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碧蓝浮世录(舰娘风尘劫) > 碧蓝浮世录(3)
    【碧蓝浮世录】(舰娘风尘劫)

    第三章·红烛罗帐人不在

    (绿帽·凌辱·调教)

    2020年5月21日

    武藤志雄迎着雨回到小城海边的港口处折腾了半天也没有拿下欧若拉让他

    心烦意乱。

    天上降下的雨也没法消解他心中的邪火反而越浇越旺。

    他往港口停

    泊的一艘游船走去心腹管家身穿黑色的管家服早早立在船前见到武藤主动

    迎了上去撑伞站在身后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武藤挥了挥手往游船上走去整艘游船是他的专属游轮。

    他走上夹板却被眼

    前的景色微微一惊。

    只见一个女子赤裸着娇躯趴在甲板上修长的大腿牢牢并在一起双手伏

    头贴在手上。

    丰满雪白的屁股高高撅起胸前两坨雪白的乳肉此刻却与面

    亲密接触挤压成了饼形。

    一眼望去女子的脊背宛如一块精美没有瑕疵的璞玉。

    女

    子黑色的长发拖在上随意散落着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凭这身材便可以想象

    又是一个绝色美女。

    而此时这个绝色美女正乖乖的趴在甲板上任凭冰冷的雨水

    从她的身上划过身体不住的颤抖却不敢有任何反抗宛如一只母狗一般。

    武藤看着眼前跪趴着的女子淡淡一笑:「你安排的?」

    管家身子一直只是说道:「主人未归当狗的自然要在门口等着。

    」

    武藤志雄不在说话这个管家跟随他多年深得他的心意。

    这安排瞬间让他

    内心的烦躁消去几分但是被欧若拉勾出来的欲火再次升腾起来。

    只见他走到女子的身后狠狠拍了她两下屁股。

    「啊!」女子吃痛浑身颤抖起来叫声中却透露出丝丝淫媚之气。

    只见那

    女子抬头呜咽的说道:「逸仙不知又犯了什么错误要让主人如此惩罚。

    」

    甲板上昏暗的灯光映照出女子清丽的面容眉目如巧、红唇如绛与欧若拉

    身上的英伦贵族气质不同这个女子是一个典型的古代烟雨江南中走出的国色天

    香的美人。

    这竟是苏济民的另一艘婚舰——逸仙。

    要说这逸仙如何沦落到武藤手上也是有些巧合毕竟东煌的舰娘碍于东煌现

    在的天子司令部不好撕破脸皮直接动手。

    但是那日他率兵在公海游历之时碰巧

    碰到了这个落单的东煌舰娘在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后便将逸仙拿下。

    期间武天泽

    虽向他要过人但是东煌的海事全归海事大臣殷离掌管她武天泽还做不了主。

    而殷离又与他联系密切此事最后便不了了之。

    经过两年的调教后曾经那个对他破口大骂、宁死不屈的东煌舰娘如今也

    乖乖的趴在了上变成了他的胯下母狗。

    「你错在不应该撅着你那骚贱的大屁股勾引主人老子今天刚被你那好姐妹

    欧若拉弄的一肚子火气。

    」

    听到昔日的舰娘好友的名字逸仙心里一悲莫非欧若拉也遭了这贼人的毒

    手?不过看他生气的样子恐怕没有成功想到这里逸仙心里又有些宽慰。

    武藤志雄见逸仙不说话又发狠拍了拍她的屁股:「你这骚娘们是不是在暗

    暗高兴老子没有把你的好姐妹叫过来陪你?」

    「唔~母狗母狗不敢。

    」

    「那你知错了没有?」

    「母狗知错了。

    」

    武藤志雄不在言语而是在逸仙面前张开了手掌。

    逸仙见此情景面露屈辱的神色却也只能挺起身子将脖颈上项圈的锁链朝

    武藤手里递去。

    就在她挺身的瞬间胸前的两座高峰由于惯性抖了两下。

    武藤用脚挑了挑逸仙的胸部说道:「你们舰娘的胸部一个个生的这么丰满

    是不是专门用来勾引男人的?」

    「是。

    」

    「你还真是下贱。

    」

    「主人说的对逸仙是下贱的母狗。

    」

    武藤被眼前女子顺从的样子撩拨的心火烦躁他牵着逸仙往船舱里走去发

    誓要在这个这个女人身上好好发泄一番。

    武藤志雄走进船舱里明明只是一个船舱却装修的犹如一个宫殿一般。

    船

    舱的正中间摆着一个红色沙发沙发正对着一个硕大的屏幕。

    这艘船毕竟是他专

    门用来的荒淫的宫殿里面各种调教工具一应俱全。

    武藤志雄坐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抿了一口冲管家说道:「取我

    的鞭来。

    」

    逸仙听到这句话眼神中透露出惊恐的神色:「主人不要求你了。

    」

    武藤志雄却是厉声说道:「少废话奴隶犯了错误就要挨罚。

    快过来服侍我。

    」

    说罢武藤直接将身上的和服解开褪下露出了狰狞的肉棒。

    他军旅出身、平日里也注重锻炼如今人到中年精力却也与年轻人无异

    每次都能肏的这些舰娘高潮连

    连。

    逸仙见到武藤的下身乖乖的爬了过去宛如低贱的妓女一般张开红唇

    将武藤粗大的肉棒全部吞了进去。

    武藤志雄眯上了眼睛开始享受起舰娘的口舌侍奉。

    当初在司令部时苏济

    民便与他的舰娘荒淫无度司令部的人听说了他们之间的玩法那些老男人各个

    眼界大开宛如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只是这苏济民也奇怪面对金钱利禄丝毫

    不感兴趣沉迷美色却也只和舰娘做爱司令部给他安排的那些人间美女他连看

    都不看一眼。

    苏济民啊苏济民还得好好感谢你当初交了我那么多玩法啊让我能好好玩

    弄你的舰娘。

    (别问问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在搞黄色方面非常落后没见过世面

    不过碧蓝在开发人的xp方面确实算是走在时代前列了。

    )

    突然之间武藤睁开了眼睛朝逸仙打了一巴掌:「你个小婊子谁让你深

    喉的?」好险刚刚差点就在逸仙口中交出了第一发。

    他知道是这小婊子不想面

    对接下来的调教便期望他早早射出。

    「唔——」武藤那一巴掌用的全力直接在逸仙脸上留下了一个掌印。

    她却

    是不敢再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机械的吞吐着肉棒。

    就在这时管家递过了一只红色的编绳编绳是专门制作的用来调教的情趣

    之鞭。

    武藤志雄从逸仙口中抽出肉棒按下了手边的一个开关:「这个当初还是跟

    你们指挥官学的我记得是叫sm吧。

    来今天咱们来温故而知新。

    」

    只见荧幕上开始播放起画面:一个女人四肢被捆绑着吊在重樱的老式房屋中

    脖颈后翘快与脚尖接触整个人宛如一个弓字型。

    画面中一个男人不停的用鞭子

    抽打着女人而女人每被打一次便失声叫一声那声音听来却并不痛苦反而带

    有发情的春意。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一架相机从各个角度拍摄着女子被抽打时的反应从胸部的震颤到足尖的绷

    紧再到阴部茂密的黑色森里最后相机下落拍到了从女子阴部流出的一滩水

    渍。

    画面中不时传来武藤羞辱的声音:「没想到东煌的仙女之舰经是被鞭子抽到

    也会淫水泛滥的下贱女人。

    」

    「哪怕是妓院中的女子恐怕都没有你这般淫荡。

    」

    逸仙听到画面中的声音扭过头不想去看这些画面。

    当初她被指挥官开发出

    了抖m的体质却何曾想到会被别人如此羞辱的抽打。

    那日她第一次被鞭子调教听着武藤志雄和平日里指挥官无二的话语便不

    自觉的生出快感以至于最后被抽打高潮的意识模糊也就是在那一次之后她

    屈服给了武藤志雄。

    看着逸仙羞耻的样子武藤很是得意。

    他朝上甩了一鞭逸仙听到那声音

    身子本能的一颤。

    下一鞭便直接抽打在了逸仙身上。

    「啊!」逸仙被抽打的瞬间本能的弓起了脊背宛如一只高傲的天鹅。

    鞭子

    在她洁白的玉背上留下了一道醒目的红痕。

    「你还敢躲!?」武藤刷刷又是两鞭逸仙宛如一条上岸的大鲤鱼伴随着

    鞭子的下落不断抽搐。

    几鞭之后逸仙伏在上微微喘息。

    胸前的巨乳便随着呼吸夸张的起伏着

    而她的两腿之间漆黑的花园之已经翻出点点晶莹的淫水在船舱的灯光下闪光。

    武藤志雄看到此景轻轻一笑走到逸仙身边在她的下体抠弄了两下便将两

    指放到逸仙眼前:「你还真是淫荡呢。

    」

    「啊啊啊啊——要去了。

    」就在这时画面中传来女子放浪的叫声二人齐齐

    抬头去看只见摄像机对准着女子的阴部突然之间一股股淫水喷出摄像机躲

    闪不及都沾了几滴。

    画面中的逸仙竟是直接在鞭子的抽打下潮吹了。

    武藤对着逸仙淫邪一笑逸仙羞涩的将头扭向一边。

    「看来我这边也要加把劲呢。

    」

    武藤不在言语船舱里一声接一声的鞭子传来便随着鞭子的下落便有女子

    淫媚的叫声附和之间竟是有了一种韵律感。

    约莫半个小时后武藤停下了抽打微微有些气喘他到底是上了年纪。

    而逸

    仙也已经在抽打中高潮了两次。

    画面中逸仙已经被放下以后入式和武藤交媾在一起。

    似是彻底放下了束缚

    各种淫语浪叫从小口中冒出哪还有之前古典美人的半分样子。

    武藤志雄嘿嘿一笑这边也是拉过逸仙的身子用与画面中相同的后入式正

    对着画面稍微再逸仙的穴口蹭了蹭便直接插了进去。

    此时画面中摄像机正好摆在二人的正前方可以看到逸仙被肏的眼神迷离。

    武藤有意调整抽插的频率使得与画面中同

    步竟是产生了镜像一般的效果。

    画

    面中女子的淫叫声与现实中的交织在一起宛如一首混沌的交响乐。

    「主人肏的你爽不爽啊?」

    「嗯~爽。

    」逸仙被武藤肏的长发飞舞胸部上下翻飞。

    武藤不自觉加大了日动的频率大腿撞在逸仙丰满的股沟上传来啪啪的声音

    那紧致的弹性真是让人迷醉。

    「叫声老公听一听。

    」

    「老公快操我!」逸仙被调教多日早已激出了本能。

    她此刻意识模糊下

    意识就说出了这些话。

    「你是小母狗吗?」

    「是我是主人的小母狗。

    」

    武藤志雄抽插了几百次已经有了射精的欲望他直接抱住逸仙的腰坐到了

    沙发上。

    同时将逸仙翻过身来正对着他。

    「主人累了自己动。

    」

    「好的主人。

    」逸仙调整了一下姿势后开始卖力的上下抖动起来。

    武藤志雄看着这个古典美人在自己身上上下涌动时不时伸手摸一下那洁白

    的玉兔又或者欣赏着二人交合的部位。

    每一次逸仙的身姿上挺都会把阴唇娇

    嫩的红色肉壁翻出来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武藤志雄突然开口:「叫声指挥官来听听。

    」

    听到这三个字刚才还意乱情迷的舰娘瞬间停止了挺动甚至高燃的情欲都

    在飞速的下滑。

    只见她把脸扭向了一边露出抵抗的表情。

    原本精在弦上的武藤看到这一幕突然怒火中烧他直接伸手掐向了舰娘丰满

    的胸部。

    「啊!」逸仙吃痛着却不敢有什么抵抗的动作但也没有再说出求饶的话。

    又是这样每一次都是这样!哪怕已经调教了两年之久你可以从她口中听

    到老公、主人、大人你可以让她承认自己是奴隶、母狗、妓女可你却无法从

    她口中听到那三个字也是武藤志雄最想听到的三个字——指挥官。

    无论用什么

    手段春药、虐待、甚至以死相逼当舰娘们听到那三个字的时候不论之前多

    么意乱情迷、哪怕前一秒还是开口求草的母狗却也会意识清醒然后咬紧牙关

    不在言语表达着无声的抗争。

    更可怕的是不只是武藤志雄司令部的其他人也一样。

    除了白鹰叛逃的小

    部分舰娘大部分舰娘都落入了他们手中。

    然而武藤志雄知道迄今为止没有一个

    人让哪怕一个舰娘开口说出那三个字哪怕只是口头上的屈服。

    就算已经身死那道横亘在所有舰娘心中的信仰依然没有变过:天下舰娘之

    主——唯苏济民一人。

    恍惚间武藤志雄似是看到了苏济民轻蔑的微笑他心情没来由的暴虐无比

    只见他一把抓住逸仙将其推在了沙发上然后抓住她的两个脚踝将她的双腿直

    接压过头顶然后开始了最暴虐的抽插。

    「不是指挥官又如何?你们还不是像一个母狗一样被我各种肏.如今苏济民

    已经死了最后的赢家是我!是我!」

    武藤志雄再也没有了半分怜香惜玉他的手开始抓住逸仙的胸部各种大力揉

    捏时而如龙爪一般深陷乳肉时而用两指夹住乳头猛一扭。

    「啊啊啊主人轻一点啊。

    」身体的疼痛超越了性交的快感她的下体已经

    不再分泌淫水只能不断求饶。

    然而换来的却是男人更加暴虐的蹂躏。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想着说出那三个字。

    等到武藤射出精液抽出肉棒的时候逸仙那娇嫩的阴穴已经被肏的翻开出

    来红肿不堪。

    而一股白色的液体正从里面缓缓淌出。

    「还没完呢!」武藤今天铁了心要好好蹂躏这个永不屈服的舰娘。

    他抱着逸仙往后舱走去只见后舱正中央摆着一个巨大的木雕床床周围用

    红纱半遮。

    而床边上有一个花梨木衣柜衣柜旁边有一个木制的梳妆台上面点

    着三柱红柱。

    武藤径自走到衣柜面前从中取出一件红色的嫁衣扔给了逸仙。

    「给我穿上它!」武藤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道。

    逸仙默默接过嫁衣开始穿上这衣服乃是当初她和指挥官誓约时身穿的凤

    冠霞帔服如今却成了眼前贼人折辱她的工具。

    「这房间我是按照当初你们洞房时置的你喜欢吧。

    」武藤轻笑道。

    逸仙默默穿衣没有说话。

    「这么快就忘记了你的身份了吗?」逸仙的沉默勾起了武藤的怒火他挥动

    了手里的长鞭。

    「喜欢主人的安排怎能不喜欢。

    」逸仙慌忙回话屈辱感自胸腔之中益处

    竟是带来了点点盈泪。

    梨花带雨并不会换来同情反而会激起眼前男人的兽欲。

    只见男人在逸仙穿好后便波不急待的撩起红裙下面的小穴刚刚被抽插过

    正微微颤抖着。

    武藤也不嫌衣服麻烦直接将逸仙按倒在梳妆台的铜镜前将她的一只腿举

    过头顶以一字马的形式开始抽插洁白修长的玉腿在空中不断翻涌着宛如风

    雨飘摇的旗帜。

    逸仙有东煌古舞的基础柔韧性在舰娘之中算是出众。

    「你说你的指挥官现在会不会正透着这面铜镜看着你呢?」武藤没来由的想

    到他又改变了抽插的频率开始主动勾起胯下女子的情欲。

    不一会儿便有丝丝

    呻吟声从女子口中溜出。

    武藤得意的看了铜镜一眼仿佛苏济民真的在看着一般。

    看啊你现在的舰

    娘在我胯下肏的不断呻吟你又作何感想?

    然而这终究只是他的臆想。

    武藤操弄了一会儿后终是觉得不得劲儿一把将逸仙扔到了床上。

    将其翻

    过身用指尖揉了揉逸仙娇嫩的菊穴笑着说道:「好长时间没有肏你的菊穴了

    不知道想我的肉棒没有。

    」说完便直接将胯下的阴茎插了进去。

    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带着女子的呻吟声一直持续到深夜在这期间雨一直淅

    沥沥的下着敲打在冰冷的甲板上深沉的海也不知疲倦的拍打着浪花。

    一切仿

    佛没有变却又有了改变。

    与此同时距离小城千里之外的一个海岛上在树下躲雨的少年似是若有所

    感悠悠吟唱道: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