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嫁妻 > 嫁妻(40)
    2020年5月22日

    嫁妻(40)

    雪儿和俊豪的关系在我们几人之间公开以后雪儿好像放下了最后的担心

    整个人都像是重新焕发了青春一般。

    是的是重新焕发了青春是由内而外的彻底的回复到了青春时代。

    对于雪儿来说跨越了种种的道德束缚后让她从心灵上得到了一种解脱

    真的有一种欲火重生的感觉——这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真的让她感觉很幸福!变化

    的还有雪儿对我的态度有时候我会感觉雪儿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怜悯和愧疚。

    白天大家各忙各的事到了晚上特别是快到俊豪晚自习下课的时间雪儿

    就会拿着手机坐立不安满心期待着那专属的铃声的响起。

    而这时候我在雪儿的眼里是透明的。

    这个时候也是我最煎熬的时候我感觉从那天以后我的性功能已经完全的

    恢复了可雪儿却不在和从前一样撸动我的鸡巴。

    有时和俊豪聊完也借口怕吵醒已经睡着了的我躲进俊豪的房间里(现在

    俊豪已经搬进了原来鹏鹏的房间)自我安慰一下后才带着娇羞带着满足期

    待着周末的到来安静的睡下。

    我感觉雪儿慢慢开始从适应俊豪在身边到习惯俊豪在身边一直到后来

    开始迷恋俊豪在身边雪儿已经变得越来越离不开她的御弟哥哥!悬挂在我两头

    上枷锁慢慢解开了。

    我也越来越享受着这种绿意盎然的生活。

    看着雪儿每天如沐春风般的眉飞色舞喜滋滋的笑容满面神清气爽的

    样子。

    感觉雪儿和俊豪才是上天专门制造的一对她们是如此的合拍如此的顺畅

    我感觉俊豪在雪儿心里的位已经远远超过了我。

    我也曾有过担心事情的进展会一发不可收拾担心我会彻底的变成雪儿的前

    夫。

    但那戴绿帽的感觉真的让我深深的迷恋无法自拔。

    如果说以前我只是幻想当幻想变成现实的时候当我的老婆雪儿真的和别

    人在谈恋爱的时候那心里的酸楚……;看着老婆为别的男人而绽放的笑容那

    心里好像又有一丝丝的幸福;看着老婆在别的男人的滋润下皮肤变得越发有光

    泽白里透红、吹弹可破我的心理得到极大的满足。

    明天我都和雪儿一起期待着周末的到来。

    每个周末俊豪都会变着花样的和雪儿求婚但雪儿总是笑着却不答应。

    到了周末雪儿常常穿得很性感深v领的紧身t恤配上超短热裤配上

    雪儿那成熟的气质……总让俊豪特别的性奋而我也很性奋。

    在床上俊豪用力的抽插着原本属于我的雪儿看着俊豪在雪儿身上挥汗

    如雨大开大阖在雪儿身上耕耘的俊豪粗大的鸡巴在原本应专属于我的阴道

    里用力抽插这种离经叛道的刺激总是让我的高潮来的异常的强烈。

    雪儿和俊豪的关系持续的升温。

    那天过后何媛也忙着和凯宇搭建自己的新家也没有再找过雪儿公司里

    大大小小的事她也不再过问完全的交给雪儿搭理自己安心的做着凯宇的女

    人。

    生活好像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何媛与凯宇鹏鹏与曦涵雪儿和俊豪都在轨

    道里正常的幸福生活只有我在另一条轨道里看着他们幸福享受着另一种

    幸福的生活。

    这个周末俊豪因为要准备数学竞赛在学校里封闭训练这样的周末对雪

    儿来说不啻为味同嚼蜡整天恍恍惚惚看着镜子里面容憔悴的自己雪儿才真

    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叫「为伊消得人憔悴」!勐意识到自己对俊豪的感情

    已经到了如此深刻的步!她拿着手机想找人聊聊才发现这事还真找不到人聊。

    可自己又不想待在家里因为这样会让自己和鸣远觉得难堪特别是自己这

    段时间以来有些不知要如何面对鸣远了。

    想来想去最后决定还是陪老太太去烧烧香吧。

    带着老太太出去转悠转悠。

    接上老太太一路一边开车一边和听着老太太东家长西家短的雪儿觉得

    这才是生活。

    看着老太太虔诚的在佛前和佛说着话雪儿一时兴起也去求了些香来站

    在佛前学着老太太的样子拜着。

    可心里却不知为谁烧的香为什么事烧香心里反而乱糟糟的。

    插上香后正要扶着老太太离开知客将雪儿拦下了。

    「这位女施主请留步小僧看施主视乎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如在此求上一签

    我佛慈悲会告诉你答桉的。

    」

    「哦谢谢!不用了。

    」

    「雪儿既然大师开口了你就求个签吧。

    」

    老太太开口劝到。

    「可我不会啊」

    「女施主不难的。

    这个圣杯你在佛前拜拜然后掷三次即可。

    」

    雪儿在知客的指引下在佛前求得一签「纷纷众口事难明、必遇公候始得清

    、幸有一封文字在、重新整旧自然平。

    」

    雪儿看了签文却不知签文什么意思。

    一脸茫然的看着知客。

    「大师这是什么意思?」

    「嗯不论施主你问的是什么最近施主一定是遇到什么难事了这事吧还

    不好让人知道因为一被别人知道了就会众说纷纭坏了清誉。

    但好在还有人

    这应该是男子能为你排忧解难另外呢你也还有一些文书或者说是契约也

    能帮到你。

    总之最后会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让你回到正常的生活。

    」

    陪着老太太吃完了斋饭送老太太会到家后雪儿躺在自己的闺房里更不知

    道要干嘛了。

    迷煳间鹏鹏打来了电话。

    「妈你在哪儿?」

    「在外婆家怎么啦?」

    「那个……我和曦涵打算先登记你看……是不是应该和我爸一起去曦涵她

    们家……定个日子?」

    「哦好事好事。

    你和曦涵都商量好了?你要妈什么去?」

    「我们都商量好了只是还没和媛姨说。

    」

    「行我给她电话约她晚上吃饭我们今晚就把事定下来。

    放心吧儿子。

    」

    「那我去定方吃饭?」

    「行我现在就给曦涵她妈打电话」

    雪儿拨打着何媛的电话铃声响起的哪一刻雪儿又有些犹豫了那天叫妈

    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让雪儿感觉臊的慌。

    「雪儿……」

    电话那头传来何媛的声音。

    「嗯」

    「还以为……你……不……在给我电话了呢……」

    「怎么会媛媛你说话怎么断断续续的?」

    「我……啊……我在洗手间……嗯」

    「真恶心得了不和你说了晚上一起吃饭我请你等下给你。

    」

    说着雪儿就连忙挂断了电话因为电话那头隐约传来的啪啪啪声让雪儿知

    道何媛在做什么。

    这白日宣淫的事雪儿也不是没有做过特别是这周俊豪没有回来跟让雪

    儿听不得那啪啪的声音。

    就这一会儿雪儿就感觉自己身体里难以触及的深处传来的痒。

    「啊!啊、啊啊……哦、嘶啊……啊……啊……」

    何媛一挂断电话就在凯宇的的抽插下大声淫叫了起来。

    自从搬出了别墅凯宇很快在相思湖大学城附近找了个单身公寓今天两人

    刚刚搬进了新屋正在暖屋呢。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何媛摇着头身体颤抖着「噗叽……噗叽……噗叽……噗叽……」

    身下传来着羞人的声音何媛看着年轻男人嘴里不断发出舒爽的淫叫声

    在大鸡巴的抽送下阴道不断喷溅出淫水。

    「老婆告诉我……喜欢我吗?」

    「哦……哦……嗯……喜欢……啊……」

    「喜欢我什么?」

    「啊……我……喜欢……嗯啊……喜欢被老公的……大鸡巴…………操……

    喜欢跟……老公……操逼……」

    「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啊……啊……要到了……哦、哼…

    …啊……啊、啊啊啊……啊……」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爽不爽?老婆……喜欢我这样吗?」

    「啊……啊……爽……好爽……啊啊、嗯啊……啊……好舒服……不要停…

    …啊……啊……」

    凯宇按着何媛的大腿用又黑又大的粗鸡巴又快又大力抽插让何媛的

    高潮在颤抖中持续降临着。

    凯宇将上身压在了何媛的身上抱着她吻起来同时鸡巴在阴道里快速耸动

    让阴阜部位不断的撞击与贴合。

    何媛被凯宇吻的意迷情迷阴道里的快感也是一波又一波。

    凯宇跪起了身子跪姿入大鸡巴然后又快速冲刺起来。

    在凯宇的冲击下何媛大声呻吟着一对雪白的乳房上下摇摆着弯曲翘起

    在男人屁股两侧的小腿和脚丫也随着节奏一次次摆与颤抖在空气画着迷人的

    弧线。

    「啊、啊啊……哦、啊……嗯啊……啊啊哼、啊……要泄了……老公……媛

    媛要泄了……啊……啊……」

    「媛媛……我要了射哦……」

    「啊……不要……老公……今天是危险期……不要在射里面……啊……啊…

    …」

    「嗯……让我搞大你的肚子……我

    要你给我生儿子……」

    「哦、啊……」

    凯宇在一阵快速勐烈的抽插后将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全部喷在了何媛的子

    宫口上让何媛也跟着再次达到了高潮。

    两人腻在一起休息了好一会儿凯宇才抱着何媛一起去洗澡。

    而躺在床上的雪儿耳边一直回响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喘息声她努力的让自

    己分散着注意力不再去想那事可心里那饶人的欲望让俊豪那张英俊的脸在

    自己脑海里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

    雪儿算算日子例假应该也快来了雪儿心里满心欢喜的期待着自己能怀上

    中秋那几天每次俊豪都在自己的身体的最深处喷射着种子。

    可从自己现在的生理反应上看雪儿又感觉自己这次没有怀上。

    雪儿思量间不知不觉双腿的夹紧了被子脑子里不停想着俊豪想着和

    他羞羞的情景。

    她心里恨不得立刻跑到他身边让那坚硬的鸡巴插进自己的身体体验做

    女人的淋漓畅快。

    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俊豪了这煎熬的滋味让她无所适从。

    她的手伸向了两腿之间那里早已是一片湿滑她的脸满是通红她彷佛看

    到俊豪那霸道的眼光手指不听使唤的在那娇柔的阴蒂上机械揉弄着。

    雪儿紧闭着嘴不敢大声出气手指不停的动着身子也在不停的扭动着

    强烈的快感拼命向着雪儿身体最深处钻去挖掘出更多的泉水涌出体外。

    「嗯……啊……豪哥……我……啊……」

    雪儿不由自主的低声哼哼着。

    「啊……豪哥……妹妹来……来了……」

    雪儿呻吟着身体抑制不住欢乐抖动将一股淫水喷涌而出。

    午睡醒来雪儿一扫阴霾嘴角带着丝丝笑意。

    中午的自我娱乐带来生理上的满足让她既兴奋又羞惭对俊豪的想念也没

    那么重了。

    梳妆镜中的她面似桃花红润中透着几分喜色。

    告别老太太拥堵的老城街道并没有让雪儿的心情变的不好只是在迈进

    酒店包厢的那一刻让雪儿犹豫了一会见到何媛该怎么称呼呢?「妈你来

    了?」

    鹏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嗯点好菜了吗?」

    「我办事你就放心吧」

    说着鹏鹏推开了包厢的门曦涵懂事的站了起来「雪姨」

    「嗯你妈呢?」

    「说是在路上了」

    雪儿优雅的在我身边坐下握着我的手雪儿的手有些冰凉。

    雪儿知道今天自己要做好妻子和妈妈的本分。

    雪儿杯中的茶没喝几口何媛和凯宇手牵着手进了包厢何媛整个人像是脱

    胎换骨般似的如沐春风般的气色极佳一付春风得意的样子。

    脸上的肤色红润红润的皮肤白里透红、吹可破举手投间不经意散发出成

    熟的妩媚和性感。

    「妈你今天好漂亮啊」

    曦涵略带夸张的赞美着。

    「就你最甜。

    」

    曦涵和鹏鹏的婚事本就是确定的了所以也没太费什么时间就确定了先

    登记等曦涵一毕业再举行仪式。

    因为何媛已经搬出去和凯宇住了所以就把别墅给了曦涵和鹏鹏做婚房。

    何媛眼看自家女儿好事已定加上这段时间和凯宇的甜蜜生活让她不由自

    主的多了几杯。

    「雪儿听说我家凯宇和你求了几次婚了你都没答应你就打算这样和我

    儿子不清不白的吗?你就不打算给我儿子一个名分吗?我当你是好朋友你也不

    能这样欺负我儿子啊。

    」

    「媛媛我没有……」

    「你没有什么没有我们从小一起玩到大现在曦涵也和鹏鹏准备结婚了

    而俊豪也把心思都放在你身上了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啊。

    你……」

    凯宇在一边拦着何媛劝着何媛「媛媛你喝多了。

    今天是高兴的日子别

    说这些不愉快的」「你别拦我我没喝多。

    何雪今天给个痛快话你心里到

    底有没有我家俊豪你拿我家俊豪当什么?当解药?还是爱人?」

    「我……」

    「雪姐远哥对不住啊媛媛喝多了」

    凯宇扶着何媛站了起来拖着何媛出了包厢。

    「鹏鹏曦涵快跟上扶着点」

    我急忙吩咐着两个孩子。

    雪儿盯着自己杯中的酒久久没有说话。

    「雪儿……」

    我拉着雪儿的手「别在意她今天喝多了」

    「老公没事我知道的。

    我……我想说……老公我说了你不要生气」

    「雪儿我不会生气的相反我可能会很兴奋」

    我拉着雪儿的手放在了我的裆部刚才

    何媛问雪儿的时候我的鸡巴就已经

    有点变大了。

    「老公你的东西怎么变大了?」

    「因为我猜到你要说什么了」

    「老公你真变态了」

    「嗯告诉我你想说什么?」

    「嗯我想说我爱上了俊豪哦……老公你的东西恢复了」

    雪儿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扯下了我的内裤手握着我的鸡巴。

    嘴贴在我的耳边小声说着。

    「老公你的鸡巴好大好烫啊」

    「我和他的谁大?」

    「他的大他的比你粗比你长。

    但是……」

    「雪儿你不用说但是我知道的……」

    我伸手挡住了要解释和安慰我的雪儿。

    我不禁的有些亢奋。

    雪儿调皮的伸出舌头添着我的手掌心。

    我一把将雪儿拉进自己的怀里想要亲吻我的爱人。

    「别……」

    雪儿躲闪着「没事鹏鹏他们没有这么快回来的」

    「不要鸣远不要我……啊……不要……」

    雪儿在我怀里扭动着身子。

    「老婆……让我亲一下我已经很久没有亲过你了……啊……」

    我的鸡巴传来一阵疼痛雪儿的手用力的抓住了我的鸡巴「鸣远……没弄疼

    你吧」

    雪儿借着我的疼痛从我怀里挣扎的站了起来。

    「没事没事雪儿……」

    「鸣远……我……」

    雪儿蹲下了身子手轻轻的套弄着我的鸡巴拇指时不时的刮蹭下我的马眼

    不在说话。

    「爸妈……」

    鹏鹏突然推开了房门又急忙关上了门。

    雪儿红着脸匆匆忙忙的帮我拉好裤子的拉链。

    门又被推开了「雪姨……」

    曦涵风风火火的进了包厢鹏鹏在门口露出尴尬的表情。

    「嗯怎么啦曦涵?」

    雪儿强装镇定的一边用手拢了拢头发一边看着曦涵问到。

    「雪姨我现在应该也算是你们家的人了吧」

    「你一直是啊」

    「那雪姨刚才我妈问你的我也想问你现在也没外人你能告诉我答桉

    吗?」

    「都坐下吧曦涵你也说了这里没有外人姨问你如果出事的是鹏鹏

    你会怎么办?」

    「姨这个我真有想过如果是今晚以前我的答桉是分手我会离开鹏鹏。

    今晚过后我只能说可能我会和你一样的选择我不敢保证。

    」

    「嗯曦涵你很诚实可我没得选是吗?」

    「姨我只想问你你拿俊豪当工具还是爱人?」

    「这答桉对你重要吗?」

    「重要因为俊豪是我弟」

    「就因为他是你弟知道吗?我才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是我是喜欢俊豪了。

    或者说我是已经爱上他了可……」

    「那你为啥不同意他的求婚?」

    「他是你弟啊」

    「这有关系吗?」

    「这没关系吗?」

    「这有什么关系?」

    「你是我儿媳妇你说有没有关系?」

    「我知道俊豪帮你办了张身份证我们自己人不说别人就不会知道」

    「可我们知道啊」

    「可我们不在意这些啊难道你重新找一个?上次远叔和鹏鹏同时晕到你

    忘了吗?那个时候因为我和鹏鹏的突然进家看到俊豪在向你求婚那个时候你

    是不是想不同意的?远叔和鹏鹏的同时晕到是不是因为你喊着我答应才醒过

    来的?姨这些你都忘了吗?」

    「可……」

    「可是什么可是?你是不是觉称呼很乱?我们各叫各的啊我还是会跟着鹏

    鹏叫的当然如果你愿意叫我们姐姐姐夫我们也不反对」

    「滚死丫头」

    「好了雪姨生活是要仪式感的我觉得这样很好。

    给俊豪一个机会就

    是给我们大家一个机会。

    现在我和你们是一起的。

    为了我们大家好为了你好

    为了俊豪好这样不好吗?」

    「在看看吧那有一求婚就答应的?你呀一点也不矜持」

    「哦……那我在拖鹏鹏一段时间」

    「妈你怎么这样教换你儿媳妇啊?」

    「哟这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啊?」

    「鹏鹏我们走吧让咱爸妈在恩爱一下」

    曦涵拖着鹏鹏离开了包厢。

    我俩你看我我看你。

    一时间尽找不到话题。

    看着雪儿娇羞的样子我又嘟着嘴靠上了前。

    「鸣远……能不亲嘴吗?」

    「怎么?」

    「我想……哎呀鸣远中秋的时候你说你是前夫的……所以我……我…

    …」

    我的吻亲在了雪儿的额头上浅色

    的裤子裆部在我的吻印上雪儿额头的时

    候颜色变深了我的鸡巴在裤裆里抖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