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隐坐在屋顶上,雪白一蓬,很怒放,也很怒。《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他这回是自己踩着梯子爬上房的,有出息极了,并没有被大魔头拎起来“嗖”。

    厉随站在院中:“下来。”祝燕隐:“不!”祝章也说:“公子该用饭了。”祝燕隐:“不饿!”不饿也得吃。祝章刚打算苦口婆心地展开说教,厉随已经飞身踏上房顶,坐在祝燕隐身边:“生气了?”祝二公子:“没有!”厉随侧过头看着另一边,肩膀直抖。

    祝燕隐更郁闷了,抬脚踢他:“你笑什么,下去!”厉随道:“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你真不准备吃点东西?”祝燕隐向后一靠,学他枕着手臂,但由于本身并没有四海为家的狂野气质,所以看起来有些喜感,像偷偷溜出学堂的白衣小公子,试图跟着街头恶霸搞事业,收保护费,但业务不熟练,只能双手抱胸拼命站直。

    厉随捏捏他的脸,没说话。

    祝燕隐本来也不想说话,但后来被捏得实在受不了,就问:“你干什么?”厉随说:“我也舍不得与你分开。《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祝燕隐:“……”厉随笑着看他。

    祝燕隐淡定地坐起来,好的,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可以去吃饭了。

    第43章大户人家都是讲究有来有往的,既然我舍不得你,那么你也得舍不得我一下,这样才合礼数。

    祝燕隐“咯吱咯吱”咬着笋,时不时抬眼看一下厉随,问:“你在担心潘堂主吗?”“潘锦华虽说无用,却是他的命根子。”厉随道,“当初我只让他盯着张参,谁知会将他自己也搭进去。”“江神医一定能找到法子,将潘锦华再救回来的。”祝燕隐替他夹了一筷子炒笋,“你先吃饭。”江南与西北口味迥异,所以祝章特意叮嘱厨子做了两样菜。一面是祝燕隐喜欢的,清炒笋头、蒸火腿、鸡汁煮干丝,另一面是老管家觉得厉随会喜欢的,红焖羊肉、辣炖牛筋,连炒的汤菜里都额外加了点猪头肉,粗犷荤腥极了。

    祝燕隐跟着尝了一筷子牛筋,结果被辣得当场失语,泪流满面放下筷子,一口气喝了三四碗桂花糖水。《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厉随看得好笑,递过去一块糯米点心。

    江南糕团接过江南小糕团:“你平常吃饭也这么辣吗?”大魔王看了他一会儿,回答:“我觉得你那一半更好吃。”祝燕隐如释重负:“那往后吃饭,我便吩咐章叔都做成江南口味。”厉随说:“好。”对话之自然,宛若两人都没考虑过万仞宫又不是穷得吃不起饭,为何连宫主都要顿顿在外头混这个问题。

    蓝烟已经向武林盟说了潘锦华一事。万渚云率人去看过张参的可怖尸体后,后背渗出一层冷汗,这邪门诡异的路数,雅凤有关,钱,并前往尚儒山庄一探究竟的几个门派,岂不是大有危险?

    “潘锦华现在何处?”“宫主已命人去四处找寻了。”蓝烟道,“潘锦华由万仞宫负责,至于尚儒山庄那头,盟主不如先差人快马加鞭,送一封书信给几位掌门,也好让他们早做准备。”万渚云点头:“此事我会尽快处理。那白头城与天蛛堂,就交给厉宫主了。”亥时。

    祝欣欣裹着厚厚的披风,站在门口看着院内来往忙碌的马车,惊奇道:“你又要回白头城?”“是。”祝燕隐没有多解释,免得他又很没有见过世面地一惊一乍,只道,“你不是一直嫌弃江湖门派吗,现在正好,我同他们分开了,你在此地再多休息几天,待身体恢复后,就尽快回江南。”把堂兄安排得明明白白。

    祝欣欣强调:“你没有同江湖门派分开,你是跟着万仞宫跑了。”祝燕隐虚伪地回答,唉,一样一样,没有办法,谁让我要找江大夫看病呢。你也别再想着用重金收买了,江湖人士都是很有风骨的,并不屑于我们的万贯家财。

    恰好路过江胜临:实不相瞒,我屑。

    但再屑也没有办法,厉随一身伤病未愈,赤天仍在东北兴风作浪,尚儒山庄局势不明,现在还又冒出来一个僵尸一样的潘锦华,感觉整个江湖都很风雨飘摇的样子。

    祝欣欣眼睁睁看着亲爱的堂弟钻进了马车。

    怎么感觉他完全没有一丝被迫不甘愿的迹象呢,简直整个人都要快乐得飞起来。

    痛心疾首,痛心疾首。

    祝章在路上算日子,按照江胜临所言,再有两个月,自家公子的脑疾就能痊愈,若一路快马加鞭,虽来不及赶回柳城迎春纳福,但应当能去王城过个除夕,亲戚多,一样热闹。

    此时天气已经很凉了,祝燕隐双手捧着暖炉,靠在车窗上听外头的动静。万仞宫的弟子大多留在了城中,随蓝烟一道找寻潘锦华,厉随这次只带了十余名影卫,他们行进的声音极轻,很少交谈,真像黑夜中的影子。

    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有了困意,祝小穗见状,轻手轻脚替他铺好床,刚准备将人扶过来休息,外头却突然传来一句撕裂的喊声,在寂静夜空中显得尤为凄厉。

    祝燕隐瞬间坐起来:“出了什么事?”“好像是有人在叫厉宫主。”祝忠在外头道,“他已经过去看了。”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