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绿夫自白 因爱我而出轨的妻子 > 绿夫自白 因爱我而出轨的妻子(55)
    绿夫自白-因爱我而出轨的妻子(56)

    2020年5月22日

    「呃他们妳该不会」我看着小芊背后嗫嚅问着。

    「放心没多久就会醒过来了!」小芊温柔说「不过俊凯你怎麽会?」

    「?」

    「算了没事。

    」小芊悠悠说不知道为什麽我总觉得她的眼神似乎有点悲伤。

    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眼眶也跟着鬆动哽咽着表达诚挚的谢意。

    「谢谢谢谢妳(们)。

    」不确定小芊知不知道我和冬梅的事情我硬是把"们"给吞了回去。

    「对了俊凯今天的事情请你不要跟任何人说。

    」小芊突然说道。

    「不会我当然不会说。

    」

    「不我是说你见到我的事情包含逸昇、小彤都不要说可以吗?」

    虽然我也觉得奇怪小芊不是在国外工作吗?为什麽会跟一个男人状似亲暱出现在这裡但她毕竟救了我们帮忙保密也是应该的。

    「我知道了我没有见过妳。

    」我说。

    「谢谢对了!这是彤的手机吧?」小芊拿出一支手机交给我。

    「嗯可以麻烦帮我拿给她吗?我现在应该是在高雄出差。

    」我苦笑着「而且我也和妳一样不想让小彤知道我在现场」。

    「好我再交代底下的人。

    」

    「谢谢。

    」

    说完我们一起走到那台玛莎旁边车上的男人此时也下来迎接小彤。

    「芊好了吗?」

    「嗯。

    」

    「那我们回家吧。

    」

    「不行晚上不是和王董约好了吗?」小芊说。

    「不去了!妳看都凌晨了先回家休息吧!」

    「那怎麽行你们今天谈的事情那麽重要」

    「不管!他如果不开心就不要合作我也不是非他不可!」

    「豪谢谢。

    」

    「没事上车吧。

    」

    男人护送小彤上了车转头对着其中一台车弹了弹手指上面的男人立刻下车跑到他面前。

    「阿智!你和阿鸿照着小姐的指示把这裡处理好我先回去了。

    」

    「是!少爷您慢走。

    」

    「王先生和我们一起下去吧。

    」男人彬彬有礼邀请着我也不想再走一次便点头答应坐进了副驾跟着车队一起下山。

    回到那条小山路我和他们道别之后便开着阿徐的车子去医生宿舍然后打了电话硬把小茉给call起来没回果神的她原本还胡言乱语的但一听到阿徐受伤住院立刻清醒过来没多久就狂奔下楼要我带她去医院。

    「王大哥!发生什麽事了为什麽dr.徐会住院?嫂子呢?」小茉在车上着急问着。

    「一言难尽我老婆也在医院这几天他们就麻烦妳照顾了。

    」

    我告诉小茉这几天我在出差天一亮就要搭第一班高铁回高雄还特别叮咛她绝对不要提起我就当我没有回来过之后我再跟她解释。

    小芊已经把房号传给我我们一起上楼看了阿徐之后再去看了小彤他们今晚都累了我们进出病房几次都没有惊动他们。

    离开前我爱怜轻抚着小彤的脸颊说:「老婆妳好好休息不会再有人伤害妳了。

    」才依依不捨的离开医院。

    为了避免小彤醒来看到我我走到离他们数栋之隔的院区找了张椅子坐下看着空无一人的候诊区我心中百感交集这个晚上真的发生太多事了!这些事又会对小彤造成什麽影响呢?

    想着想着我的意识也逐渐模煳

    「先生!先生!到站了喔!」「嗯?」「先生终点站到囉!」

    我睁开惺忪的睡眼一张清丽的脸庞映入眼中「啊!抱歉!」原来是高铁的服务员在检查车厢的时候发现我还在睡亲切叫我起床。

    「抱歉抱歉!不好意思啊!」我一边不断抱歉一边往车门的方向走去经过昨晚的折腾我可以说是一夜没睡先是预约好的计程车打电话叫醒了我再来是现在我觉得我都快死了。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看看时间还早我到车站旁边的星巴克点了2杯浓咖啡然后吃了点东西就去厂商那边了浑浑噩噩过完1天终于让我给撑回了饭店洗好了澡看看时间也才7点便传了讯息给小茉问问阿徐和小彤的状况。

    据小茉所说小彤身体没有受伤一直睡到傍晚5点多才醒现在看起来一切正常只是院长说要确认真的没问题才能放她出院;而阿徐伤势比较严重大概还得再躺2週才能回家小茉已经帮他以出车祸的名义请好了假。

    「我老婆的精神状态呢?」我问。

    「嫂子一醒过来就问dr.徐在哪然后就跑去他的病房了。

    」小茉说「一见到dr.徐她就一直哭dr.徐一直在安慰嫂子后来还把我支开不知道说了些什麽。

    」

    「这样啊」

    「王大哥!dr.徐真的是为了救嫂子才被车撞的吗?」

    我靠!这2人连藉口都想好了!很合理的故事啊!

    「小茉

    我明天再跟妳说我想睡一下。

    」

    「吼!又要明天啊?」她不满抱怨着。

    「我从昨晚到现在几乎没睡快死了要不妳来高雄照顾我?」

    「才不要!你又没事!好啦!你睡吧!」

    「这样才乖嘛」

    「乖你个头啦!快睡!你明天再晃点我我就要你好看!掰掰!」

    小茉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这小妮子明明很关心我却老爱跟我斗嘴不过这样的女孩也挺可爱的给我的生活增添不少乐趣啊!

    再次醒来已经是隔天早上6点多虽然我还想再睡一下但讨厌的生理时钟让我再也无法重新熟睡无奈之下只能起来盥洗然后下楼吃早餐。

    我一边吃着一边戴起耳机想知道那晚在房间裡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说到那一晚幸好在我和阿徐决定要走上山的时候"小芊"及时回覆了讯息让我把详细点和实照片传给她并随时更新状态加上阿徐自告奋勇进去拖延时间才能在最后逆转胜否则我和和他此时此刻可能已经在海裡喂鱼了而小彤也从此想到这裡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喀嚓!喀!」耳机裡传来关门上锁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妳妳到底想干嘛!」阿德恐惧说着。

    「唔唔!唔~~~!」看来那个叫阿吉跟小飞的嘴巴被封住了只留下阿德应该是"小芊"故意为之。

    「江永德没想到老娘找了你这麽久今天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你出师了呢」“小芊”说「看看你这2个弟子尺寸不输你啊啧啧!」

    「妳妳这孽畜到底给我们喝了什麽?」阿德怒骂着。

    「别怕就是威而钢磨碎倒进水裡而已不过那个很贵我没给你们放太多嘻嘻!」

    「妳妳!」阿德恨恨说但全身被綑绑让他无法动弹。

    「本来想问你一些法水跟你那些肮髒勾当的事情但我想了想你应该也不会乖乖告诉我吧!」

    「妳妳到底知道什麽?孽畜!妳到底知道什麽?」阿德听到“小芊”这样说语气突然有点惊慌。

    「不重要反正你们也不会好好交代留着也没什麽用了!唉!只可惜这个身体要让你们糟蹋了但为了斩草除根」"小芊"顿了顿「小芊我要上一点法水委屈妳囉!」

    「嗯冬梅妳开始吧!不能再让他们害人了。

    」小芊说。

    要不是我知道她身体裡住着2个灵魂听到小芊这样和自己对话还真的会以为她精神有问题。

    「嘶嗯啊!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法水很厉害才抹一下就有感觉了噢!」

    说完小芊就爬上了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唔唔!唔!呜呜!」没多久一个男人开始发出难受的声音铁製的床铺也喀啦喀啦摇动着。

    「嘶喔!嗯嗯~~~!真的好大啊!嗯嗯!为什麽嘶喔!要做坏事呢?嗯嗯!」小芊一边呻吟一边训诫着「怎麽样?很舒服嗯对吗?让你嗯嗯!喔!赚到了!」

    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小芊骑在男人的身上恣意驰骋的画面这到底是?

    「嘶喔喔喔!嗯嗯嗯~~~~!噢!噢!噢!」小芊高潮的呻吟让我的裤档高高隆起手上的刀叉也忘了动。

    「唔~~~~~~呜呜呜呜呜呜~~~~~唔唔!摀摀!呜呜呜呜~~~~!」一阵凄厉的呜咽声打断了我的快感那声音听起来好像是一个人被摀住嘴巴用刀割的哀叫。

    没多久哀叫声就停了只听到小芊的声音说:「3分钟?真是中看不中用!换你!看你能不能撑比较久。

    」

    「唔唔~~!摀唔摀误误摀唔误摀误!误误摀!误呜!」

    「你是不是有话想说?好!让你说!」"小芊"拔掉了第2个男人嘴裡的。

    「我我求求妳放过我!拜託!我我都是听德哥的命令!不要杀我!呜呜!」

    「小飞!你这垃圾!」阿德怒吼着。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传来「要你多嘴?你叫小飞是吗?继续说!」

    「我我可以全部都告诉妳他他还抓了很多女的关起来我可以带妳去真的!求求妳不要杀我!呜呜」小飞哭着说。

    「嗯我可以不杀你但为了避免你像背叛他一样背叛我还是保险一下。

    」

    「唔唔唔!唔呜呜呜呜!呜呜!」看来"小芊"又把那块给塞了回去。

    「嗯~~~~!噢!喔!嘶!你的也好大嗯嗯!嗯!」小芊又开始在他身上驰骋着「为了奖励你我帮你添添耳朵好了嗯嘶噜!啾!嘶噜!」

    「呜呜呜~~~~~唔唔!摀摀!呜呜呜呜~~~~!」没多久小飞也发出惨烈的呜咽声然后就没了声音。

    「2分30秒有点弱。

    」"小芊"说着「江永德换你了。

    」

    「孽畜!妳这孽畜!」阿德还是不服输的辱骂着。

    「脾气很硬嘛!」"小芊"挖苦着「死到临头嘴巴还是不饶人呢!」

    「孽畜!妳以为杀了我就结束了吗?妳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我告诉妳!妳要是敢动我妳一定会后悔的!」阿德大吼着「来啊!妳上来啊!看是妳吸乾我

    还是我消灭妳!」

    「我要杀了你」"小芊"冷冷说着说完便跨上了阿德的身体开始前后摇晃。

    「嗯唔嗯嗯!嗯!嗯唔!」"小芊"在阿德身上卖力骑着却没有了刚刚那种戏谑的态度更极力压抑着生理上的快感不知道是因为恨阿德所以要维护自己的尊严还是正在和阿德对峙。

    「吼唔唔吼喔!呃」阿德也不断发出压抑的低吼。

    就这样骑了将近10分钟阿德还是没有射精只有两人沉重的呼吸和床舖快速摇晃的嘎吱声。

    「嗯!嗯!嗯呀!呀呀呀呀呀!小小芊!呀啊啊啊啊~~~~!」突然"小芊"尖叫起来接着摇晃的声音戛然而止。

    「咦?冬梅?冬梅!妳还在吗?冬梅?」小芊开口惊讶问着。

    「哈哈哈哈哈!我赢啦!我赢啦!哈哈哈!孽畜!妳以为我跟旁边那2个废物一样吗?跟我斗?哈哈哈哈!」

    「冬梅!妳妳不要吓我呜呜!冬梅!妳快出来!」小芊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呀!你怎麽?」突然「碰」的一声还伴随着小芊的尖叫「哈哈哈!妳看看这些人连绳子都不会绑!笑死!哈哈哈!」

    「你放开我放开我」

    「嘿嘿!小芊姊姊好久不见啦!妳还是这麽美丽呢!哈哈哈!我真是走好运了!一天就可以干到妳们两个极品啊!」

    「我我要叫外面的」小芊害怕说着但一点威吓力都没有。

    「叫也没用的那孽畜刚刚不是吩咐他们全部回到车上去了吗?」阿德顿了顿「妳看看我这裡被弄得那麽难受妳得负责囉!」

    「呀~~~!嗯!哦!嗯嗯!不要放开我」小芊挣扎着。

    「哈哈哈!那孽畜不知道我后面是谁!以为杀了我就没事了!呼呼小芊姊姊呼我告诉妳!妳们是斗不过我的!」阿德一边抽插一边威吓着。

    失去了冬梅现在的小芊就只是小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