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牡丹花下 > 牡丹花下(05)
    牡丹花下·第五章·名师高徒

    2019-10-11

    “师父。”

    清冷的声音响起,先前出现在城市西郊的青年道僧,一步一步走进了偏殿。

    “好徒儿~~回来了就好~~”

    坐在偏殿明黄色蒲团上的是一个中年和尚,年纪看起来约在四十岁上下,本应尚在年富力强的岁数,但全身上下却很奇怪地透露着一股子行将就木的暮气。

    他只是略微抬了抬眼皮,就从青年道僧此时的表情上,猜到了对方此行的结果,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在为自己的这个弟子叹息,还是在为这次行动的失利叹息,然而虽然在心中不住叹息,中年和尚的神色却始终无悲无喜。

    “师父”青年道僧走近了之后,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中年和尚却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好徒儿,万物轮回皆有因果,春华秋实皆是定数。”

    “可是”

    中年和尚轻轻地摇了摇头,从蒲团上慢慢坐了起来,他太清楚自己的这个徒弟,论悟性论人品都无可挑剔,唯独心性这一项略有瑕疵,心中某些执念始终无法放下。

    若是他这个做师父强行阻拦,只怕反倒会事半功倍,甚至于适得其反,倒不如趁着当下这个机会,权且顺着他的意思,让他去滚滚红尘之中打个滚,待得这个徒弟饱尝世间冷暖,修得人情练达之后,兴许那些心中的执念也就自然化解了。

    “也罢,徒儿你要去便自去吧,只是依寺中经卷所载,那封于西郊的厉鬼怨气深重狡诈非常,远非一般的精怪妖魔可比,这根降魔杵为师温养多年,乃本寺传承秘宝,你权且带上防身,此一行务必慎之又慎,切不可掉以轻心”中年和尚说着将手探入袖中,再抽出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根,长约尺许粗如儿臂形制独特的法器。

    此法器周身黄光闪耀,材质似铜非铜似金非金,看起来颇为沉重,但被中年和尚托在手心,又给人一种轻盈灵动的感觉。

    “师父!!”青年道僧满脸惊骇,他万万想不到师父竟然会将本寺传承重宝相托。

    “不必多言,师父老了,这几年枯坐寺中,罕有出外行走的机会,再厉害的法宝留在为师身边,也不过是个摆设徒使明珠蒙尘而已,反倒是徒儿你此行凶险亟需上品法器护身除魔。”

    见师父态度坚决,青年道僧倒也没再多说什么,双手合十行过礼后,恭恭敬敬地从师父手中接过了明晃晃的降魔杵。

    “此宝名曰正心,望徒儿你此行,能为天地正心,为生民立命”

    青年道僧收好降魔杵后,忽然想起了先去从西郊鬼槐树上,取下的那截桃木枝干,于是便拿了出来,交给自己师父品查一番。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他的师父也看不穿这截桃木的根底,同他一样只能感觉到上面浓郁的生机,再三告诫他日后祭炼之时务必小心谨慎。

    随后中年和尚便又坐回了蒲团之上,吩咐青年道僧回自己的僧房收拾行装,以及一应此行诛邪要用的器物。

    这边青年道僧才刚刚退出偏殿,就看到远处有两个身穿警服的人迈入寺门,其中一个遥遥看到他还热情地招了招手。

    青年道僧出于礼貌便也冲着那招手之人点了点头,勉强算是回了礼,之后便快步地离开了。

    ————————————————————————————————————————————————————————————————————————————————————————

    “你认识那个小和尚?”

    “不是吧秦队,你难道连他都不认识。”贾勇满脸的不可思议,一副以后出门别说我认识你的架势。

    “少废话,难道我就该认识他么?”秦毅阴沉着脸,作为一名坚守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公安干警,在执行任务途中拐到一家寺院,已经让他憋了一肚子邪火了,可没工夫再让贾勇卖关子。

    “行~秦队,算我说错话了行吗?”

    “不过说起来,刚才那个小和尚可是咱们h市里的一个名人呢,法号叫做一尘,是玉佛寺主持永妙法师最得意的弟子。”

    “又因为这一尘修习佛法的同时,也精通道家的符咒法术,加上常穿着一身道袍,所以也被人称作道僧一尘。”

    “半年前,高开区分局柳公权柳队长他老娘夜里睡不踏实常做噩梦,求医问药看过好多大夫都不管用,最后没办法求到了玉佛寺。”

    “你猜怎么着,这小和尚见到了柳队他娘,当场就画了一道符烧了兑到了茶水里,柳队他娘喝了之后,当天晚上睡得那叫一个瓷实,听说打那之后就没再作过噩梦了”

    “得了吧,真有你小子说的那么邪乎么。”秦毅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样。

    “啧啧啧~秦队你怎么还不信么,那我再来给你说个更邪乎的,两个月前”

    “得得得~打住吧”秦毅可是知道贾勇这个人的,在破案缉凶方面或许比不上他秦毅,但若论起打探小道消息传播八卦咨询,十个秦毅加一块恐怕都不是贾勇的对手。

    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正殿上方的匾额,秦毅轻轻皱了皱眉,显然心里仍有一些顾虑。

    “好了秦队,咱们来都来了,你就听我一句劝,对付普通的犯罪分子你是一把好手,可要说到对付那些妖魔鬼怪,玉佛寺的永妙法师在咱们这片儿可是最灵了。”贾勇一边说着,一边半拖半拽地带着秦毅,直奔永妙法师打坐的偏殿。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

    “大师您怎么看?”

    两人进入偏殿后不久,贾勇便将几张王怀古尸体的照片,送到了永妙法师的手里。

    只可惜让他们大为失望的是,永妙法师手里拿着这几张照片看了许久,却始终是惜字如金一言不发。

    而队长秦毅则一个劲儿的打量着永妙法师的行为举止,捕捉着任何可以把永妙法师归为江湖骗子的证据,没奈何最终贾勇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开口去问了。

    “阿弥陀佛,贫僧怎么看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反倒是两位施主怎么看。”永妙法师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照片,却并没有直接回答贾勇的话,而是故意打了个机锋。

    这一句反问,怼的贾勇好一阵儿抓耳挠腮,他毕竟是一名公安干警,无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有些事有些话还是不好直接摊开来说的,尤其是当着秦毅这个顶头上司的面儿。

    “大师,你认为这世上真的有鬼么?”这一回反倒是队长秦毅出人意料的先开了口,问出了贾勇一直想问却没敢问出的问题。

    可他嘴上虽然这样问着,但脸上的神情却并没有应有的迷惑,明显心里并不相信这世上真的存在所谓的鬼神。

    “阿弥陀佛,正所谓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这世间的万事万物亦有常,不会因秦队长心中之无而无,亦不会因贫僧心中之有而有”

    永妙法师口宣佛号,一连说出了许多似是而非玄之又玄的话,好像每一句都在回答着秦毅的疑问,但细细品味之下,又没有哪一句真正回答了那个问题。

    贾勇前一刻还沉浸在永妙法师口绽莲花的连珠妙语中无法自拔,后一刻便突然醒悟过来,永妙法师说的那些根本就是些不疼不痒的废话,不由得瞥了瞥嘴。

    反倒是秦毅,听了永妙法师那些似是而非的话,不断地露出思索的神情。

    其实如果永妙法师,一上来就和他大谈神佛妖魔普度众生什么的,秦毅多半会认为他在妖言惑众,可永妙法师谈了半天,却完全没有丝毫说服他,把他发展成信徒的意思,而只是在谈天道轮转,不以人心而改变。

    如此一来,反倒让秦毅开始有些拿不准了,拿不准自己心里的那些看法,难道就一定都是正确的么?贾勇心里的那些看法,难道就一定是错误的么?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尤其是在看过了王怀古那具古怪的尸体之后,也许他的内心深处已经开始有些相信了,但碍于某些条条框框,而一直不肯也不敢去承认罢了。

    交谈片刻,见从永妙法师这里,实在是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秦毅便站起身准备向永妙法师告辞。

    没想到这时永妙法师忽然话锋一转,停下了先前虚无缥缈的夸夸其谈,起身问道:“秦队长,能否容贫僧问上一句,今天你们二位远道而来,又特意带来了那些照片,可是秦队长要去追查那位王施主的死因?”

    “正是如此,不知大师有何赐教?”

    “赐教不敢当,只是秦队长既然已经看出了尸体的古怪,难道还要追查到底么?为何不照以往那样,将之归类列为异案,这样对上对下岂不是都有一个交代,至于此案之凶,天道昭昭自会有其应有之劫数。”

    秦毅知道永妙法师这是在劝他收手,联想到市局机密档案室里积压的那些古怪悬案,说对这个提议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

    然而最终他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苦笑道:“职责所在,不容疏忽。”

    “也罢,既然秦队长心怀慈悲济世之念,就请将此物收下吧”

    永妙法师说着,将一只手探入袖中。

    看到永妙法师这个动作,贾勇激动地差点原地一蹦高,满脑子想着的都是那种传说中的法宝灵器。

    谁承想永妙法师掏摸了一阵子,也只是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黄纸捏在两指之间。

    “贫僧有一弟子,法号名曰一尘,自幼便追随在贫僧左右,算是有些防身的手段,秦队长日后若是遇到疑难之处,可以此来联系我那弟子,他必会竭力相助”

    永妙法师一片好意,秦毅也非不知好歹之人,便示意身边的贾勇上前,将永妙法师手里的黄纸接过。

    ‘切~我还以为会送什么了不得的法宝呢,没想到只是一张通讯灵符么?也不知道这灵符到底该怎么用,是直接点燃呢,还是需要念什么口诀。’

    贾勇接过黄纸,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忍不住翻看起来,这一看才发现,原来黄纸上什么符咒都没画,只是在角落里写着一溜数字,数了一下发现不多不少正好十一位。

    “我说大师,您是不是掏错了啊”贾勇晃了晃手里的纸条,一脸的不可思议。

    永妙法师瞥了一眼纸上的数字,自信满满地说道:“没错,这上面记着的正是一尘的手机号码,日后秦队长要找他,直接拨打电话即可。”

    “手手机号!!!”贾勇惊得下巴差点脱了臼。

    “要联系我那徒儿,自然是手机比较方便,当然了如果秦队长需要,我还可以在上面留下我那徒弟的电子邮箱地址”

    “咳咳!这个就不牢大师挂心了。”不光贾勇接受不了永妙法师的现代化,就连秦毅看到黄纸上的手机号码时,也是满脑子黑线。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永妙法师用手机聊天上网时的模样。

    至于贾勇明显还不死心,离开前痴缠着永妙法师,非要让对方送他点护身的玩应儿不可。

    永妙法师实在退推拖不过,便吩咐寺中小沙弥取来了朱砂黄纸,笔走龙蛇转瞬绘制了两张符咒出来。

    贾勇喜气洋洋地接过符纸,当下便选了一张顺眼的贴身放好,另一张则顺手递给了秦毅。

    然而秦毅却不肯学他那样,无论如何始终不愿意收下符咒。

    “切~~不收拉倒,赶明儿我迭个护身符,正好拿去送给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