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第三性失乐园 > 【第三性失乐园】(17)
    十七、暗转时刻

    2020年1月6日

    六月底的魔都整座城市开始从春暖花开的祥和步入了因气候和人口密集而逐年愈热的夏天。

    大多数人都集中精力为了事业、学业或者可能只是为了温饱而四处奔波。

    不过相比起那些只能靠看看电影、下下馆子来缓解生活压力的普通人一些生活在魔都的富人他们大多不再为吃喝发愁且有着独特的宣泄渠道。

    “不愧是蒙面爱侣!宝宝的骚劲简直不是一般外围女能比得上的!”

    “啊啊啊~蒙面man先生~快点再加把劲你的大鸡巴操得我舒服极了快快快我快要高潮了!”

    夏日的‘夜乐园’似乎并未受到米兰那边家族内斗的影响而是在已经十分健全的管理体制下不仅依旧把娼妓服务、派对服务和‘夜乐园大舞台’这三个传统项目运营得很好而且凭借着最近在大舞台上大放异彩的蒙面爱侣吸引了许多想要尝鲜的富人以并不算包养也不签署卖身合同但却可以提供有偿性服务的方式在乐园最大的色情场所彷古罗马样式建造的内大浴池内进行着色欲澎湃的性派对。

    在远比普通包房更加豪华到处是大理石立柱和精美壁画四周除了大床和情趣用品以外还摆放着红酒和美食的大浴场内最近一个多月吸粉无数的蒙面爱侣正在大浴池中心用来性爱而专门搭建的池心岛上分别酣战二男二女其中被戏称为‘蒙面lady’的娇小人妖正仰面躺在一个男性身上自己的肉棒上还骑坐着一名女性客人。

    而在‘蒙面lady’的身边身材精健的‘蒙面man’则在后入着一名女性客人的阴道自己背后也跪着另一名男性客人在用肉棒侵犯他的屁眼。

    在池心岛四周的浴池内还有七八名顶级富豪水平的男女客人或边喝酒边关注着岛上的激战或在一到两名‘夜乐园’高级男女娼妓包围下就开操。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高级娼妓出于保护隐私的考虑依然用面具遮掩着真实面目至于到目前为止也只签署了表演合同而未被正式卖身的蒙面爱侣则带着sm味道浓郁的全覆盖头套只露出眼睛和口鼻并不会被参加豪华派对的富豪们发现自己真正的相貌。

    “楚总你们最近捧红的蒙面情侣可是真带劲!我以前都不知道原来人妖可以当双向插头现在还真是在这里大开眼界了!”

    “龙总您客气了~如果真想玩一玩的话您也可以上台试试身手哦~”

    “哈哈哈我这把年纪就不瞎掺合了!再说人妖再媚哪媚得过你这样的天生双性人?要我说这‘夜乐园’里的第一极品反而是楚总您本人啊!”

    身为‘夜乐园’上海分公司的总经理很少以服务为目的参加性派对的楚天雅难得亲身加入这场豪华性派对之中。

    但面对今天到来的可谓官居一品的天朝大员龙浩楚天雅也不得不亲自上阵。

    只见并未戴面具的她此刻正背对矮小但体态敦实的龙浩边说话边有节奏沉坐自己的屁股让屁眼不断上下吞吐龙浩的短粗肉棒。

    与此同时龙浩则左手扶着特意偏斜身体让出视线的楚天雅右手绕到她的下体用力套弄着对方的肉棒享受着千载难逢的可以玩弄双性美女的极致享受同时还近距离欣赏着湖心岛上的活春宫。

    赵玲燕:“龙总~别光顾着夸咱们美丽的天雅呀~人家作为一个不那么极品的女人也在卖力侍奉着您的屁眼呢~”

    龙浩:“灵燕说得好舔得更好~天雅天生丽质灵燕温柔妩媚你们也是各有千秋!我哪个都不偏爱而是全都爱哈哈哈!”

    由于今天前来的总共8男6女都是龙浩在官场上最铁杆的利益同盟因此客人们反倒用不着戴上必须遮盖面孔的面具。

    相辅相成的是本就一直在努力巴结龙浩并早就和他上过数次床的赵玲燕也一起参加了这场派对奴性很强的她此时正跪在龙浩和楚天雅所坐的环形浴场的台阶下方努力用自己的口舌去吸舔龙浩的屁眼偶尔还会亲吻楚天雅空出来的阴道成功充当着助兴者的角色。

    被楚天雅狭窄的屁眼和赵玲燕熟练的舌头分别伺候着肉棒和屁眼精神矍铄但毕竟人过五旬的龙浩在自己的笑声中暂停了彼此的对话而是集中精力应付起楚天雅和赵玲燕的二人合攻。

    与此同时坐在大浴池边缘台阶上的其他客人们眼见自己的老大已经进入状态也就各自解放思想大多和身边的高级娼妓们操干起来。

    其中有的男性客人只是相对常规操干起漂亮的女娼有的女性客人也在享受着帅气的男娼在自己两腿间全力奋战。

    也有些更开放的客人们会选择二男合操女娼双穴或一男一女三明治般包夹着人妖娼妓分别享用她的肉棒和屁眼。

    一时间大浴池真的好似重新了古罗马帝国那种男女混浴奇淫无比的景象池内无论男女还是人妖无论客人还是娼妓全都激情操干池水被搅动之声、皮肉间的碰撞声还有女人们的浪叫充斥着整个总统套房并不断在四周的大理石内壁上反射出阵阵回响。

    “啊啊啊!又又高潮了啦!”

    “我也要射了啊啊啊啊!”

    “还有我这两口子实在太厉害了啊啊啊啊!”

    在大浴池内的众人操得如火如荼之际本就最早开始淫乐的蒙面爱侣已经在各自以一敌二的对抗中取得了完胜。

    蒙面lady这边她把不断被自己的屁眼骑坐着的肉棒足足压榨出三次射精自己的肉棒内射了女客人的阴道两次并让那位女客人在一波连续高潮后被操翻到四脚朝天。

    而蒙面man这边更是男女通杀此前被他压在身下狂操的女客人早已不知高潮了多少次并提前退场而那个操干他屁眼的男客人则在先内射了两次后又被蒙面man抱着屁股操干被蒙面man的黑黄色大肉棒内射之际那个男客人也达到了当晚第三次高潮腰酸腿软之后也无力再战。

    令所有观众都感到诧异又惊喜的是在池心岛上力挫四名客人之后蒙面man忽然将身边的蒙面lady拉扯过来依旧硬挺的大肉棒不由分说便操进了舞台恋人的屁眼疯狂操干。

    在他的大力抽送下轮到此前还算游刃有余的蒙面lady浪叫连连而蒙面man彷佛不全是为了表演而是发自内心欲火旺盛的投入自然激发了客人们的好奇和欲望于是又有两位男性客人带着自己的高级娼妓代替退场的客人加入到池心岛的对决在蒙面man后入着蒙面lady的屁眼时两名男性客人分别跪在二人身前和背后用肉棒侵犯着他们的口腔和屁眼。

    女性娼妓努力将自己的身体塞到蒙面lady的身体下方手扶着她的肉棒操进自己的阴道人妖娼妓则站在蒙面man的面前享受着他十分投入的激情口交。

    一时间池心岛上的六人全部操成一团男性客人抱着蒙面man的屁股操干屁眼蒙面man口交人妖娼妓的肉棒自己的肉棒也在大力操干蒙面lady的屁眼蒙面lady下方操着女性娼妓的阴道自己的嘴巴还被另一位男性客人操干。

    过不多时六个人开始进入了犹如快感传导一般接二连三的高潮。

    被压在下方的女性娼妓率先高潮然后是被蒙面man口交的人妖娼妓忍不住口爆射精。

    蒙面lady在夹心饼干般的操干中第三个高潮射精她口中那根男性客人的肉棒也几乎同时射精。

    最后轮到蒙面man和他背后的客人一起高潮。

    楚天雅:“龙总人家人家要来了~”

    龙浩:“我也要来了啊啊啊啊啊!”

    赵玲燕:“龙总、楚总射给玲燕玲燕也也要去了!”

    在池心岛的六人激战正酣之际浴池内位最崇高的两人也一起达到高潮。

    其中楚天雅一边继续快速骑坐屁股一边强撸着自己的大肉棒直到阴精阳精同时喷出被她挤压在屁眼里的强力摩擦属于龙浩的肉棒也一同爆射。

    而那个始终跪在池水里为二人助兴的赵玲燕则一边张嘴迎接着楚天雅狂射不止的精液飞溅一边用右手快速掐揉自己的阴蒂直到肥厚的女阴一起达到了巅峰。

    一场堪比海天盛筵一样的群交派对在龙浩、楚天雅和蒙面爱侣相继高潮后逐渐进入了尾声。

    不过比起年纪偏大的龙浩以及都只算普通人的客人和高级娼妓们场内仍有两人似乎在经历了群交之后依然未露疲态。

    其中之一自然是以自己年轻的肉体迎奉龙浩的楚天雅虽然为了考虑龙浩的面子也装出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但双性人本就双倍于常人的性欲其实还未得到满足。

    而其中之二则是看起来比自己的搭档蒙面lady更加热情洋溢且体质更佳的蒙面man他在众人大多都练腿酸软的状态下依然举止如常还能公主抱起瘫软的蒙面lady体面离场令在场的众人都对他的持久力感到赞叹。

    龙浩:“话说楚总这位蒙面man虽然看起来和之前那位相比身上的肌肉小了一圈可战斗力倒真是惊人不愧是你们‘夜乐园’的王牌。

    ”

    楚天雅:“呵呵让您见笑了。

    毕竟每次都要表演那么刺激的

    节目可不是空有一身肌肉就能应付得来。

    所以我们也在上一任蒙面man被一位富豪包养后火线把现在这位人才推到台前。

    您不嫌弃蒙面爱侣中途换人已经是我的荣幸了。

    ”

    龙浩:“哈哈哪里哪里~蒙面爱侣本来就是表演者只要节目好看换谁不都是一样嘛。

    ”

    正如充分满足的龙浩在享受着几位高级娼妓细心擦洗身体时所说的那样其实在如今的蒙面爱侣之中蒙面lady依然是从上台开始就彙聚万千关注的真实身份实乃曾经一度活跃在网络直播平台的甜宝。

    而身为第一任蒙面man的韩晨则在一个月之前主动选择放弃高强度的表演并和一位看上他的富婆签署了一年的卖身合同。

    至于如今这位身材精健但显然不算专业健美的蒙面man则另有其人。

    在众多甜美或俊朗的男女娼妓为龙浩和手下们擦干身体并陪着他们依次住进豪宅的套房之后毕竟身为总经理而不用去做陪睡这样低端工作的楚天雅也擦干身体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喝了一些补充能量的饮料再躺在床上之后她却拿起了床头柜上用来拨打内线的电话。

    “叫秦秀峰来一下我的卧室。

    ”

    过不多时那个在池心岛上威风八面的蒙面man只穿了一条贴身的内裤便从其他楼层大摇大摆走入总经理独居的卧室里。

    在推开楚天雅的房门后不再蒙面的蒙面man赤裸着自己结实的胸膛和四肢出现在楚天雅的面前。

    他的五官并不惊艳但搭配匀称肌肉不算发达但身子骨硬朗表情颇为冷峻但眼神火热内裤里的大肉棒则因为还未得到充分满足将狭小的内裤顶出了明显的小帐篷。

    楚天雅:“不好意思今晚又要麻烦你了。

    毕竟也只有你能填平我那深不见底的沟壑吧。

    ”

    秦秀峰:“天雅你不用客气我只是你的手下这也是我该做的分内之事。

    ”

    这个叫秦秀峰的表演者赫然便是本应以客人身份入会如今却甘当‘夜乐园’表演者的魏秀风。

    至于他特意选择化名的原因一方面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隐私另一方面则为了纪念那个不知何时才能归来的秦莉亚。

    半个多月以前在巴厘岛被虐待到昏厥的魏秀风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竟然身处魔都的‘夜乐园’分部。

    不仅是那个心狠手辣的丹妮拉连和自己一起昏迷的莉亚以及被丹妮拉制服的娄米拉都不知去向。

    取而代之的则是当时特意坐在他的床头一直等待他从昏迷中苏醒的楚天雅将他昏迷期间的事态发展毫无保留尽数告知。

    原来就在魏秀风和莉亚昏迷之后丹妮拉先为二人注射了可以加重昏睡的迷幻药再用自己的专机先后两趟将魏秀风和莉亚分别送往上海和米兰强迫不愿屈服的二人彼此分开并用这种方式也算勉强完成了把莉亚带回米兰的任务。

    拼尽全力还是失去了莉亚的魏秀风一度陷入了激怒他不顾一切想要独自前往米兰寻找莉亚。

    但在莉亚和娄米拉的电话已经注销且楚天雅苦苦哀劝之下魏秀风不得不接受了自己很难再找回莉亚以及即便冲到米兰也会凶多吉少的事实。

    为此他一度暴怒异常甚至对身为帮凶的楚天雅大打出手但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本应风流倜傥但高傲冷艳的楚天雅不但全然接受了他的打骂更对他依旧照顾有加。

    在魏秀风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之后楚天雅则告诉他本来按照欧妃琳卡的本意原想让楚天雅直接对社会公开魏秀风交往了第三性女友而且私生活极为混乱的丑闻以求彻底毁掉魏秀风的一切断了他对欧妃琳卡产生的威胁。

    但在楚天雅个人的独断中她显然并未采用这种极端的手段而且似乎从始至终也没把魏秀风当作自己的敌人。

    魏秀风:“上一次被你欺骗已经把我整得够惨了。

    即便你保护了我的隐私莉亚被丹妮拉抢走也成了既成事实。

    难道你是想求我原谅然后心甘情愿放弃和莉亚的爱情吗?”

    楚天雅:“不我只是不想你武断专行到头来莉亚没救回来还把自己搭进去。

    ”

    魏秀风:“很奇怪啊你不是欧妃琳卡的密友兼情人吗?怎么前几天还帮她做事现在又站到我这一边了?”

    楚天雅:“正因为我感激欧妃甚至爱慕着她我才不想让她把事情搞得难以收场。

    要知道欧妃到现在为止依然在心里深爱着莉亚如果让莉亚知道我在这边把你整得很惨欧妃就再也得不到莉亚的爱了。

    ”

    在当时那次二人之间的小战争之中楚天雅第一次向魏秀风透露了一些她自己关于人生的思考。

    也恰恰是这些内容令本来还沉浸在痛失挚爱悲痛中的魏秀风总算从激怒中逐渐平复悲痛的心境也开始慢慢振作了起来。

    楚天雅:“其实无论是身为第三性的莉亚、娄米拉还是甜宝抑或是身为双性人的我、欧妃和丹妮拉我们从小就经受着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长大成人的过程中又被迫放弃尊严除了莉亚以外都要去学习那些只能用来取悦他人的娼妓能力。

    对包括你这样从小没有父爱孤身一人的男人在内无论是你和莉亚对爱情的执着、欧妃对事业的偏激我们这些人对极致性爱的追求都实则谈不上多么光彩而只是在过于失乐的人生中想要寻求一点暗夜的微光罢了。

    讽刺的是我们都被这个叫做‘夜乐园’的方所牵绊并因此结识了彼此。

    可至少我心里明白‘夜乐园’带不来永恒的快乐最多只能如毒品一般让人短暂沉醉。

    每每激情过后留下来的不过是寂寞和伤痛。

    所以所以我珍惜自己和欧妃的感情就好像你也珍惜和莉亚的感情一样。

    也正因为‘夜乐园’的存在无法治愈内心的失落我更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在不违背帕罗尼家族强大的权威下稍微做一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

    魏秀风:“呵呵照这么说‘夜乐园’对你我来讲还不如改名叫失乐园更为妥当。

    那么既然你已经说的很透我也提一个要求如何?”

    楚天雅:“但说无妨。

    ”

    魏秀风:“我要以表演者的身份加入‘夜乐园’但不接受任何富人提出的卖身契。

    ”

    最新找回4F4F4FCOM

    楚天雅:“你是认真的?”

    魏秀风:“是的我是认真的。

    ”

    当魏秀风提出这个令楚天雅完全没有料到的提议之时她足足盯着眼前的魏秀风看了四五分钟。

    心里天人交战的结果则是暂时先答应了他这看不透真意的奇特要求。

    楚天雅:“我要你经常做我的床伴你能答应的话我会为你办理入会手续。

    ”

    魏秀风:“没问题。

    ”

    自那天开始魏秀风便接替了刚好被一位富婆包养从而离开舞台的韩晨成为了蒙面爱侣中神秘的蒙面man。

    不过那晚的共识对于魏楚二人来讲显然意义不同。

    对于厌恶了寂寞的楚天雅来讲她不过是把一个难得在性爱上和自己契合又不算讨厌的男人揽在身边并用自己的方式为欧妃和莉亚未来可能的转机打下基础。

    而对于语出惊人的魏秀风来讲他并未忘记莉亚在巴厘岛对自己所说的一切他决心利用‘夜乐园’的便利让自己成为真正的性爱皇帝再找合适的时机接近米兰进而救回深爱的莉亚。

    所谓的性爱契合指的是魏秀风从体质到性癖上都无限接近甚至超越了同样习惯在性爱里寻求大脑麻痹的楚天雅。

    比如在这个刚刚结束了总统套房群交淫乐的夜晚依旧欲求不满的二人很快便在玩法上达成了默契。

    在楚天雅的大床之上她被头下脚上倒立而起魏秀风下压着自己的肉棒利用身体的重力整个人坐在楚天雅的屁股之上全力操干着她的阴道。

    在二人距离很近屁眼之间又带着一根电动的双头龙假阳具伴随着二人的性器交合假阳具也在全力搅拌着二人的肛门带来了酸爽无比的激情体验。

    楚天雅:“啊啊阴道屁眼都要高潮了分不清到底是哪边爽爆了啊啊啊~”

    因为要用双手支撑倒立起来的腰肢以承受魏秀风的体重被操干许久的楚天雅没办法腾出手去套弄早就分泌了大量爱液的肉棒。

    但在双穴双管齐下勐操中她的女阴还是一次又一次达到高潮。

    炽热的阴道不住收缩把魏秀风夹得频频倒抽凉气好不容易才在射精边缘拔出肉棒。

    在同时拔出二人屁眼里的双头龙后魏秀风将插在自己屁眼

    里甚至粘有污浊的一端不由分说塞进了楚天雅的嘴里自己先把楚天雅的身体放平然后整个人趴上了她火热的胴体自己张嘴含入双头龙的另一端越吃越深直到和楚天雅的嘴唇紧贴一处。

    各自感受着舌苔上的污浊和被假阳具深喉插入的极端刺激两根肉棒则在狭窄到毫无空间的小腹间激烈摩擦。

    最后楚天雅干脆双手比心一起拢住了二人的肉棒。

    在上面的两张嘴巴被假阳具撑开彼此的脖子上甚至能看出假阳具的凸起之下双手间全力抽送并彼此摩擦的肉棒几乎同时射精二人紧致平滑的小腹和各自的阴毛上立刻被喷上了大量精液而从精液的浓稠度来看显然又远胜一个小时前在大浴池里射精的水平。

    魏秀风:“这样做可以吗?”

    楚天雅:“可以的你想做什么都没问题~”

    根本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魏秀风射精之后就把楚天雅翻身变成跪趴的姿势。

    只见他挺着依旧毫无软化的大肉棒转而操进了楚天雅的肛门深处先放肆无比肠内排尿再搅拌着自己的尿水全力操干一阵。

    在楚天雅也表示想要放尿之后又毫不犹豫抽出肉棒自己躺在床上再任由楚天雅把肉棒操进自己的屁眼如法炮制一般先尿后操了许久。

    楚天雅:“秀风用那个吧~让我们一起爽到疯掉好吗?也只有和你做爱才能让我疯到忘掉烦恼啊~”

    魏秀风:“当然没问题了!要不然我可配不上你如此高的赞誉啊!”

    在基本已经很难忍耐着被尿液灌肠的便意之后楚天雅不得不结束了对魏秀风屁眼的操干。

    但在她的提议之下由她本人亲自研制的类似于此前舞台上折磨甜宝所用圆筒状的中空自慰杯被从抽屉里取出。

    二人搀扶着彼此走进卧室内嵌的浴室里身体站定后便再度贴面抱紧对方两根快要爆发的肉棒分进圆筒自慰杯的两端电源一经打开自慰杯便在两根肉棒的表皮上疯狂旋转。

    楚天雅:“抱着我操我的鸡鸡吧~”

    魏秀风:“你也是我们一起做最后的努力吧!”

    过于强烈的刺激导致二人都忍不住纵情发出野兽般嘶喊。

    他们抱着对方的肩膀腰腹用力挺送让各自的肉棒不仅贴紧彼此强力摩擦更承受着旋转的自慰杯那让人疯狂的刺激。

    没过多久二人便相继发出激烈的浪叫两根肉棒在自慰杯内对射不止。

    精液一波接一波射进泥泞的自慰杯内各自的屁眼再也无法忍耐将恶臭的洪流全部倾斜在脚下的瓷砖之上。

    又一次酣畅淋漓的性爱过后此时已经临近午夜十二点。

    从浴室返回卧室的楚天雅深感一天的疲惫拉起被子便躺进了被窝。

    但在她的眼前魏秀风却穿好了内裤也并不打算陪自己的总经理同床共枕。

    楚天雅:“还是要回去吗?”

    魏秀风:“明天是星期一了我毕竟还要以正常人的身份去工作。

    ”

    楚天雅:“明早我可以派人开车送你去的。

    ”

    魏秀风:“从这里到公司一路上堵车太厉害。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还是回家睡吧。

    ”

    事实上这不是第一次魏秀风在和自己做爱后还要执意回家了。

    平日里在外人眼中颇为冷艳的楚天雅虽然内心里并不希望看到魏秀风每次激情燃烧过后就在脸上浮现出掩饰不住的落寞但她也一直没有强留这个带给自己很多欢愉的男人。

    而在目送着魏秀风推门离去之后本已颇为困倦的楚天雅却独自一人坐在床上目光呆呆看着窗外的夜空内心中交织着各类矛盾的情绪。

    说到底楚天雅知道魏秀风只不过是舍不得那个装满了美好回忆的家每晚回去睡觉成为了他忠于爱情的潜意识表现。

    楚天雅更清楚的事自己如今的角色或许也只是莉亚的替代品罢了。

    一想到一年前和欧妃琳卡初次上床也被对方当作了莉亚的替代品两次看起来十分相似的待遇让她不禁独自一人扬起了苦笑。

    在楚天雅的心里她其实十分羡慕魏秀风和莉亚的真挚爱情以及二人在性爱上无比合拍的默契。

    她也很羡慕欧妃琳卡曾经和莉亚相伴五年哪怕二人如今反目成仇。

    作为欧妃琳卡的情人和密友她当然要帮欧妃琳卡守住魔都的根据也要替她完成在米兰抢班夺权的任务。

    但也正是出于对真爱的向往她又发自本能般默默守护着魏秀风和莉亚那风雨飘摇的爱情。

    只要过几天的董事会上欧妃琳卡能抢到多数董事的支持那么她也就不必再对莉亚痛下杀手这样一来不仅莉亚可以回到魏秀风的身边欧妃琳卡和莉亚的矛盾也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步化解。

    ‘我这个人还真是个在外人和熟人眼里截然不同的两面派啊。

    只是不知我这些苦心又能换回什么样的回报到头来我这个人在他们心里又算些什么呢?’

    笑着笑着楚天雅忽然惊觉自己竟然鼻头发酸要知道自从当上了‘夜乐园’的总经理后她已经习惯了压抑自己内心的情感因此哪怕是一个人的时候也很久没有再感情用事了。

    有时人生的际遇的确只能用缘分二字来形容。

    就在楚天雅望着窗外的夜色脑海中思绪涌动之时已经关上的房门外却传来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而在她不得不裸身下床再拉开卧室的房门时看到的却是本应已经离去的魏秀风重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楚天雅:“你没走?”

    魏秀风:“我没走而且今晚不打算再走了。

    ”

    楚天雅:“先先进来吧。

    ”

    虽说平日里镇定自若在床上也能全情投入但魏秀风一去一回的行为却让孤独惯了的楚天雅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她一时间也不知该用理性来询问魏秀风去而复返的原因还是该以热情的接纳来避免过于理性反而煞了风景的风险。

    好在魏秀风在被楚天雅引进卧室后便用主动脱衣来缓解了这份尴尬。

    而在衣服全部脱光后他甚至没有任何解释便拉开床上的被子鑽到了楚天雅的身边用他结实的臂膀把双性美女的胴体紧紧搂在自己的怀里。

    魏秀风:“天雅我有一个想法希望你能支持我。

    ”

    楚天雅:“说吧需要我支持什么?”

    魏秀风:“我想让你和我一起上台表演让你做我的搭档。

    如果你害怕被人察觉身份可以遮住一些重要的部位假装第三性人妖即可。

    ”

    楚天雅:“为什么要我做你的搭档?甜宝难道表现得不好了?”

    魏秀风:“因为比起甜宝你才是那个更需要和我一样去台上寻找乐园的人。

    而且也只有你才能和我在台上产生更大的共鸣。

    最重要的是我可以感受到你的心里可能比甜宝更加在乎我。

    就好像在我的心里这短短一个月的相处过后也变得特别在乎你一样。

    ”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楚天雅当场愣住。

    昏暗的灯光下她抬头望去看到的则是魏秀风无比真诚的双眼这让哪怕在各类色情派对中也能游刃有余的楚天雅多年以来第一次陷入了心跳加速的境。

    楚天雅:“呵呵你这么说难道忘记自己发誓还要救回莉亚小姐的豪言了吗?”

    魏秀风:“不我半点都不会忘记。

    但是我考虑再三你和莉亚本就互不矛盾。

    如果我能够救回莉亚也会希望她能像对娄米拉一样和欧妃琳卡也重归于好。

    等到那一天真的到来你和欧妃琳卡与我和莉亚就可以彼此兼容如胶似漆了吧。

    ”

    楚天雅:“你确定你说的这些真能实现吗?”

    魏秀风:“我并不确定但无论我确定与否都不会影响我的决心更不影响我在每次和你做爱之中因那份默契而培养起来的灵魂触动。

    ”

    不去管楚天雅接下来还要如何回答魏秀风已经将自己的嘴唇吻上了楚天雅的嘴唇。

    而在确认了对方似乎并无反抗相反配合着自己投入到温存的湿吻之后魏秀风把楚天雅用力抱紧在自己怀里双手十分温柔爱抚着她的后背和大腿。

    在彷佛无穷无尽的亲吻中楚天雅也被这份温情所打动双手总算也抱紧了魏秀风的身体并继续沉浸在这份不断进行的热吻之中。

    楚天雅:“你可不要骗我就算只是身为情人我也很怕会被别人伤害。

    ”

    魏秀风:“不要担心因为如今的我比你更需要这份温存以及只有你能够带给我的共鸣所带来的事半功倍。

    ”

    当晚在持续了足足十分钟的深吻之后魏秀风和楚天雅并未再强迫已经疲惫的身体再承受激情的做爱而是难得用温存的方式相拥入眠感受着心中的某种缺失得到了短暂的温暖。

    并没有因为每周表演一次就放弃事业的魏秀风第二天一早便被楚天雅派人开车送往公司。

    身为‘夜乐园’上海分公司总经理的楚天雅也开始了自己每天上午的日常工作。

    即便是色情行业也要对公司流水、月均盈利、客户体验等多个方面进行严格把控更不要说‘夜乐园’还蕴涵着培养高级娼妓以及衍生一批出色的

    娼妓导师这样复杂的生产链。

    因此楚天雅平日并不像她外在展现的那样清闲再加上还要亲手去研发一些奇形怪状但实用性很强的性道具更让她绝不比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轻松多少。

    但就在这个看似平静的周一上午‘夜乐园’迎来了一位特殊的访客。

    而这位访客的到来则是楚天雅最近真正的烦恼源泉。

    “楚总好久不见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

    “云宁欢迎归来。

    ”

    伴随着客人们被庄园的管家带进客厅已经离国相近半年的吴云宁在金铭和赵玲燕夫妇的陪同下出现在楚天雅的眼前。

    看起来他彬彬有礼的笑容和过去并无二致但楚天雅心里清楚周转意大利半年的吴云宁已经和过去那个为了入会绞尽脑汁的富二代青年有了本质的区别。

    根据欧妃琳卡的眼线通报吴云宁此行去意大利求学名义上是被校方以交换生的方式派出了国实际上却是在为自己的家族捞取资本。

    半年间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和帕罗尼家族的结交之上但让人遗憾的是他并未得到芭芭拉的青睐相反却成为了竞争对手皮波的座上客并在皮波的大力推荐下不仅将大量中国富商引入‘夜乐园’的会籍在芭芭拉阵营的角度来看显然对吴云宁如今的身份要多加提防。

    吴云宁:“早上我和龙叔通过电话他说昨天下午在这里度过了很美好的时光。

    为此我该谢谢楚总你呀。

    ”

    楚天雅:“哪里哪里能为‘夜乐园’引荐有实力的客户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

    ”

    尽管心属欧妃琳卡所在的芭芭拉阵营但仅仅身为分公司总经理的楚天雅依然不得不亲自上阵为很可能站在敌对阵营却还未捅破窗户纸的龙浩等人尽心服务。

    但楚天雅心里却清楚感受到这次归来的吴云宁以及他背后的各方势力显然来者不善。

    吴云宁:“其实我今天过来是想再问一次楚总你是否考虑清楚从看不到什么未来的芭芭拉阵营弃暗投明。

    要知道无论米兰那边形势如何在咱们国内可是没有人能抵挡得住龙叔的权威。

    ”

    早已通过金铭传话的吴云宁依旧一副谦和礼貌的模样但他开口说出的内容却句句暗藏杀机。

    可面对着实力远胜于自己的对手楚天雅却依然保持着冷静并把内心的波澜完美隐藏在平和的外表之下。

    楚天雅:“我当然明白你的父亲和龙总都不是我这种人能招惹的对象。

    但金先生和赵女士应该都清楚我和欧妃琳卡关系匪浅。

    你的邀请恕我依然很难从命。

    ”

    今铭:“天雅你可别不识抬举啊。

    要知道能够攀上龙总可是你今后飞黄腾达的重要一步。

    ”

    赵玲燕:“是啊到时上有龙总关照下有我们帮忙你还怕那个远在米兰的芭芭拉会找你麻烦吗?要我说你就放宽心一切有我们帮你呢。

    ”

    酷爱性虐的金铭和赵玲燕现在看来也一如既往见风使舵虽然表面上依旧楚天雅态度和善但从赵玲燕已经亲自侍奉过龙浩以及这两口子此刻的态度来看这对往往被操干到让人忽视他们实则十分精明的夫妻俩显然已经为了利益站在了楚天雅的对立面。

    楚天雅:“谢谢你们的关照但无论你们规劝几次我都还是一样的答桉。

    ”

    吴云宁:“哈哈楚总平时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没想到内心里却愚忠无比。

    也罢也罢我早就猜到你这次依然不会同意我的邀请。

    不过等到半个月之后的董事会一开无论你投靠与否故事的结局都不会有所不同”

    “云宁”没等吴云宁含笑说完自己的话楚天雅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他“如果想要在这找找乐子我会履行我的义务现在就帮你安排一下。

    但假如只是想和我说这些事那就请你回去吧。

    我今天还要处理不少公务恕不奉陪了。

    ”

    在收起了尽可能装作平和的脸色转而以严肃认真的语气结束了彼此的对话后楚天雅头也不回离开了会客厅相当于用自己的决绝表明了她对吴云宁等人的态度。

    但在楚天雅的心里却不得不为了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的危难产生极大的危机感。

    毕竟就算远在米兰的欧妃琳卡可以协助芭芭拉打赢这场家族内斗也难保龙浩和吴云宁这样的头蛇不会为难自己。

    而倘若米兰的纷争最终以皮波一派的胜利而告终身为欧妃琳卡亲信的楚天雅更是凶多吉少。

    ‘不管怎么看似乎我这个总经理的位置都要到头了啊或许我也真该听那个男人的话就算陨灭也要灿烂夺目一些才好吧’

    回忆起自己从小便因性别的畸形导致被双亲抛弃在孤儿院里又不断遭到同学的霸凌成人前被‘夜乐园’收养又不得不学会了那些取悦男女两性的招数直到被欧妃琳卡器重才得以鲤鱼跃龙门如今却又不得不卷入后果很严重的家族内斗。

    楚天雅深感自己的一生尤其不易难以名状的感伤却让她的心里忽然产生了一阵奇怪的冲动那个叫魏秀风的男人所提出的建议现在看来似乎愈发充满了原始的吸引力那个华丽的舞台之上也又到了要迎接新人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