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校花与乞丐 > 校花与乞丐(04)
    校花与乞丐·四·校花献处

    作者:肉蛋葱几

    2020/5/21

    黄婉儿弯着柳腰踏着小碎步慢慢接近那辆保时捷借着夜色悄悄打量没想到最让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在了她面前。

    只见车上走出来一男一女那男的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正是她的男友吕铆王那女的虽然没有黄婉儿好看但也是颇有几分姿色惹人喜爱。

    两人相谈甚欢黄婉儿隐隐约约听到吕铆王说道:

    “小薰学妹这次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陪你去上次陪你参加比赛哄了半天她才消气这次要是再被婉儿发现我可完了”由于距离不够近黄婉儿只能听个模模煳煳。

    那女孩娇笑道:“哎呀想不到吕铆王哥哥这麽厉害又帅又有钱还怕女人呢!”

    看着两个人有说有笑黄婉儿火冒三丈终于忍不住了冲到男友面前抬起玉手给了他一巴掌美眸含泪委屈道:“负心汉!难怪不接我电话原来在和小三偷情?我今天算是看清你了!”不给吕铆王反应的机会她转身捂着嘴巴伤心跑开了。

    “唉婉儿你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后面传来男友焦急的声音可是黄婉儿这次不想再被欺骗要不是刚好被她撞见以后都还要被蒙在鼓里第一次原谅男友已经是黄婉儿能承受的极限虽然她不是心眼小的女人但也没有女人能大度到接受男朋友接二连三背着自己和别的女人厮混。

    傍晚的天空开始飘着濛濛细雨乌云遮住了夕阳垂死的光芒似乎也在同情着悲痛欲绝的校花。

    哭的梨花带雨的黄婉儿漫无目的走着不知不觉又回到了王麻子居住的下水道站在外面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任由雨水打湿了自己刚换上的新t恤黄婉儿对刚才在里面和老乞丐做的羞耻之事心里还是有一点抵触。

    “啊~嚏!”娇滴滴的校花被冰冷的雨水淋得打了个喷嚏。

    王麻子闻声出来看着雨里淋得全身湿透的美人心疼道:“闺女啊你不是回去了吗?怎麽在外面淋雨呢?快进来别着凉了。

    ”看着眼前湿漉漉的校花雨水打湿了她青春洋溢的双马尾微红的美目周围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精緻的容颜有几分慌乱显得楚楚可怜让人心疼t恤和短裙沾着雨水变得半透明紧紧贴着黄婉儿含苞待放的身体显露出衣服里面冰肌玉骨的春色王麻子刚射了没多久的鸡巴似乎又硬了。

    但是他还没有精虫上脑连忙把黄婉儿招呼到沙发坐下在角落里翻出一把柴火和捡来的打火机堆在黄婉儿脚底下黝黑的双手拿着打火机在柴堆下麵点燃了一点火苗他鼓着腮帮子对柴火底下拼命吹终于把火生起来了。

    火焰驱逐了下水道的黑暗让黄婉儿冰冷的身体感到了一丝温暖。

    看着王麻子佝偻着腰把柴火抱到自己脚边又低着头鼓足了劲吹着火一张带着癞子又黑又丑的老脸涨得黑红要是以前黄婉儿肯定觉得厌恶可是现在却感觉到了一丝温暖就像是家人的感觉一样。

    “闺女啊你这身衣服都湿透了不如先脱掉烤一下吧等会要是感冒了爸爸不得心疼死啊。

    ”王麻子满脸关心道。

    听着王麻子关心的话语黄婉儿想起了小时候爸爸的关心鼻子一酸差点又哭出来刚被男友伤过的心得到了些许慰藉。

    没有多馀的扭捏早已和王麻子坦诚相见很多次的黄婉儿很快就脱掉了浅蓝色的t恤和黑色短裙露出了少女洁白无瑕的肌肤。

    伸出纤纤玉手黄婉儿把衣服递给王麻子澹澹道:

    “你帮我烤一下衣服吧。

    ”

    王麻子看着眼前穿着内衣的校花心里乐开了花:“好当然好爸爸最疼女儿了。

    ”接过带着黄婉儿的衣服王麻子把它们包住鼻子深深吸了一口只觉得阵阵少女处子幽香传来让人神清气爽。

    黄婉儿看着王麻子闻自己衣服的陶醉模样俏脸微红娇嗔道:“坏爸爸衣服有什麽好闻的都不知道安慰人家。

    ”

    王麻子把衣服摊开问道:“哈哈衣服上面都是女儿的味道当然好闻了。

    对了你不是回去了吗?为什麽冒着雨又回来了要是感冒了爸爸不得心疼死啊。

    ”

    “不告诉你!哼坏爸爸!”

    王麻子被眼前美人弄的晕头转向不知道该问还是不该问试探道:“乖女儿让爸爸猜猜难道是和你那小男友闹彆扭了?”

    黄婉儿没想到他猜得这麽准惊讶道:“看不出来嘛你一个老乞丐猜女孩子心思还挺准的以前没少沾花惹草吧?”

    “嘿嘿爸爸当然最懂女儿了。

    ”王麻子被夸的飘飘然脸上的皱纹像朵老菊花绽放开来开心道:“不过你可冤枉爸爸了我要是有能力沾花惹草也不会落的现在这样了。

    对了你和你男友闹什麽彆扭了?小兔崽子敢惹得我们小美女不开心有机会看我帮你教训他。

    ”

    “唉也没什麽算了不说他了说说爸以前的事吧你以前就算没有沾花惹草说话这麽好听做人也踏实总不会活了这麽久还没有女孩子喜欢过你吧?”黄婉儿被勾起了少女的八卦心连忙问道。

    “小年轻闹彆扭没关係解释清楚就行了嘛。

    不像我又老又丑想找人闹都没人愿意理我还好有你这个好心的女儿陪我说说话。

    ”王麻子委屈道:

    “唉说话好听有什麽用我长这样哪有女人看得上我又丑又没钱现在还老了别人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所以我一般走小路就是怕看到别人瞧不起我的眼神。

    不过也多亏了走小路上次才能救你。

    ”

    黄婉儿看着王麻子自卑的样子轻声安慰道:“不会的爸别人瞧不起你女儿瞭解你嘛。

    虽然外表不好看但是内在才是最重要的爸为人正直仗义上次多亏你救了我呢。

    ”

    王麻子歎了口气道;‘唉我估计前半辈子的运气全积累到现在才能碰到你这个善良又漂亮的闺女。

    爸不怕你笑话我们村里人给我起了个外号叫老光棍说我这辈子都娶不到老婆天天笑话我我受不了这才来你们学校当个乞丐总比在村里被人指指点点一辈子抬不起头好。

    ’

    “噗!”黄婉儿没想到王麻子还有这种外号破涕为笑道:“哈哈没事爸不回去就行了嘛你有个这麽好看的闺女别人羡慕都来不及呢!”

    “是啊有这麽好看的闺女真是八辈子的福气上次我捡到那个手机还和村里的兄弟炫耀”王麻子发现说漏了嘴连忙打住。

    看着王麻子支支吾吾的样子黄婉儿好奇问道;‘炫耀什麽呀?”

    “咳咳没什麽你要是真想听我说错了话你可别骂我。

    ”

    “我是你闺女怎麽会骂你呢?快说吧爸~”黄婉儿嘟着嘴撒娇道。

    黄婉儿撒娇的样子没有男人能拒绝王麻子也不例外。

    他顿了顿缓缓道:“也也没什麽就是炫耀我有了个二十岁的校花老婆他们还不信呢非说让我带回去见见气死我了!”

    “啊?你你怎麽能这麽说呢?我可是你闺女呀!”

    “唉上次爸不是没忍住嘛他们一直嘲笑我老光棍我一急就说你是我老婆了。

    现在好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这下更不敢回去了指定一堆人笑话我呢。

    ”

    “噗嗤活该谁让你吹牛的?”

    “唉爸也知道你这麽好看还是校花追你的男生不知道多少个我走在你们大学路上都能听得有人说你好看呢我一个乞丐又老又丑哪配得上你啊我也就吹吹牛你别往心里去哈。

    ”

    “不会的爸你别妄自菲薄了虽然追我的男生多但我一个都看不起都是些花花肠子还不如爸踏实呢。

    ”

    “真真的?既然闺女这麽看得起我那爸提一个要求可以吗?”

    “什麽呀?你说要是闺女能帮你的绝对尽力”

    “好闺女爸想请你暑假陪我去村子装一回我老婆爸这辈子虽然没什麽追求但人活着总得争口气村里的人都是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现在看不起我爸只能在外面流浪做梦都想回去一次看看那生我养我的方还有以前小时候的玩伴。

    爸这辈子就这麽一个愿望完成之后死了都值了唉好闺女爸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你要是没时间就算了吧我这辈子不回去也没什麽的。

    ”

    “啊?你你让我想想。

    ”黄婉儿没想到王麻子提了一个这麽过分的要求居然想让她装他的老婆还要带回村里一时间乱了分寸。

    “行无论你做什麽决定爸都理解支持你。

    爸这辈子浑浑噩噩但也知道做人争口气要是你愿意陪我回去一次爸这辈子也算死前可以风光一次死而无憾了。

    不行就算了爸也不为难你就让爸带着遗憾孤独死去算了唉。

    ”王麻子看着眼前善良的美人陷入沉思知道有戏连忙开始装可怜一把鼻涕一把泪心酸道。

    “哎呀你这个人回个村怎麽要死要活的陪你去一次总行了吧这下可别动不动就提死了。

    ”黄婉儿看着眼前泪眼朦胧的老乞丐身上还带着为了救自己留下的伤疤终究还是心软了想了想继续道:“不过我可有三点要求你做不到就算了。

    ”

    “什麽要求儘管提!只要我王麻子能做到绝不含煳!”王麻子一听美人同意了喜出望外拍着胸脯保证道。

    “第一除了村里人不能和任何人说我是你老婆。

    ”黄婉儿竖起了一跟雪白如葱的手指头俏脸严肃正色道。

    “第二到村里之后不能以各种形式胁迫我和你做上次的那种事。

    ”说道这黄婉儿故作严肃的俏脸升起来一丝羞红竖起了第二根手指。

    “第三这件事结束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係以后也别见面了。

    ”虽然有点不舍但黄婉儿还是保持理智说完了最后的要求。

    王麻子听完之后连忙点头拍着胸脯发誓道:“我王麻子对天发誓只要我还活着一定遵守这三点规则并且拼死保护黄婉儿的安全不让任何人欺负她不然就让我天打雷噼不得好”

    眼看王麻子要发毒誓黄婉儿连忙阻止道:“哎哎哎你这个人怎麽动不动就说死呢?我又不是不相信你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多不吉利啊。

    ”

    “嘿嘿我这不是让你放心嘛!对了闺女我们啥时候去啊?你看看你什麽时候有空陪我去一次这麽好看的仙女当我老婆这次馋死他们这群逼崽子!”王麻子见校花同意了得意道。

    “唔就这几天吧等我收拾好东西就去正好当暑假度假了。

    ”黄婉儿歪着小脑袋想了想说道。

    “嘿嘿行还是闺女对我最好

    了人长得美心也善良真是仙女下凡被我王麻子碰到了。

    ”

    没有女人不喜欢听男人的甜言蜜语黄婉儿被夸的天花乱坠甜甜道:“油嘴滑舌!衣服干了没有呀?”

    王麻子拿着带校花体香的衣服摸了摸又闻了闻道:“还没有嘞哪有这麽快就干对了你内衣要不要烤一下湿了穿着不舒服对身体也不好容易着凉。

    ”

    “这我还是穿着吧待会脱了怕你把我吃掉。

    ”黄婉儿还是不习惯和王麻子赤裸相对拒绝了他的建议。

    王麻子只能乾巴巴看着眼前娇豔欲滴的美人想把她扒光又没机会不过幸运女神又一次眷顾了他。

    “啊!什麽东西在沙发上面爬!?”黄婉儿被沙发上的老鼠吓了一跳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一下子鑽进了王麻子的怀里下意识把小脑袋鑽进面前男人怀中瑟瑟发抖主动把自己香豔白嫩的身子送到了王麻子怀里。

    美人主动投怀送抱王麻子只感觉香风扑鼻两团又软又嫩的奶子压在自己胸膛上连忙把住精门一双又黑又粗糙的大手轻轻拍打黄婉儿光滑如玉的美背安慰道:“没事闺女就是几只老鼠而已别怕哈。

    ”

    感受到王麻子温暖的胸膛和有力的手掌黄婉儿心里对老鼠的恐惧消散了几分但从小害怕老鼠的她还是心有馀悸用力抱住眼前的男人不愿意鬆手任由王麻子的手指肆意抚摸。

    王麻子看着怀里如同小羊羔一般的黄婉儿心里乐开了花一边安慰她一边开始双手变得不老实从刚开始的轻轻拍打变成抚摸游走在美人洁白如雪的肌肤上若有若无触碰着乳房边缘试探着她的底线。

    见美人对自己的举动没有抗拒王麻子把她的黑色乳罩轻轻一扣便脱了下来又黑又髒的双手如同大碗一样扣住了两只活蹦乱跳的小白兔。

    “呀!你干嘛啊?”黄婉儿面红耳赤娇嗔道乳房的触感如同电流一样让她全身酥软再加上对老鼠的恐惧她一下子没有挣脱面前老乞丐的怀抱只能瘫倒在他怀里任他抚摸。

    “嘿嘿这不是怕你着凉嘛给你烤一下胸罩。

    ”王麻子嘴上说着手上却把胸罩丢到一边两个佈满老茧的大手紧紧握住了那一双让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玉乳肆意揉捏把玩。

    “哼流氓!”黄婉儿红着俏脸娇羞轻啐了一句虽然知道他的话都是藉口但是也没有拒绝继续把头埋在王麻子怀里任他抚摸着自己的身体。

    “嗯~啊~”黄婉儿缩在王麻子怀里男人的味道让她芳心大乱娇嫩的乳房被王麻子粗大的双手摸的又痒又麻忍不住轻声呻吟着。

    王麻子知道面前的美人动了春心一把抱起轻巧的校花双手托着校花丰满的屁股勃起的鸡巴隔着内裤顶着她的玉穴把她轻放到自己捡来的床上。

    黄婉儿被王麻子起身的举动吓到连忙伸出玉手抓着他的脖子深怕自己掉下去看着王麻子温柔把自己放到床上校花当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麽但是心里除了害羞和担心还隐隐约约多了几份期待。

    她紧闭着美目红着俏脸任由王麻子脱下了自己身上最后的内裤紧张等待着这个男人的到来。

    两个人默契没有说话王麻子掏出裹着黑泥青筋暴怒的鸡巴对准身下校花的蜜穴花心用力一挺便哧熘一下把自己硕大的紫红色龟头塞了进去直到顶到处女膜才又退出来一点感受着熟悉的快感鸡巴如同被层层软肉包围了起来王麻子爽到不行连忙调整呼吸不让自己秒射然后一进一出开始工作。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恩”黄婉儿玉手抓着床单柳眉微皱紧闭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两个白嫩圆滑的奶子在空气中随着抽插的节奏跳来跳去王麻子见状弯下本就佝偻的身子把头埋进深不见底的雪白乳沟伸出油腻的舌头一下便含住了校花殷红鲜豔的乳头顿时觉得嘴里乳香四溢品尝到了人间极品美味。

    感受着王麻子粗大火热的肉棒在自己身体进进出出乳房也传来阵阵湿热快感黄婉儿忍不住开始“咿咿呀呀”娇喘起来可是这次下麵却感到比上次更剧烈的空虚感蜜穴深处似乎在呼唤渴求着肉棒的进一步深入交融但是黄婉儿怎麽可能主动开口求欢只能挺着柳腰迎合着王麻子的抽插想早点到达高潮。

    看着身下香汗淋漓娇喘连连的黄婉儿王麻子知道她早已动了春心于是把嘴巴伸到美人耳边添舐着她的耳朵喘着粗气试探道:“婉儿啊让爸爸进来吧爸爸真心喜欢你以后会好好疼你的保证让你体验到十倍的快感。

    ”

    乞丐的声音如同恶魔在耳边的低语深深诱惑着清纯的校花让她堕落她本想靠着以前的秘密武器——男朋友吕铆王来抵抗这个诱惑可是今天的事情让她很是心寒自己在为他坚守着底线可是他却三番两次欺骗自己在外面沾花惹草真的还有坚持的必要吗?身上的老乞丐还在不停抽插蜜穴深处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和空虚袭来冲击着校花最后的理智。

    “嗯你轻一点”终于失去了对男友信任的校花最终还是屈服在了身体的快感之下轻点臻首同意了老乞丐的无耻要求。

    王麻子听到美人

    的同意脸上绽放出得意笑容心想‘嘿嘿高高在上的校花还不是被俺一个老乞丐的大鸡巴征服了’他连忙把肉棒退到蜜穴口腰部下沉准备蓄力一击刺穿校花最后的防线。

    “噗嗤!”王麻子用了全力把鸡巴挺进少女的蜜穴里面终于把黄婉儿坚守多年的处女膜给刺穿一下子顶到了子宫口两人交合处流出了点点处子之血。

    “轰隆隆!”天上乌云密佈大雨倾盆雷电交加国色天香的校花被肮髒下流的老乞丐破了处老天爷似乎愤怒想要把王麻子五雷轰顶可是老乞丐藏在下水道内老天爷无奈只能落下几根粗壮的闪电噼了几根大树洩愤。

    “啊!好好疼!你别动!”黄婉儿刚被破处就被塞了个满满当当下体觉得又疼又涨连忙皱着柳眉发出痛苦的低吟紧闭着的美目都在微微颤抖。

    王麻子看着身下校花娇豔欲滴香汗淋漓娇喘求饶的模样伸出油腻的舌头开始温柔亲吻着她的冰肌玉骨从香软的耳垂到晶莹剔透的锁骨然后一口含住了雪白坚挺的双峰又添又吸恨不得把这对极品玉乳吞进去一样。

    娇嫩双乳被老乞丐含着黄婉儿感到一股难以描述的快感从胸乳传来以至于她的乳头开始变红发硬下体的痛感也消失了不少朱唇轻启道:

    “嗯我好一点了你慢点动吧”

    得到美人吩咐王麻子缓缓退出肉棒然后又慢慢插了进去。

    终于如愿以偿把整根鸡巴全部插入校花体内王麻子只感觉蜜穴里面温暖湿润嫩肉层层裹住自己的鸡巴差点没忍住射了出来比起在外面浅尝辄止爽了不知道多少倍看到身下校花柳眉逐渐舒展开来王麻子渐渐加快了速度如同打桩机一样一次又一次冲撞着美人的蜜穴。

    外面下着倾盆大雨清花大学的学生都躲在宿舍看着电脑手机有的人还在回味着校花唱歌的甜美然而没有人想到的是此刻他们朝思暮想的校花正在大学附近的废弃下水道内被一个老乞丐破了处还赤身裸体被压在身下娇喘呻吟。

    只见一百一黑一个冰肌玉骨香汗淋漓国色天香红着俏脸从樱桃小嘴里面发出阵阵娇吟白嫩的玉乳随着抽插的节奏起起伏伏;另一个满头杂发已经白了一半脸上长着皱纹还有一块癞子身形佝偻几年没有洗澡散发着阵阵恶臭让人噁心。

    但是本来不该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此刻却坦诚相对做着那苟且之事。

    只见那肮髒的老乞丐骑着冰清玉洁的校花满嘴黑牙的大嘴含住了校花饱满白嫩的奶子油腻的舌头如同滑腻的泥鳅一样肆意添舐着校花充血微红的乳头又黑又髒的大手抓着校花盈盈一握的柳腰粗壮黝黑的鸡巴在校花蜜穴里面进进出出带出阵阵花浆两人交合处泥泞不堪分不清是校花的玉露还是乞丐鸡巴上的陈年泥垢;校花红着脸美目紧闭娇柔无力躺在床头任由身上的老乞丐肆意妄为。

    老乞丐顶着校花柔弱的胯部发出阵阵啪啪声。

    “啊啊轻点爸爸求你轻点”黄婉儿本来就是娇滴滴的校花现在刚被破处很显然还不能承受老乞丐这麽用力的抽插。

    她一手捂住小嘴一手抓着床单初次被大肉棒完全插入的蜜穴感到了前所未有充实没有想到人间还有这等美妙之事不由得伸出玉腿夹紧了王麻子的老腰配合着他的抽插恨不得跟他融为一体。

    王麻子听闻放缓了速度浅浅插五六次然后用力一插把校花干的飘飘欲仙香汗淋漓蜜汁横流。

    就这样千娇百媚的校花躺在床上被肮髒的老乞丐用大肉棒插了约莫大半小时粗大的龟头每次都顶到子宫深处彷佛要撞击她的心脏把她娇嫩的身体击穿一样。

    黄婉儿终于忍不住了蜜穴紧缩玉户深处暗流涌动喷出了甘甜的玉露淋在了王麻子的肉棒上面。

    王麻子感受到美人蜜穴紧缩鸡巴像被夹紧了一样直呼受不了本想多干十几分钟又被甘露淋到龟头上没忍住抽出了鸡巴对准校花的白皙大腿一股又一股射了个一分钟直到校花玉腿上全是乞丐肮髒腥臭的精液他才停下来。

    初经人事的少女感觉自己像到了天堂一样高潮的快感一阵接着一阵让她飘飘欲仙醉生梦醒看着王麻子在自己腿上射精偷情的感觉让她觉得又羞愧又刺激红着脸任由他射了个满满当当腿上黏煳煳的全是精液。

    黄婉儿想要站起来下床穿衣服但是刚破处的她下身传来阵阵痛感低头一看只见蜜穴周围被自己高潮喷出来的爱液弄的泥泞不堪带着王麻子的精液还有破处完的丝丝血迹连床单上面都红了一片。

    “你愣着干什麽?还不快去把本姑娘衣服捡来?”黄婉儿见王麻子还在盯着自己的身体连忙捂住玉乳和下体又羞又恼吩咐道。

    “哦哦闺女你等着衣服我去看看烤干没有。

    ”王麻子回过神来一咕噜爬下床去找黄婉儿的衣服。

    看着眼前夺走自己处女的老男人黄婉儿感到说不清楚的情绪萦绕心中有几分恨因为他前两次都是威胁自己和他做那种事;又有几分信任因为他虽然屡次欺负自己但是总能信守承诺要不是自己这次鬼迷心窍也不会被破处;还有几分依赖因为上次是他挺身而出保护自己发现男友出轨之后安慰自己的也是他更不用说还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女人总是对夺走自己处

    女的男人有说不清楚的感觉黄婉儿也不例外儘管他是一个又老又丑的乞丐但她内心深处并不是一个冷血无情以貌取人的女孩经历了这麽多事多多少少对他产生了几分依赖和好感。

    “哼真该死本小姐从小到大不知道被多少男人追过这次竟然被这个老乞丐得逞了。

    ”黄婉儿轻轻歎了口气悔恨心想“唉算了就当是本小姐大发慈悲可怜他一辈子没碰过女人吧。

    以后可千万不能再同意他做那种事了我可是校花才不是那种淫荡的女人。

    ”

    “闺女啊你这衣服好像还没有干嘞不然就穿着内衣睡觉吧天这麽晚了外面还下雨应该回不去了。

    ”王麻子边说边在火堆旁摊开了黄婉儿的衣物放在身上开始烤着一双贼眉鼠眼还时不时转过来看看校花没穿衣服千娇百媚的样子。

    “你你把我的内衣递过来刚才都不知道被你这个坏蛋丢哪里去了。

    ”

    “哦瞧我这记性老煳涂了。

    ”王麻子在沙发旁找到了自己给她买的黑色乳罩又在床边找到了内裤连忙递给校花一脸谄笑。

    “转过去!敢偷看本姑娘把你眼珠子挖掉!”黄婉儿气鼓鼓命令道。

    王麻子不知道刚才还千娇百媚在床上娇喘连连的美人怎麽转眼就翻脸穿个衣服都不让看只好转过去回到火堆旁继续烤着衣服。

    黄婉儿虽然和王麻子刚做完爱但是清醒之后恢复平日里高高在上校花理智的她顿时感觉羞愧难当床上自己的表现让她感觉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又怎麽可能好意思在王麻子面前穿内衣呢。

    “喂你把我手机拿过来。

    ”黄婉儿冷冰冰命令道。

    王麻子从她衣服里面掏出来一个粉红色手机递了过去但是黄婉儿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只好呆呆看着火堆美目流转不知道在思考什麽。

    火堆燃烧发出火红的光芒照得少女初经人事变得更加娇豔欲滴的面庞红彤彤的也照亮了王麻子黝黑粗鄙正在烤着衣服的身影。

    两个人没有说话过了许久今天经历了许多事的黄婉儿沉沉睡了过去由于是夏天身上只盖了一件早已破烂不堪的jk上衣露出了少女雪白的肌肤。

    听着少女进入梦乡而变得平稳的呼吸声王麻子悄声来到黄婉儿床前看着她微红的脸颊双马尾散落在床边少女婀娜多姿的身材被jk制服微微遮住饱满的乳房随着少女的呼吸起起伏伏一双修长笔直的玉腿沾满乾涸的肮髒精液王麻子今天刚射了两次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闺女?闺女?”王麻子试探喊着见黄婉儿丝毫没有反应已经睡得死死的他伸出粗黑的大手慢慢脱掉了盖在少女身上的jk制服又把手伸到她的玉背下麵轻轻一拉便脱下了黑色乳罩两颗早已被他把玩多次的白嫩乳房瞬间跳了出来。

    看到少女没有反应他一只手抓着那硕大的乳房慢慢抚摸然后弯下本就佝偻的背把头埋向那诱人雪白的乳沟伸出油腻的舌头添舐着另一个香喷喷的乳房。

    他再伸出另一只手来到了少女的蜜穴轻轻帮她把最后的黑色内裤脱掉露出了因为刚才做爱还有点湿润的蜜穴。

    没有犹豫王麻子的舌头转移阵线来到了沉睡中少女的蜜穴处只见蜜穴外面两瓣白嫩的阴唇紧闭丝毫没有因为王麻子肉棒多次抽插而变得鬆开王麻子油腻的舌头如同滑熘熘的泥鳅一样鑽进了少女的玉户里面一下子便含住了她的红豆。

    睡梦中的黄婉儿似乎感觉到了下体的阵阵酥软快感微微张开了玉腿就像在欢迎着王麻子。

    王麻子得到了鼓励肆意添舐着少女的阴户引得蜜穴流出一股股仙浆少女本来紧闭的玉腿越张越开。

    看少女这麽配合着自己添她王麻子掏出了自己早已一柱擎天的鸡巴放到少女已经张开的玉腿根部对准正在分泌蜜汁的花蕊挺着老腰枪出如龙直接插到了蜜穴深处。

    “啊~~”听到少女的娇呼王麻子吓了一身冷汗还以为她被自己插醒了定睛一看发现她只是微微皱眉还没有醒来。

    享受着少女刚刚破瓜还很紧致的嫩穴花心深处层层紧紧包裹着王麻子的鸡巴他直呼好爽深吸一口气缓缓退了出来又狠狠的插了进去引得身下的美人眉头紧皱俏脸微红。

    黄婉儿睡梦中就感觉下体又痒又酥半梦半醒的她被王麻子粗壮的鸡巴插入终于苏醒了过来但是本就脸皮薄的校花似乎不好意思清醒过来只好微微睁开美目压低娇喘的声音不让王麻子听到假装还在睡梦中。

    王麻子可不管那麽多双手紧握美乳鸡巴在黄婉儿嫩穴里面进进出出极致的快感让他忘记了身下的美人还在睡梦中他加快了速度蛮横冲撞着少女刚破处的蜜穴。

    “啊啊”终于黄婉儿没控制住樱桃小嘴里发出了呻吟。

    发现身下的美人似乎早已醒来王麻子顿时明白了她在假装睡觉于是低头在她耳边说道

    “闺女啊你要是还在睡觉就趴在床上把屁股翘起来。

    ”

    王麻子调戏的话语让黄婉儿面红耳赤但是她还是不好意思睁眼承认自己早就醒来只好乖乖转了个身抬起自己圆润如珠的屁股把头埋在被子里。

    看着黄婉儿丰满白嫩的屁股光滑如

    玉的雪背王麻子又把硬的发烫鸡巴插进了蜜穴齐根没入全部塞了进去只留下两个硕大的卵带吊在外面他一下下顶着校花的屁股引起臀浪阵阵发出‘啪啪’的淫荡声响。

    “啊~~啊~~恩~~”这个狗交一样的姿势让黄婉儿羞愧难当而且阴道里面王麻子又硬又烫的鸡巴似乎顶到了更深处一下下用力撞在子宫上心理的羞愧加上肉体剧烈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娇喘连连全身发烫少女雪白的肌肤泛起了阵阵红霞。

    看着刚才还冷若冰霜的美人被自己干的千娇百媚娇吟连连王麻子心中一动抓着她在空中飞舞的两条双马尾像骑马一样操弄着冰清玉洁的校花。

    “闺女怎麽样?爸爸干的你舒服吧?”王麻子得寸进尺调戏道。

    “啊大大坏蛋爸爸就知道欺负人家一点都不舒服难受死了嗯”黄婉儿当然不愿意就这样屈服在一个乞丐身下边娇喘边嘴硬道。

    “嘿嘿不舒服你还叫得那麽欢呢?”

    “才不是呢啊这只是啊你把人家弄疼了”

    王麻子看着被自己干的千娇百媚还要嘴硬的校花不由得心中升起来征服的欲望于是抽出了鸡巴在少女玉户门口缓缓摩擦就是不进去还伸出双手玩弄着黄婉儿白白嫩嫩的奶子手指在充血发红的乳尖上面游走。

    黄婉儿没想到这老乞丐这麽多花样玉户瞬间变得空虚那根又爱又恨的大肉棒在她门口磨来磨去就是不进去乳尖的快感传来阵阵电流让她娇嫩的身体变得又酥又软。

    她摇晃着屁股想要对准后面的鸡巴把它吞进去可是王麻子哪能让她得逞每次都退而不进看着身下被自己引得欲火焚身的校花如同一个胜券在握的猎人一样看着一只待宰的羊羔。

    “啊~坏爸爸~别欺负女儿了嘛~”过了几分钟黄婉儿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求饶道。

    “那你说说看爸爸干的你舒不舒服啊?”

    “舒舒服婉儿被爸爸干的舒服死了。

    ”

    “那你喜欢爸爸的鸡巴吗?”

    “唔喜欢啊婉儿最喜欢爸爸的大鸡巴了求求爸爸快进来吧”黄婉儿自己都不知道现在摇着屁股开口求欢的她哪还有一点平时冰清玉洁的校花模样。

    “哈哈乖女儿早这麽说不就好了吗?让爸爸来疼你!”王麻子看着身下千娇百媚的校花用力一挺把鸡巴插入了校花的蜜穴其实他自己也快忍不住了要是黄婉儿再坚持半分钟说不定他就要忍不住插进去狠狠操弄一番可惜终究还是他更胜一筹。

    “啊~啊~好舒服~”心心念念的肉棒终于插了进来黄婉儿虽然今天才经历男女之欢却深深爱上了这种快感平日里举止端庄面若冰霜的校花面具下麵似乎压抑着一个想要释放堕落的灵魂。

    “嘿嘿乖女儿爸爸对你这麽好你是不是应该谢谢爸爸啊?”

    “啊~对~谢谢~谢谢爸爸~”黄婉儿被干的神志不清有什麽话接什麽哪里还有半分平时风姿绰约的校花模样。

    王麻子被黄婉儿淫荡的话语刺激的呼吸加重再深深插了十几分钟之后再也控制不住精门拔出鸡巴对着校花丰满的屁股射出一股股精液。

    黄婉儿似乎没有想到他这麽快就射了出来自己感觉差一点就到高潮了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很是难受红着脸嘟着樱桃小嘴道:

    “你你这次怎麽这麽快?我感觉还差一点呢。

    ”黄婉儿回过头楚楚可怜看着身后的老乞丐大大的美目里面满是渴求还摇了摇丰满圆润的屁股就像渴望主人奖励的小狗一样摇尾乞怜显得淫荡又诱惑。

    王麻子看着清纯的校花此刻千娇百媚欲求不满的样子差点没忍住又硬了他缓缓开口遗憾道:“唉不是爸不疼闺女实在是年纪大了力不从心啊而且今天爸都射了三次了哪个男人还硬的起来嘛?”

    “那那肿麽办嘛?”

    “唉要不你再帮爸爸含一下鸡巴说不定还能硬起来爸今天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让闺女舒服啊。

    ”说完便把刚射完带着精液和泥垢的鸡巴送到了黄婉儿嘴巴。

    忍受着肉棒刺鼻的味道黄婉儿皱了皱眉看着眼前老乞丐软下去但还是很粗大的肉棒上面还流着精液和蜜穴爱液混合着黑色的泥垢。

    欲望最终战胜了理智高贵的校花低下臻首张开樱桃小嘴伸出丁香软舌添舐着王麻子的鸡巴从龟头添到了卵带然后她朱唇微开含住了老乞丐腥臭的鸡巴由于刚射完软掉黄婉儿毫不费力把整根鸡巴都含了进去嘴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没过多久王麻子鸡巴上面肮髒的泥垢和腥臭的精液便在校花的服务下清洗乾淨只剩下了她的口水和粉红色的口红。

    感受到嘴里那根大肉棒越来越大黄婉儿知道自己的努力有了成效于是越发卖力跪在床上帮王麻子口交。

    终于王麻子的鸡巴恢复雄风他再也忍不住一把抱起了身下为他口交的校花鸡巴对准花心直捣黄龙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含住了校花左边颤颤巍巍的奶子伸出粗黑的手掌握住另一个用力揉捏白嫩的乳肉都从他手掌缝隙里面挤了出来。

    “啊~啊~你你慢点”黄婉儿没想到这个男人还保存着这麽多体力居然一把抱住了她站在上有力的手掌把自己抱起来直到鸡巴离开

    蜜穴才又放下鸡巴重重撞了进去彷佛要把自己插穿一样。

    她伸出玉手紧紧按着王麻子的脑袋让他长着癞子的脸紧贴自己的乳房玉腿缠住他的老腰配合着他的节奏让自己的蜜穴一张一合含住那根大肉棒。

    “嗯~嗯~啊~奥~”黄婉儿本来就差一点的高潮终于要爆发了蜜穴紧缩拼命抱住胸前的老乞丐弓着柳腰蜜穴喷出了大量淫液。

    高潮的强烈快感让她香汗淋漓美目含春摊坐在王麻子怀里任由他在自己娇嫩的蜜穴里面毫不怜惜抽插。

    终于在美人体内抽插了几分钟之后王麻子也再次到达了高潮。

    “啊别射进去快拔出去”黄婉儿娇呼道。

    王麻子拔出肉棒把怀里的校花放在床上对准她千娇百媚的身体射了个半分钟一股股精液浇灌在校花白嫩的乳房光滑的小腹上面再加上前面几次射的精液现在校花冰清玉洁的身体满是腥臭的乞丐精液场面淫靡不堪。

    王麻子还想让黄婉儿帮自己清洁肉棒他把满是精液鸡巴送到黄婉儿嘴边但是她这次不需要再讨好眼前的老乞丐她转过头去脸上丝毫不掩饰对这根腥臭肉棒的厌恶澹澹道:“你以为你是谁?还想让我每次都给你口交吗?”然后自顾自穿着衣服准备睡觉。

    看到刚才还在自己身下摇尾乞怜的校花转眼就冷若冰霜王麻子讪讪笑了笑尴尬道:“闺女说的是怪爸爸贪心了。

    ”

    “哼知道就好!”黄婉儿恢复了理智觉得身上黏煳煳的乞丐精液又髒又臭只想赶快洗掉可是她现在哪有条件只能拿着床单擦了擦盖在身上不让老乞丐看到自己的身体。

    王麻子知道眼前的美人毕竟是高高在上的校花心高气傲哪能这麽快就屈服在自己身下但是他也不急今天破处已经很不错了还在校花身上射了四次校花冰清玉洁的身体上面都是他的精液。

    于是他不再多想转头躺在沙发上心满意足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