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魔丝淫毒 > 魔丝淫毒(10-11)
    【魔丝淫毒】(丝袜洗脑催眠ntr)(10~11)

    2020年1月9日

    【第十章】

    「咿啊啊啊……」爱衣又发出了酥麻的叫春声强烈的快感又一次让她高潮

    了。

    现在浑身上下敏感度max的爱衣疲惫躺在床上现在她每隔十秒基本就

    高潮一次。

    她最心爱的裤袜的裆部被大面积的撕开双腿内侧也完全被爱液淋透

    了细嫩的白丝小脚的脚底也沾满了灰尘和泥土一个小时前自己还埋怨杨月怕

    把自己的袜子弄脏了这到头来却还是没逃过……

    还没等爱衣想太多又一股高潮席卷大脑白色的爱液从嫩穴里喷出打湿

    了床单。

    至少逃过了刚才狱一般的调教现在这种程度还是能忍的爱衣咬了咬牙

    抓紧了床单准备迎接下一次的潮吹。

    「谢谢了。

    」躺在她身旁的杨月给了她一个猝不及防的道谢。

    爱衣知道他是在感谢自己把精疲力竭的他给累死累活搀着回来的。

    虽然道

    路只有百米多可当时爱衣脚底也满了敏感带基本是走五步潮一次还得搀

    着这个半死不活的男人着实让她体验了一把走魔鬼道的感觉。

    可就是这个半死不活的男人拯救了她。

    至少是在她堕落之前拯救了她。

    要

    不是杨月自己现在可能已经变成别人手里的玩物了。

    「嗯……」爱衣有千万句想对杨月的话最后却全都堵在了嗓子里只发出

    了一声简短的叹词。

    又一波高潮来了爱衣紧紧抓住床单忍受着。

    杨月侧着头看着颤动的爱衣轻轻叹了口气。

    忍受着全身骨架都要散开的痛苦杨月费了好大的劲才靠着墙站了起来。

    爱衣看见痛苦的杨月站了起来急忙想去阻止可却因潮吹太多次致使自己

    也没力气了身体硬是没起来。

    杨月颤颤巍巍的双手轻轻抓住爱衣的连裤袜想要把它脱下来。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啊快……快给我老老实实到床上躺着啊!」

    爱衣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她真的不知道杨月在想什么。

    「你不是……咳咳咳咳」杨月未等说完便被自己猛烈的咳嗽给打断了。

    「求……求你了快歇着吧。

    」爱衣不想听她只想让杨月好好的歇着别

    再瞎折磨自己了。

    杨月忍着面部神经的剧痛对着爱衣牵起了嘴角一个淡淡的微笑。

    「我给你烧个水等会……咳咳……洗个澡。

    」杨月笑着对爱衣说「我在

    再帮你把袜子洗了。

    」

    「因为啊……」

    「你不是……」

    「最爱干净了吗。

    」

    一瞬间爱衣的眼泪又不争气的从眼眶里涌出在眼睛里打着转。

    看着爱衣哭了出来杨月伸手想帮她擦掉眼泪却被爱衣反手给拽到了她的

    身上。

    杨月也伸出手臂轻轻把爱衣揽在怀中原本坚强的笑容也一点点的崩塌

    他也逐渐开始泣不成声。

    他差一点就失去了这个世界上唯二的重要的人。

    爱衣也躲在杨月怀里偷偷哽咽她差一点就失去了这个世界的所有。

    两人就这样抱着哭哭完了做做完了接着哭这样的流程循环到了后半夜。

    (原谅我我真的不知道这块该怎么写了……)

    彼此的爱在心灵和肉体上的交流下更加坚固了。

    ……

    8:30am「废弃」工厂

    「呃啊啊啊!」伴随着王然撕心裂肺的惨叫他右臂上紫色的光芒逐渐耀眼。

    「主人~撑住啊!」王然身后穿着五颜六色丝袜制服的奴隶在给她们的主人

    加油助威。

    王然右臂的刺眼紫光下是一条长长的触手在接合右臂的断处。

    他要用触手来补足自己缺失的右臂。

    王然因为右臂被完全腐蚀造成了大量的失血。

    简单的包扎倒是能止停血液

    的流失可当断臂处的肉长死了的话他就会永远的失去右臂。

    为了他的野心

    所以只能出此下策用细胞融合度最高的触手来补足自己的右臂。

    随着痛感的加深王然内心对杨月的怨恨也达到了最大。

    混蛋……那个奶牛的男朋友竟然这么疯要不是因为他!要不是因为他!!

    老子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响彻工厂内部。

    你等着……

    我会抢走你的一切……

    让你生不如死!!!

    最新找回4F4F4FCOM

    【第十一章】

    1:37pm警所

    王雪愁眉苦脸的坐在办公桌旁中午买的午饭到现在也没吃下去。

    从昨天下午一直通宵查案到现在也没有一点线索。

    之前分析出来的蛛丝和

    遗留在犯罪现场的精液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那蛛丝的强度根本不是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蜘蛛能比得上的还有精液也是

    里面的dna竟然是人和蜘蛛的混合物。

    这算什么?新物种入侵吗?

    越想头越大的王雪揉了揉太阳穴想站起来走走却发现因为坐了一天的原

    因双腿发麻竟然没站起来。

    王雪便开始按摩一下发麻的双腿。

    今天她穿的是纯咖啡色的高腰天鹅绒连裤

    袜除了顶起的膝盖部分能透出少量的肉色外她修长美丽的双腿便全被咖啡色

    的丝袜完全覆盖。

    至于那高腰的部分整整盖到了她傲人双峰的下方柔细的美腰

    也完全被丝袜包裹在里面。

    王雪也不知自己这几个月怎么了身体逐渐变敏感不

    说穿丝袜的频率也逐渐增高从一开始的长裤变为现在的短裙从一开始保守

    的纯黑裤袜变成现在好看的咖色丝袜。

    不过这应该是到了爱美和身材发育的年龄吧王雪是这么想的也是杨月通

    过常识修改强迫她这么想的。

    最近所里的男同事瞟我腿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了……我的腿上有痣吗?就算有

    痣也应该被裤袜挡住了啊为什么总是看我腿呢?

    记得在生杨月之前杨宇也总是喜欢让我穿着丝袜做……

    杨宇……

    王雪眼中划过一丝淡淡的悲伤按摩丝袜腿的频率也逐渐放慢。

    「不想了不想了工作工作。

    」王雪拍了拍脸又重新埋入电脑中开始新的

    一轮调查。

    王雪用工作转移了自己对杨宇的伤感可却不知也冷漠了自己的儿子她自

    己也不知道这种舍一边捡一边的做法逐渐培养出了杨月对王雪的畸形的爱。

    杨月也只是想捡回曾经的妈妈的爱只不过没人告诉他这个做法是错的。

    ……

    仔细核对着信息的王雪逐渐发现了些眉目今天凌晨目击者报案湖光小区

    的绿植带里有大面积的血迹和大量草坪的破坏。

    经过其他警员现场调查还发现了

    男人的精液和女人的前列腺液和尿液。

    (今早王雪也和杨月通过电话了在确认他的安全之后询问凌晨时候小区里

    有没有什么可疑人员杨月表示对此毫不知情。

    )

    不出王雪意外这血液的成分和之前留下的精液成分是一模一样的绝对是

    同一人……也可以说是同一新物种做的。

    虽然案发现场没有监控可是警方可以

    根据女人的尿液来找到被害人这样应该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凶手了!

    「通知专案小组立刻展开行

    动!」

    「是!」

    7:55pm杨月家

    「妈妈今天也没回来啊……」杨月一个人坐在餐桌前一口一口的吃着泡面。

    今天的「亲子互动」杨月原计划是继续增强王雪阴蒂的敏感度向一摸就潮

    的步发展。

    至于身体过于敏感工作怎么办?没关系等调教完成后杨月就会让

    王雪永远的处在奴隶性格里让她辞掉工作在家做一个妻子和当妈的该做的。

    这两年家里也挣了不少钱了到时候杨月也直接辍学去找份凑付的工作之后

    就是和爱衣结婚再就是性福的生活……

    杨月越想越多脸上逐渐洋溢出幸福的微笑。

    「叮铃铃~叮铃铃~」聒噪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杨月的幻想。

    md谁打断老子的幻想!

    一看手机屏幕的来电显示——丝袜小老婆

    杨月开心的接了电话「喂老婆呸爱衣啊。

    」

    「我早就让你把我备注改回来了吧。

    」电话一头传来爱衣的阴沉的声音。

    「啊啊你那边电话杂音太重了听不清。

    」杨月日常的装疯卖傻。

    「唉算了你现在身体咋样了?」是爱衣体贴的关心「还像昨晚那么虚

    吗?」

    杨月一脸黑线想起自己昨晚精疲力竭碰上发情巅峰期的爱衣射了一次

    就不行了。

    没想到却被这妮子当了个把柄老子一夜射五次的时候你怎么不像现

    在这么神气呢?

    「去你的我可狠着呢昨晚那是你趁人之危!再说我也是为了让你舒服点

    勉强同意跟你做一次的要是我不跟你做我怕你出水把我床给淹了。

    还有啊

    你那是趁人之危……」

    听着电话那头吧啦吧讲个不断的杨月爱衣放心的舒了口气。

    看起来是恢复了呢。

    「行了行了知道你猛啊。

    我打电话给你还有一件事要说。

    」爱衣断了杨月

    的话感觉要是不止住一下杨月能扯一个小时。

    「今天你妈来登门拜访我了。

    」

    「嗯?」杨月疑惑「是来催婚的嘛?」

    「是来调查昨天晚上的那个胖子的。

    」爱衣没接杨月的话直接简明扼要。

    「那你怎么说的啊」

    「我就说那个胖子要强奸我然后我不从最后从他手里跑出来了。

    」

    「我记得他还断了手流了不少血。

    」

    「那个我就说我也不知情具体原因让他们自己查去吧。

    」

    「行……那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做完把性欲解决掉了就好了现在也没……没啥大问题啦嗯真的。

    」

    爱衣心虚解释道。

    「没啥大问题就行照顾好自己啊我周三没啥课我下午过去看你。

    」这

    是杨月少有的主动。

    「多吃点再来啊我家可不欢迎萎男~」爱衣开着玩笑。

    「什么萎男我再说一遍我这是……」电话那头又开始了滔滔不绝。

    「那周三再见啦……」爱衣只感觉头部一痛便匆忙挂了电话。

    说自己没啥大问题都是骗人的爱衣现在感觉自己身上真的出现了很严重的

    问题。

    爱衣的头顶逐渐闪出了淡淡的紫色光芒。

    又是那个感觉无法违抗……

    头好痛……

    我……要干什么来着……

    ……对我要去记住那个味道……

    好想要好想问那个味道……大脑深处发出的指令爱衣无法违背她只感觉

    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整个人任由指令支配眼神也逐渐空洞。

    不行了快快一点……爱衣急匆匆跑回了卧室奔向床头。

    她找到了……

    床头静静躺着的那只褶皱的染上王然精液味道的黄色短袜。

    爱衣猛的把袜子拿来紧贴自己的鼻孔贪婪吸食着上面精液的浓香。

    「主人主人你的产奶丝袜乳牛好想你啊~」爱衣右手抓住袜子猛吸左手

    则不停揉搓着裸露的奶子拨动着比昨晚更加肥大的奶头。

    可以明显的看出来

    粉色奶头旁边的乳晕也比之前大了一圈。

    因为爱衣现在穿着的是一套情趣奶牛装。

    头上带着牛角和黑白牛耳的发箍

    脖子上挂着个小小的红色项圈上面系着个小小的黄色铃铛。

    上身穿的是黑白花

    纹的丝质紧身短袖露出了胸前的两个产奶机和平滑的小腹有意思的是因为

    衣服是露奶的所以镂空的花纹是一个大大的爱心正好足够爱衣的小白兔从中

    探出爱衣手上也穿了层长筒黑白花纹的奶牛丝袜手套。

    下身则是奶牛连开档连

    裤袜大小不均的黑白花纹坐落在修长肉感的美腿和可爱的小脚上给人一种视

    觉上的崭新冲击开档的镂空花纹也是爱心为了与之对应爱衣今天还得意的

    把阴毛修剪成了爱心的形状乍一看便是大心套小心。

    至于为什么选爱心的花纹?

    当然是因为它可爱啊~

    当时爱衣只知道自己下了课后理所当然的走进了情趣服装店理所当然的买

    了这套衣服一回到家也就理所当然的穿上了它。

    奶牛就应该穿着奶牛装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逐渐的在爱衣的拨弄下乳头分泌出了白色的乳液下身还是一样的不老

    实流出了粘稠的爱液。

    爱衣脑中飞快的闪过王然和触手怪调教自己的场景眼神逐渐变得暧昧嘴

    角不自禁的上扬露出了痴女一般的表情。

    「主人鸡巴好大乳牛没吃到真的是我最大的遗憾~」爱衣自言自语着纤

    细的印着乳牛花纹的丝袜手指挑动奶头的频率逐渐快速。

    这头丝袜小母牛开始不断颤动浪叫声逐渐充斥着粉嫩的房间。

    「来了来了!」爱衣的香舌不自觉从樱唇间探出仿佛预示着高潮的来临。

    「去了!!!」爱衣开心的浪叫着只见双乳喷出长长的乳流划过一道优

    美的弧线落在颤抖不止的丝袜骚蹄子上。

    「哞啊啊啊……」为了证明自己是只乳牛在乳液喷射的时候爱衣还不忘学

    着牛来浪叫。

    「哞嗷嗷嗷嗷……」

    是长达十秒的连续喷射大滩的奶水撒在粉色的小兔床单和丝袜腿上。

    「主人母牛产奶完毕快来尝尝吧~」言语中充满了妩媚这不是爱衣能

    够学来的淫骚。

    「我也想尝尝你的大鸡鸡牛奶……」

    未等说完爱衣便双眼一翻混了过去。

    她头上闪动的淡淡紫光逐渐消退。

    房间又归于宁静只有少量被喷射到墙上的乳汁缓缓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