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生体 > 生体(5)灰街 第五部 第七章 身份
    第八章·身份

    2020年5月22日

    普拉克托克做了一个梦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无法描述这个悠长的梦境的具体细节那就像是一捧散落在面上的细沙而那些仍然留有温度的细节就是四散的砂砾。

    他想要将那些砂砾都握在手心却又发现自己越是想要握紧就有越多的砂砾从指缝中露出来到头来他全部的努力都只是徒劳甚至连铭记住那一刻的温暖触感都已经变成了枉然。

    接着他便醒了。

    他回到了现实回到了这片令他陌生的天花板之下。

    “感觉好点儿了吗?”

    熟悉的嗓音从身旁传来普拉克托克下意识将视线转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却被一双手制止了。

    “先不要急着乱动你的身体才刚刚复原现在的你还不能完全适应身体的状况。

    ”

    “额。

    ”普拉克托克试着发出声音这一次他终于能够听到自己的嗓音了尽管那声音干涩的如同破旧的收放机一般难听但至少他能够说话了。

    “想要喝点儿水吗?”那嗓音再次响起亲切的语气似乎比起刚才更加靠近了一些。

    普拉克托克点了点头在做这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动作时普拉克托克却听到了自己关节内发出的咯吱声。

    他到底睡了多久?

    室内的光线与他昏迷前没有什么区别窗外也似乎还是黑夜但他显然不会只昏迷了几个小时便醒来。

    “多久……”

    “嗯?”

    “我睡了多久?”

    一直都对普拉克托克有求必应的嗓音停顿了几秒才用轻柔的语气道:“大概20个小时。

    ”

    听到这个数字普拉克托克竟然没有觉得有多少惊讶。

    而那个嗓音也再次响了起来她解释道:“修复液并不是绝对的万能药实际上它不能做到的事情有很多比如说最简单的一件事——补充你体内失去的水分。

    其实修复液的效果更多体现在激发人体本来的自愈能力来加快创伤的愈合上但这需要过程更需要身体提供足够的营养这也是为什么短时间内不能连续注射修复液的原因。

    ”

    说到这里柔和的嗓音再次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道:“但你的身体里的剂量早就超过标准线了这破坏掉了你身体内部的平衡也是你会陷入昏迷的间接性原因。

    ”

    “不过现在可以暂时放心了在你醒来之前我才检查过你的身体状况看来那些修复液利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和你的内部循环达成率平衡所以现在你的身体应该已经恢复到基本正常的状态了你现在会觉得不能动只是因为躺了太长的时间一会儿应该就会好转了。

    ”

    普拉克托克一边听着一边尝试着抬起了手虽然动作还有些艰涩但之前那种似乎深入骨髓的发力感的确消失了。

    “我……”普拉克托克一开口便发现自己的声音实在是沙哑的厉害连他自己都听不清自己在说些什么。

    而一直都陪伴在他身边的嗓音马上理解了他的现状轻声道:“稍等一会儿我去把水拿过来。

    ”

    “嗯。

    ”普拉克托克点了点头然后听着轻微的脚步声远离听到容器中被注入液体的回响以及那比起去时放慢了一些的脚步声返回。

    他体内的修复液似乎不止修复了他的身体还将他原本的感官也提升了要知道之前的普拉克托克因为某些原因是丧失了部分听力的虽然这在底层区出身的人中并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此刻那些“崭新的”细微之声还是让普拉克托克的心有些触动。

    “你现在能坐起来吗?”嗓音再次回到了普拉克托克的耳边普拉克托克也没有再说话而是用行动做出了回应但在执行用手肘撑起上半身这个动作的时候普拉克托克还是遭遇了意料之中的失败。

    “不要太勉强自己。

    ”一双手伸了过来扶住了他的背帮助着他支撑起上半身从平躺切换成坐姿。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杯子在这儿。

    ”只盛了一般清澈液体的金属制水杯被递到了普拉克托克的眼前但他却发现自己的手虽然能够举起来却一直都在不停颤抖根本无法做出握住水杯这种需要稳定力道的动作。

    “末梢神经还是有紊乱吗……”低声的自语中似乎有视线停留在了普拉克托克那双颤抖着的手上但那视线马上便转到了别的方向并最终停留在他的脸上。

    不再与说话声传来但普拉克托克却隐约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叹息。

    “把嘴张开一点儿我来喂你。

    ”

    普拉克托克照做了他的确已经感觉到喉咙中的干渴如同火烧一般几乎快要让他无法忍受了但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却让他完全忘记了这一切。

    凑到他唇边的并非被对方拿回的水杯而是另外两片微微用力抿着的嘴唇。

    在普拉克托克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前那两片红润的唇瓣便已经贴到了他干裂的嘴唇上普拉克托克下意识张开了嘴唇接着便有一股清凉的液体顺着相连的唇瓣流进了他的嘴里。

    当所有的液体都引渡完毕之后普拉克托克看着面前那双逐渐远离却也因此而变得真切

    的眼睛心中泛起一阵波动。

    那是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并非纯净透彻又显得无比幽深的黑也非绚烂夺目仿佛在跃动一般的虹刚刚对他做出无比亲密行为的这张面容明明还是他无比熟悉的轮廓却唯独那双灵动的眼眸是他无比陌生的。

    “你怎么了?”虹——暂且接受了这个名字的女孩看着普拉克托克呆若木鸡的脸快速眨动着长长的眼睫。

    下一刻她好似明白了什么一边挪开视线一边道:“你是不是想起了她们?”

    普拉克托克这才从恍惚中脱离他看着面前近在咫尺却又透着一丝疏远的女孩凝视着她的侧脸做出最简单的回应:“嗯。

    ”

    “我也……隐约记得曾经发生过这种事情。

    ”女孩——虹从床上坐了起来也进一步拉开了与普拉克托克之间的距离。

    “不过……”她的声音带着一丝犹豫似乎那是她自己也很难确定的事情“我并没有关于这些事的完整记忆那些记忆那些……属于黑的记忆对我来说更像是别人的东西尽管那毫无疑问也是我的一部分但我在看那些记忆的时候总觉得是在看另外一个人的回忆没有办法把自己代入进去。

    ”

    “对不起。

    ”女孩低下了头。

    为什么要道歉呢?

    然而普拉克托克并没有将这句话问出口只是让它在自己的心中回荡。

    “水……”

    “啊。

    ”女孩这才想到自己忘记了什么她重新端起水杯却在视线相碰的时候突然表现出一股不自然来。

    “我自己来就行了。

    ”虽然声音依然很嘶哑但至少普拉克托克已经可以说出比较完整的句子了。

    “没问题吗?”女孩明显还有些担心但还是将水杯交到了男人伸出来的手中。

    在讲杯子靠近嘴边的过程中普拉克托克的手颤动了一下让水洒出来一些但最终他还是无视掉女孩已经伸出来的手坚持着用自己的力量喝干了杯子中的水。

    清凉的液体流入喉咙似乎也渗透了他干枯的身体。

    等到他从女孩的手中接过第二杯水时普拉克托克的动作已经变得流畅起来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喝下去的不是水而是能够让他满血复活的魔力之泉。

    “慢点儿喝。

    ”虽然不再用那种亲密的方式来给他喂水但女孩还是一直站在普拉克托克的身边等到普拉克托克第三次放下杯子后接过了空杯子的女孩却不再愿意给他更多的水了。

    “你的身体现在的确处于缺水的状态但那不是只靠喝水就能补充的。

    ”女孩解释道“其实对你来说最好的方案是通过静脉输液来一并补充水分与营养物质但遗憾的是我并没有在房间里找到自动医疗机我问过这里的工作人员他们也没有这种据他们的说法‘只会出现在私人诊所’里的东西。

    ”

    普拉克托克对于不能继续喝水这件事倒没有什么意见但女孩话中所透露出的信息却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你……出去了吗?”

    女孩稍微回头看了一眼正对着双人床的那面墙上明显的裂痕然后苦笑着道:“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了这里的人肯定会过来查看的。

    好在我还没忘一开始是怎么糊弄住他们的现在这间房间的左右也被我包下来了不用担心会引来额外的注意……不过看他们的态度恐怕再发生更大的骚动他们也不敢再来查看了吧。

    ”

    女孩的话勾起了普拉克托克更多的回忆他想起了由自己提议、虹配合着自己上演的那出掩人耳目的双簧好戏又想起了更早以前黑因为不知名的原因陷入沉睡的事情。

    “虹。

    ”

    听到男人唤出自己的名字女孩的肩膀明显的一颤。

    “嗯我在我是虹。

    ”

    她低声应着低垂的眉眼如同一枝含苞待放的玫瑰。

    “黑去哪儿了?”

    听到男人的第二句话琥珀色的少女——虹再次颤抖了肩头。

    “她已经不在了。

    ”

    尽管这已经是预料之中的结局但当这句话亲口从琥珀色双眸的虹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普拉克托克还是感觉到了心跳的异变。

    “不过关于她的事情我需要多解释一下。

    ”

    “嗯?”

    “黑的确已经不在了。

    ”虹一边说着重又坐回到床边她再一次将自己和普拉克托克之间的距离拉近似乎想要以此证明她话的可信度一般。

    “但是找回了以前的记忆之后我才明白之前的我对于自己和黑之间的关系存在多么大的误解而那时候我的误解恐怕也影响到了你。

    ”

    普拉克托克并没有打断女孩的话他在等待一个答案。

    “黑并不是独立在我之外的另一个……灵魂。

    我也不是寄宿在黑的身体里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的确是我虽然我也算是一个外来客但我确实是比黑先来到了这具身体里。

    ”

    “你没有感觉黑之前的状况有些奇怪吗?她只能执行一些固定的程序对于程序之外的事情都会变得十分异常。

    ”

    对于这个问题普拉克托克当然有着自己的答案他开口道:“我有注意到这些但那个时候我以为这都是很正常的因为你们……你是一个生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