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苏少爷的欲望系统 > 苏少爷的欲望系统(01)
    苏少爷的欲望系统(01)神秘西洋镜

    2020年5月19日

    六月的天海市虽然多雨今天却是一个大晴天太阳一升起就照在了苏银龙的脸上他却还是一直睡到10点多了才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

    “银筱去叫你弟弟起床你们今天不是要去给你老爸买生日礼物吗?都这个点了还不起等着这小子自己起床怕不是都该吃午饭了!”苏银龙才刚刚睡醒正挣扎着从被窝里往外钻就听到了老妈柳素的这么一番话。

    他干脆的放弃了挣扎一头又扎在了枕头上。

    毕竟大哥不在家老妈叫的肯定是二姐而被二姐这样的美女叫起来不知道要比自己一个人起床舒服多少了。

    “妈~今天不是周末吗没事啦下午再逛也差不多嘛。

    ”就是!苏银龙在心里想道还是二姐疼自己。

    苏家的老大苏银虎算得上是绝世天才了从小无论在哪个群体里都一直是最聪明的那一个毕业后更是加入了华夏科学院如今似乎是在领导着一帮同僚为国家研发什么新科技;二姐苏银筱则是展现出了惊人的商业天赋还在上大三就已经在母亲的商业帝国中担起了小半边天;小妹才刚上高一已经展现出了惊人的音乐天赋在各种乐器和歌唱方面斩获了不少国际奖项。

    偏偏只有老三苏银龙虽然仪表堂堂但天生体弱多病成绩也一直是倒数。

    因此大哥和二姐都认为是自己二人夺走了老三的健康和才华一直对他百依百顺、宠爱有加两个人都下定决心要给弟弟幸福管他一辈子的锦衣玉食!

    “快去!你和你哥都把老三宠成什么样了快点把他叫起来早饭都要凉了!”苏银龙脸上忍不住挂上了笑意:原来是担心我吃不上早饭看来妈妈也还不错嘛!

    话虽如此妈妈对他怎么样苏银龙的心里比谁都明白。

    两兄妹都如此难道当父母的就不自责吗?怎么可能!柳素和苏义山心里早就把他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了!可以说大哥和二姐的这种想法很大程度上都是二人有意无意的耳濡目染的结果。

    只是为人父母还肩负着约束他的言行的义务罢了毫不夸张的说对他最重的惩罚也不过是饭前的几句训斥只要他给二人夹两筷子菜保准风平浪静!

    更不要说苏义山是他们江南省的省委书记说是一言九鼎也不为过;柳素更是可以位列世界五百强的富商只不过为了不影响老苏一直是她的一个异姓妹妹在外替她抛头露面不过钱与公司始终都在柳素的掌控之下。

    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苏银龙自然也是一副骄纵蛮横的性子一向是天老二我老大……才怪嘞!虽然他绝对是标准的富二代、官二代可他似乎天生没有“欲望”基本上他的东西都是能用就行他床头放着的那一套衣服全部加起来也超不过500块外面的五星大厨做的饭菜在他眼里还比不过柳素热的剩饭剩菜!简单来说他虽然有正常的喜怒哀乐但是没有野心也没有欲望没有想要的东西自然不会去为非作歹了。

    “好我现在就去去还不行吗……”苏银筱也知道妈妈是为了弟弟好刚才不过是习惯性的回护弟弟而已她还是很听妈妈的话的。

    床上的苏银龙听到姐姐的脚步声渐近连忙调整好自己的姿势和表情装出一副还没醒的样子。

    二姐小心翼翼的打开门蹑手蹑脚的走到他的床前探着脖子观察他的“睡颜”苏银龙听得清清楚楚却还是继续装睡。

    “……小龙?”二姐轻轻晃了晃他“该起床了~”

    “醒了没啊妈叫你吃早饭呢。

    ”二姐似乎看出了什么不对“臭小子又装睡是吧?”

    苏银龙心知暴露了表面上却仍是不动声色——二姐也没那么实在没准儿是在诈自己呢?

    突然他感到被子悉悉索索的一阵响随后一具散发着微香的温软娇躯就向自己贴了上来:二姐钻进了他的被窝!他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向后蜷起了腰。

    “哈!我就知道你又在装睡!还躲?藏什么呢?是不是又躲在被窝里玩手机?看我不……”二姐的话还没说完她伸去找手机的手就摸到了一根热乎乎的棍子!她一时没反应过来白嫩的小手还轻轻捏了捏棒子的顶端苏银龙登时发出一声闷哼二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手里握着的是弟弟的“弟弟”!

    二姐慌张的收回小手尴尬的气氛却已经无声的在姐弟二人间漫延……

    “快……快起床吧今天还要去给爸买生日礼物呢!”二姐坐起身来假装听不出自己声音中的慌乱催了小弟两句就逃出了他的卧室。

    关上门她倚着房门忍不住回想起方才的手感:好硬啊跟以前一起洗澡时看到的那条软趴趴的肉虫完全不一样……苏银筱两颊一片嫣红:弟弟也长大了啊!

    而房间里的苏银龙此时也不平静他的鸡巴平时从来很少会硬起来要不是每天早晨的晨勃和时不时的梦遗他都要怀疑自己阳痿了!和妈妈、姐姐、妹妹三个绝色美人朝夕相处也没硬过:对他来说美女确实养眼却勾不起他进一步的想法。

    仔细想来这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异性的性刺激可是他心里除了有点羞涩与尴尬只是感到宽慰:看来至少自己不是gay嘛!

    ··发··页1

    .

    等到他穿好衣服去洗漱时下身才慢慢疲软下去。

    没有得到进一步刺激的肉棒无可奈何的回到了平时乖巧的状态。

    苏银龙出现在餐厅时二姐已经在吃着早饭了而母亲柳素刚把他的那份早点摆在桌上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柳素穿着一身丝质家居服比起在外时的华贵又多了几分慵懒身上的围裙的围裙更衬的人妻的熟美让她的气质更上一层楼秀美的脸上没有工作时那种凛然不可侵的高贵只显露为人母的温柔气质。

    86cm的双乳在居家服和围裙之下顶起两座山峰那丰盈饱满的形状让无数男性难以抑制想要“攀登”的欲望不过在外人面前时柳素所散发出的那种华贵凛然的气质显然让男人们不敢造次。

    苏银筱此时已经开始用餐了叼着半个面包圈白了弟弟一眼脸颊上的潮红还未褪净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她不仅继承了母亲端正秀丽的底子还添上了她自己的几分英气。

    78cm的胸围没有母亲那么“壮观”但也已经足够诱人更不用说她还有成长的空间。

    而她的一双美腿更是连母亲都自愧不如仿佛是上帝亲自拿整块羊脂玉亲自精心雕琢而成一般长度、粗细、肤色、曲线均是完美所谓“腿玩年”也莫过如是一双玉足美脚更是如艺术品般精美每一条曲线都似经过了精心设计赏心悦目!

    让绝大多数男人血脉喷张的景象对苏银龙来说不过是日常他很快就吃完了早饭一头钻进苏银筱的跑车里苏银筱这会儿也早就抚平心境平常的和弟弟聊着天。

    “老爸周末这两天一直都没回家估计一直到后天生日之前都要住在单位了。

    姐买完礼物你再拉我一起去看看爸吧?礼物就先让他们送回家去。

    ”

    “算你有孝心爸也是够辛苦的就为了腾出来一天时间过个生日周末都没怎么休息。

    等会儿你可以好好给爸挑挑啊。

    ”

    “你说的这个拍卖会行吗?老爸喜欢的是咱们华夏的玩意儿那个英国伯爵能有吗?”

    苏银筱面带得意:“等你问还来得及吗?姐早就查好了!这个伯爵确实收藏不少从老祖宗那里流出的宝贝要不是这次他破产了这些东西可能都回不到咱们华夏了爸这么爱国的人肯定喜欢啊!”

    “有点道理信你一次!”

    苏银筱推了一下弟弟的脑袋:“你小子姐姐什么时候坑过你啊?”

    姐弟俩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就到了拍卖行这里平时就偶尔举办拍卖会是只面向上层社会的隐秘会馆这次是将场借给一个落魄贵族变卖家产了。

    苏银筱没有废话从挎包中掏出会员卡给门口的侍者看了一下就挽着弟弟的胳膊跟着侍者走了进去。

    坐在二楼vip包间姐弟俩凑在一起研究起拍卖品清单打发拍卖开始前的时间。

    苏银筱看上了一个明代的小香炉苏银龙则看上了一副书法都不是什么出名的文物但确实都是佳品。

    不多时一个西装笔挺的拍卖师登台敲了下拍卖锤示意正式开始。

    “下面请大家欣赏第一件拍卖品……”

    不知不觉拍卖会已经过半苏银龙姐弟俩已经拍下了各自先前看中的物件只是也没别的事儿不如在这儿多看会儿热闹。

    “……30万两次30万三次成交!”

    “接下来让我们了解一下下一件珍品额……咳咳这是一面银制手工西洋镜起拍价10000元……”

    “这面西洋镜做工极为精美虽然不知是出自哪位名匠之手单凭上面的浮雕也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珍品了只可惜背面最为核心的宝石遗失了不知有没有哪位贵宾有信心找到一颗合适的宝石镶入让这珍宝展现它本来的风采!”

    拍卖师还在竭尽全力的吹嘘着苏银筱也有点兴趣对小弟说道:“这镜子的花纹倒是不错就是中间本来应该当主角的宝石没了怪可惜的哪那么容易找到那么大的宝石啊!也不知道……怎么了你?”她的话没有说完就发现小弟神色古怪的死盯着那面西洋镜。

    苏银龙此时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惊讶因为他分明看到那面镜子背后镶着一颗拳头大小的红宝石!那块宝石几乎占了背面三分之一的的大小怎么都不可能看漏吧?可偏偏拍卖师看不到姐姐看不到也没有任何一个其他来客有什么反应难道只有自己看到了?

    就在他注视着那颗宝石、不知如何是好时好像感应到了他的视线般红宝石突然放射出紫红色的强烈光芒几乎照亮了整个会场!同时有生以来第一次苏银龙心中浮现出了“想要”这一想法!

    “姐……我……想要……那个……镜子……”苏银龙断断续续的向姐姐表述着自己想法却仿佛着了魔般无法将视线离开那面镜子、那颗宝石连话语都如同梦呓一般勉强。

    苏银筱大惊失

    色:“你说什么?你你想要那个镜子吗?好好好好姐姐我现在就把它买下来!”全家人都一直对弟弟“无欲无求”的状态心知肚明看了很多心理医生也无可奈何都快逼得作为坚定的无神论者的苏义山和柳素去求神拜佛了而今天弟弟居然有了想要的东西?难道他的心病有转机了?!

    要是能治好弟弟的心病别说是这么一个几万块的西洋镜就算是几百万花了也就花了全家也不会有谁有意见!

    最终这面镜子以20000元的价格被他姐弟二人匿名买走一众竞拍者无不在心中暗笑不知道是哪个蠢货还真以为自己能找来那么大的宝石不成?而苏家的“蠢货”姐弟已经在侍者的带领下带着东西悄悄离开了会场。

    在回家的路上苏银龙坐在副驾驶上还有点魂不守舍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这是中了什么邪看到那块红宝石时仿佛看见了自己灵魂的一个碎片:此前没有它的生活都如在梦中一样虚幻、不完整只有拿到它自己才是一个完整的人!他看着手中包裹起来了的西洋镜怔怔的发痴苏银筱几次叫他也只是嗯了几声就再无反应了。

    回到家中已经是中午了柳素已经做好了饭去给还在加班的苏义山送去餐桌上还摆着留给姐弟二人的午餐。

    母亲烧的饭菜还留有余热显然是刚走不久。

    这会儿苏银龙总算是回过劲来了恢复了常态。

    “姐我也说不上怎么回事儿一看到这面镜子就觉得非拿到手不可似的什么都忘了等会儿吃完饭了让我一个人好好研究一下这玩意儿我虽然说不清怎么回事儿这镜子绝对是对我有好处的东西不会害我姐你放心。

    ”

    “这……嗯……好吧总之你小心点就是了有事就叫我我就在我房间!”苏银筱的房间就在苏银龙隔壁他们兄弟姐妹的房间都在二楼柳素和苏义山则睡在楼下。

    回到房间苏银龙掏出那面西洋镜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包装盒里面只有那面神秘的西洋镜和鉴定证书。

    他随手将证书扔到一边细细端详起手中的西洋镜。

    这面镜子似乎是纯银的但他掰了掰却掰不动看来应该只是镀银……等等如果是镀银的话这面西洋镜显得太新了一点磨损的痕迹都没有!有趣!越来越古怪了!

    他将手里的镜子翻了过来在自己的眼中这颗夺目的红宝石仍在散发着妖异迷人的微光但似乎在别人眼里是看不到的。

    他试着去触摸这颗宝石手指却直接穿过了红宝石还被镜子背面凸出的一枚小刺刺破了手指!

    “嘶……”苏银龙吃痛连忙抽回手指却已经找不到伤口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抽离手指之前一滴鲜血已经被吸入了西洋镜中……

    红宝石微微震颤了一下突然化作一道红光直射入苏银龙的胸口他还没来得及建议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趴倒在了书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