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鬼淫巷 > 【鬼淫巷】(4)
    【鬼淫巷】第四章·淫荡的日本女警部补

    2020年5月22日

    十一日清晨6:08分

    “叮铃铃……叮铃铃……”

    昏暗的房间中电话铃声不断响起一双手从梦中被吵醒极不情愿接起了电话。

    “这里是大谷遥。

    ”

    “h市警察署本部。

    大谷遥女警部补昨夜又发生了b类同类型案件抱歉打扰到您的休息了。

    不过请您立刻前往本部报道。

    ”

    大谷遥狭长的眼眸中一丝恶毒浮现她摆口型骂着该死的警察署自己明明是休假却还要去报道简直是不把自己当人看嘛。

    “了解。

    我会立刻去报道的。

    ”说完大谷遥直接挂掉了电话她躺在床上伸了伸懒腰然后强迫自己坐了起来。

    皎洁的身子如绸缎般丝滑饱满挺立的双峰上乳头精致且小巧。

    大谷遥感觉自己的胸部有些痒用手随意挠了两下那份美好颤巍巍的抖了几下似乎在彰显自己的强势。

    这对奶子可是无往不利的上位利器呢。

    大谷遥很满意。

    刚参加完日本公务员考试便加入日本警察系统大半年的时间内做到了警部补的位置。

    除了大谷遥本身的能力外还有她出色的“业绩”。

    用身子去勾引那些老头子然后不断往上爬。

    大谷遥是极具特色的冷面美人。

    她的美眸狭长性感。

    眼神如毒蛇一般锐利却带着毒。

    更有几分外人察觉不出来的淫荡。

    大谷遥在警察署众人眼中的形象是认真努力却寡言少语的。

    虽然美丽但能察觉到她远远疏离别人的高冷。

    谁又能想到这个高傲美丽的女人在晚上却在那些高层老头子的身下发出婉转的呻吟声呢。

    大谷遥有她自己的秘密她是个性瘾患者。

    简单的来说就是喜欢做爱。

    如果超过一段时间不做爱的话会影响到她的日常生活。

    曾经还是高中生的大谷遥曾想抑制并戒掉这性瘾每当和男生一起上课时她却总是走神上课时也偷偷自慰过。

    结果自己还是成了当时学校最出名的婊子用日语说就是典型的“ヤリマン”也就是谁都来操的烂货。

    大谷遥回想起自己的高中时代最“著名”的那一幕可能是自己赤身裸体出现在学校的男子更衣室然后被好几十人轮奸的情景吧。

    那些散发的汗臭味的男体育生把她围了起来一个个操她。

    那浓郁的男子气息更是她最好的催情剂。

    大谷遥喜欢自己的小穴被塞的满满当当当龟头摩擦g点时她就快乐的不能自己喷出一股股的淫水。

    她也喜欢品尝那些体育运动后臭烘烘的鸡巴喜欢品尝上面的污垢并用自己的小嘴把肉棒们一根根添的油亮亮的。

    当那些肉棒迸发出精液时她毫不顾虑将那些东西当做饮料一并饮入肚里。

    最后再依依不舍的亲吻肉棒的马眼。

    我是个无可救药的骚货。

    大谷遥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毕业后大谷遥参加公务员考试直接进入了警察系统风骚的她更是游刃有余针对性的陪那些高官睡觉。

    火速升职到了警部补。

    不过那些软趴趴、短小的肉棒根本不能满足自己。

    下班无事时大谷遥就脱下警服前往大正町的红灯区去里面当那种最便宜的妓女。

    不到一万日元就能戴套操一次的妓女基本上没有这种价格了。

    而大谷遥一晚上能接客10多次。

    她只是喜欢做爱罢了。

    喜欢各种不同的男人压在自己身上怒吼着释放他们的欲望。

    喜欢他们粗暴蹂躏自己的身体这是大谷遥的享乐方式。

    大谷遥的腰有些酸痛昨天晚上被一个黑人嫖客操弄的有些累了被折腾了两个小时那黑人还是没射最后自己帮那根黑黝黝的大鸡巴深喉了半个小时才算了事。

    不过那根鸡巴的尺寸还真是对自己的胃口呢。

    8点画着精致妆容的大谷遥走进警察署。

    她身着女式警服身下是长短合适、不影响任务的裙子;包裹住纤细长腿的是通体黑色薄丝袜脚上是类似loafers的女性皮鞋。

    (日本的正常女警制服不是这样的这里是为了饱满剧情笑)

    一走进警察署大厅各种各样的眼神在美艳女神的身上身下不断游走。

    “是大谷遥女警部补怎么看还是那么漂亮呢……”

    “你没听说过她的传闻吗据说她外表高冷的不行私下却淫荡的很呢。

    ”

    “嘘你的话要是被本部里她的支持者们听到可是要被骂的。

    ”

    窃窃私语声传来大谷遥却无视了众人径直走向之前给自己打电话的接线员。

    接线员是刚入职不久的年轻男性看到那婀娜的身段和诱惑力十足的黑丝年轻接线员的下体不争气的硬了起来他咽了咽口水。

    “你……你好大谷遥警部补请您前往三号会议室报道。

    ”

    大谷遥没说话她盯着接线员他更紧张了。

    狭长又致命的双眼注视了接线员片刻后她一言不发走开只留下皮鞋踏在瓷砖上的清脆声。

    ……

    第三会议室。

    此刻众警员已经来的大部分了大谷遥行礼致意后找了个靠近白板的位置坐下。

    几分钟后会议开始了。

    讲话的是副警察署长大腹便便的糟老头子。

    之前骑在大谷遥的身上老头子几分钟就气喘吁吁动弹不得了。

    大谷遥却还要高声浪叫配合他的精彩“演出”。

    临了还要夸一句“你好强哦插的人家好舒服呢”。

    大谷遥喜欢用性能力评价一个人。

    而此刻的这名老副署长则是能力不入流的那种人。

    “咳咳。

    ”副署长清了清嗓子。

    “那么我们开始会议直接进入正题。

    这是本月发生了第三起b类案件也是今年的第十四起。

    ”

    “根据前期调查本案件和往常的一样男女在性爱过程中双双因突发性心脏病不幸去世。

    ”

    副署长脸色很不好这种不合理、无法解释、更没有线索可言的案件再发生就压不下来了。

    最后的结果可能是h市警察署高层大换血自己的那些对手们欣然上位。

    自己可是摸爬滚打20多年才站稳在这里的说什么也不能把位置交给别人!

    副署长的讲话大致提到了从今年开始的b类型事件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事件往往发生在情侣或者夫妇的家宅中现场凌乱不堪有大量男女双方的下体体液。

    死者面目表情有的狰狞有的却在死时都保留着愉快的笑容。

    然而死者的死因却不是纵欲过度而是突发性心脏病此类案件毫无意外死因整齐的可怕。

    就算有凶手能用药物达到完成杀人这一点但凶手的动机与手段纷纷不明。

    分析了现场的老刑警和法医看了之后也都摇头这是一桩桩无法解决的谜案。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在警察署大家私下流传着这么一种话:

    有的案件犯罪者不一定是“人”。

    这种案件无法解释充满了超自然的意味今年频发的b类案件就是代表。

    但是探案需要科学公正的警察们在官方记录里又怎么会留下这种“迷信”的结案总结呢。

    至今为止h市警察署的档案库里这种科学无法解释的卷宗多达上百。

    有的甚至是昭和年间的。

    回过头来副署长总结完本次案件后还仍是抱有一丝希望:“最后大谷遥警部补你来进行二次调查和死者复查。

    以上。

    ”

    会议室的警员整齐的行礼。

    大谷遥察觉到了副署长的话另外一种意味:“这种悬案随便调查一下就好啦然后回家休息去吧。

    ”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有一丝察觉不到的笑意。

    这就是用身体上位的好处呢行事方便。

    离开第三会议室大谷遥直接前往了法医鉴定间。

    法医鉴定间位于下三层刚出电梯就能感觉到那一种下特有的阴冷。

    大谷遥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每次来这里都是一样的冷呢。

    ”

    推开鉴定间的门是法医和他的助手正在检查着尸体。

    “你好我是大谷遥警部补奉命调查昨晚新发的b类案件死者情况。

    ”大谷遥敬礼说道。

    法医对大谷遥年轻动人的酮体没有兴趣在他的眼里看来死人和活人的肉体都是一样的。

    他点了点头道:“警部补您来的正好我和助手在处理的尸体正是昨晚的那三具您可以直接向我询问具体情况。

    ”

    死者是大学生情侣的小原凛太、森奈美和森奈美的好朋友藤原晴子。

    (简要来说就是上一章的主角全都死掉了。

    这是前面几章的内容看不懂的去看一下我之前发表的文章吧。

    线索都是串联在一起的。

    )

    死因皆是性爱过程中的突发性心脏病。

    也就是说这三个人在3p的时候一齐死掉了?

    大谷遥掀开另外两具尸体的那是小原凛太和森奈美看到眼前景象她挑了挑眉头。

    男性死者的身材异样的臃肿正常的脸部和他的身材产生了怪异的对比。

    就像有人把他的头拼在了另外一个人身上似的。

    肚子隆起而臃肿里面装满了肥油。

    但是之前大谷遥查看死者人际关系时拿到的小原凛太全身照片却和眼前这肥胖男人极为不符。

    照片是一个月前的这一个月胖了这么多?而且脸部根本没什么脂肪死者一个月前的脸部和现在变化不大。

    只有死者的身体……胖的可怕。

    她瞄向小原凛太的肉棒。

    那东西不像是人类所拥有的在大谷遥见识过的鸡巴中只有此人的下体最为粗大。

    尺寸甚至超过了和她做爱过的那些黑人。

    不知为何那肉棒仍然充血勃起着外表狰狞且膨胀就像被打气筒打过气一样是正常人尺寸的好几倍。

    马眼仍向外缓慢流淌着粘液令人匪夷所思。

    森奈美的死相更为可怕:她仍睁开着双眼眼神涣散(怎么写着写着就成鬼故事了呢本文真的不是!)嘴部张开着仔细观察内部的话还可以发现白浊液体。

    下体双腿八字形向外张开着小穴口大开甚至能直接看到里面的阴道壁和最深处的子宫口。

    无

    法紧闭能用肉眼观察到外阴的撕裂和阴道里残存的精液。

    连屁眼也是一样大开而无法闭合里面的液体缓缓向外流出。

    被那种尺寸的肉棒插过后自己恐怕也会是一样吧……一想到做爱大谷遥又觉得自己湿了。

    性瘾患者也是有自己的痛楚的性瘾甚至会影响人的正常生活和工作。

    和法医交谈一番后大谷遥径直离开了鉴定间去往电梯的路上却还是在想着那根粗犷的肉棒。

    能被这般硕大的肉棒深入蹂躏自己的花心会高潮几次呢。

    大谷遥停下前进的步伐回头看了一下确认有没有人她磨了磨双腿用手隔着内裤扣了一下嫩逼回头走向了下三层的卫生间。

    来往下三层的人很少卫生间很少有人使用。

    大谷遥确认男卫生间无人后钻了进去并挑了最靠里面的隔间进去后锁上了门。

    马桶盖上有一根男性的阴毛她拿起那根阴毛坐了下来又把那阴毛放在嘴里细细品尝仿佛自己在吸吮着肉棒一般。

    她打开手包的拉链从最里面翻出了一根假的硅胶阳具。

    看到这假肉棒大谷遥的爱液喷涌的更厉害了。

    她摩擦着双腿那小穴早已饥渴难耐。

    她迫不及待的褪下性感的黑丝和紫色蕾丝内裤里面湿润着的、剃光阴毛的淫靡小穴暴露出来。

    小穴湿润润、亮晶晶的鲍鱼一般又有着被淫水打湿的光泽。

    她直接把假阳具捅进自己喉咙最深处“啵啵”的淫靡声响回荡在整个无人的男卫生间用口水润滑后她添了添嘴唇直接用假阳具刺向饥渴难耐的小穴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声。

    小穴里每天都要被东西插的这对大谷遥来说是习惯了。

    小穴包裹着粗大的假阳具伴随着淫水发出“噗叽咕叽”的淫靡声响如果男卫生间里此刻有谁在的话听到这动静和大谷遥那诱人动听的呻吟都会立刻勃起并散发出兽欲吧。

    ……

    十一日下午大正町外。

    皆川尤娜刚在药妆店买完化妆品正在回家的路上。

    就在昨天学校里的两名女生失踪了彻夜未归家长已经报案了。

    (这里是第一章的剧情)

    山川飞美和三原美沙都是学校里人气很高的美少女难以想象她们俩是因为什么原因失踪的……

    尤娜和同学聊起这两人时首先想到的是绑架。

    “飞美酱和美沙酱真是可怜呢她们要是被绑架的话岂不是……”

    “哎呀你乱说什么呢!想点好的东西不好嘛!她们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

    山川飞美和三原美沙最后出现的点就是皆川尤娜现在所在之处大正町。

    外围是大量居酒屋和网咖卡拉ok等娱乐场所最里面却是整个h市都出名的红灯区深夜降临时深处的街道回响着醉酒男人们肆意畅快的大笑和陪酒女们刻意造作的陪笑。

    尤娜是不会去那种方的她只是在想飞美和美沙二人是不是喝醉了被带到那里面去了啊……

    还是她们去了那个三井通呢……

    和深夜学校走廊的第十三层台阶夜晚的钢琴室无人在的保健室假人会自己动这些校园都市传说同样齐名甚至盖过它们的只有三井通了……

    本市最出名的都市传说夜晚要是走了进入就会迷路再也无法走出的可怕小巷……

    尤娜打了个寒战自己不能在想这些啦晚上会睡不着的买完东西赶紧坐电车回家吧!

    尤娜在前往路面电车的路上走着却发现脚下踩住了什么东西硬硬的。

    她疑惑的低下了头那是一部粉色外壳的翻盖手机。

    上面有晶莹闪烁的星星贴纸和萌萌的桃子图案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手机。

    尤娜拿起了手机拿出面巾纸抹去了上面的尘土。

    她的内心在做着抉择。

    尤娜的手机上个月摔到上坏掉了而妈妈那里又暂时没有闲钱买新手机。

    自己现在捡到的这部手机……

    她看了看周围根本没人留意她刚才做的事情。

    尤娜咬了咬牙她把这部粉色手机揣进兜里快步走向电车站。

    ……

    在车上尤娜打开了手机。

    翻开手机盖还有不少的电量手机桌面也是可爱的卡通图案不知是哪个女孩子不小心掉落了吧。

    而自己却偷了这部手机。

    心怦怦跳着。

    自己居然……当起了小偷。

    心绪根本无法宁静下来尤娜现在没有观察这部手机的心情她又把这部手机揣进包里甚至都忘了合上手机盖。

    此刻被踹进包里的手机手机桌面突然出现雪花原本可爱的卡通图案变成了山川飞美和三原美沙的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