么能穿着

    这么漂亮的丝袜去和做那样的事情。

    想象着她会在里面被脱掉那件裙子露出整个那条连裤袜的全貌给他看到

    那得是多么羞愧的事情。

    那个苟经理他何德何能有何权利有什么资格能看到她那穿着连裤袜的完

    整状态袜档和袜边这神秘的带凭什么能被他一览无余他凭什么配看到那只

    穿着连裤袜黑色的朦胧下透出一抹肤色的黄翩翩。

    她的连裤袜能把她的好身材勾勒的条理清晰档部用力向里面勒紧曲线极

    度优美还能尽情欣赏她被勾勒的臀部就这么高贵的一幕凭什么能让他一个不

    相干的男人看到?你别说对不起你老公连你身上穿的连裤袜你都对不起它

    是替你保暖修饰的可你去让它的禁看部位暴露于别的男人。

    越琢磨心理便越难受更难以接受的是这只是个开始随即这个家伙是不是

    会动手拽住她连裤袜腰间的部位然后往下拉亲眼看着她露出她真正的肌肤

    虽是美.丽的服饰但他竟然还会嫌碍了他的事随即露出最最最羞的部位。

    陈晓兰想到这里都觉得脸发烧让一个别的男人看到私处这么臊的事情发

    生后怎么还会有脸活着啊。

    她怎么就真能接受让他亲眼目睹那部位如果换成是她即便是自己的男人

    恐怕她也会羞的不行可黄翩翩就怎么能抗住这样的羞臊呢她不可理解。

    她是不是还会让他摸上她的胸部翩翩的乳房不小长得均匀挺拨生过宝

    宝了但乳头还是粉嫩红晕她让会露出来让他摸?可怕是这也只是个开始接

    下来呢她的脸红的自已都能感受到不敢想又控制不信。

    就如她在少年时期深夜无意目睹父母做的那件事情一样那晚的月光洁白

    父亲将他那吓人的东西径直捅到了母亲的阴部随即母亲露出痛苦的神情这是

    少年时期的阴影后来了解成人的生活叫做性虽然释怀了一些但至今对于

    性仍然心怀畏惧母亲痛苦的神情给她留下太深的印象她的认知这是痛苦不堪

    的。

    可是如今黄翩翩要和那个苟经理做这样的事情他那么伟岸高大的身躯那

    阴茎肯定是更硕大的尺寸能有多大?大概有那么长?那么粗?她想起集市上看

    到的牲口...他就拿这个真往黄翩翩那纤细的身材里面捅吗?那她得多疼啊。

    关键是翩翩平时对于私处护理的多细致啊她怎么能就容忍他把那东西捅到

    她私处里面她真的就不嫌膈应?接着天呐。

    她得捂上了脸.....黄翩翩就允许苟经理用那个东西在她的阴道里面来

    回的抽动摩擦她里面细

    腻的皮肤?她的腿还得那样高高的举起来漂亮的面孔

    都痛苦的扭曲了痛苦的叫着在上面的苟经理自呜得意根本不顾及她的痛苦

    用尽全力的在里面折腾。

    黄翩翩怎么能和他做这样的事情她还是无法接受她真的就光着身子能任

    他去蹂躏光她一个外人想象都觉得如此的辛酸无法接受更何况如果被她的

    先生知道那得是什么样的打击啊自已绝对私人拥有权被国家法律所保护的

    配偶关系除他之外任何人不得了解知晓的隐私部位竟被一个别的男人去脱掉

    她的连裤袜她的内衣随即被他看到本该只属于他的身体那乳房究竟是什么

    样到底是平坦还是丰满乳头是什么颜色连裤袜.上面的部位是什么质

    阴道是何种色系这在世上本应只有他一个男人知晓的情况却被另一个男人所

    了解了这对于钟俊来说是多么的残酷的事情....自己明明知道但又能如

    何。

    黄翩翩是出于对自已的完全信任才会将这个秘密告知的自己不能出卖她

    对她的知遇之恩唯有忠诚才能答报所能做的也许只有解劝吧不是没有和她谈

    过她也表示会断绝这个关系。

    她甚至都想去警告苟经理让他住手真不忍心这样合美的家庭被破坏掉。

    在胡思乱想之际黄翩翩从里快步走了出来苟经理紧随其后这是怎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