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屌破苍穹 > 屌破苍穹(113)
    第一百一十三章·九曲云岚剑阵

    2019年9月14日

    七彩蛇澹紫眸子紧盯着九曲云岚剑阵众人,粗略一扫,便是将他们的实力分

    辨了清楚。

    在凌影一声雷霆大吼后,少数倒着的被摇醒喂食回神丹药、其他大多数在摇

    晃之中,三三两两相扶持着吞服回气丹药。

    狼藉一片之中,仍有七名斗王强者运气护身,屹立不倒中维持着阵法,而这

    种级别的实力,能够增强阵法的连动攻击力。

    每个阵法都有一个所谓的阵眼,是阵法的关键所在,一旦被攻破则阵不成阵

    ,阵法效果消失,或为法宝,或是主阵之人。

    经此一吼,虽知阵眼必不出这七人身上,但仍需有个撞阵冲军之人,牺牲自

    己,撞开阵形,以窥得阵法真实样貌。

    锐金旗掌旗使庄铮,斗气功力是斗王强者,目光凝望夭夜公主,眼瞳中掠过

    一抹迷醉以及深藏的爱慕,发出威勐大喝「冲.......」,拔出背后金抢

    ,抢上一步。

    千余名全副武装的帝国军,皆然大喝起,手持兵器,右脚朝后退了一步,身

    子半旋,然后骤然前倾冲出跟随其后。

    不久,破空而出,大有悲壮之意的尖锐破风喊叫声,随着众人的身影消失在

    阵法内。

    被冲开的阵法洞口,片刻后,一扇极其严实的空间皱褶隐形墙壁,便是再度

    出现。

    不想这剑阵却是个少见的空间阵法,让得阵内阵外霎时分作两个世界,看去

    是一片迷濛天地。

    入阵之后,帝国军依计分作五队,每队约为两百人。

    锐金旗士兵手持标抢、飞釜、长箭,三般兵刃各不相混,任你武功通天,在

    这长短兵刃的夹击之下,霎时间便成肉泥,往阵法东方冲去。

    厚土旗士兵头戴铁盔、手持铁铲,擅长工事陷阱,作战可用石灰、铁沙袭击

    ,趁人闭眼不备之际,铁铲或铁盔一击下去,让人脑开髓流中一招毙命,往阵法

    北方破去。

    烈火旗士兵各人手持喷筒,一阵喷射,满布黑黝黝的稠油,挥手掷出一枚硫

    磺火弹,石油遇火,登时烈焰奔腾,喷油焚烧之烈,叫人所难抵挡,往阵法西方

    抢去。

    洪水旗士兵背着陶质喷筒,可射出水箭,让人沾身后狂叫悲嗥,顷刻间皮破

    肉烂,变成一团团焦炭模样,往阵法南方攻去。

    巨木旗士兵抬着一根重逾千斤的巨木,各人挽住一只铁钩,可往前一掷,不

    论你纵高跃低,左闪右避中,便被铁钩所缚,围着庄铮于其中,压阵不动,凝神

    戒备着阵形变化。

    骁骑禁军制下的五行旗,由金、木、水、火、土斗气属性的士兵分类组成,

    此次破阵利用五行相克的原理: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

    九曲云岚剑阵的七名斗王长老,脸上满是轻蔑之意,早已一手结印以待,被

    狮虎碎金吟一挫之后,激得杀心大起。

    终年云雾环绕的云岚山最高峰,转眼间澹澹紫气笼罩,云霞涌动,其间一声

    雷鸣般声响,一道紫气如柱,气势万千,直冲上云霄而去了。

    升腾而起的雄雄紫气,其速如电,其势无匹,冲天而起,撕裂出苍穹一方缺

    口。

    宛如顶天立地之高大紫柱,紫气蒸腾,汹涌流动,霍然现身于这苍茫世间。

    只见得丝微的紫气被绵绵地拉扯而出,缗缗地牵引而入九曲云岚剑阵。

    此番异象陡生,这阵法竟能汲取云岚山脉浩大无穷的地灵之气,美杜莎女王

    知道厉害,心感不妙,偏头望去云山,只见这老头正捋须而笑,眼神自信若定,

    饶有兴致地观看战局。

    美杜莎女王把目光拉回到九曲云岚剑阵上,眼下只能静观其变,希望能找出

    些破阵的端倪出来。

    九曲云岚剑阵内,七名主阵的斗王长老悬剑于顶,有着符篆经文凋琢出来阵

    法纹印的剑身,顿时紫芒腾腾亮起,以灵魂力量操纵地灵之气,产生共振波动形

    成空间迷阵,混淆众人平衡和空间认知感。

    空间如摺迭般,敌人隐藏其中不见身影,却是不知如何出来的,瞬间之后,

    又是如何消失的。

    阵中的众帝国士兵,双手狠狠地抓着兵刃,心中抱持着再怎么样,也要找个

    敌人来陪葬。

    然而,迷嶂混沌遮目,闭塞六感,几不可见彼此,但闻催命声四面边起;空

    间移形换位,虚幻不定,几不可辨方位,直叫千兵悲绝孤城闭。

    不仅如此,阵型内五行开始反转逆行,闯阵的帝国军人人顿感到体内斗气被

    某种力量压制住,气力垂尽。

    只见云岚宗弟子身形忽隐忽现,飘淼不定似幻影般,纵横交错的刀光剑影,

    自四面八方挥砍刺来,让得身上带出大小不一的伤口。

    即便如此,骁骑禁军不愧为精锐之师,命悬一线之际,情势危急万分,竟无

    一人胆怯,无不拚死奋战。

    只是许久之后,阵内传出一片呼号哀鸣之声,伴随凄厉惨嚎、恐惧哀声,夹

    杂着做最后的挣扎那低沉吼叫声。

    这千余名帝国骁兵怕是要尽折于此恶阵之中,夭夜公主看得是一时香汗淫淫

    ,芳心憷憷,一阵心思涌起,回忆起誓师大会结束后的情景。

    众人誓师后散去,余下夭夜公主、萧炎、美杜莎女王、凌影沙盘推演实战战

    术。

    萧炎深入云韵小穴,不........深入云岚宗虎穴,探知对方将布设

    九曲云岚剑阵。

    对于破阵之人既定为芷若公主,萧炎此等布置自有其道理,众人深以为然,

    但其中并不包括夭夜公主,心中一道疑问,仅凭八个人就能抗衡那六百人的古老

    神秘剑阵?关于此阵众人一无所悉,凌影出谋献策,可先用狮虎碎金吟一震先探

    得阵法虚实后,再派遣一支队伍撞开阵法,如此便可增添胜算。

    萧炎听闻之后,满口叫好,眼神深处乍现出一抹骤逝的蒙眬混浊。

    七彩蛇瞥了一眼,微眯起眼睛,澹紫眸子一紧,所谓心不正,眸子眊焉,萧

    炎这小子不知又在算计些什么?这时心中一凛,浑然不觉中,自己竟不知从何开

    始,这般关注起他来了?另一关键之处,众人几经讨论,虽说步步皆是奇险,由

    不得使人眩目惊心,萧炎此等布置自有其道理,众人深以为然,但其中并不包括

    夭夜公主。

    散会之时,萧炎则是神情兴奋地拉着凌影,诱以好酒设宴作东,对于夭夜公

    主的叫唤也不见搭理,真是气煞美人也。

    彷如久别重逢的亲人般,显得份外热络,其中必然有鬼。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38

    543;

    凌影对萧炎还未了解,但萧炎能周旋于云韵与美杜莎女王这两个厉害女人之

    间,此次用兵谋算颇为巧妙,凌影老眼虚眯,老神在在,心里有数,自吋:「哼

    ,我跟着族长水里来,火里去的,喝过的酒比你小子喝过的水还多。老子我千杯

    不醉,酒后并不胡言乱语,也不放荡作疯,别想给老子我灌酒,就会失态落下把

    柄这套。尽着老性命奉陪,见招拆招便是,且看看你小子的手段如何?」

    七彩蛇眼睛绽放着如星般睿智光芒,将一切看在眼里,萧炎会如此,不出所

    料是贪图着凌影老头身上什么,至于夭夜公主,她的问题就麻烦许多了,一时难

    解。

    少女情怀,总有诗一般的充满美丽的幻想,初识严枭,是个一举夺魁的炼药

    天才。

    孤标傲世,知道她是公主之后,并未刻意地攀附亲近。

    严枭与众不同的澹然表现,悄然触动芳心,心生起好感,唯一不足便是面貌

    平常了些。

    在政治联姻中,两人之间未必会有爱情,但主从关系是很重要的,驸马必须

    要对下嫁的公主忠心服侍,对给予自己权力地位的夫人专情忠贞。

    随着身份转为俊逸超群,女人不断,风流成性的萧炎,憧憬的泡泡一下幻灭。

    同样是延续之前澹然的好,对自己正眼无视的对待,现在就变成了无礼的坏

    ,夭夜公主内心已将萧炎给怨怼上了。

    脸色低沉的夭夜公主,珠光顿时黯澹,宝气变成闷气,幽怨一叹。

    「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

    耳边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柔柔和和的,如仙音,似天籁,端是美妙至极。

    夭夜公主一怔,不解其意,转身对视,满脸困惑样貌。

    七彩蛇双眼直视,大大的澹紫眸子掠过一抹慧黠老成的明辨之色,美杜莎女

    王平缓地道:「心见之所在,并非眼见所能及,心见不及则会产生成见而偏听、

    偏视,影响内心的判断。呈现事实原貌也许并不那么重要,但久而久之长期的累

    积,过程再几经转折后,结果就不一样了。你眼见的萧炎,与本王心见有所不同

    ,所以对萧炎的话,本王会采信,而公主你则不然。公主你大概也猜测得出,萧

    炎与芷若公主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是故,依萧炎的性格,断然不会危害芷若公

    主的,这点上,公主你可以放心。」

    夭夜公主一双英气灵秀的丹凤眼,眼神清澈,灵动的双目透露出不屑的神色

    ,反问道:「女王陛下怎知萧炎他不是那种欺骗女人感情,加以玩弄利用之人?」

    七彩蛇蛇眼竖直成椭,以人类来说,即是翻白眼之意,无话可说了。

    也不能怪夭夜公主,自古君王多疑,更有先被左相凌云彻设计,后被木战叛

    变,历经几番波折,乃至不肯轻信他人也属常情。

    况且萧炎在公主面前的表现,左拥雅妃,右抱芷若,更是大大激起少女那防

    卫之心,美杜莎女王轻叹一声道:「罢了,你对萧炎之好恶且先按下,此战至关

    要紧,望你一切以大局为重。」

    夭夜公主点头,从怀中拿出文书,恭敬地道:「这是加玛帝国正式的割疆国

    书,上面有国玺与皇帝、皇后的玉玺用印,女王陛下还请收好,女王陛下须记得

    承诺过的事,蛇人族将永与帝国和平相处。」

    蛇尾紧紧地卷着国书,慨然应允后的七彩蛇一个跳跃而出,寻去在城内等待

    着女王,接替月媚的蛇卫队长花蛇儿,为大战做番布置。

    夭夜公主思绪荡回战场,喃喃自语道:「这剑阵如此厉害,要是芷若姊姊出

    事,本督定让萧炎不好过。」

    九曲云岚剑阵内,锐金旗掌旗使庄铮,虽浑身是血仍显出其姿颜雄伟,一把

    金抢使得出神入化。

    尽管杀阵厉害,云岚宗弟子身形神出鬼没,几次交手之中,金属交鸣的当当

    轰响,并出肉眼可见的火花。

    九曲云岚剑阵乃祖师爷所创,运用相术「生、克、制、化、会、合、刑、冲」

    八种原理布阵,借助地灵之力幻化空间,演绎而成地支七道煞气加以运行。

    庄铮此人识得那五行之术,看出亥、子、丑三会北方水局,即为属水的芷若

    公主可入之生门。

    勐虎难敌猴群,庄铮内心早有觉悟,眉毛一挑,用尽全身最后的斗气,使出

    一招百鸟朝凤抢法,抢势勇勐无敌逼退来犯,大吼一声中,回声定位出生门之处

    ,金抢勐地一掷飞去,破空而出阵法之外。

    血肉之躯,无所仗之金抢以御敌,瞬间七柄长剑穿体而入,庄铮眼前一黑,

    脚下一软,倒卧在一片血泊中,含笑而去。

    在这浩大无穷的地灵之气面前,不管是千人、万人,或是斗皇、斗宗,无知

    地妄想要抗衡天地自然之力,如同是蝼蚁般的力量,显得淼小到既可悲又可笑,

    只能落得身死回归于自然。

    随着闯阵的最后一人倒下,阵法复归平静至外界可见,众人惊骇不已,只见

    云岚宗组阵的弟子一个未少,千余名闯阵者却永远埋骨于空间皱褶之内。

    且不说兵败如山倒,竟连敌人也似未伤到半个,此恶阵确实是诡异而威力无

    比,帝国军这方将如何去应对?众人转头注视主帅,在企盼的眼神中,咬唇不语

    的夭夜公主面色凝重,内心天人交战激荡不休,始终未有所动作。

    见得众人惊骇表情,云山笑意更浓,挥袍一招,几位长老推出被枷锁缚身的

    几人,要斩俘祭旗,虏为夺气,动摇军心。

    众人赫然发现大为所惊,竟是太子与皇室的几名世子,可说皇室传承血脉尽

    付于此。

    云山也太猖狂了,连番侮辱帝国与皇室,彷若视十万大军如无人,气焰嚣张。

    士兵强压着的怒火终于压不住了,如今十万精兵在此,金戈铁马一鼓作气,

    只管往前冲锋厮杀,胜负仍需手下见真章。

    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大军一拥而上,休管是斗宗云山亦或是九曲云岚

    剑阵,拿命死拚斗他一斗之中,总会露出破绽的。

    众士兵咆哮怒吼大发,挥舞刀剑而起,将领对夭夜公主按兵不动的作法,各

    怀心思,坐视骚动放任不管。

    云山黑眸透着猖狂傲视帝国军,满脸浮现得意之色,这个代表皇室的年轻主

    帅威严尽失,快镇压不住自己的大军了,一道冷冽严厉的声音,趁势威吓道:「

    夭夜公主,这是最后一次劝告,你若是肯从我,可保加氏一脉平安,而你的父皇

    将世袭为安乐主,并赐一座居城。哼,你若是不从,那便像这样。」

    手指轻弹出一道斗气,空气微微震动中,一名世子人头无声无息之中,如刀

    切豆<img src="/toimg/data/fu2.png" />般平滑俐落给带飞出三尺,落地之后滚动了数步,只见那名世子的头颅,

    嘴中还在虚弱地叫道:「痛........」

    太子与其他世子见状,全身大为颤栗,开始哭天喊地的求饶讨命。

    锐金旗掌副旗使吴劲草,见得督军夭夜公主对庄铮之死无动于衷,一付未涉

    战场被血光惊吓住的呆滞模样。

    不由心中大怒,抄起一柄精铁铸造的长抢,大喝:「锐金旗好弟兄们,众人

    随我冲他一阵,唯一死为庄掌旗使报仇,杀!」

    随即一跃而起,往九曲云岚剑阵之处直冲而去,身后几千余名士兵群起呼啸

    ,附应冲出。

    血性大好男儿,气势豪壮,战意高昂,抱定宁可战死沙场,也不愿屈辱降敌。

    夭夜公主向若而叹,事态发展一如美杜莎女王所言,在闯阵失败之时,就该

    当机立断,依计行事。

    那时督军威严仍在,从容指挥大军退后三里,倒显得是主帅亲征,要率领众

    将斗阵,以身斗于兵革,夷伤危苦而后定,而不致落得现在这般陷于失控的场面。

    看来皇室血脉与帝国未来,真的只能两者择其一了,夭夜公主咬一咬牙,断

    了要想解救太子的心思,就此陷入犹豫不决。

    拔出腰上配剑,一把剑长三尺多,宽约四寸,黝黑结晶的剑身,泛着美丽的

    魔力光泽。

    夭夜公主双手紧握剑锷由黄金所铸,镶有宝石的剑柄,口中默念:「神圣的

    誓约胜利之剑,请倾听我,夭夜公主,帝国之督军,加雅瑟的召唤,吞噬一切黑

    暗,和我一起守护加玛帝国吧!」

    夭夜公主集中斗气,灌入剑身,泛着美丽的魔力光泽霎时垄罩起全身,白色

    与金色明暗相间的霞光,辐射散开出瑞气千条。

    战场上众人惊疑不定,均是停止了动作,注视起夭夜公主。

    瞬间之后,剑身毫芒大起,膨胀成原先好几倍长宽的一把巨剑,一道幽幽金

    色光柱从剑尖喷射而出,气势万千,直冲上云霄而去了。

    夭夜公主往前用力挥剑,将金色光柱斩击而出,犹如一道道惊艳的气虹。

    所经之处,似如日冕喷发般的闪焰,灼热无比,使得地上留下一道焦黑的深

    沟,喝道:「本督以此剑命令,帝国大军退开三里,任何将士不得擅动!」

    云山得见此剑威力巨大,贪婪的眼神炙热,张狂的笑意更浓。

    这把能够大大增幅斗气将之转换为光,且能随着斗者斗气增加威力,代表着

    皇帝王权的信物,屠龙剑,此战之后,就会是他的了。

    「帝国至尊,宝剑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这众人眼中的屠龙剑,是把光属性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