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弃徒 > 【弃徒】(6)
    2019年11月7日

    看了看睡得正香的楚凌雪楚邪犹豫了一下对着睡在床上的妹妹一挥手瞬

    间楚凌雪窈窕的身姿就消失了。

    在楚凌雪消失的同时一股暖暖的神秘气息从楚邪经脉中凭空出现快速的

    运转起来。

    这爽快的感觉让楚邪不由得轻轻呻吟出声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

    「小子这感觉舒服吧嘿嘿。

    只要你多放女人在这里她们就会源源不断

    的供给你玄阴的到时候有多么大的好处让你切切实实的感受一下你以后就不

    会再犹豫了。

    」

    楚邪没有搭理体内自嗨的家伙他知道这种舒服的感觉这个自称器灵的家伙

    也是能感觉到的这种名为玄阴的力量是器灵教给他的功法所具有的特殊能力

    也就是从被关押在楚邪体内的小世界中的女子身上提炼出来的纯净气息。

    玄阴力和楚邪奸淫女子的时候抽取的源阴有所不同玄阴主要是增强楚邪的

    自身同时也能增强世界的存在力。

    而源阴则是用来修复损伤严重的小世界恢

    复它受损的本源的。

    楚邪将楚凌雪收近小世界倒不是要让她做自己的炉鼎玄阴这种东西只会消

    耗女子的体力吃东西就会恢复也不会对女子有什么伤害。

    但是楚邪并不舍得

    让自己可爱的妹妹过上见不到太阳的生活哪怕按照器灵所说小世界里精纯的能

    量比起外界污浊的灵气来对人修为的提升更大。

    楚邪自己要去做的可不是什么好事说白了就是去做个采花贼。

    作为一个坏

    人他自然会小心自己的同行也就不敢将醉倒的楚凌雪一个人留在房中了。

    带着和自己有着淫乱的肉体关系的妹妹(非亲生但是像亲生)去强奸自己名

    义上的嫂子楚邪虽然不觉得楚炎有什么可怜的那种废物根本配不上沐飞雪。

    但是自己去凌辱这个向来对待自己温柔和善的美人儿还要将她关到自己的

    小世界中用来做炉鼎这种行为比起楚炎恶劣多了。

    器灵交给楚邪的不仅仅是用来修复法宝的方法还有让他自保的手段。

    不过

    以楚邪现在的实力他能够轻松使用的只有一门隐匿的法诀。

    溜到楚家在落日城的据点里楚邪轻松的找到了沐飞雪所在的别院。

    毕竟她

    只是和楚炎有着婚约还算不上是楚家的人楚家也必须以待客的礼仪接待她将

    她安排到僻静的贵客区了。

    楚邪悄悄的潜入了沐飞雪缩在的小院子这里位于楚家据点的中心区域并

    没有什么警卫。

    虽然有警卫也发现不了楚邪但是也减少了他很多的麻烦。

    虽然

    自己能够掩盖身形但是却不代表能够完全掩盖行踪气味和足迹以楚邪现在的

    段位都是无法完全掩盖的。

    已经来到了沐飞雪休憩的小屋外楚邪已经能够感受到她的气息了沁人心

    脾的淡淡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这是沐飞雪身上的体香。

    这温和迷人的气息让楚邪沸腾的兽血平息下来他有些犹豫。

    沐飞雪是个很好的女孩也是出了楚凌雪以外唯一一个在自己失势以后还如

    平常对待自己的。

    虽然将女子关押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对她们来讲反而有着莫大的

    好处在不断供应源阴的同时来自小世界内的精纯能量也会不断给她们洗髓伐骨

    小世界在修复自己的同时也会将自己的力量回馈给这些提供源阴的女子这是它

    懵懂的灵智的报答。

    但是楚邪能够明白的是即使能够获得力量也没有人会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吧

    修炼的目的就是超脱世界的束缚如果反而束缚住自己了那就是本末倒置的事情

    了。

    原本楚邪只是想要报复学院里的男生们在他还有着第一天才的名头的时候

    整日拱卫在他的周围就是想要换取他的好感和人情。

    而那个时候大方的楚邪将

    自己的修炼资源分给有需要的人自己则去学院开放的试炼区修行。

    在他的制

    止下一些仗势欺人的现象也从学院中绝迹穷苦的学生和实力弱小的学生也能

    受同等的对待。

    至于其他时候他帮助那些同学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这些自然都

    不会收取报酬的。

    可是自己一夜之间从楚家的继承人变为来历不明的野种天才的名头也被无

    法凝气的废物取代。

    如果那些人只是从此和自己划清界限楚邪也不会变的如此

    愤恨偏激。

    可是曾经被他收拾过的校内恶霸先找上门来进行了报复他们威逼利诱让普

    通的学生一起围攻楚邪。

    领头的恶霸先是和楚邪挑衅约战将他约到了僻静的

    方。

    原本说要单打独斗了解恩怨的他们先是开出重赏让一些心术不正的学生加入

    了他们围攻的行列而其他的学生也被这些实力占据上风的人逼迫不得己加入了

    进来。

    刚开始围攻楚邪的人里至少一半都是不得已才做个样子的但是随着时间的

    推移没有玄气的楚邪已经无法抵抗不得已之下他只能下了重手即使没有玄气

    他每次出手都能让那些刚刚凝聚出玄气还不能够自如应用的人飞出圈外。

    但是这样的攻击让原本和他没有任何恩怨的人也受了伤受伤的人自然不再

    顾忌以前受到的小恩小惠而每个人又有着自己的圈子。

    自己的朋友被打伤了自

    然要找回场子就这样的循环下楚邪频繁的应对着无端的谩骂和挑战。

    刚开始楚邪还能够游刃有余的靠着雄厚的本钱应对这让打倒楚邪成为了学

    院内战斗力衡量的标杆。

    但是没有玄气的楚邪是不可能能够应对玄气越来越雄厚

    的挑战者的从他第一场失败之后就变为了学院里随意践踏的对象每个人都从

    欺压曾经只能仰视的楚邪身上找到扭曲的快感。

    而楚邪也从温厚善良的性格变得阴狠尤其是当器灵在他的努力下突然苏醒

    的那天他知道了自己以后如果要修炼必须要用强奸的手段来将那些艳名远播的

    美女变为自己的炉鼎和欲奴黑暗的欲望的在他

    的内心疯狂的膨胀开来他要把

    曾经欺压过自己的男生们私募的女神都变成自己胯下的性宠。

    只是他现在第一个遇到的楚凌雪和第二个遇到的沐飞雪都是对他很重要的女

    孩而且她们也不曾有过其他人那样对不起他的事情。

    对自己暗恋已久的妹妹也

    就罢了如果自己对沐飞雪出手不就违背了自己报复的本意了么。

    楚邪不介意自己做一个坏人因为他以前是个好人的时候并没有受到什么好

    报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兴趣去做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正在犹豫着的时候器灵突然对他示警了。

    「小子有你的同行啊!」

    器灵轻蔑的笑声突然想起将楚邪从黑暗的回忆中拉了出来。

    他定睛一看这个穿着夜行衣却把腰上表示身份的腰牌挂出来的人竟然是楚

    炎。

    原本楚邪以为这是个什么无聊的栽赃嫁祸的伎俩还在琢磨楚炎这个嚣张跋

    扈的家伙除了自己又得罪了谁可是他很快就确认了这个人是真正的楚炎。

    楚炎小心翼翼的来到沐飞雪的房门外小心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任

    何人的气息之后将吹管插入了沐飞雪的门缝。

    楚邪真是惊呆了竟然有人对自己的未婚妻做起了采花贼!

    楚邪对各类药物十分的熟悉尤其是匿影之中他潜伏到了楚炎的边上仔细探

    查了一下这的确是常见的春药。

    楚炎对沐飞雪这个高贵美丽的未婚妻照顾的体贴入微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甚

    至连沐飞雪都以为楚炎对自己是真正的爱恋而想要回报他。

    可是他一脸淫荡的笑容往沐飞雪的房间吹散迷药的行为可和他日常的人设大

    不一样。

    不过楚邪知道沐飞雪是不怕这种毒药的这是很久以前她刚来楚家的时候两

    个人切磋的时候让楚邪无意中发现的。

    对炼药有着爱好的楚邪一直发愁没有人能

    够试验自己的毒药好不容易遇到了解毒的祖宗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结果他

    的药物并没有让沐飞雪有任何的反应这也是因为当时沐飞雪的技艺还不够深厚

    要是现在的沐飞雪虽然不会中毒但是会发现药物的特殊气息了。

    沐飞雪作为擅长解毒的玉莲娇的关门弟子有着百毒不侵的特殊法门。

    为了

    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玉莲娇早就告诉沐飞雪不得暴露自己的这门本事楚邪虽然

    无意中发现了沐飞雪的秘密他也小心的隐藏了起来并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件事

    情而那以后他就放弃用毒药战斗的想法了就是为了防止遇到沐飞雪这样百毒

    不侵的人装作中招让他掉以轻心。

    不过看着熟睡的沐飞雪楚邪不由得撇了撇嘴。

    沐飞雪作为玉莲娇的弟子

    如今也是大陆上的名医了。

    对于名医没有人会去得罪只会去交好这让经验尚浅

    的沐飞雪失去了警惕性。

    虽然楚邪是抱着将沐飞雪变为自己的炉鼎的目的来的但是现在可不能眼睁

    睁的看着她被人占了便宜啊。

    楚邪的眼珠一转一个阴险的主意就冒了出来。

    当楚炎蹑手蹑脚的走到沐飞雪的床边时楚邪从窗口弹出一点劲气打在了沐

    飞雪的瑶床上。

    睡觉再怎么死这下木屑纷飞的动静也让沐飞雪惊醒了过来她睁

    开惺忪的美目就发现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在自己的床边。

    一下子被惊吓到睡意全无的沐飞雪一把药粉洒在空中将同样被吓了一跳的

    楚炎逼退开来。

    接着她的房间里就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和她质问的娇喝。

    而楚邪则偷笑着溜走了临走前正看见狼狈的楚炎在沐飞雪的追击下夺路而

    逃而楚家的守卫也被惊动向着那里包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