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红颜堕之倚天泪 > 【红颜堕之倚天泪】(14)
    作者:为生活写黄

    2019/10/8

    字数:11620

    【第十四章】

    胸部被西华子这无意间扫动,敏感的那一处部位轻颤,犹如一股轻微电流瞬

    间扫过全身,黛绮丝半边身体轻麻,手臂上失去了气力。

    好在,身体异样只是一时,随即黛绮丝就是醒觉过来,心里羞怒,自从夫君

    银叶先生死后,这位前武林第一美女,身体就是再没有被任何人触碰过。

    陡然接触,对于多年没有床笫交欢经历的黛绮丝,却也是足够刺激,随之也

    是激起她心中怒意,不知死活,一个不入流的老道,竟然敢来如此羞辱猥亵自己。

    怒意升起,黛绮丝却是不想再跟这个猥琐老道有多接触,心中只想要尽快将

    其制服,而这其中,隐隐的也是有着她不好言说,也不便承认的原因。

    在那不间断的接触之中,身躯贴紧,皮肤摩擦,虽是暗藏杀机,但是这身体

    的亲密接触,却也不可避免,多年未曾再有过欲事,黛绮丝却感觉身体有所兴奋。

    知道是自己身体过度压抑和渴望之故,所以才会在此时产生异样,当机立断,

    改变方式,准备出重手击倒,甚至击杀。

    虽然想从中了解波斯三使之密谋,但是这个猥琐老道却并不是唯一途径,心

    里气恼他对自己无理,黛绮丝心中已起杀心。

    手上发力,黛绮丝抓住了西华子双手的手臂一变,双手按向了他的头部,掌

    心发力,下一个动作,却是流完扭断西华子的脖颈。

    西华子行走江湖多年,经验也是丰富,当即从黛绮丝动作之中感觉到杀机,

    心知她已是动了杀心。

    水下相搏,虽然方式不同,但是同样凶险处处,西华子心知自己武功上不是

    身后这位佳人对手,想要脱身,只能出以奇谋,攻其不备。

    手掌按来瞬间,西华子趁着黛绮丝动作变化,力道稍有松懈间,头部一摆,

    往后快速一仰一靠,后脑往后撞去。

    西华子身材矮胖,比起身材修长的黛绮丝还要矮上一头,个头只到着黛绮丝

    胸口偏上部位,这头部一仰一撞,却是正撞在了黛绮丝的心口位置上。

    后仰一靠,黛绮丝上半边的乳房也是受到了这一下的撞击,乳肉震荡,碰撞

    的异样感,让其心里再起涟漪,手中动作更迅。

    而西华子心知此时黛绮丝此时已经起了杀心,却也是丝毫不敢大意,头部后

    仰间,他右臂紧跟一转,趁着空隙,往黛绮丝身躯拍去。

    不过,这一招,西华子却是十分下作,出手扫去的,却是黛绮丝的下身方向,

    正是她的下阴部位,也是女性身躯最重要,最敏感的部位。

    面对西华子比招,黛绮丝看出招式开路,却是更气的咬牙,随着他的身躯移

    动,黛绮丝此时却无法一招将其绞死。

    如果不变招,继续强攻,黛绮丝一招可封死西华子退路,再一招就是可重新

    将其制服击杀,但是如此之下,自己却是要被西华子这一招猥亵。

    作为采花老手,西华子这一招却是分外有效,专门针对女性而来,只要她们

    有所戒备迟疑,他就是可以争取机会,虽然江湖女子不拘小节,但是身体最关键

    位置被接触,也是难以接受。

    西华子就是在赌,他赌身后这位佳人也是如此,不会因为想要加快动手,而

    让自己占这么大的一个便宜,虽然之后她可能会杀死自己,但是,也不想承受如

    此羞辱。

    而此刻,就是黛绮丝所面对第二个选择,攻与守,选择权就是在其手中,看

    她是为了要杀死西华子,可以付出多少代价。

    说迟那快,一招间,黛绮丝心思变转,终于还是身体往后退来,身躯稍扭,

    避开了西华子这一下扫动。

    到底,面对这面貌猥琐的矮丑老道西华子,黛绮丝终还是不想跟其有过多接

    触,宁愿多动手数招,也不想让其占上这么大便宜。

    玲珑曼妙的身躯轻晃,黛绮丝娇躯屈起,犹如长弓,轻纱下,修长的双腿用

    力的往外一蹬,雪白的双足狠狠一踢,踹在了西华子的腹部上。

    虽然水下,减小了几分力,但是黛绮丝这一脚凝聚内力,却仍是踢的西华子

    不轻,胸腔一震,腹部内力半散。

    身体顺着这一脚,直往湖下深处摔去,西华子身体沉落,气息一时涣散,他

    就是借助惯性,继续往下沉去。

    下沉了大约数丈,西华子调整气息,身体游动,往旁边游去,准备拉开距离,

    从黛绮丝伏击不到之处浮出水面,借此回气。

    看到西华子想要逃,黛绮丝如何会答应,而此时,她却是又有两个不同的选

    择。

    一者,是继续追击,二者就是自己先行从水面下浮出,然后趁机换气,之后

    再继续的进行水下搏斗,两者各有优势。

    黛绮丝望着西华子远去身形,两者却是已经拉开了有十几丈的身影,此时再

    去进行追击,却是已经落在了后手。

    心里思索,黛绮丝之后还是决定,自己先行回气,水下功夫,江湖上少有人

    能够出其于右,她也不担心,那个貌如猪彘,气质猥琐的老道,有能力在水下与

    自己相斗。

    只是,在此时,黛绮丝却是忽略一点,水下相斗,首重换气之法,气息越长,

    活动越久,西华子在水下时间比着她更长许多,气息连续涣散,已是近乎到极限。

    如果她此时真是再次追击,西华子气空力尽之下,最后只有葬身湖底这一途,

    但是黛绮丝放弃追击,却是给了他一个回气机会。

    打蛇不死,招式已出,却是成了她这一场相搏之中的又一招败笔,一步错,

    步步变,局势,似乎,已经不再由着黛绮丝掌握。

    修长双腿并起,一蹬一屈,黛绮丝身着粉红轻纱身躯在水面下,犹如水中精

    灵,连续轻踏,动作优美灵动,直从湖下钻出,身体半身浮出,在水面上呼吸回

    气。

    清凉的空气吸入,黛绮丝身体气息平静,气力恢复,只是这样一来,她在此

    时,却也是失去了西华子行踪。

    但是对比,黛绮丝却也是并不惊讶,这湖面虽广,但是只要她功聚双目,就

    可将周围景象尽收眼底,不管西华子要从何处浮出,都是可以快速发现。

    黛绮丝在水中恢复气力,西华子却只能一直的在水中憋气,谁优谁劣,分外

    明显,而就算他想要上浮水面换气,又是会在第一时间被发现。

    如此局势,可说局势完全都在黛绮丝掌握之中,不管西华子要想如何应对,

    都是处于下风,不会有意外变故发生!

    控制气劲,黛绮丝身形潜伏在湖面之上,湖面转而重回平静,她的身形转动,

    四下打量湖面,寻找西华子身形。

    入目,却是一片平静,没有着任何的身形出现,黛绮丝心里稍惊,不过却是

    身形不

    乱,暂时不露面,但是他却也是不能一直的在水下呆下去。

    不管内力再强,在水下坚持时间都有一个极限,等到他气力耗尽时,也就是

    会再撑不住,到时,也就是再无力相斗。

    山风吹拂,湖面平静,黛绮丝在湖面上,等待了有着近一刻钟,感觉应该达

    到了他的内息极限,但是,却是仍然没有看到那个身影现身。

    『不对?难道他的内息,可以在水面下坚持那么长时间?不可能?他的内力,

    不可能有这么强?』刚才动手虽然只有数招,但是黛绮丝却是仍然可以判断出西

    华子一个武功内力强弱,只能算是一般般,在江湖上只属于二流程度。

    内力不错,但是距离顶尖却是仍然天差地别,这么长的时间,一般江湖上有

    名姓的高手都坚持不住,更何况,之前他还是在水下呆了那么久。

    难道,他已经在水下身亡了?黛绮丝心里不由暗想,这么长时间都是没有现

    身,该是已无幸免之理。

    虽然几乎可以确定,但是黛绮丝平素行事沉稳,考虑周全,却也是不会轻易

    下结论,准备继续停留等待时间,做最后确定。

    突然,一声水声在身后响起,是水花拍打声,黛绮丝转身一看,只见右边湖

    面,水纹荡漾,有情况!

    黛绮丝功聚目力望去,这水纹泛起,是有物件拍打,但是看着那浪花,她却

    是又觉得不对,水花痕迹却是显得太小。

    心里正犹豫,黛绮丝跟着看到了一件老旧衣衫在水面下浮出泛起,当即,黛

    绮丝一下认出,这就是当时水下那老道的外衫。

    确定这点,黛绮丝心里再无疑虑,身体快速发力,一个流线摆动,随即快速

    朝那方向游去,在水面下,身形游动,宛如地面一般。

    前后不过十几丈的距离,黛绮丝从发力到着抵达,只是游动了数息,曼妙身

    姿到达,在水面下,白皙手臂伸手对着外衫抓去。

    一手抓下,但是入手感觉却是不对,青衫一拉,有重量,但却并不重,在外

    衫内,却是一块的两拳大小的石头,因为重量,带着外衫往下沉去。

    『障眼法,声东击西!』黛绮丝心里暗道,这种小把戏,换成平时,黛绮丝

    绝不会中计,只是此时她先入为主,加上水下环境,却是让她轻易相信了这一套

    把戏。

    黛绮丝心里恼怒,越想越气,将外衫狠狠甩出,而那瞬间,她却是突然感觉,

    手掌上似乎有异样传来。

    一种隐隐的无力感,同时右手掌却是有着轻微的刺痛,还有着一些麻痒,这

    是被下了毒药!

    『无耻老道,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敢跟我用毒!』黛绮丝反应奇快,立刻

    意识到自己中计,当即抬手点住了右手几处穴道。

    昔年黛绮丝以金花婆婆身份行走江湖,用毒本领也算高超,这种手段,她可

    也毫不陌生,此时西华子竟然敢于对自己用毒,班门弄斧。

    手臂上的药效不剧,黛绮丝当即认为这毒并不是致命剧毒,只要暂时压制,

    等这里争斗结束,那么她就是有办法可以解开。

    心里有了定计,黛绮丝也不过多慌乱,继续冷静注意水面下,防止会被突然

    袭击,然后,慢慢的往湖面上浮去。

    虽然黛绮丝并不认为西华子会有威胁到自己的实力,但是出于江湖经验,她

    仍然是谨慎做出判断,从之前水下动手到现在,她做出的决定,也一直都是如此,

    没有变化。

    小心应对,不过于大意,求稳为主,黛绮丝如此行事,不得不说其实很有自

    身考虑在其中,也是她能够在江湖上行走多年,度过那么多风浪危机原因。

    但是凡事有利必然也是有弊,黛绮丝如此应对,确实足够稳,但是同时也是

    让着西华子有了一个喘息,让这局面,有了更多不确定变化。

    黛绮丝身形浮上湖面,就是准备再次进行查看,那匆忙间一眼看到了他的身

    影在南面浮出,换气休息。

    当时,黛绮丝正准备身形发起追赶,可是不等她接近,西华子却是一下又钻

    入湖水中,等黛绮丝游进时,那湖面上,哪里还能看到西华子身影!

    灵动如飞鱼,西华子身形就是在水中一下上下闪动,不多停留,快速潜入湖

    面下,如此不停游击,却是在跟着黛绮丝进行起消耗。

    面对黛绮丝,她水下速度快捷,移动灵巧,但是西华子却也是有自身优势,

    那就是他内力更悠长。

    在黛绮丝追赶时,西华子就是一举潜入湖底深处,让其把握不定,然后再是

    转换方位,换其他方位浮出,换气回息。

    很明显,西华子此行动的目的,就是要消耗着黛绮丝的气力,让其心烦意乱,

    同时就是要等着她身上毒素发作。

    计划不差,但是西华子却也是算漏一点,黛绮丝内力虽然不如自身绵长,却

    也是十分精妙,水下换气技巧更强,而且,一般用毒,她也并不放在眼里。

    所以,之后两人在水中连续多次追逐,僵持下,却是谁也无法取得上风,黛

    绮丝一时抓不住西华子,而西华子也是无法等到反击机会。

    一晃,水面下双方僵持已经有着近半个时辰,看着黛绮丝仍然精神奕奕,反

    应敏锐,西华子心里明白,刚才自己所下之药,应该是没有奏效。

    既然无法占据到便宜,西华子心中就是不由萌生退意,在这里耽搁时间越长,

    对于自己就是越为不利,久持不利。

    但是在几次闪避中,西华子却也是借着月光,看清了黛绮丝容貌,出水芙蓉,

    月下洛神,那绝色容颜,却是让他看的心神恍惚。

    容貌绝美,五官精致,湖水下,皮肤没有施任何的粉黛,却是仍然显得晶莹

    剔透,仿佛是要透出白光一般。

    西华子也是见过不少美女,但是仍然为其容颜所倾倒,容貌之美,比之当年

    天鹰教殷素素更显一份妩媚诱惑,在西华子心中,也是只有赵敏郡主,能够与其

    想比。

    样貌上看来似乎年纪三十几岁开外,但是容颜却是丝毫不逊色于少女,更有

    着少女所没有的风情妩媚,一颦一笑,总在无意识中散露出一股天成媚态。

    不愧是天生的魅体,果然是绝代尤物,西华子憋着这么多天欲火,本就是心

    情亢奋,一股火忍不住发泄。

    看到这样的一位绝代佳人,如何肯于放弃,甘于放弃。

    这里,也是黛绮丝的一招攻心之策,她虽然没有中毒,但是却也是在过程中,

    不时的展现着自身的疲惫神态,不知真假,似乎下一刻就是会因为不支而晕倒。

    如此,反而让西华子不舍的就此离开,虽然明知是计,但是对于西华子这种

    色欲之徒而言,却是赤裸裸的阳谋。

    明知可能是计,却是仍然不可避免动心,因为,黛绮丝就是抓住了西华子这

    难以拒绝的一点。

    在西华子

    后山湖泊内相持间,杨夜昔连夜整理丐帮峨眉两派来使事物,一番

    忙碌后,总算是将那众多杂事料理完毕。

    夜已深,杨夜昔往闺房走回,伸手推门,却是突然看到房间内正有一身醒静

    坐,心里猛然一惊,身体戒备,做出防备动作。

    但是随后,当她看清来人模样时,却是又忙停下招式,身躯一弯,对着来人

    屈膝半跪道:「郡主!」

    房间内,正坐着一位犹如天仙一般的丽人,正身端坐,目光望向杨夜昔轻声

    一笑,正是赵敏郡主。

    抬手示意杨夜昔起身,让其落座,言语闲谈道:「庄内闲琐事真是让你劳累

    了,两派事情准备妥当?」

    面对这随意发问,杨夜昔却不敢大意,赵敏郡主心智聪慧,随意问答,可能

    就是包含有特殊深意,当即正声回答道:「是,已经准备妥当!暗中已经嘱咐人

    手,多加注意!」

    「嗯,很好!」赵敏轻点头道:「你办事,我放心,夜昔,你认为,丐帮此

    来,跟玄冥二老上次袭击你之事,是否有所关联!」

    这个问题,其中却是包含不少信息,杨夜昔知道,玄冥二老本就是赵敏郡主

    手下高手心腹,而这丐帮,跟她们却是并无更多瓜葛。

    乍看起来,这两者之间,并无多少联系,但是既然赵敏郡主如此发问,其中

    却是又说不定会有特殊牵连,而这个问题中,又隐藏了什么信息?

    杨夜昔一时猜不透,却就是更不敢随意应答,沉思之后回应道:「郡主,这

    点,属下不知,不知您是有什么吩咐?」

    这个问题,其中定有深意,坦白否认,比胡乱猜测要更郝,杨夜昔心知,赵

    敏郡主并不是那喜欢下属猜测其心思的性格,比起隐瞒,她更喜欢直接了当,开

    诚布公。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正面回答,比起有意隐瞒,更为合适!

    轻点点头,赵敏嘴角轻笑,随即再次说道:「嗯,那我就问一个知道的问题,

    这次你去华山,是不是有事情,没有跟我汇报?」

    杨夜昔秀眉轻皱,心中却是九转十八弯,不知道赵敏郡主问到这点,是知道

    了什么,还是说只是心里怀疑。

    不过,心里的这个想法,随即就是又被杨夜昔压下,以赵敏郡主之聪慧,绝

    不会无中生有,只要有着起疑,心中已经有了定计,才会如此。

    心念转动,杨夜昔最后还是有了一个决定,开口摇头说道:「没有,我已经

    将所知,都跟郡主您汇报过,没有隐瞒!」

    既然定下了诺言,那么杨夜昔就是会遵守约定,即使,这个诺言,当时是在

    着再不堪的条件下所立。

    但是誓言,就是誓言!

    群巴尔刘启药酒奇奇儿。

    不过,杨夜昔虽然不说,赵敏却也是猜的到,想的明白,分析的清。

    「明白了,能说的事情,夜昔你不会瞒我,所以,没有隐瞒!只有,不能跟

    我说起的事情,与我无关的私事,才是不能跟我进行汇报!」

    赵敏手上拿着一根簪子,伸手轻拨灯芯,缓缓说道:「你的性格重信守诺,

    当初你答应跟着我,就是一直守着你的诺言,绝不背叛,只要你应承下来的事情,

    就是不会改变!」

    「既然你不说,那就不用说,听我说!」赵敏声音轻柔道:「出行前,我给

    你下过命令,但是这件事,你却没有完成!」

    「以你的性格,只要我下达的命令,你所答允的,那么你就是一定会办到,

    不惜一切,而现在,你没有完成,那么,就是只有那么可能!」

    「郡主,郡主我!」杨夜昔颤声说着,开口想要解释,但是一时却不知所言!

    赵敏继续说道:「这点,我只能是推断,有了一个特殊原因,让你不得不如

    此,而且,是跟着那个人有关,你跟他有了约定,不能杀他,你要保他!」

    短短几句,却是听的杨夜昔心头剧震,她心知自己瞒不住太长时间,却没有

    想到,赵敏却是这么快的就将这事情猜的清清楚楚。

    话语不用完全说透,但是赵敏这话语中的意思,却是已经透露出了许多,完

    全的清楚这其中深意。

    既然这点都猜的出来,那么西华子暗中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赵敏郡主就算

    不是真正的察觉,但是却也是可以察觉出一二。

    房间内气氛变得沉默,杨夜昔不回答,但是此时沉默,却也就是代表了一个

    回答,表明结果!

    沉默一阵,赵敏缓声说道:「那么,如果我现在,还是要你杀了他,你是否

    会答应?」

    这个询问,杨夜昔回以沉默,久久没有回答,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两者之间,

    她都是难以进行他决定!

    不过,对于杨夜昔的迟疑,赵敏却是帮她做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如此,夜昔,我就当你同意了,婚礼当天,我不希望看到他出现,也

    不希望这个人还活着,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

    「这件事,可以算成你最后帮我做的一件事情,事成后,山庄解散,你我缘

    尽,再不相干!」

    最后之命令!赵敏最后下达的这个指令,杨夜昔没有拒绝的理由,沉默,也

    就是等于了是默认。

    关于西华子的生死,似乎就是如此定了下来,在他全然不知时,他的生命,

    就被定到了张赵两人的大婚之前。

    当然,此时西华子对于这即将而来的危机却是全然不知,他的心思却是全都

    放在了面前的佳人身上。

    相互纠缠下,西华子一边闪避黛绮丝进攻,一边则不断暗中寻机反攻,但是

    数次下来,却均是未能得效,时间不停流逝。

    迟迟不能得手,湖水浸泡,也是让西华子心中情欲稍退,心思翻转,回复冷

    静,知道事不可违,准备放弃,寻找脱身之法。

    心里可惜,黛绮丝这一位绝代佳人,出现在面前,却无法得手,不得不说是

    一场煎熬,但是西华子却还是能够分的清楚轻重,关键时刻,还是要以保命为先,

    再想其他。

    月光下,西华子再次换气后,身形往湖面下潜入,正要离开,突然间,看到

    三道身影在林子另外一侧快行而来,方向,正在黛绮丝身后。

    危机,也是机会!西华子心中当即想到。

    波斯三使突然前来,却是就让两人僵持有了变数,远远看见黛绮丝身形,三

    使心里打定主意,却是同时发起进攻,手中圣火令飞袭而来。

    相隔开湖面二十余丈,三使控制圣火令,威力减弱不少,加上三使并无伤害

    之心,只是想要制服黛绮丝,夺回其身上圣火令总纲,所以出手间又是留有几份

    余力。

    黛绮丝随意出手,将圣火令一一挡下,但是三使占据优势,却就在岸上连发

    进攻,一时虽然伤不了黛绮丝,但是这连番攻势,却也是分散了黛绮丝注意。

    原本想要潜入逃离的西华子,见到如此,心中想法却是当即一变,乱则生变,

    黛绮丝的绝色容颜,值得他为此去冒险争取一把。

    趁黛绮丝凝心应对三使出手,一时忽略水下动静时候,西华子暗中身形慢慢

    接近。

    西华子这次接近,却并不是直接从旁边游至,而是先潜到深处,隐藏在黛绮

    丝下方位置,然后,再是趁那一瞬间,迅速从下冒出冲来。

    这次,西华子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拉着黛绮丝进入湖面之下,然后,将其拖

    住,拉入湖面下。

    计划简单,行动也是干脆,西华子心里打定主意之后,就是不再犹豫,从下

    方游上逼近。

    出手时机只有一次,如果这一次不成,让黛绮丝察觉,之后却就是再难有机

    会动手。

    西华子小心接近,游动的平静而又缓慢,避免惊起太大水纹,而让黛绮丝有

    所察觉,宁愿行进的慢一些,也是求稳。

    而因为波斯三使分散注意,黛绮丝却是没有注意到自己所处湖面下方的异样,

    她也更不会想到,那个一触即退的老道,会在此时,敢于对自己出手。

    电光火石间,西华子右手翻动,一招擒拿手迅速扣出,一下抓扣在了黛绮丝

    脚踝上,在水下时间这么长,她的身体却还是十分温暖,脚踝柔软细嫩。

    不及更多感觉这一下触感,在抓住了黛绮丝脚步后,西华子不敢停手,快速

    拉住她的身体就往水下潜去。

    黛绮丝一惊,身体本能低头查看蹬腿想要摆脱,不过这一次,却是西华子反

    应更快,直接拉住了她的右脚踝,拉向了湖面。

    水面波纹晃动一下,黛绮丝被拉入湖面下,她当即做出应对,双脚连蹬,想

    要将西华子踢开。

    不过这次西华子出手偷袭,却是已经事先做好了准备,却没那么容易会被挣

    脱,身体往下快速沉去,同时左手快速出手,连续挡下黛绮丝的快招进攻。

    一攻一守,双方快速的连打数招,而黛绮丝毕竟是被西华子突然拉入水下,

    在准备上略有不足,气息晃动间,导致她出招之力变弱。

    所以,虽然是连踢数脚,但是招式之中,只是用上了几成的内力,西华子全

    神应对,终于还是可以勉强招架。

    西华子身聚功力,直往下沉入,一下沉到了湖面近二十丈处,然后水面压力

    以及黛绮丝的进攻,让其无力继续下潜,然后就是在水面下将黛绮丝嫩足松开。

    突然被拉入水下,黛绮丝心中虽然当时有所慌乱,但是随后却就是冷静下来,

    水中蛟龙,紫衫龙王的称号并非浪得虚名。

    水下相斗,黛绮丝也是夷然无惧,气息调整,黛绮丝抬脚连攻,对着西华子

    身体连环扫去,既然想要斗,那她也不会再留情。

    刚才一直神出鬼没,西华子都是不跟黛绮丝正面交手,现在终于是将他给引

    出,虽然是被动,但是,这却也是一个机会。

    心里打定这个主意,黛绮丝开始对着西华子发起抢攻,虽然西华子气息长,

    但是在水下的移动适应,黛绮丝还是要远强于西华子。

    身形游动,如水中飞鱼,如履平地,黛绮丝快速随着西华身旁各处进行攻击,

    一招一式都是不停对着他身上打去。

    内力灌发,打的水下一道道气旋闪现,西华子接了几招之后,就是感觉厉害,

    不敢再硬挡,就是一直的防御游动,尽量将黛绮丝的攻势转化开。

    水面下,黛绮丝出手力气被水流减弱几分,再加上她无法全力出手,内力一

    减再减,打到西华子身上时,就是只剩下了几分气力,还是勉强可以承受。

    各自在刚才变招中反应过来,全神投入到相斗之中,看似西华子处于了一个

    绝对的下风,在黛绮丝攻势下,全无还手之力。

    可是西华子却是越斗心里越喜,反而招式防守的越稳,破绽越少,因为他知

    道,自己已经是将着黛绮丝给拖住。

    水下二十丈,两人想要保持住一个内息不乱,就是有一定的难度,黛绮丝又

    是主攻一方,气息消耗更大,这就是西华子暗中所打的主意。

    将黛绮丝拖延住的时间越长,局势变转,他的优势就是会转而变得更大,最

    后,就是真的有机会将黛绮丝擒下也有可能。

    双方如此的交手了大概二十几招,黛绮丝似乎也是察觉这样一来,不利得手,

    她的性格一向稳重,不会轻易将自身置于险地,而她此时感觉不妙,便想要脱身

    反离。

    快攻一招将西华子打退,黛绮丝反身就准备往湖面上游去,而西华子反应也

    快,看到她想要逃离,当即身躯扭动,一条肥胖的大头鱼直追而上。

    西华子的目标并不是想要追上黛绮丝,却就是想要将其拦住,所以他的出手

    很明确,就是在身后出手偷袭。

    连续几招对着黛绮丝的后背打去,西华子都是用上了重手法,逼得黛绮丝进

    行防备,他也是断定着黛绮丝不敢不防。

    从刚才对招中,西华子判定出黛绮丝武功虽强,但是出招动手间,却是颇为

    保守,通俗而言,就是留有余力。

    如此,是一些高手的本能,在应敌之中,以最合适的力道进行出手,活用着

    每一分的内力,不会过多浪费,换言之,就是求稳。

    黛绮丝也是如此,她如果不是为了这一个稳,西华子根本是难以坚持如此长

    时间,而以她这求稳性格,绝不会轻易的让自己受伤。

    所以,西华子推断,黛绮丝面对自己的重手出击,不会去硬抗,而是要闪避,

    事实证明,西华子此时猜测并没有错。

    面对西华子从身后打来攻势,黛绮丝稍微犹豫,还是不想硬接,身躯一扭,

    修长曼妙的身躯一转,往旁边游去。

    而这一拖延,西华子身体却是就追上,当即快打几招,也是没有所谓章法,

    在水面下,任何精妙招式,都是会有变形,所以,不如抛弃招式,专走实用。

    双手连打,西华子就是这一通乱招的王八拳路,不停

    打去,伤自然是伤不到

    黛绮丝,但是如此抢攻,却是正可以拖延她的一点时间。

    而在缠斗之中,西华子色心大起,刚开始还是小心应对,可是数招过后,他

    的动作却就是变得不再老实,出招之间,变得更猥琐无耻。

    抬手一掌反击时,不是朝着黛绮丝那绝美的面容上摸去,就是故意去触碰她

    的丰满双峰,即使是在水下打斗,随着黛绮丝的动作,她那饱满的双峰也是随之

    不断的起伏晃动。

    双乳拍打着水纹,水波荡起,如果不是在水下,西华子猜想自己一定是可以

    清楚着听到这入波拍打的声音,水面下,那一层薄薄的纱衣,仿佛就是无物一般,

    再也进行不了什么有效的遮挡。

    黛绮丝洁白如雪一般的皮肤,即使是在这水下,仍然是可以隐约可见其白皙,

    玲珑有致的完美的身材,胸前那一堆丰满坚挺的双乳,西华子已经是用着自己的

    手臂去亲自的感觉过。

    那绝美的手感,一触难忘,而在双峰之下,就是那纤细的几乎不堪一握的细

    腰,水下模糊看去,没有着一点的赘肉,正是完美比例的展现。

    而在那腰肢往下,曲线突然的往外扩张,圆润挺翘的臀部,随着黛绮丝的身

    体而晃着,尤其的吸引吸引西华子的目光,他虽然也是采花无数,见过不少美女,

    但是黛绮丝的美臀,却是仍然让他错愕。

    肥美圆润的臀部比着西华子以前所遇到的所有美女都要完美,臀部挺翘,撑

    起着一个特别的高度,只是看着就可以猜想的出弹性十足,如此美臀,当时少见,

    简直就是极品。

    目光不停猥琐探望,那灼热的就好像是要将自己给吞了一样的目光,黛绮丝

    也是不会感觉不到,想自己堂堂紫衫龙王,竟然会是被这样一个无耻的江湖败类

    给戏弄,羞愧愤怒,各种情绪却是不禁的在脑中蔓延。

    虽然黛绮丝心里清楚,此时这情况,并不是自己动怒时候,但是心中怒火,

    却是仍然难以轻易压制,而西华子出手的猥琐招式,不断对自己身胸部,腰部,

    臀部扫来。

    动作并不快,但是那无耻的意图,黛绮丝却如何会感觉不清楚,只是,面对

    如此攻势,她的心神有所慌乱,却是无可避免,出招力道减弱,终是有所影响。

    黛绮丝曼妙身体游动,在水下想要避开,但是西华子却是转变方式,开始不

    停缠斗上来,宁愿着被黛绮丝打上几招,也是要将其拖延。

    减弱威力下,黛绮丝的招式打出,虽是仍有伤害,但是西华子还是可以承受,

    一想到有可能拖住黛绮丝,将她给制服,西华子只感觉身体一阵火热。

    隐隐的躁动感,让西华子只感觉身体好像是有用不完的气力一样,这些招式

    打来,也是感觉不到了什么疼痛,只是想要这样的撑住。

    比起有可能的结果,这样的一点折磨疼痛,又是算什么,身体强撑,他却是

    一点也不后退,撑着乱打,不求奏效,就只是为了拖延。

    西华子气息更长,更稳,所能够坚持时间也是相对更长,黛绮丝却是撑不了

    那么久,在气息上,正是她自身的一个弱势,也是想比起来,她唯一弱势。

    又是缠斗了十数招,黛绮丝感觉自身气息越乱,心知不能再这样的停下去,

    身躯一转,不再顾着西华子的缠斗,转身就往上游去。

    西华子故技重施,却是再次的提拳朝着黛绮丝的后心打去,想要再引得黛绮

    丝反击鬼挡,以此来拦住她。

    但是这次黛绮丝打定主意脱身,却是再不顾着西华子这一招偷袭,身体不躲

    不让,直接的被西华子打中后心,同时西华子手上动作也是不老实,趁机往下,

    对着她的臀部摸了一下。

    一触即分,虽然只是匆匆一下的反应,但是那入手的软滑,那从满弹性的柔

    滑手感,短暂的一接触,却是一直的在他的手掌上弥漫,难以散去,连西华子这

    色中老手意识都是惊住,半响才回过神来。

    臀部被抚摸,黛绮丝自然也是感觉到了,自己多年来再没有被任何男人碰触

    过的身体,今晚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样一个老道士所碰触玩弄,心里如何会

    不气怒。

    但是黛绮丝毕竟还是经验丰富,没有轻易的让愤怒冲垮她的理智,她心知此

    时自己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修长的右腿一瞪一踢,黛绮丝同时借着这一下被西华子打中的力道,身体快

    速往上游去,瞬间拉开了三丈外远的距离。

    看到黛绮丝竟然是不惜拼着受伤也是要拉开距离逃离,西华子心里暗叹可惜,

    这样的距离,他已经无法追上,黛绮丝水上功夫比自己更强,就算是受了一点伤,

    现在这游走的速度也是要比西华子更快。

    黛绮丝此时一心想要逃离,西华子心里暗叫可惜,当即身体紧跟追赶上去,

    虽然心知想要追赶上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到了此时,西华子只能尽最后人事,最

    后的追赶尝试。

    只要黛绮丝一出水,气力恢复,在接下来黛绮丝就是有了更多的机会来对付

    自己,美人脱逃,再难得手,水下战术只能使用一次,却是难以多用。

    在水中,西华子身形跟在着黛绮丝下方,虽然难以追赶上,但是从他的角度,

    却还是正可以从下往上的看着黛绮丝那曼妙身影,月光照入水中,将其身体映照

    的仿佛天仙。

    『可惜了,这个绝美的尤物,看来老道我今天是无缘享受到了,没办法,既

    然不能得手,就是只能先退了,保命为上,以后再看有没有其他的机会吧!』西

    华子心中生起了放弃的念头,前面黛绮丝已经到了湖面上,随机都可以离去,已

    经追赶不上。

    而就在西华子心中放弃时,意外突生,黛绮丝娇躯猛然一震,水面上波纹一

    荡,却是没有从水中浮出,反而是身体往下荡来。

    意外之喜,西华子猛想到其中原因,是波斯三使,他们还没有离开,以为刚

    才是黛绮丝听到了谈话,不敢让其脱身,所以发起了袭击,将黛绮丝这脱水而出

    的举动打乱。

    黛绮丝本就是拼着一口气想要从水下而出,但是却没想到,在临最后时却是

    被三使用圣火令袭击,虽然及时挡住,但是在她出手那一刹,体内还没有来得及

    调戏的真气再散。

    娇躯顺着这一下惯性,反是继续的朝湖面下摔来,正是朝着西华子的方向,

    面对这送上门的美人,西华子如何会放过机会,双手快出,连打黛绮丝后心三大

    要穴。

    这一次,黛绮丝避无可避,后背上结结实实的挨了西华子这一式三招,真气

    涣散,喉尖一甜,一缕鲜血忍不住的从嘴角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