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将军长榻 > 将军长榻(4)
    【将军长榻】第四章

    作者:行三

    2020年5月21日

    字数:11271

    去周府提亲的聘礼早就已经备好这天李叶打扮一番便上门提亲街上的

    人见他仪表堂堂都驻足围观听说他便是李叶将军更是兴奋讨论谁家姑娘

    会如此好运。

    李叶到周丞相家却并没有见到长女星雨而是独自在西厢房等候待了许

    久才来了一个婢女端茶送水。

    李叶见那婢女容貌不俗眉宇间灵气十足心中微

    动只喝了一口茶立即放下。

    等周丞相进来李叶假装起身迎接实际上用身子

    挡住周丞相视线将一颗小药丸用手指弹进了茶壶。

    两人客套几句李叶假装不解问:「周丞相这茶……」

    周丞相不明白李叶的意思说:「哦这茶确实不是新茶。

    」

    李叶假装强忍着疑惑又聊几句天道:「周丞相如果有什么用的上晚辈

    的方尽情吩咐。

    如果晚辈做的有什么不对您宰相肚里能撑船还请多多谅

    解。

    」

    周丞相奇怪道:「李将军说笑了你来老夫家下聘礼老夫至多回绝哪

    儿会责怪你什么。

    」

    李叶神色黯然道:「是晚辈冒昧了晚辈就此告辞。

    」

    周丞相大吃一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见李叶总是瞥茶壶便亲自拿起茶壶

    闻了闻刚靠近鼻子一股腥臭味迎面而来周丞相已然明白是李叶以为自己

    故意拿出这臭茶为难他。

    再转念一想这茶一定是星雨那个臭丫头换的故意要

    为难为难这个未来的姑爷。

    这小丫头不懂事下人竟然也帮忙掺和简直是不知

    死活。

    想到这里周丞相的脸立刻就耷了下来道:「肯定是犬女串通下人的恶

    作剧。

    真是没大没小来人啊把这个婢女拉下去重重责罚!」

    那婢女立刻大惊失色跪求饶。

    周丞相因酷刑而知名家里便有私设的刑

    室他口中的重重责罚便是在死前还要受些非人的虐待。

    刚拉走婢女李叶便听到屏风后有些轻微的响动猜想是周星雨在后面偷看

    当下抖擞精神向周丞相行了个礼一时间女婿和老丈人间甚是融洽。

    二人聊了

    一会儿周星雨才装作姗姗来迟的样子从屏风后出来。

    李叶客套的夸赞了她几句

    周星雨应对得体回答恰当倒不像传闻中的那样蛮横。

    直到聊起聘礼周星雨忽然语气一变道:「……只是这聘礼也未免太单薄

    了取个平民的女儿倒是够了。

    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我毕竟是丞相的女儿

    聘礼太寒酸让我爹爹日后怎么做人。

    」

    周丞相连忙道:「小女心直口快李将军你不要在意。

    」

    李叶见他们父女一唱一和只说聘礼不足心中怒火极盛。

    李叶囊中羞涩可

    这份聘礼却着实用心甚至还不得不收了姐姐的银子绝对符合规格周家父女

    这么说不过是给自己这个女婿下马威而已。

    奈何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若是有钱

    自然可以说自己回去再准备着一份厚礼奈何实在是没钱只好唾面自干。

    周星雨见这人没什么钱心里老大不高兴知道父亲明面上给自己介绍了个

    英雄实际上只是找借口把自己打发出去。

    幸好这人仪表堂堂倒也不算委屈了

    自己。

    周星雨是周家的大女儿国难当头时他们一家却扶摇直上对于什么匈

    奴人更是没有任何实际概念李叶这个名字倒是听过但也就是个打过几场胜仗

    的不得宠将军。

    「李将军」周星雨装作满不在乎说「听说你在北边打过几场胜仗啊。

    」

    小丫头我打的「几场胜仗」是你还能在这里趾高气扬的唯一原因。

    「不敢」李叶道「承蒙皇上和丞相的恩德倒是有过几场胜仗都是皇

    上和丞相指挥有方。

    」

    「哼」周星雨道「我就想你是个小孩将军哪儿会打什么仗啊想来那

    些匈奴人也是废物至极多半是各府官员想着向朝廷多要些钱粮才故意夸大敌

    人。

    之前听别人说起时都以为你有什么三头六臂呢而我早就跟别人说你不

    过是个会讨皇上开心的宠臣而已。

    以后你也别再去打什么仗了留我一个人在家

    怪闷的还是好好拍我父亲的马屁让他带着你升官发财的好。

    」

    李叶听后立时变色。

    边关的战功全都是他和其他将士们用血和命换回来的

    那些狗屁的国之栋梁除了添乱之外就没干过别的。

    如今天下太平了这群家伙

    又不知道从哪个沟里钻了出来自己反倒要听他们的嘲讽!岂有此理!我若是

    在边关有过一丝懈怠这里就不是神都而是遍的皑皑白骨了!

    周丞相知道女儿的话有些过分却默不作声斜眼看向李叶

    见他的脸色又

    青又紫。

    李叶察觉到周丞相的目光幸好这些年的厮杀让他的心理素质极强才

    勉强压抑住怒火却怎么也无法开口称是。

    周星雨没发觉自己说了什么太不该说的事没再聊几句便兴趣缺缺的离开

    了。

    李叶正色道:「岳父大人请受小婿一拜。

    」

    周丞相受了这一礼也算是正式定下了婚约李叶继续道:「小婿近来听闻

    一事特来向岳父禀报。

    」

    李叶将和樟公公去妓院的事说了周丞相抚须道:「这又能说明什么?」

    李叶道:「岳父有所不知那里的头牌便是严家余孽严蕊。

    」

    「严家?」周丞相的眯缝眼眯的更小了「谋反的严家?」

    当年周丞相给严家网络了不少罪名虽然胡说的多有证据的少但严家倒

    台后一股脑都栽赃在他们头上对于严家死去的男性恨不得再挖出来鞭尸但

    对于活着的女人也没什么奈何。

    李叶道:「正是。

    樟公公贪恋严蕊美色怕是欲对岳父不利啊。

    」

    「哼」周丞相用鼻孔发出声音「他一个太监竟然也干这种勾当。

    宦官

    干政自古以来有过什么好事么。

    贤婿老夫这次倒是要多谢你了。

    」

    李叶拱手道:「不敢当小婿斗胆向岳父讨一个人情。

    」

    「哦说来听听。

    」

    「那个婢女一定和大小姐关系很好岳父可否卖小婿一个人情饶了她的处

    罚?」

    周丞相不屑说:「不过是个丫鬟罢了事事讨好老婆还算什么男人。

    」

    李叶面露难色道:「岳父说的是只不过还没过门便留下坏印象……」

    周丞相笑道:「偏你心软便依了你老夫送你个人情。

    来人啊带你们未

    来的姑爷去把那个丫鬟放了。

    」

    带路的人是周家的管家周福是个干巴巴的老头黑白相间的头发脸上的

    褶子却足以把苍蝇夹死言语上还算尊敬只是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见李叶四处

    留心周府置道:「姑爷要是想看以后有的是机会可要去的晚了彩云已

    经被上刑了姑爷自然不在乎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少不了又被责罚。

    」

    李叶说不急又问了些许周星雨的日常喜好等走到刑室里面传出惨叫

    却是已经开始了。

    虽然动刑不过须臾但那彩云已然出的气多进的气少。

    周福说

    了些吹捧李叶的客套话彩云半死不活的也不知道听见没听见好不容易挨到周

    福说完送她去就医她的眼中才射出一道光芒。

    李叶早就买通了郎中没几天郎中便传出话来彩云已经恨极了周家并且

    收了李叶银子答应为李叶效力。

    李叶大喜当晚便约彩云在花院见面。

    周府戒备森严但李叶千军万马中尚且来去自由这些守卫简直形同虚设

    轻而易举的便进到花院。

    一女子站在阴影中身材娇小脸蛋圆润大眼睛中充满

    了狡黠和一丝仇恨相貌难说惊艳眉眼中却透出精明来。

    李叶微笑还真是天助我也这真是最合适的人选。

    见李叶果然来了彩云从阴影中走出施礼道:「李公子果然是信人。

    」

    李叶道:「约你见面倒也不是为了什么别的只是害怕日后相处中怠慢了

    星雨所以才想找人伺候在她身边。

    」

    彩云道:「公子深夜探访相府难道就只是为了这个?周府一向刻薄下人

    只因小错便用重刑。

    我被父母卖入周府一直以来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怠慢万

    事都求小心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们竟然将完全不相干的事怪在我头上若

    不是承蒙公子相救我那日定然会死。

    周家不给我任何活路也就别怪我对周家

    不忠。

    公子若是让我对付周家我便是一文钱不拿也甘效犬马之劳。

    若是只为了

    知道大小姐的喜好这种事那恕不能从命。

    」

    李叶装作为难道:「你可知道这些话让丞相他老人家知道。

    」

    彩云毅然决然的说:「彩云是死过一次的人再死一次又何妨?更何况即便

    彩云忠心耿耿不也是难逃一死?」

    「可是」李叶慢悠悠说「万一传出去了对我很是不利啊。

    」

    彩云一点就透知道李叶信不过自己突然换上一份媚笑:「公子我有一

    个办法可以让你信我。

    不对应该说有三个。

    」

    说罢彩云褪去了衣裳此刻天气已经有些转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彩云

    今年比李叶还要稍大隐藏在丫鬟服饰下的是一对丰满的乳房。

    彩云三下五除

    二将自己脱了个精光却不急着脱李叶的衣服而是解开他的腰带将他的鸡巴

    从衣服中掏出跪在草上害羞看了李叶一眼而后将李叶的鸡巴一口吞下。

    李叶感觉她一开始还有些生疏但很快进入感觉忍不

    住问:「彩云你还是处

    子吗?」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彩云将鸡巴吐出晶莹的口水在月色下闪闪发光:「过一会儿不就知道了。

    公子对于我这第一个理由还满意吗?」

    李叶装出沉思的样子道:「我认为还不够有说服力。

    」

    「那我只有用第二个理由了。

    」彩云转过身跪在面上向李叶摇摆着屁股

    「公子想来看看我还是不是处子吗?」

    秋风下草味道像是熟烂的果子混合着泥土的清香散发出醉人的味道。

    几根半枯的草粘在彩云雪白的大腿上让人产生她是蛮荒的野人和滑嫩的皮肤

    以及丫鬟的气质形成鲜明的对比。

    见彩云如此主动李叶也不客气扶住鸡巴顶

    在彩云的嫩穴口道:「彩云如果你助我计划成功那么周家的大小姐便是你

    的私人奴隶。

    外人眼里她是主母你是下人可内里我要让那个小杂种每天都

    伺候你和我做爱。

    当周家家破人亡之时我要和你一起在性周的面前将他心爱的

    小妾都肏一边。

    」

    彩云大喜她恨极了周家李叶的话比什么烈性春药都厉害立刻让她淫水

    直流。

    李叶抚摸着她的大腿根等到她的肌肉不再紧绷小穴更加多汁才一下

    贯穿到底。

    彩云一下子缩住身子紧紧的揪着自己的头发鲜血顺着李叶的肉棒

    不断汹涌流出。

    李叶吃了一惊问:「你没事儿吧?」

    彩云勉强挤出个笑脸想要说话却沙哑的说不出句子好一会儿才道:「没

    事儿的我每一次都会流很多血大概就是这种体质吧。

    」

    李叶见她的血还在源源不断的流出比之前开苞过的女人流的都多怕她还

    没为自己工作就死在这里道:「你这个理由足够有说服力了我看也不用继续

    说下去了。

    至于你最后一个理由还是等之后有机会再听吧。

    」

    彩云开始还有些不信见李叶真的拔出鸡巴赶忙拖着身子向李叶行了个礼:

    「谢过公子错爱。

    」

    李叶奇道:「你谢我干嘛?」

    彩云解释豪门贵族给丫鬟开苞时不但不会吝惜反而希望丫鬟叫的越惨

    越好要是一不留神肏死了更好就不需要善后了至于死的人拉出去埋了就是

    除非皇上特意找事儿谁会在乎有人处死自己家买下来的丫鬟。

    李叶吩咐彩云接近周星雨尽量成为她的贴身丫鬟需要用钱或者送礼可以

    找之前的郎中他是自己的随军医生绝对信得过。

    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让那个

    郎中让一些人消失来为你空出位置。

    将要紧事都嘱咐一遍后李叶飞身离开心中感叹自己并非正人君子然

    而和他们比起来反倒成了圣母一般的角色。

    看来姐姐说的没错即便是将他们全

    部屠戮一次也纯属于罪有应得。

    回府后有人来报查到严蕊家人的下落李叶心想夜还长的很索性今夜就

    去探一探严家也剩的再换衣服。

    严家住在神都外的一间大房子里虽然家里男丁都已经死绝但严家本是大

    家剩下女眷的数量着实惊人。

    这些女眷没有任何收入来源除了变卖家产也

    只有去当妓女这一条出路了。

    月光下严家安静的像一座鬼宅一样。

    李叶轻松的翻了进去却见角落的房

    间里还闪烁着一丝烛火。

    一个夜莺般好听的声音说:「妈你先去睡吧我读完

    这一页就去休息。

    」

    另一个包含磁性的声音道:「你姐姐好武我们家里倒只有你继承了老爷

    的性子。

    唉只可惜你是个女儿身。

    」

    「妈女儿也可以读书写字并不是只有卖笑这一条出路。

    等我学成了上

    街卖字卖画同样可以养活家人啊。

    」

    李叶不用看也知道她母亲现在一定是一脸的苦笑。

    可这样甜美的声音引起了

    李叶的好奇让他忍不住润湿自己的手指点在窗户纸上屏住呼吸向里面看去

    却一下子惊呆了浑身的血液都像是被冻结了一样。

    和严蕊相貌有三分相似的成

    熟俏寡妇虽然死了丈夫眉宇间总有一丝散不开的愁容但却仍旧风情万种

    火辣的身材让人忍不住好奇她在自己面前风骚的扭臀时会是什么样子。

    但她的容

    貌和她身边的女孩比起来却显得不值一提甚至庸俗乏味。

    她和她姐姐容貌

    极像却更加的娇嫩小小年纪身材就已经和姐姐不相上下虽然不像姐姐那样

    习武但柔弱的身躯却格外的惹人怜惜尤其是脸上稚嫩天真的表情让人忍不

    住想将她搂在怀里。

    她的姐姐已经是难得的美女然而她的美貌却明显将她的

    姐姐比下去了。

    美妇人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叹了口气。

    李

    叶以为她要离开没想到她却脱下

    外衣在女儿的房里睡了原来她们母女至今还睡在一起让人不禁想象有一

    天让这对儿美女一起在不床上伺候的样子。

    李叶平生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受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烧。

    他本想着靠着

    要挟将严蕊收入囊中但看到她的妹妹后严蕊如何倒不太在意反正樟公公

    想要她那就给他好了只要严蕊的家人在自己手里那她就是自己手中的风筝

    只要一牵线她便会做任何自己想让她做的事。

    计较得当李叶捡起两块石头推开房门一颗率先打在了正躺在床上美妇

    的睡穴。

    女孩听到声音转头看到一个陌生男子出现在自己的房门口正自惊愕

    另一颗石子已经打在了她的哑穴上确保她发不出任何声音。

    女孩的脸上惊讶多过了恐惧。

    她一定是以为自己已经经历过世界上最可怕

    的事、这世上再没什么能伤的到她了。

    她错的可是太离谱了。

    李叶没有吹灭蜡烛而是抓着女孩的双手将她提到了床上。

    女孩这才意识

    到他想做什么拼命的挣扎着可她的三寸金莲踢在李叶身上不痛不痒反而

    极为受用。

    女孩挣扎着努力用身子去撞母亲而往日里睡的很轻的母亲此时

    却像是死过去一样除了平缓的呼吸外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她向上苍祈求着让

    母亲快点醒来可她的母亲却微微的打起了鼾。

    鬼!这个男人一定是传说中的恶鬼!

    女孩张大嘴仰着脖子像是在喊些什么泪水洒满了她因为恐惧而扭曲、瓷

    娃娃一般精致的脸。

    身后那人的手比铁钳还要坚硬让他无从挣脱。

    李叶让女孩背对着自己狗爬一样跪在床上将她的右臂别在身后。

    她纤细

    柔软的身体引爆着李叶内心中的兽欲鲜血像岩浆般沸腾。

    他迫不及待脱下

    裤子女孩脂肪刚刚开始沉淀的大腿还太过收弱几乎可以被李叶一只手握住。

    女孩每一次的挣扎只能换来右臂撕裂一般的疼痛。

    她的嗓子已经在无声的

    哭喊中沙哑但还是无法阻止自己的鸡蛋一样光滑白嫩的屁股被从保护自己贞洁

    的蛋壳中剥出。

    女孩听天由命似的将那天鹅一般的脖颈垂下贴在母亲的乳房上。

    这是多么一种残忍又富含诗意得罪玩笑母亲的心跳是她来这世界上听到的第

    一种声音也将陪伴她度过处女的最后时光。

    母亲的心跳无故的让她感到心安

    仿佛只要这颗心还在跳动就不会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

    在她的身后那个男人

    的动作果然停了下来。

    这是又一个错误。

    李叶还在犹豫可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放弃了自己的计划。

    母女双飞的确是

    个不错的主意但现在还不是动母亲的时候。

    需要一些耐心等到自己的婚期结

    束这对儿母女便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女孩趴在母亲的胸脯上身后男子却停了下来甚至抓住自己胳膊的力道似

    乎也在减弱。

    他一定是看到了自己的母亲的不忍心在一个母亲的面前伤害她的女

    儿。

    感谢上苍女孩这么想着忽然对李叶产生了些许好感。

    可随即而来的剧痛打破了女孩所有的幻想。

    原来他并不是要……我而是想

    要杀死自己。

    身后的男人用一把「武器」插入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感觉整个

    人都被撕裂开来。

    他为谁工作丞相吗?不重要了女孩下体传来的痛苦让她

    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死去。

    母亲对不起我不能实战我对你许下的承诺了。

    姐姐

    对不起我让你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女孩的泪水已经流干。

    那个男人一定是世界上最残忍的存在。

    女孩听说优秀

    的刽子手可以在一瞬间完成工作但这个男人却不知道是本事低微还是故意折

    磨竟然一遍又一遍的将利器捅进自己的体内将死亡的过程无限延长。

    但死亡已经接近了女孩可以感到自己的血越流越多意识也开始模糊。

    最

    后的关头女孩竟然感到一阵放松。

    终于可以不用在家人面前假装坚强不用在

    体会这个家里无时无刻不散发出的绝望气息。

    活着真的好疼。

    终于可以从此收

    获永久的平静再也没什么能伤的到自己。

    这就是死亡的滋味吗好像……还有

    点舒服。

    李叶一开始还有些担心女孩的情况但看着她趴在母亲肥硕的双乳之间景

    色简直美不胜收而且她不像是疼晕过去的样子怎么反而更像是……睡着了?

    李叶实在没有精力管太多。

    女孩紧致的不像样的小穴就像是要把李叶勒断

    一样。

    尽管处女完全没有熟女那样饱满的身材和熟练的性技但小穴中的鲜血和

    女孩满是泪痕的脸却比那些都要让舒服一万倍。

    娇小的女孩就像是破烂的

    娃娃一样虽然依旧精美绝伦却没有任何直觉和韧性在李叶的肏弄下摆动成

    各种不同的形状。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在即将爆发的前戏李叶拔出了鸡巴既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肏到这个

    极品的女孩不如留下些纪念。

    女孩感到李叶将「武器」拔出重新对准了自己的屁眼倒不怎么恐慌倒

    是有些佩服自己被「杀」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死。

    女孩的屁眼就像是大理石制造一样几乎无法被塞进巨大的阻力就连李叶

    都要皱起眉头。

    一寸两寸李叶的鸡巴像是电钻一样七扭八歪的插了进去。

    女

    孩的小屁股就像是用两只手全力握住李叶的鸡巴一样插进去后就难以拔出

    似乎腰只要稍微松劲屁眼就会主动将鸡巴弹回里面。

    李叶才抽动两下就射了

    出来白浊的精液将女孩的肚子都灌满小腹微微鼓起就像是怀孕了好几个月

    一样。

    「这可是为了让你不要怀孕哦。

    」李叶微笑着说随后点了女孩的昏穴快

    速将现场置回原样。

    就把这当成一场梦境吧直到下一次当你的梦魇在现实

    中找到你的时候我很想知道。

    你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从严家离开李叶只觉得身上的戾气一扫而光长呼了一口气。

    如今棋子都

    已经就位这盘棋也该开始了。

    神都近来街头巷尾都在传颂着一件大事并非是皇上李睚的诞辰而是那个

    传奇的将军李叶即将要迎娶丞相的千金。

    李叶骑马走在街头有些感叹自己许

    久不曾像这样风光。

    市井之人挤满了街道的两侧争相想要一睹李叶真容。

    皇宫

    内李睚看着探子呈上来的密折陷入了沉思。

    不多时丞相府便到了李叶按规矩将新娘迎上轿周星雨早就听到外面的热

    闹这才有些得意自己嫁给了李叶便是公主出嫁怕是也没有这样的万人空巷夹

    道欢迎。

    心中虽然欣喜表面上却稳重至极只是向李叶微微行礼便即上轿俨

    然是大家闺秀。

    李叶父母双亡请来的长辈就连李叶都时常记不得他叫什么名字。

    府内摆了

    两桌酒席一桌在正厅宴请达官贵人另一桌在却在后院露天而席都是跟着李

    叶的一些亲信。

    妓院的老鸨虽然没有席位但也改头换脸在后院伺候当做李叶

    的家奴跟着主人的姓改名做李钗看着来往的人群正有些不知所措但会瞧眉

    眼虽然难免风尘气却倒也伺候的周到。

    外面则是流水席街坊和过往之人都

    可以随意享用。

    周星雨一身红袍盛服浓妆面有得色便是李叶也不得不承认尽管为人

    傲慢但周星雨也的确是明艳过人的难得佳丽。

    婚礼礼毕李叶带着周星雨敬过酒后到了洞房的时刻。

    李叶虽然喝了不少

    但酒量惊人也不甚醉倒是周星雨才喝了两杯便已经双颊绯红就着烛火

    越发觉得李叶英俊非凡心中暗想这倒是也是个极好的归宿玉体横陈在床榻

    上美目含春带上了些许情意。

    李叶微笑着要拥上去周星雨白嫩的小脚丫抵

    在他的胸膛上道:「虽然你是我的夫君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但我毕竟

    是丞相的女儿只要我父亲说一句话皇上便能立刻让你下狱你若是待我有丝

    毫不好我便回去告诉我父亲。

    」

    李叶摸着周星雨滑嫩的脚笑着说:「老婆大人发话了我哪儿敢不从啊

    以后在外人面前我们就假装以我为主在家里则事事都听你的这样既能保全

    面子有不折了老婆大人你的里子。

    」

    周星雨一听正合心意。

    她想压过李叶一头又怕外人说她霸道李叶的主意

    和她想的不谋而合正在想怎么才能让李叶答应李叶就主动自己提出了。

    周星

    雨哼了一声说:「便宜你了。

    」心里实际上已经十分高兴。

    「还有以后你想要纳妾必须经过我的同意我自己的下人你不许干预。

    」

    「是是是」李叶笑道「什么都依老婆大人你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还

    是抓紧时间吧。

    」

    「等等还有最后一条」周星雨脸红了「如果……我喊停你一定要停下

    来不能胡乱强迫我。

    」

    李叶将周星雨的脚握在手心吻在她的脚背上道:「你是天上的仙女能

    娶到你是我李叶三生有幸我怎么可能会强迫你什么呢。

    」

    周星雨的脚痒痒的想到这个盖世的大英雄竟然在吻系列的脚心中的满足

    感无以复加也不再抵抗李叶吹熄了蜡烛周星雨有些忐忑的张开双腿有些

    害怕的闭上了眼既担心疼又担心李叶会不停下。

    李叶见她紧张提议

    道:

    「亲爱的不如你在我上面由你来掌控随时可以停下。

    」

    周星雨奇道:「还可以这样吗?」

    周星雨对男女之事的了解仅限于出嫁前老妈子的特训只知道面对面规规

    矩矩的行事哪里体会的到夫妻之乐。

    李叶指点她跨坐在自己身上先摸摸自己

    的鸡巴体会一下。

    周星雨摸着李叶的鸡巴心想这么大的东西如果挤进来的话

    岂不是要将自己劈成两半?但如果自己就这么害怕了难免会被丈夫嘲笑当下

    也不犹豫扶着李叶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一点点插了进去。

    初时还算顺利

    但很快鸡巴就遇到了阻力自己也开始有点疼痛。

    周星雨咬着牙猛的让鸡巴插

    了进去却也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结束了吗?」周星雨傻傻问。

    李叶笑了笑开始挺动鸡巴周星雨吓了一跳差点掉了下来幸好及时扶

    住了李叶的胸膛冲着李叶撅了噘嘴。

    李叶的动作尽量轻缓让周星雨的处女小

    穴逐渐适应着自己的大小周星雨开始感觉有些疼痛但身子下面的李叶像是

    一匹极稳的马一样轻微的晃动着倒是有趣至极。

    过了一会儿周星雨感觉不那

    么疼了拍了拍李叶的屁股侧面示意他快一点。

    李叶心领神会加大了幅度

    这一下又疼的周星雨眉毛紧锁但与此同时一种奇怪的感觉开始从小穴蔓延至

    全身痛感也开始麻木。

    周星雨最喜欢骑射可惜一直没什么机会想着婚后为

    了体面就更没法儿出城骑马没想到结婚当晚就在床上骑上了匹和自己心意想

    通的「马」。

    不一会儿周星雨伏在李叶身上抖动着身子在李叶的耳边可爱

    的喘息着。

    李叶知道她到了高潮体贴问:「需要停下来吗?」

    周星雨想起老妈子的教导知道这还没完李叶还没有射出来。

    听说男人没

    射出来会很难受周星雨摇了摇头准备继续「骑」下去。

    可猜动了几下周星

    雨便疼的「咿呀咿呀」的叫了起来只好抱歉的抚摸着李叶的胸膛。

    李叶也善解

    人意将周星雨放了下来将床铺收拾干净。

    周星雨早就累的撑不住了在李叶

    收拾到一半时便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周星雨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醒来后看到李叶正包含爱意的看着自己

    顿时不胜娇羞。

    见她醒来贴身丫鬟立刻进来伺候她穿衣洗漱。

    陪她一起长大的

    丫鬟黄莺前些日子被哥哥赎走回老家了。

    周星雨和黄莺感情极为深厚也不忍心

    不放她和亲人团聚只好洒泪分别。

    现在的贴身丫鬟是彩云平日里一点也不显

    眼但进来她们也已经成了好朋友所以嫁过来时特意要了彩云做陪床丫鬟昨

    晚本来应该和自己一起在新房里以免自己有什么不会但周星雨怕羞所以一

    直让彩云在门外等着最后也没把她叫进来。

    本来早上应该去给婆婆奉茶但李叶父母双亡给婆婆奉茶是不可能了但

    李叶的姐姐还在而且带着李叶长大如同是他的母亲周星雨于情于理应该去

    向她奉茶。

    李仙客一大早就在等着周星雨了见周星雨现在才来也不生气笑盈盈

    说:「真是个漂亮的媳妇我家李叶好福气。

    」

    周星雨心里有些不快明明这人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可自己只能叫李叶夫君

    她却能对李叶直呼其名。

    李仙客以为她害羞主动帮她倒好了茶。

    周星雨拿起茶杯一杯茶全泼在了

    李仙客的脸上。

    李仙客一下子惊呆了怎么也想不到她会这么做。

    李叶正好从外面进来周

    星雨扑到李叶的怀里指着李仙客道:「夫君你姐姐她、她……我好心给她奉

    茶她竟然为难我、欺负我!」

    彩云在旁边帮衬道:「老爷你可要替我们家小姐做主她在家可从来没受

    过这样的气。

    」

    李叶心疼的拍着周星雨的背道:「好宝贝好甜心你可千万别生气。

    中

    午我准备些好吃的向你赔罪。

    我姐姐她平时到处抛头露面没学过什么规矩下

    次我好好教教她绝不让她继续惹你生气。

    」

    周星雨特意点了几道花功夫的菜都需要几个时辰才能做出来绝不可能赶

    上午餐没想到李叶竟然一口答应下来并且说现在就去准备。

    见李叶离开周星雨向彩云使了个眼神彩云立刻到李仙客的背后抓住她

    的胳膊将她押到周星雨面前。

    周星雨冷笑道:「你是夫君的姐姐按理说我应该

    对你尊敬一点。

    然而我听说你和你弟弟、我夫君不清不楚的是不是真的?」

    李仙客这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好求饶道:「你多虑了我和李叶之间清清

    楚楚外面的传言多半只是用来污蔑李叶的。

    」

    周星雨见李仙客身材婀娜腰身间说不尽的万种风情。

    周星雨已经历床事

    自然知道这对男人的杀伤力有多大李仙客还待字闺中如果不是和李叶通奸

    怎么会骚成这样?更是气急道:「如果没有的话你敢发誓吗?」

    李仙客只好道:「我发誓。

    」

    「如果你和李叶通奸你就是这个是接上我最无耻的荡妇罔顾人伦的禽兽

    就要受千夫所指死无葬身之死前容貌尽毁!」

    李仙客发了誓周星雨满意说:「很好既然如此我也不为难你只要

    你答应我几件事就行。

    在之前你照顾夫君的起居自然是家里的女主人。

    但现

    在夫君娶了我我就是这个家的主人你不是自己有家吗?赶紧给我滚回去不

    要让我再在这里看见你。

    如果你敢跑到这里来我就挑断你的脚筋。

    如果你敢在

    街上看我夫君我就挖掉你的眼珠。

    如果你不开眼还想给我夫君写信递话那

    我就砍掉你的双手手脚割掉你的舌头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李仙客道:「李叶是我的弟弟姐姐看望弟弟也是死罪吗?」

    周星雨怒道:「你答不答应?」

    李仙客哪里肯答应。

    周星雨想起昨天晚上计上心头道:「不答应也行。

    不过为了证明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必须要添我的鞋。

    」

    李仙客也不肯添周星雨怒道:「这也不肯那也不肯我看你是敬酒不吃

    吃罚酒!」当即抡圆胳膊给了李仙客一个耳光。

    李仙客被周星雨打的眼冒金星可还是不肯添鞋或者发誓。

    周星雨左右开弓

    连着给了她几个嘴巴子。

    彩云提醒:「小姐小心一会儿老爷回来让他面子上

    难看。

    」

    周星雨这才住手道:「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为难你。

    不过记住了我以

    后见你一次便打你一次。

    滚吧。

    」

    李仙客双颊红肿默不作声的整理好衣服离开。

    周星雨还不解气在李仙客

    的背后一把将她推倒。

    李仙客摔在椅子角头一下子磕破了。

    李仙客爬起顾不

    得自己的伤势就去查看自己的衣服果然自己因为李叶结婚才舍得做的新衣

    在刚才摔倒时扯出了一道大口子。

    中午果然都是周星雨爱吃的菜。

    周星雨大喜问李叶怎么做到的原来是

    李叶提前一天便吩咐厨子做按不同的时间给周星雨准备好一切她爱吃的菜到中

    午时一起出锅做好。

    周星雨喜不自胜没想到李叶竟然如此体贴刚才和李仙客

    之间的不愉快一下子扔到九霄云外了。

    又过了一天周星雨初尝禁果一下子便喜欢上了做爱可做到最后时李

    叶射出的精液黏感觉黏的又脏又难清理很让人讨厌所以之后再做时每次

    都只到周星雨高潮为止李叶便是想射精也要下床对着别的方去射。

    就这样过了七天到了第八天该是回娘家的时间。

    周星雨回到丞相府想到

    自己在家不受宠没想到嫁出去后反而享尽照顾不禁感慨万千。

    见到父母后

    也忘了矜持一味只是说李叶对自己有多好。

    母亲固然欣慰提醒女儿不要因此

    而放松警惕如果未来李叶对她不好一定要及时告诉父母。

    周丞相则皱了皱眉

    提醒周星雨嫁出去后不可以再整天的任性要听夫君的话。

    周星雨吐吐舌头将

    父母的话都当成了耳旁风。

    回李叶府的路上周星雨一直兴高采烈以为这样的生活可以永远继续下去

    却没有注意到李叶眼神里的黑暗和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