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夺子 > 【夺子】(1)
    2020年5月21日

    【夺子】(1)

    2020年1月21日农历大年二十七距离除夕只有不到72小时。

    蓝馨提着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敲响了百合苑某栋3单元的2203号房

    这是她曾生活过的家但此刻给她开⻔的是这个家里新的女主人。

    女主人对于蓝馨的到来颇感意外从头往下打量了一番只⻅来客⻬肩短

    发穿着一袭粉色的⻬膝妮子大衣搭配着黑色的高冷羊毛衫下身是黑色厚丝

    袜踩着精致的高跟鞋显得无比干练。

    「蓝姐你什么时候从国外回来的」站在⻔里的女主人穿着家居服本就

    比⻔外的女人矮了半个头更因为对方穿着高跟鞋的缘故所以有些稍稍仰视的

    看着她「请进请进」。

    她很快意识到把客人挡在家⻔外不妥急忙弯腰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家居鞋

    摆在这个前女主人的面前。

    蓝馨走进家⻔将东⻄放在一旁脱下高跟鞋一边换鞋子一边说:「回来

    好几天了刚忙完所以过来看看你们」她环顾客厅有些年头的家里被打理

    的井井有条温馨且有年味「煜儿呢」?「煜儿在他房间玩游戏呢」女主人

    起身朝着房间喊道「小煜你妈从国外回来了你快出来」。

    喊完之后她的心里莫名的咯噔了一下是呀这个女人才是儿子真正的母

    亲。

    房间里并没有反应她将来客迎到客厅坐下来客澹澹的问道:「秀妍王

    可还那么忙吗」?「是呀你也知道他是医生不到大年三十不放假」叫秀

    妍的女主人倒了一杯温水递到曾经的女主人面前她笑呵呵的说道:「蓝姐

    你坐一下我去喊小煜过来这孩子最近老玩游戏可能没听到」。

    蓝馨接过水点头应允:「谢谢了」。

    女主人转身离开客厅往儿子的房间走去。

    看着女主人的背影曾经的女主人心中感叹也不知道这王可上辈子积了什

    么德起初娶了她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后来因为性格及家庭原因两人选择离

    婚而自己远走他乡这王可又立⻢寻到这样一个标致的老婆。

    眼⻅女主人进房间十多分钟还没出来她的心中有些悲凉是的儿子终归

    是不想⻅她。

    「小煜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跟你说了这么久还听不进去吗?」

    房间里女主人苦口婆心的对十七岁的少年劝导「她毕竟是你亲妈你不

    能一直不⻅她她从国外特意赶回来就是为了看你一眼还买了好多礼物给你

    快听话跟我出去」。

    血气方刚的少年将手机扔在一旁忿忿的对后妈说道:「我不希望你因为一

    个外人来指责我在我心里只有一个妈妈那就是你」。

    他走到后妈面前握住她的双手继续说道:「你跟她说让她回去我们

    这个家不欢迎她」。

    女主人的眼眶有些湿润她不知道这是被少年气的还是被感动的。

    但还是想做最后的劝解「你如果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后妈怎么样

    了到时候别人会觉得我总在你面前说你妈妈的坏话你才这么恨她你让我

    怎么做人」。

    「你没有在我面前说任何人的坏话你也不是嚼舌根的人所以不用怕别人

    瞎说你问问外面那个人她有什么脸面说是我妈」已经一米七五的少年越

    说越气愤提高了嗓⻔「她当初是怎么抛弃我们的现在还好意思回来找我」。

    很明显他的话是故意说给客厅里的前女主人听的。

    「你小点声行不行你这样她得多伤心」。

    秀妍压低声音说道她也有一些恼怒了「随便你吧我懒得管你」。

    说完离开了房间。

    客厅里蓝馨听得清清楚楚她其实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到秀妍出来她尴尬的站起来捋了捋耳后根的头发清了清嗓子说道

    :「秀妍既然煜儿不想⻅我那我就先走了」。

    「这孩子脾气就是犟——你留下来吃了中饭再走」。

    「不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处理完我后天就回美国了」。

    说着便起身来到鞋柜前也没待女主人回答便开始换鞋。

    秀妍心中虽然觉得不被尊重但深知对方就是这样一个强势的女人便不做

    挽留提起蓝馨的礼物说道:「这些东⻄你提回去吧家里什么都有」。

    蓝馨

    穿好高跟鞋挎着华贵的手提包居高临下的说着:「还是留着吧有

    些是送给你的都是一些名牌的化妆品还给王可买了一个新出来的按摩仪至

    于给煜儿的你看他要不要不要就扔了吧」。

    女主人听出了蓝馨的不满一时竟然语塞不知道这份不满是对自己儿子

    还是对她。

    「行行吧那我就收下了到时候跟小煜说一下」。

    秀妍将蓝馨送到电梯旁目送她走进电梯􏰀手说再⻅。

    她的心里嘀咕着王煜的犟脾气多半是随他亲生母亲。

    她关上家⻔看到王煜已经坐在客厅里了。

    委屈的埋怨道:「你们两母子闹脾气弄到最后反而是我两头受气凭什么

    呀」。

    「怎么她对你发火了」?王煜有些不满他最不愿意看到后妈被人欺负

    哪怕是自己的父亲有时候跟后妈吵架他也会站在后妈这边。

    「没有」秀妍不想搬弄是非赶忙解释道「她是没对我发火但是刚刚

    有个小兔崽子可对我发火了」。

    「妈——」

    少年故意托起⻓⻓的音撒娇的说道「人家知道错了嘛」。

    「是你是知道错了但就是从来不改」

    听到少年的撒娇秀妍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拿你没办法——说说怎么补偿

    我」。

    王煜拿起手机说道:「能怎么补偿大不了这回送你几个人头来陪儿

    子玩一局」。

    「就知道玩还吃不吃中饭啦」。

    说完⻝指反扣在王煜头上敲了一下「我去给你做饭」。

    只听得少年夸张的大喊一声:「啊——老妈谋杀亲儿子啦」。

    走进厨房秀妍忽然想起来昨天丈夫回来说过疫情的事刚才忘记跟蓝馨

    说了毕竟她刚从美国回来也没戴口罩。

    但转念一想她⻢上就要回美国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然后心里嘀咕着都说女人最受不了岁月的摧残可是蓝馨为什么越来越年

    轻呢化着澹妆那面容精致的像个明星说实话自己比她年轻五岁本身底

    子也不差但在她面前竟然一点自信都没有。

    不过唯一欣慰的是儿子在亲生母亲和后妈之间依然站在她这个后妈身边

    她甚至都不敢想象在一起生活了快十年的小煜二人已经有了非常深厚的母

    子情感如果小煜被他的亲生母亲抢走自己以后得怎么活。

    晚上十一点王可才回来。

    在此之前秀妍早已洗好澡并且陪王煜玩了一晚上的王者荣耀王煜⻅王

    可回来赶忙去了一趟洗手间然后做贼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并不想和自己的父亲待在一起他喜欢跟后妈待在一块虽然后妈今年3

    5岁比自己大18岁但他觉得没有丝毫代沟跟她在一起没有压力没有拘

    束。

    秀妍将娘俩晚上吃剩的饭菜热好端上桌子顺便跟丈夫交代了他前妻来过

    的事。

    「情况很不乐观」王可一边抿着小酒一边吃着娘热腾腾的菜「这两天

    送到医院的感染病人越来越多」。

    他的工作很繁忙压力也大所以每天晚上回家就喜欢小酌几口。

    「我看新闻说已经有人传人的现象了」?「是的医院里有好几个同事感

    染了为了你们的安全也为了更好的工作从明天开始我就待在医院了半

    个月以后看情况。

    」

    「传染病不是属于呼吸科的吗你是肿瘤科的应该不至于感染你小心点

    就好——再说了都快过年了你难不成要在医院里过年?」

    以前丈夫总是太忙不着家也就算了如果大年三十还不一起吃个团年饭秀

    妍的心里确实有些不舒服。

    王可表情凝重解释道:「这次的病毒比我们所有人预想的都要严重我们

    院⻓拿到第一手资料说有可能要持续两个月以上按照现在的感染率感染人

    数至少五万以上——另外上头有可能做出更严格的措施阻止病毒传播」。

    「有这么夸张?」

    作为曾经的护士秀妍⻢上想到03年「那岂不是跟非典一样」。

    「现在还不好说——你明天和煜儿去超市备好至少二十天的米面粮油还

    有水」。

    听到平常一丝不苟的丈夫这么说秀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好的那你

    也要照顾好自己」。

    等丈夫吃完饭秀妍将桌碗擦洗干净已经是十二点。

    她熄灭了客厅的灯回自己房间的时候经过王煜的房间听到里面传来隐

    隐约约的呻吟脸上一阵燥热起来赶忙小跑着回到主卧。

    此刻丈夫还没睡正在看手机新闻。

    她躺在丈夫的身旁盖好被子然后依偎在他身上撒娇的喊道:「老公

    今晚要不要交下公粮呀」。

    王可心中一阵愧疚上次交公粮应该是一个月前了看着比自己小六岁的娇

    妻她是这么妩媚动人可是自己着实太累没有心思。

    他扭捏了一下终于鼓起勇气说道:「秀妍对不起这两天太累了等

    疫情过后我好好补偿你」。

    秀妍是个知书达理的女人虽然欲望缠身依然宽慰丈夫笑着说:「没事

    太累我们就早点休息」。

    熄灯不久便传来丈夫的鼾声而秀妍却始终属于清醒和入睡的朦胧状态

    身子彷佛被千万只蚂蚁侵蚀近些天她时常有这样的感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睡着了但睡眠很浅半梦半醒间她梦到初恋的勇

    勐和冲刺梦到初恋那英俊的脸庞他压在她的身上尽情的放肆然后他的脸

    逐渐模煳当他射进她的体内深处时初恋的脸庞竟然成了王煜他倔强的看着

    她唤她「妈妈」...第二天起床已经是早上九点她看着因为丈夫拿换洗的

    衣服而忘了关的衣柜心里泛起一阵失落彷佛心随着衣柜空落了下来。

    她本想再躺一会儿这些天她的睡眠质量很不好她估摸着也许是冬天的缘

    故所以才这样。

    但一想到家中有一个正在⻓身体的少年她可不能把他饿着便⻢上掀开被

    子起床。

    秀妍洗漱完毕之后去厨房时经过王煜的房间轻轻的敲⻔说道:「小煜

    快起床我要做早餐了」。

    也不管里面的王煜到底有没有醒便去厨房忙活起来。

    厨房里秀妍幸福的忙碌着夜里的空虚和寂寞因为白天的到来而被吹

    散。

    不过半个小时秀妍已经做好早餐摆在了餐桌上她解开系在身上的围裙

    用力敲响了王煜的房⻔里面才传来起床的动静「妈你先吃我这就起床」。

    「快点的你个小懒虫每天都要我喊两遍」。

    她说完便回到餐桌前坐下。

    少年打开房⻔顶着如鸡窝般杂乱的头发来到餐厅打着哈欠说道:「妈

    又煮炸酱面吃呀天天吃炸酱面」。

    「当初是谁说我煮的炸酱面好吃呀再说了上次吃炸酱面都是三天前哪

    里有天天吃」。

    正襟危坐的妇人辩解道⻅少年一屁股坐在自己旁边拿起筷子就要开吃

    急忙制止「你还没刷牙就吃赶紧去洗漱完再来吃」。

    少年手疾眼快早已夹起面往嘴里塞去一边咀嚼一边说道「吃完再刷也

    是一样的再说了我洗漱完了过来面都凉了岂不是浪费了你给我准备的这

    么好的早餐」。

    「就知道油嘴滑舌」妇人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将荷包蛋夹到少年的碗里

    「多吃点待会儿跟妈去买东⻄好有力气搬」。

    「要买什么东⻄还用得着本少爷出⻢」?秀妍将昨夜丈夫说的话复述了一

    下王煜惊讶不已说:「我看你们是小题大做了吧前几天我们这还举行了万

    人宴咱两都去过要是真有我爸说的那么严重我们两个怎么一点事都没」。

    「希望没有那么严重但是我们也要防患于未然所以你赶紧吃吃完我们

    去超市」。

    「好的遵命」。

    少年倒是很喜欢陪自己的后妈逛街至于买什么他都不在乎。

    二人吃罢早餐秀妍收拾碗筷到厨房清洗干净王煜则去浴室冲了个澡。

    二人出⻔的时候王煜问道:「妈你就穿这身出去吗?」

    「是呀就出去买个菜还要打扮的跟个新娘子一样吗」?秀妍低头看了看

    身上毛茸茸的家居服上面还印着一个米老鼠的图桉调皮的反问道。

    王煜说:「你好歹也捯饬下自己不要趁着自己的有几分容颜就可以为所

    欲为」。

    他喜欢这样明目张胆的拍后妈的⻢屁而秀妍对她这套很受用。

    「别拍⻢屁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亲妈一样昨天你是没看到她打扮的花枝

    招展的特漂亮——」

    秀妍还想继续说但⻅到少年的脸色不悦急忙搂着少年的胳膊改口道:

    「走吧让我们大烧品去」。

    王煜的胳膊被后妈搂着胳膊肘隐隐碰到到后妈那柔软的胸部一扫心中的

    不悦。

    他记得几年前的自己比后妈矮小她总喜欢将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这几

    年自己⻓高了她够不着所以每次出去都挽着自己的胳膊。

    「那是shopping不是烧品」。

    「我就要说烧品哼」。

    妇人和少年拌起嘴来不肯认输「你瞧我这记性昨天你爸提醒了我们要

    戴口罩的我拿两个口罩」。

    二人驱⻋来到超市也许是年关将近也许是其他人也知道了⻛声整个超

    市人山人海。

    秀妍是个有计划的人将要买的东⻄早已存在手机备忘录里包括两袋25

    kg的大米若干的猪肉、牛肉以及其他适合⻓存的肉类瓜果蔬菜。

    王煜推着购物⻋秀妍挽着王煜的手两个人在人潮中&#1113089

    ;来􏰁去挑选所需的物品。

    按照秀妍手机备忘录买完所有东⻄花了整整两个小时二人更是精疲力尽。

    秀妍嘟囔道:「现在超市里的东⻄都不要钱还是怎么的买个东⻄跟抢东⻄

    一样」。

    「说明大家都有钱快过年了钱就不值钱了」。

    路过内衣区时王煜忽然停了下来秀妍也跟着停下脚步他凑到秀妍的耳

    朵前「妈你可能又要买内裤了」。

    听到少年这么说她的脸瞬间羞红随机恶狠狠的瞪了少年一样。

    少年急忙解释:「对不起妈昨晚太用力了不小心把你内裤的蕾丝边扯

    坏了」。

    「你怎么能这样」。

    妇人的话小到只有两个人听得⻅「你再这样我下次就不给你了」。

    「对不起嘛妈」。

    秀妍戴着口罩所以少年并没发现后妈脸上的羞红反而撒娇的道歉「大

    不了这次买内裤的钱我出」。

    妇人再次瞪了少年一样说道:「你的钱还不是我跟你爸给你的你吃饭能

    吃出钱来真是的一点都不爱惜。

    」

    「那我给你用针缝一下兴许还能将就穿」。

    少年的呼吸透过口罩吹在妇人的耳垂旁妇人觉得被轻薄了恼羞成怒却又

    无可奈何松开挽着少年的手一个人径直往前走去。

    少年意识到自己的无理推着沉重的购物⻋小跑着追上自己的后妈好说歹

    说才将她哄好。

    二人从超市出来秀妍让王煜找保安大叔帮忙把东⻄搬到⻋上去自己则去

    三楼的专卖店挑选了几条新的内裤。

    回去的路上秀妍一边开着⻋一边语重心⻓的说:「小煜我今天生气

    其实不是因为你把我的内裤扯烂了那是我答应你的我不会反悔我生气的是

    你明明知道这是我们的秘密却还那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要是被别人听到

    我们以后怎么做人」。

    王煜战战兢兢的回答:「是的我下次一定会注意不乱说了」。

    秀妍听到王煜服软心也软了下来继续说道:「还有——还有就是你要

    节制一些弄的时候不要那么用力我不是心疼我的内裤你太用力了对身

    体不好你还这么年轻可能感觉不到万一落下病根子我就是罪人了」。

    说完⻓叹一声。

    王煜听到后妈自责的叹气声急忙解释道:「我现在很节制了每个礼拜就

    一次这你应该知道的」。

    「恩我知道咱们别提这事了怪怪的」。

    秀妍打断了这个话题提高嗓⻔说道「作为惩罚待会儿这些东⻄全部

    由你一个人搬回家」。

    「没问题」。

    话虽如此当⻋子在下停⻋场停稳妥当二人将后备箱的⻝物往电梯搬

    往返几次秀妍每次比王煜拿的更多。

    而王煜心疼后妈让她不要去搬却毫无效果二人争相拿的比对方多就

    像两个孩子要

    分出个胜负。

    之后又费力好大的劲二人将电梯里的东⻄搬回到家中之后王煜才恍然大

    悟的问道:「妈刚才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把⻋停在电梯⻔口而是先停好然后

    才开始搬东⻄再不济我们找物业借个小推⻋这样也省力吧」。

    秀妍也彷佛开窍似的说道:「咦我怎么没想到呢还白受这么些累」。

    说完两个人相视大笑彼此笑对方是⻢后炮。

    笑过之后王煜帮秀妍将买回来的东⻄归置好放厨房的放厨房塞冰箱的

    塞冰箱拖储物间的拖储物间。

    整个家被整理得好像从没这些东⻄一样而这一切归功于秀妍的计划性。

    二人整理完毕气喘吁吁的坐在沙发上秀妍一看挂在客厅的钟说道:「

    哎呦忘记做饭了你肯定饿着了吧」。

    王煜肚子早就咕咕叫了毕竟是十七岁的少年正是⻓身体的时候更何况

    这么大的工程量但还是嘴硬「还没呢我看你挺累的我们点个外卖随便吃

    点吧」。

    「那哪成外卖不干净还贵我这就给你做去」说着站起身来「哎

    哟」。

    可能是刚才搬米的时候累到了她站起来感觉到腰酸背痛的。

    「妈你没事吧」。

    王煜关切的问道。

    「没事没事就是太久没搬重东⻄了所以一下没缓过劲来」。

    王煜靠近秀妍埋怨的说道:「刚刚就喊你不要搬了你硬要逞强现在知

    道难受了吧——来我给你揉揉」。

    「不用了」。

    秀妍拒绝然后反驳道「我哪里逞强了你要知道当年你妈我当护士的

    时候七八十公斤的大老爷们我一个人能轻轻松松抬上病床」。

    「你就吹吧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听我爸说当时你差点被那人给压残废了

    也是因为那次事情我爸注意到你觉得你⻁里⻁气的」。

    王煜笑呵呵的埋汰到后妈。

    「你找抽是吧」

    秀妍被揭了短恼羞着扬起手作势要打这个贫嘴的少年。

    王煜知道后妈不会打他自他七岁那年她跟自己父亲结婚还从没被甩过

    大嘴巴子所以特意把脸凑到秀妍的手旁边挑衅的说道:「来我看你舍不舍

    得打我」。

    「你——」

    秀妍被气的不行她自然不会真的甩王煜大嘴巴子但是⻢上反手⻝指紧

    扣往王煜的脑⻔上扣了下去「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不知道我是你妈了」。

    「啊」。

    王煜夸张的喊了一声然后应声倒在沙发上手压着自己的胸膛模彷电影

    里的桥段「果然最漂亮的女人都是最狠毒的——啊我要死了噗」。

    说完模彷周星驰的《唐伯⻁点秋香》里喷血的桥段逗得秀妍哈哈大笑。

    「我说王煜你戏太过了哈我打的是你的头你捂胸口干嘛你应该这样」说着用白皙的手捂着自己的头一秒入戏用凄惨的声音说道「没想到

    啊我没想到竟然是你袭击了我啊我的心好疼啊我的头在流血可是

    我的心在血崩啊啊——」。

    还没演完自己便笑场了。

    「妈你这比我还浮夸我们演戏要走体验派不要流于表面」王煜用手

    捂着头模彷秀妍的口吻「啊你的演技啊你的演技怎么如此浮夸啊

    为什么我们要演戏啊我为什么要喷血啊啊啊啊啊啊啊」

    秀妍笑得前俯后仰轻轻拍打着王煜的大腿说道:「都多大个人了还跟

    小孩一样」。

    「你还不是一样跟个小孩似的不过你笑起来真好看」。

    「就知道哄我开心不跟你闹了我去做饭给你吃」。

    王煜抢先站起来回到刚才的腔调:「啊——今天我煮给你吃啊——让你

    尝尝本大厨的手艺」。

    「正经说话」秀妍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我跟你生活这么多年了你会

    不会做饭我还不知道」」。

    王煜抗议道:「亏你⻓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怎么还要从⻔缝里瞧人呢我

    待会儿就要你刮目相看」。

    「我倒要看看我的宝⻉儿子厨艺如何」。

    王煜的自信洋溢于表:「可以你想吃什么菜本大厨支持点菜」。

    「你看着弄吧随便弄一点别把菜给浪费就行」。

    秀妍靠在沙发上舒展身子惬意的半躺着。

    「

    好那我就给你来两个拿手小菜」虽然话说的很自信但是心里一阵发

    虚拿出手机一边百度一边走进了厨房。

    听到厨房里传来霹雳哐啷的声音秀妍的心头泛起阵阵幸福多年来的付出

    使得自己和王煜不是亲母子胜似亲母子现在儿子越来越大也开始懂得心

    疼自己了。

    一切都变得好起来唯一让她担心的就是儿子和自己之间的那个秘密她

    害怕这个秘密被发现更害怕儿子得寸进尺。

    「咚咚咚」敲⻔声扰乱了秀妍的思绪她一边嘀咕着是谁一边起身去开

    ⻔。

    打开家⻔迎面而来是一股浓郁的香水味来客正是昨天那位被下了驱逐令

    的前女主人还是穿着那袭粉色的妮子大衣但是里面的高领羊毛衫换成了白色

    衬衫看上去冷若冰霜眉宇间夹杂着忧郁⻅秀妍开了⻔报以一个职业性的

    浅笑。

    「刚好路过所以想再来看看你们」。

    秀妍听出了这个牵强的借口但是并没有拆穿俗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

    她虽是后妈但终归为人母自然懂得蓝馨念子心切。

    她拿出家居鞋给蓝馨换上望了一眼厨房里的王煜此刻他正在聚精会神的

    炒菜老式油烟机的抽⻛声让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亲生母亲的到来。

    蓝馨也看到了正在厨房里忙碌的王煜快速的换好鞋来到厨房的推拉⻔前

    静静的注视着儿子的背影她比前两年⻅面高出很多也更瘦了。

    秀妍对着王煜的背影说道:「小煜你妈又来看你了」。

    王煜正忙着炒菜家里的油烟机因为用了太⻓时间声音有些大只听到后

    妈喊自己后面的话完全没听清便拿着菜勺转身看到后妈旁边站着的女人

    他先是一愣然后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怒火但是不愿在后妈面前发作只得强

    忍着假装没有看到她一般将视线转移到秀妍身上大声的说道:「妈你是

    不是饿了菜⻢上就好了」。

    说完转身继续炒菜。

    秀妍难为情的说道:「这孩子咱们别管他到沙发上坐着喝杯茶」。

    蓝馨心里失落万分随她来到沙发坐下。

    秀妍给蓝馨倒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然后拿起摆在桌上的果盘去厨房洗葡

    萄。

    蓝馨坐着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秀妍跟儿子嘀咕什么她的心中一阵绞痛

    那本该是她的位置现在却被另一个女人取代。

    厨房里秀妍责怪了王煜的不懂事王煜只是听着不再反驳任由后妈说

    着葡萄洗好秀妍也说累了瞪了王煜一眼便拿起果盘来到客厅放在蓝馨

    的面前。

    「吃点葡萄今天刚跟小煜去超市买的」。

    「恩先放在这里吧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吃午饭这都几点了」。

    她看了看手表有些不满因为她竟然让自己儿子给她做饭。

    秀妍听出了她的不满急忙解释道:「今天我们去超市买了很多东⻄所以

    回来得有点晚了小煜看我太累说一定要亲自下厨所以我就任他瞎鼓捣了

    说实话我还从没要他下过厨房」。

    秀妍的解释不但没有让蓝馨心中的不满得到平复反而愈发不爽觉得是她

    是故意在自己面前炫耀儿子对她的好。

    她没有答话而秀妍一时也不知道如何继续话题场面一度有些尴尬秀妍

    只得打开电视来缓解。

    油烟机的声音停了下来王煜将菜端到餐厅朝着客厅喊道:「妈菜做好

    了可以吃饭啦」。

    两个女人自然知道他喊得是谁蓝馨心中虽然不爽却也没有理由发火。

    秀妍陪着笑问道:「蓝姐要不要一起吃点看这小兔崽子做的好不好吃」。

    还没待蓝馨回话餐厅里的少年说道:「饭只够我们两个人吃的没有给外

    人准备你快过来吃吧凉了不好吃」。

    蓝馨听到儿子说自己是外人气的浑身发抖但还是极力忍住对秀妍说:

    「你快去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行那你看会儿电视我们待会聊」。

    这会儿秀妍早就饿了加之和蓝馨在一起总觉得自己处在一种奇怪的气场

    下所以逃也似的快步走向餐厅只⻅餐桌上摆了两个碟子一盘芹菜牛肉一

    盘⻄红柿炒鸡蛋都是自己最爱吃的顿时一股暖流直上心头。

    「妈是不是特感动这两个菜可是你最爱吃的」。

    王煜得意的说着全然不顾客厅里还坐着自己的亲生母亲。

    秀妍笑着拿起筷子:「算你有良心没白疼你」。

    本来还想继续说点什么的但一想到对方的亲生母亲在客厅这样多少会让

    她难受便不再说什么夹起一片⻄红柿往嘴里送。

    王煜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后妈想要从她的神情里看出自己的厨艺如何

    而秀妍的味蕾虽然觉得这菜炒的中规中矩但还是做出陶醉的神情。

    倒是王煜看不下去了说道:「你戏未免太过了我第一次炒菜有那么好吃

    吗不知道还以为厨神来了」?秀妍被看穿了怪不好意思的打着哈哈说道:

    「还行啦第一次炒成这样我很满意你也快吃吧」。

    说着夹起鸡蛋品尝起来「嗯——」

    「怎么了妈」?王煜关切的问道。

    秀妍将蛋吐了出来悠悠的说道:「呸呸呸你个傻瓜忘记把盐搅匀了

    呸呸呸」。

    王煜满怀歉意的急忙跑到客厅倒了一杯水端到秀妍面前这期间都没正眼

    看沙发上的蓝馨一眼。

    蓝馨心中的怒火和妒火汇聚一起尤其是听到餐厅里二人有说有笑的吃完儿

    子做的饭菜后她对秀妍的感觉从不满到厌恶甚至上升到恨意。

    她觉得自己小瞧了这个曾经的护士以为她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

    却不曾想到有这般手段把自己的儿子唬得一愣一愣的。

    饭后王煜主动承担洗碗的责任秀妍来到客厅陪着笑脸和蓝馨唠家常:

    「蓝姐昨天听你说明天就回美国了为什么不等到过完年才回去呢你应该

    好久没在武汉过春节了吧」。

    本身是平常的对话但此刻蓝馨听来却是感觉对方在下逐客令不过还是

    忍着心中的不满假装若无其事的回答:「是呀好多年没在武汉过年了说实

    话武汉的天气我还有些受不了」。

    蓝馨仔细的打量着这个穿着家居服的女人她的笑容可掬看起来似乎并没

    有坏心思但是多年商业经验让蓝馨觉得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前笑面佛

    人后捅刀子她⻅得太多了。

    秀妍⻅蓝馨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捋了捋额头的秀发说道:「是呀

    特别今年冬天天天下雨又潮湿又冷的」。

    蓝馨没有答话两个人陷入一阵沉默只得盯着电视里的无聊节目来缓解这

    尴尬。

    王煜洗完碗从厨房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秀妍⻅状⻢上小跑着跟上去。

    「小煜出去陪你妈聊聊天」。

    房间里秀妍温柔的说道。

    王煜拿起手机打开王者荣耀:「首先她不是我妈其次我跟她没话说」。

    秀妍觉得蓝馨这次来肯定是有什么话要对王煜说的不然她自尊性那么强

    的女人昨天听到王煜说了那番气话今天还登⻔受辱这不是她的⻛格。

    秀妍想做个和事佬更希望少年不要带着仇恨生活下去。

    她灵机一动带着乞求的口吻说道:「乖小煜你就出去坐一下就当是为

    了我你是不知道我跟你妈在一起总感觉氛围怪怪的她有种强大的气场

    让我难受」。

    「她有个屁的气场你让她滚蛋不就行了」。

    少年有些不耐烦王者荣耀已经开始组队。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秀妍上前夺过他的手机「就知道天天玩游戏我

    看就是我把你给惯坏了你妈刚才对我说话的口气就像是责怪我似的」。

    「她对你说什么了」?王煜想弄个清楚。

    秀妍不想让王煜对蓝馨的误会更甚急忙改口说道:「她什么都没说可

    能是我心里作用就觉得她不太喜欢我让我觉得压抑这肯定是你的原因谁

    叫你越来越没礼貌了要是谁把我儿子教成这样我肯定也很气愤」。

    「怎么就成我的过错了」王煜无奈的摇着头忽然明白了秀妍的诡计笑

    着说道「妈你这是给我使苦肉计呢可惜还是被我看穿了——算了我陪你

    出去免得你被她欺负了」。

    秀妍笑呵呵的将手机还给王煜踮起脚尖摸了摸王煜的后脑勺二人先后离

    开房间来到客厅的沙发边坐下。

    蓝馨对于儿子能出来心中很是欢喜但也没有主动跟他说话毕竟知道他

    不想搭理自己她也不乐意自讨没趣。

    「秀妍我这次去美国之后可能不会回来了?」

    蓝馨说完瞟了一眼正在低头玩游戏的儿子一眼他并没有任何反应。

    秀妍有些惊讶问道:「为什么呀?小煜舅舅他们还在国内呢?」

    蓝馨苦笑着说道:「别提他们一家子了一提到他们一家子我就来气

    就知

    道找我要钱以前老头老太太还在的时候生活费医药费都是我给的现在老头

    老太太都死了还好意思找我要钱把我当提款机了」。

    她就像在陈述别人的事情提到自己父母的逝世也没有太大的波澜。

    关于蓝馨娘家的事情秀妍也是有所耳闻的用丈夫的话说他和蓝馨的离

    婚蓝馨一家子占很大一部分原因。

    秀妍说道:「就算和小煜舅舅不来往了也可以偶尔回来看看小煜和我们的

    毕竟在国内生活了这么多年说不回来就不回来还是有些舍不得吧」。

    蓝馨云澹⻛轻的说道:「没有什么舍不舍得的煜儿被你照顾的挺好也不

    需要多我这样一个妈我这也算无牵无挂了不回来对大家都好」。

    秀妍一时语塞想了半天问道:「那你在那边有什么打算呢」?蓝馨摊开自

    己的手背纤细的⻝指上有一颗闪亮的钻石戒指说:「李华烨向我求婚了我

    答应了在外面漂泊了这么久我也累了所以终归还是要有一个自己的家」。

    「那恭喜恭喜你们打算时候结婚」。

    秀妍由衷的祝福对方。

    蓝馨再次偷瞄了一眼王煜「已经定了2月14情人节当天」。

    王煜虽然在玩游戏但一直在听着亲妈和后妈的对话听到亲妈说要再婚的

    时候他的胸腔填满了怒火。

    此刻他再也忍不住头也不抬轻蔑的说道:「还2月14整那么浪漫之

    前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加上跟我爸的那次你现在第三次结婚你是不是要凑

    够一个足球队」。

    蓝馨没想到儿子说出这么狠毒的话是在骂她人尽可夫吗?竟然一时气的无

    法回答。

    秀妍看到蓝馨脸色大变用力的拍打王煜的胳膊教训道:「有这样跟你妈

    说话的吗你给我闭嘴」。

    蓝馨整理好思路解释道:「之前那次不是真结婚是为了美国绿卡才结的

    婚绿卡拿到了就离了」。

    王煜终于抬起头来直直的盯着自己的亲生母亲恶狠狠的问道:「所以说

    为了绿卡就可以跟人结婚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你有完没完赶紧道歉」。

    秀妍觉得难为情也觉得愤怒。

    「凭什么道歉我懒得搭理她让她滚蛋」。

    王煜站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秀妍看着脸色铁⻘的蓝馨小心翼翼的道歉:「蓝姐对不起我一定好好

    管教她」。

    蓝馨本来火气不知道往哪里发听到秀妍这么说冷笑了一声站起身大声

    呵斥道:「你好好管教他你以什么资格管教他!这就是你管教出来的人吗?」

    这一呵斥把秀妍整的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蓝馨平白无故

    受了这么一顿气。

    等她回过神来蓝馨已经在鞋柜旁换鞋了她心中虽有不悦但还是假意挽

    留了两句。

    而蓝馨头也不回的离开并用力的将⻔关上宣泄心中的不满。

    秀妍⻓舒几口气才缓过来心中对蓝馨的态度由同情变成抱怨觉得一个四

    十岁的女人不该跟自己的儿子置气更不该把气撒在自己身上毕竟自己一直

    都为了他们娘俩的关系能改善而努力。

    王煜的房⻔并没有关上秀妍推⻔而进⻅王煜正在漫不经心的推塔恨铁

    不成钢的说道:「你亲妈走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王煜操控着诸葛亮回到安全带抬头看向秀妍怨恨的说道:「满意了

    但是我也求你下次不要做烂好人不要做圣母白莲花了我刚刚可是听到她训

    你了跟训孙子似的但我不心疼你我觉得你是活该。

    」

    秀妍本以为王煜会说些好听的话安慰她眼眶瞬间就红了带着哭腔的质问

    道:「你有没有良心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嗷——现在你们娘俩都没方出气

    都找我这个出气包是吧我招谁惹谁了」越说越委屈豆大的眼泪唰唰往下流

    「我他妈的招谁惹谁了」。

    王煜鲜少看到后妈哭更未听到后妈说过脏话显然被吓到了扔下手机

    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到秀妍面前轻轻的揉着秀妍的肩膀懊恼的说:「我错了

    妈刚刚不该说那种话气你对不起」。

    秀妍不搭理她她恨自己活该恨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她甩开王煜的手

    回到自己的房间打上反锁把王煜堵在房⻔外⺎自一人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