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的心愿可真多啊,父母顺遂平安,大哥早点成亲,三弟金榜题名,四弟……五弟……姐姐妹妹……各路亲戚,这么说吧,若这盏灯被人捡去裁开卖字,估计都能躺着吃上好几年。《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最后还剩下一面,祝燕隐命令:“你转过去。”厉随问:“为何?”“与你有关,不能给你看。”理由充分,厉宫主配合地转过身。

    祝燕隐迅速写了两行字,偷偷摸摸跟做贼有一比,等厉随转过来时,那盏写满了字的灯已经飘飘忽忽地在飞了。

    “你不要看!”“我没看。”“你看了!”“没看清。”祝燕隐一手捂住他的眼睛,自己抬头找自己的孔明灯。心愿或许真的是有重量的,别人要么许升官发财,要么许早日成亲,要么许阖家安康,都是短短一行小字,飞起来很轻快,星星点点浮于半空,橙红的光、墨蓝的天,飘飘洒洒如星辰,漂亮极了。

    而字最多的那盏灯,因为心愿太多太沉,飞得就很慢,半天才升到树梢的位置,好巧不巧还又刮来一阵斜风,这下干脆挂在树上,不动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祝燕隐:“……”厉随:“噗。”“你笑什么!”厉随将另一盏没写的灯塞进他怀中:“拿好。”“嗯?”祝燕隐还没反应过来,双脚就离开了地面,风从耳畔呼啸刮过,四周景象一闪即逝,满街的灯与树被连成银花,虚幻如梦境,再回神时,人已经站在了一处很高很高的楼上——是那座塔。

    厉随将祝燕隐放下来,另一只手正拿着那盏写满了字的灯,高处的风势更大,一松开,孔明灯立刻就“嗖嗖”地飞了,气势汹汹,比满城所有的灯都要飞得高,燃得亮。

    “现在高兴了?”“嗯。”厉随笑笑,靠在围栏上继续看那盏灯。

    祝燕隐提醒:“你的还没写呢。”厉随接过孔明灯与笔,见他没有转过身的意思,便道:“你一直盯着看,就不怕不灵验?”“谁说盯着看会不灵验的。《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祝燕隐振振有词,“我方才不让你看,是因为我不好意思。”我们读书人一向脸皮薄,但你不一样,你是江湖人,所以我可以看。

    厉随捏捏他的脸:“有情人终成眷属,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祝燕隐闻言怒道:“你还说你没有偷看!”你们魔头都是这么言而无信的吗!

    为了不吃亏,祝燕隐也盯着他的笔尖看,眨一下眼睛就算我亏!厉随的字其实不像他的人那么狂放不羁,还是很工整金瘦的,只写了一小行字,白首不相离。

    白首不相离。

    祝燕隐与他一起放了这盏孔明灯,并且很虔诚地默念了七八遍“心想事成”。

    盛世康乐,漫天烁烁。

    厉随与他一道趴在栏杆上,看了一会儿下头的百姓,问:“那是你家的护卫吗?”“嗯。”祝燕隐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过我一般都找不到他们藏在哪里。”厉随说:“一共有十八个。”祝燕隐竖起拇指,你厉害。

    厉随捏住他的手指:“除了你家的护卫,还有七个人也盯着你。”祝燕隐没觉得意外:“还是那些魔教的探子?”“是焚火殿的人,不过换了一批。”厉随视线看着前方,单手继续捏他的后颈,“是关山七鬼。”祝燕隐吃惊:“那不是焚火殿的护法吗?”“今晚刚换的,你家的护卫应该还没发觉。”厉随道,“不用找,你找不到。”“那我们要做什么?”祝燕隐压低声音,“不必管他们?”“他们七兄弟鲜少一起出现。”厉随扭头看着他,突然问,“你现在敢不敢出城?”祝燕隐不假思索:“敢。”“你还没问我,要你现在出城做什么。”祝燕隐凑过去,在他耳边低语两句。

    厉随大笑:“好,就按你说的做,只管放心,有我在,绝对没人能伤你分毫。”于是祝燕隐便独自下了高塔,祝府的护卫见只剩他一个人,立刻围了上来:“公子,咱们回去吗?”“先不回去,你们几个随我出一趟城。”祝燕隐匆匆吩咐,“速度越快越好。”护卫惊讶:“公子现在出城做什么?”“去替厉宫主接个人。”祝燕隐又催促,“快,晚了就来不及了。”他一边说,一边挤过人群就往外跑。祝府护卫来不及多问,赶忙跟上去,马车就停在两条街外,祝燕隐钻进去坐好,掀开车帘往外看。

    自然是看不到魔教护法的,四周是一排排寂静的房屋,寒夜灯会的热闹正在被抛得越来越远,出城门后,更是只剩下了漫天的星星和孔明灯。

    白玉色的高头大马行进在官道上,威风凛凛。一尺多高的枯草,在月光下会变成银白色,它们一蓬一蓬地摇晃着,一直绵延到原野尽头。

    护卫们燃起火把,护在马车两侧,迎着风大声问道:“公子,咱们要去哪里接人?”“一直往前。”祝燕隐道,“去郊外。”“是!”护卫一甩马缰,向着更远处驶去。

    祝燕隐双手抓着靠垫,一颗心提在嗓子眼,他不知道那七个人会不会真的追上来,不知道厉随现在人在哪里,也不知道马车会在哪个瞬间突然停下,想七想八,想得连路遇石子颠一下,呼吸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