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小城骚事儿(精修版) > 小城骚事儿(精修版)45
    作者:无梦襄王

    2020/1/9

    字数:5093

    怎么可能?!

    刚刚睡醒睁眼的我被眼前的一张脸吓了一跳竟然是赵筱菊小寡妇赵筱菊。

    我使劲儿闭了闭眼再努力睁开然后再看晕还是赵筱菊!

    这时赵筱菊对我笑了还张嘴说:「爷醒了?还没到你让我叫你的时间呢?再睡会儿吧。

    」

    晕怎么赵筱菊的声音这么像张骚逼?

    我抬手揉了揉眼睛再看靠竟然是卸了妆的张骚逼。

    其实吧这骚货在

    我印象里从来都没有卸过妆反正我是没见过这货一项是大浓妆示人。

    可能是

    昨天晚上我睡着以后她去洗漱然后卸了妆又上的床。

    可是她现在这张卸了妆的脸竟然跟从来都是素面朝天的小寡妇赵筱菊有

    七八分相似。

    特别是三角区很像。

    我挪动着头部多角度的观察张骚逼的脸她被我看得有点懵问我:「爷

    你怎么了?我卸了妆很难看吗?」

    我问她:「你还有其它表妹吗?在铝厂上班的有没?」

    张骚逼摇摇头说:「我们家亲戚少就孙姐一个表姐妹还是远方的。

    怎么了?」

    我摇头说没什么并且交代她:「以后凡是见我只允许你化淡妆很淡那

    种妆而且穿的要素净点不需要花里胡哨的明白吗?爷喜欢这样的明白吗?」

    张骚逼骚浪一笑:「爷要我怎样就怎样爷说了算。

    」

    我扭头看看另一侧没看见孙大奶。

    张骚逼说孙大奶在厨房给我炖补汤呢

    一大早去起床出去买的东西。

    说今天我要办大事儿得吃好吃饱。

    我听了觉得

    很欣慰这熟女的好处之一就是懂事儿疼人。

    我抬头看了看表见快上午十点了。

    点了根起床烟对张骚逼说:「今天周

    末你现在去跟那家伙打个电话再确认一下下午见面的时间。

    」

    张骚逼赶紧拿起电话就打对方却是关机。

    她疑惑说:「不对啊昨天晚上我跟他约的好好的呀不会还没起床吧。

    」

    我隐约感觉不太好怎么可能关机呢?这都十点了。

    不过因为是周末也有

    可能是没起床睡个懒觉什么的。

    就交代张骚逼每隔十来分钟打一次直到打通

    为止。

    直到我洗漱完毕跟我哥一起吃了孙大奶精心准备的丰盛大餐都中午十一

    点多了那个骗子军校教官的电话还是没有打通。

    我的感觉越来越不好?难道我

    的计划败露了对方察觉到了什么?不大可能啊?

    其实我本来打算让张骚逼伪装成富婆跟他见面然后假装一见钟情就开

    房然后用偷拍下来然后威胁他还钱。

    一个野鸡军事培训学校的教员工资也不

    低而且老家还有老婆孩子我不相信他不就范。

    本来计划的好好的昨天晚上张骚逼说约好了对方反应很热情现在为什

    么打不通电话了呢?手机坏了?不大可能如果今天错过了搞不好要到下个周

    末才能实施计划我可耽误不起。

    正烦躁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一看还是陌号码我接听竟然是老五蓝幽

    苔给我打来的说中午想请我吃饭顺便说点事情。

    我说今天没时间改天有

    事儿电话里说吧。

    她说一定得今天她已经在饭店等我了还说有很重要的事

    儿跟我说而且让我一个人去别带任何人。

    我问她她那边都有谁?她说她

    也是一个人。

    这就奇怪了蓝幽苔明知道我这两天会有行动为什么非要这个时候单独约

    我见面?我跟张骚逼交代让她继续打电话一旦有消息立马通知我。

    然后我就

    带着重重疑虑一个人开车出去了。

    到了饭店我让张骚逼在车里等着一但打通电话立即通知我就下车去了

    蓝幽苔说的那个包间。

    一进包间确实是蓝幽苔一个人今天穿了一件宝蓝色上

    衣小v领的趁的肌肤雪白照实明艳动人。

    可惜表情依然冰冷让人不敢

    亲近。

    包厢不小不是那种情侣包厢宽敞豪华当时她说饭店儿名儿的时候我

    还有点吃惊这个饭店是我们这最贵的饭店之一主营海鲜鲍鱼一绝请的都

    是广州名厨我这样的屌丝从来就来消费过。

    菜已经点好了满满一桌很丰盛一眼扫过鱼翅鲍鱼清蒸的不知道

    什么名的整鱼都有两个人绝对吃不完的。

    妈的真后悔刚才吃太饱了。

    现在

    肚里一点空间都没有浪费了。

    最新找回4F4F4FCOM

    我一坐下就开门见山:「我刚刚吃过饭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我今天真

    的有事儿老四的事儿你们不是催的急吗?」

    蓝幽苔好像也不大愿意跟我多说什么只愣了一下就从她邻座的椅子上拿

    起一个塑料袋放到餐桌的转盘上转到我面前用表情示意我先看看内容。

    我拿起袋子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几沓厚厚的人民币!一数六沓也就是

    六万人民币。

    我诧异:「这是什么意思?好处费?也太多了吧?」

    蓝幽苔点了一根女士香烟:「其中两万是好处费给你的。

    另外四万你拿

    给四姐就说是你从那个人手里要回来的。

    至于怎么要的你随便编个就行了。

    这个事儿就到此为止了。

    今天咱俩见面的事儿请你保密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

    呦呵?什么情况?我当时有点懵就说:「我没听懂。

    你能不能把事儿说清

    楚点。

    」

    蓝幽苔有点不耐烦说:「没什么不清楚的吧我找其他人把钱给要回来了

    不想让她们担心我我不想老四觉得欠我什么所以就还是让你说是你要回来

    的。

    就这么简单这样人情你得好处你拿事情也了啦不是皆大欢喜吗?」

    我隐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就说:「那你早干嘛了?干嘛非等到现在还

    绕这么大个圈子还把我绕进来?还搞的这么神秘?」

    蓝幽苔好像在尽力压抑着不耐烦克制着语气跟我说:「这其中原因很多

    很点复杂说来就话长了这件事儿是给你添麻烦了也请你原谅好吗?我非

    常感谢你。

    」

    她越这样我越觉得蹊跷摆出一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说:「没关系

    我有时间慢慢跟我说既然我参与了就不能稀里糊涂的我从一开始就没想

    过在这件事儿上拿好处既然你想让我保密那就得把具体保什么密给我说清楚。

    我没其它毛病就好奇心有点大我也非常感谢你。

    」

    蓝幽苔快压不住火气了一脸厌恶说:「三万行吗?这件事儿到此为止

    吧。

    」

    我摇头:「我不缺钱也不要钱我就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骗子现

    在在哪?怎么样了?你是怎么把钱要回来的?为什么托了我你又去找了别人?」

    蓝幽苔猛抽了一口烟:「好吧我找了我一个表哥他在省城有点能力也

    属于混社会的我见你迟迟没动静就给他打了电话他帮我要回来的具体怎

    么办的我也不大清楚。

    」

    我点头:「哦这样啊那为什么让我落这个人情?你直接跟他们说是你表

    哥要回来的不就行了吗?怕她们替你担心?这有什么可担心的一个骗子而已

    既然他把钱乖乖吐出来了就证明他心虚就翻不了什么浪为什么还要给我钱

    让我保密?」

    蓝

    幽苔脸色阴晴不定:「好处费再加一万四万行不行?如果不行就算

    了。

    」

    我笑笑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离她隔着一个座位坐下对她说:「我智商

    没那么低也没那么贪财你也没那么聪明我可以替你保密但是我绝对不当

    傻子。

    那个骗子的电话到现在都没打通你说你要是找人把那家伙给埋了我他

    妈的不是成了杀人凶手了吗?」

    蓝幽苔听了冷笑一下说:「这你尽管放心那人没事儿不会有任何后遗

    症牵连到你的你收了钱然后把另外四万块钱拿给老四这个事儿就算了啦。

    好吗?我再说一次这个事儿就到此为止了。

    好吗?谢谢!」

    我也冷笑我从包里掏出李维给我从警察系统上打印出来关于那个骗子的背

    景资料拍到桌上:「你要是不说我就去找这个人让他告诉我他工作单位

    老家在哪老婆是谁我可知道的一清二楚绝对找的到他。

    我可能没你表哥厉

    害但是找到他没问题!」

    蓝幽苔有点急了又点了一根烟看着我不说话抽了大半根儿然后低声

    说:「好吧我告诉你也无妨其实那个人不是骗子只是个好色之徒而已……」

    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还的确曲折离奇老四黑玫瑰通过相亲网站认

    识了这个骗子并且发展神速蓝幽苔一直觉其得不靠谱有次蓝幽苔跟她俩一

    起吃饭的时候蓝幽苔借机跟那个骗子眉来眼去假装勾引那个骗子趁老四去卫

    生间的时候还真对蓝幽苔动手动脚了。

    等事后老四从卫生间回来蓝幽苔当场

    发作揭发那个骗子谁知道人家矢口否认说蓝幽苔是陷害他。

    而最可笑的是

    老四竟然不相信蓝幽苔却相信那个骗子。

    所以蓝幽苔气不过又背里联系上那个骗子还专门去省城见了面反

    正就是两人达成协议让那个骗子故意跟老四借钱然后消失或者赖账不还这样

    可以伤老四的心以便让她死心。

    当然骗子只能拿走其中一万还有就是可以

    睡蓝幽苔一次。

    本来蓝幽苔以为自己可以全程掌握谁知道我成了半路的程咬金这件事儿

    她也就失控了。

    我说呢这个小娘们儿怎么对我全程臭脸对我这个帮忙办事儿

    的一点也不客气原来人家根本就不想我掺和进去。

    我还真小看这个小娘们儿

    心机城府够深的。

    我听明白以后苦笑着问她:「我能问个问题吗?不对你必须回答我几个

    问题!」

    蓝幽苔看我一眼说:「你说吧。

    」

    我:「你跟那家伙睡了?」

    蓝幽苔对我翻了个白眼:「想什么呢?根本不可能我当时就是忽悠他的。

    」

    我:「那人家怎么可能那么听你的话?就为一万块钱?」

    蓝幽苔朝桌上努努嘴:「我也有这个他要不听话我就告诉她老婆。

    」

    我说:「那你直接告诉老四她有老婆不就完了?费这么大劲儿干什么?」

    蓝幽苔幽幽说:「这不够伤的不够那样她还是会去找其他人相亲的。

    咬的深才能十年怕井绳。

    」

    我恍然并且拍手鼓掌然后把头凑向蓝幽苔表情一本正经的问:「你跟老

    四到底谁是攻谁是受?」

    蓝幽苔应该是没听懂:「什么攻什么受?什么意思?」

    我笑嘻嘻的说:「听不懂吗?就是你跟老四亲热的时候谁扮演男人就是

    攻谁扮演女人就是受。

    还是你们属于那种角色可以随时换的那种?」

    蓝幽苔没等我说完就气急败坏的抬手就要闪我耳光我当然是有所准备的

    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然后对她扬了扬我的手机:「别别激动我可是有全程

    录音的你想跟老四老死不相往来吗?」

    其实我忘记录音了当时没想那么多不过唬人谁不会啊。

    蓝幽苔也没有怀

    疑挣脱我的手面红耳赤热泪盈眶:「请你放尊重一点儿我们是姐妹之情

    没你想的那么龌龊我只是想让她吃一堑长一智而已。

    」

    我大笑:「姐妹之情哼你不知道把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头一天晚上我

    跟老三可是去过老四的家的当时我可看见你跟老四赤身裸体搂在一起的。

    抱的

    那个紧哟不可能只是姐妹之情的。

    我不傻的。

    」

    蓝幽苔脸红的快滴血了我清楚的看见她雪白的胳膊都变了颜色就像酒精

    过敏者喝多了酒一样一时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痴痴的看着我嗯好

    像也不是再看我两只眼睛很空洞没有焦点。

    我一根烟快抽完她却哭泣起来喃喃得低声自语:「我只是我只是我

    只是想我只是想……」

    看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我又觉得有些无聊了不是同情她只是觉得无聊

    她跟老四是不是同性恋她那些所谓的机关算尽甚至她这个人我都觉得无聊了

    本来我对她还有那么点想法大美腿嘛可是看她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没有借

    机要挟的心思了。

    勉强一个美女上床就算得逞了估计也跟奸尸一样。

    爷有那

    么多骚屄呢犯不上跟她较劲儿。

    我起身说了句:「行吧你也别演了都是聪明人不需要我配合你替

    你保密这件事儿到此为止吧。

    我把那四万拿走给老四好处费就算了吧无功

    不受禄。

    」

    说完我从那个熟料袋里拿出四沓装到我包里转身准备走人想着回去以

    后把这四万给老哥让老哥拿给老三紫珊瑚让老哥落个风光人情吧。

    谁知我走到包厢门准备拉门出去的时候蓝幽苔出声说:「帮我办一件事

    儿我最少给你五十万。

    我现在就可以付给你十万定金。

    」

    操五十万?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