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得恳切,就差当场洒下一捧忠仆热泪。《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祝燕隐当时虽点头答应,却在送走祝章后,不自觉就想了大半宿的厉宫主,也没什么具体的事情,只是觉得那样一个人,心里一定藏了许多故事。

    现实中的江湖要比话本里的江湖更加残酷血腥,由此可推现实中的恩怨纠葛,也一定要比话本里的更加离奇诡谲。师兄弟反目成仇的故事,祝二公子其实是看过不少的,大多是为权为钱为师妹,但联系厉随那张“你们都要死”的脸,又觉得哪种都不大可能。

    他打了个呵欠,裹着天丝锦被,看着窗外晨曦继续出神。

    一个晃神,天就大亮了。

    雨后清晨不冷不热,空气清新,最适合赶路。祝燕隐本想在马车里补个觉,但困劲已经过去了,头脑只昏沉,却不想睡,索性钻出来坐在忠叔旁边,无精打采看着山道两旁的树。

    祝忠笑道:“公子怎么看着没精神。”“嗯,没睡好。”祝燕隐呵欠连天。

    队伍不远处,江胜临正在苦口婆心地搞教育,你看看,你看看,昨晚我是怎么说,祝公子果然被你那魔教灭门的破故事吓得一夜没睡着,黑眼圈挂的,简直造孽,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在想什么。《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厉随面瘫:“在想我该什么时候把你扔下山。”江胜临胸闷:“算了,你以后还是离祝公子远一些吧。”踢雪乌骓突然迈动四蹄,轻快地向前跑去。

    马背上的冷酷宫主:“?”祝燕隐手里捏着一块豆饼,正在喂自家的照夜玉狮子。

    白色大马吃得细致挑剔,半天也只嚼了一小口。忠叔乐呵呵地说:“它们都不饿,公子还是去喂后头的马——”话还没说完,一个漆黑马头就亲昵地凑了过来。

    厉随:“……”祝燕隐举着豆饼,惊讶地抬起头。

    厉随一身黑衣,面色冷峻,凛然逆着天光,仿佛不是来蹭饭的,是来杀人满门的。

    踢雪乌骓在霸王餐方面随主人形,张口就来,吃得相当自觉,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别马。

    祝燕隐后知后觉地想起了在山谷时,那句“下不为例”的警告,于是他立刻缩回手:“我没有喂,是你的马自己过来的!”厉宫主从鼻子里挤出一个狂妄高傲的“嗯”。《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尴不尴尬不好说,反正魔头就算尴尬,也尬得很冷漠,很霸气,一般人看不出来。

    有一种云海翻涌,我自来去如风的理直气壮。

    第21章古书里的踢雪乌骓凶蛮暴烈,最是野性难驯,哪怕在荒原中遇到结群猛兽,也能用四蹄碎其颅骨。至于眼前这一匹,凶不凶蛮不好说,但祝府的豆饼肯定好吃。

    黑色大马蹭完马料,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带着冷酷的主人一起离开了。

    连一点饼渣都没有留下。

    祝忠暗自擦了把冷汗,上前询问:“二公子,你看咱们要不要送点豆饼与草料去万仞宫?”祝燕隐犹豫了一下:“算了吧,厉宫主不喜欢别人喂他的马。”祝忠点头称是,命家丁将装有豆饼的布袋又扛回车里。

    不过饲料虽然没送过去,踢雪乌骓后几天的点心倒完全没耽搁。因为祝府与万仞宫的队伍已经差不多合在了一起,所以它也经常溜过来混饭。祝燕隐在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紧张,后来见厉随像是不想管,也就慢慢放下心,除了豆饼,偶尔还会喂它一些新鲜野果,花草嫩芽,以及忠叔用糠麸黄豆蒸的大包子,里头加了药草干藤,喷香,吃得黑色大马越发膘肥体壮,昂首站在正午烈日下时,浑身发亮熠熠生辉,威风极了,简直如画中仙马腾云踏九霄!

    江胜临长见识:“原来马还能这么喂。”厉随看着他:“你是大夫,你不知道?”江胜临对此人的无理取闹程度又有了全新认识,我又不是兽医,为什么要知道喂马的方法?而且上回我只是喂了根胡萝卜,你就一脸要死不活。

    厉随屈指打了个呼哨。

    踢雪乌骓听觉灵敏,腾身从祝府队伍中绝尘而出,一路跑回主人身边。

    马鞍上还挂着个金丝银线绣山水的精致软垫,也不知是从哪匹照夜玉狮子身上刮下来的。

    江胜临感慨:“这还学会了连吃带拿。”厉随用两根手指捏起那雪白的垫子,没表情。

    片刻后,祝府家丁小心翼翼陪着笑过来,将自家公子的小垫又要了回去,说是这个里头装着药草和天丝,坐起来要更加软和凉快。同时他怀中还抱了另外几个崭新的垫子,也是金银细绣的,全部交到了万仞宫弟子手中,做补偿。

    拿回自己家的东西,还要给万仞宫补偿,听起来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结合厉宫主“只要被我看过,就都归我”的杀人狂魔气场,倒是意外合理。

    祝燕隐拿到软垫,伸长脖子往过看了一眼。

    厉随也正在与他对视,风吹得漆黑衣袍乱舞,眼神微冷。

    祝燕隐后退半步,抱紧自己的小垫子,转身钻进马车。

    告辞!

    厉随:“……”江胜临拿走一个新垫,放在马鞍上一坐,舒服!

    其实平心而论,他的家底子也挺丰厚,毕竟求诊的富户各个都恨不得捧着金山来。但在见识过江南祝府的排场之前,江神医对银子该怎么花,其实是没有具体想法的,除了三不五时拿去接济穷人,剩下的就随意丢进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