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不应期 帽子的故事 > 不应期 帽子的故事(2.5)李教授,曾教授
    2020年5月22日

    作者:李浩凌

    “你也打算这样敷衍我么?”尤允悄悄问。

    “什么意思?”帽子装傻。

    “要不要对我讲真话到底怎么回事。

    ”

    “那得看你打算怎么报答我了。

    取决于你的表现。

    ”机会抓的非常自然而欠揍。

    原来第一天帽子和尤允言语不快便没什么心情听讲座打算回房间睡觉路过李教授房间发现门开着里面一个大姐正在打扫卫生。

    犹豫了一分钟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回去房间拿了上次胖儿东买的劣质窃听器回到电梯处打前台电话谎称没带房卡很快打扫卫生的大姐就接到对讲机说有客人没带房卡让去给开一下帽子趁机闪进房间把“小圆球”丢在了烧水壶里。

    这一类的事情做的越多帽子非但没有习惯反而越不舒服。

    掌握别人的隐私就好像拿住了蛇的七寸这手段虽然犀利却难免不会失手被咬反受其害。

    他深知知道太多东西绝不是什么好事只能一边小心至上另一边有个好心态。

    按他本来想法能听到什么就听点什么听不到就算了酒店的水壶一般人都嫌脏很少人用如果有人倒水那正好把这东西毁了。

    次一步帽子以为可能会听到李教授和女人的房事可听到了又能怎么样呢难道把录音放给尤允听就算尤允会因此清醒些不再粉他回头肯定也瞧不起帽子这种明摆着对自己没好处的傻事他不会做。

    却未曾想会议第一晚来到李圆厉房间的竟然是个男人。

    “哎呦曾老师这个点才忙完呀。

    ”

    “开这种会真是太累了谁都找你李老师肯定比我得忙啊。

    ”

    这曾老师是谁帽子一边听着对话一边翻大会手册一边百度终于锁定了北京来的曾史风教授。

    听着二人从杰出学者评选到大学校长调任到世界青少年健康基金终于听到了重点。

    “李老师今天见到庄敏虹了没?”

    “那个臭娘们昨天就见了在我面前牛的不得了看的我难受。

    ”不知为啥听李教授真实样子帽子反而不觉得不舒服。

    “呵呵人家要发了顶刊的人说话的调调当然不一样我听了也难受。

    ”

    “我给你说女人碍不着你的时候她也要恶心着你。

    ”

    “怎么说那咱们要不要想办法给她点颜色看看。

    ”这曾教授自然也不是什么好鸟。

    “哈哈曾教授和我就是能想到一块哈哈本来应该找你商量的不过这回我都安排好了我有个堂姐的儿子在这个酒店会议部当经理我喊他帮我……”之后如何安排他外甥偷偷改了庄老师的ppt如何现场阻止他们调整如何录像发给国家基金和期刊编辑小则让庄老师在大会上出个洋相往大了如果能把这发表或是项目给搅乱自然是更好。

    毕竟庄敏虹的论文还没发出去调调就先唱出来了如果最后没发成可就不止是小小丢人了。

    帽子听了个仔细突然听曾教授道:“我在你这烧个热水岁数到了得喝点热的。

    ”这可把他吓坏了未做好准备就听水壶开盖的声音以为大事不好谁料隔了几秒钟听那姓曾的道:“哎呀还是算了这酒店的肯定不干净。

    对了你这事不会让人发现吧?”

    “不会放心吧干干净净找不到人。

    ”

    ……

    帽子放下耳机长舒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曾史风曾史风好深的城府。

    ”他可不相信是曾教授大眼漏神直觉笃定他一定看到了水壶里的小机器却当成了没看见。

    先不去理会这姓曾的帽子有充足的时间去准备化解李教授的小手段还认真的研究了庄老师和尤允、刘瑜的报告内容以备不测后面果然派上了用场。

    甚至第三天下午会议开始之前一个人到酒店的咖啡厅点上了一杯卡奇诺来陶醉一下自己从容的风度。

    说着都觉得搞笑有时成熟成熟的又像个孩子。

    ·

    话说回来帽子正向尤允送去明示问她如何报答自己却被一人打断:“这位同学你对庄老师的项目好像了解的挺多呀。

    ”回头看是位中年男人话说的怪怪的。

    帽子点头哈腰:“哪有哪有左边听了右边就忘了请问您是?”

    “我姓曾是北京xx大学的老师我看你刚才做事、说话、问问题都很利索呀是庄老师的学生么?”当然就是那晚和李教授说话的曾教授。

    “曾老师过奖了我这不求上进的不能占庄老师学生的名额。

    ”

    “嗨~太谦虚了年轻人脑子里有东西想不上进都难。

    ”

    “哎呀老师您可别我是真的起点太低了等以后有机会还得多向您学习做项目啊做研究啊最近不是有国家在评杰出人文学者曾老师您有被提名么?”……

    “哎呀这不是曾老师么这次开会太乱了才见到您……”庄老师看到曾史风在这赶快跑来打招呼算帮帽子解了围一万个感激。

    尤允偷偷问帽子:“你怎么知道他在评杰出人文学者?”

    “我不知道。

    ”

    “那你怎么那么说?”

    “诈他的。

    ”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不认识他么?”尤允彻底

    费解了:“你们说话怪怪的我怎么都听不懂。

    ”她一向自恃聪明怎能容许身边这男人头上顶着种种自己无法理解必要刨根问底。

    帽子抓住了道:“要我给你翻译一下么?收费。

    ”

    “收多少?”尤允问。

    “加上你报答我帮忙的份一起可以打折。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不正经的时候帽子完全一副市井小流氓模样。

    尤允算是对这不要脸的彻底无奈了贴着耳边道:“行啊晚上来我房间。

    ”

    目的达成帽子直接捧着身旁小强的头亲了一口。

    “哎呀你怎么这么恶心死基佬……”

    ·作者:李浩凌

    晚上庆功庄老师请大家吃饭除了林杉杉无人不夸帽子连尤允都敬了帽子一杯酒中无言眼里有话摄人心神。

    不过帽子看小强落寞眼神才意识到原来小强对尤允是有意思的。

    饭后一会说要唱歌一会说要打牌结果还是各自回了房间。

    刘瑜要来找尤允尤允推说自己太累要早点睡。

    帽子回房间洗了个澡墨迹了一会给尤允发了个信收到个微笑。

    和小强说去见个朋友立马就要出门。

    小强叫道:“艹肯定是炮友。

    ”

    帽子推道:“说啥呢你还没到那步呢。

    ”铛的门关了。

    走楼梯下四楼小强哪想得到帽子是冲尤允的床去的。

    按门铃毫不犹豫。

    进门关门无比激动。

    完全忘记了注意观察左右毫不知自己的动作被林杉杉的手机给记录下来了。

    ·

    关上了门一把抱起身前的尤允直接推倒在沙发上。

    他判断这是最恰当的方式当他看到尤允只穿着睡衣给自己开门的那一刻。

    双唇激吻说不上谁在攻谁尤允手上抵抗着舌头却主动求战抵进了帽子嘴里。

    两只滑腻反复交缠混为一体。

    情欲昏昏呼吸困难之际尤允攒够了力气一把将帽子推起问道:“你是打算就这么把我强奸了?”

    帽子笑着摇头:“我还是需要你给个consent的。

    ”一边添了添舌头品尝着刚刚的味道。

    尤允笑了傲娇的看了帽子一眼全力一个挺身把帽子掀翻在上跨坐到他身上。

    这也是个思路清奇的女人想法是:既然不打算拒绝反抗了那为啥要被男人压在身下。

    伸手把头发捋到后面用手腕上的头绳扎住俯身主动亲了上去。

    这一回不用那么激烈了二人细细品尝着对方的柔软还有脸上皮肤的顺滑足有十分来钟。

    当帽子耐不住伸手进睡衣里时尤允突然握住了他手道:“不行差点上头被你给混过去了你先给我说清楚下午是怎么回事。

    ”

    帽子无奈:枪都快走火了你跟我说这个。

    但尤允又不是个能用强或是好敷衍的女人他也来了个鲤鱼打挺起身把女人公主抱到床上把一切经过慢慢讲来。

    尤允听得入神二人欲火逐渐冷却听完噘着嘴若有所思又问:“那完事曾教授找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说可以给我翻译。

    ”

    “哦那个啊很简单啊让我想想我俩说了啥……”帽子回忆了一下说道:“其实是这种:

    他先来探我说——你很屌啊看样子知道很多事儿啊是仗了庄老师的势么或者是庄老师指使的么?

    然后我就怂了说——我没其他恶意也不想搞什么和庄老师没关系。

    他嘲讽我意思——知道的多了想低调都不行肯定会搞他们。

    我看他这么说就觉得光怂也不行就得整点软中带硬的话诈一诈他。

    说我自己无名小卒对他们没威胁说向他学习是嘲讽他的坏手段我估计这里面都不少黑料但我泛泛的说没啥杀伤力就点了个那个杰出学者评选……”

    “我当时就问啊所以你还是知道他评选不是正大光明的?”尤允跟着问。

    “我没忽悠你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我估计十有八九。

    ”帽子道:“后来就被庄老师打断了。

    就这些。

    ”

    尤允躺在帽子胳膊上噘着嘴听着道:“你们可真厉害两个人从没见过分别不说人话竟然能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怎么做到的。

    ”一向觉得自己聪明此时对自己产生了些许怀疑。

    帽子很想就着话题装逼但此时分得清主次道:“咱先把刚才没做完的事儿整了再说行不?”

    “不!”尤允直接怼了回去。

    帽子当然不依直接亲回去。

    二人在床上一顿翻滚才又被尤允止住。

    只听她道:“我知道你喜欢我……”第一句就把帽子给说愣了。

    接着:“可是我还不想谈恋爱我觉得得提前和你说清楚因为我对关系的需要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我不想结婚所以男女朋友的关系就是我能接受的关系里的最高级了所以…所以我们可以约会可以做别的但我可能不能接受做男女朋友。

    ”说完死盯着帽子。

    帽子脑子转速自然足够已经在思考自己应该有什么反应了。

    心里想:这妞可能也不是哪都好至少都不差就是自恋这一点是真的愁人。

    不谈恋爱这不正是我想要的么?!!!可又不好表现出高兴的样子不然多半这一炮要黄。

    只好摆出有些失落的表情严肃道:“说白了你就只想睡我呗?”

    尤允点头道:“你不是也想睡我么?”

    失落在帽子脸上逐渐转为委屈再整就有点过了:“我现在哭一下是不是不太好?”

    “去你的!”尤允嗔道:“所以你能接受么?”

    “成吧。

    ”当然能简直求之不得。

    只不过心底里还是有一丝难以发现的落寞虽然他不缺女人尤其高品质的可始终像只独狼就算有人喜欢他也多半没谁想拥有或占有他因为女人们都知道这不是个抓得住的人于是会聪明的保护可以属于自己的关系也保持着对帽子的奇怪感觉。

    ·

    这想法在寂寞的深夜也许会持续很久可在尤允的身下只容得一闪而过。

    尤允退到上站着面对着帽子看着他眼睛双手从下向上解开了淡黄睡衣的扣子脱在上又弯腰脱下睡裤只留蓝色的超小的内衣内裤在昏暗中胸胯的两侧勒出肉的形状。

    “我草为什么你的脸这么有欺骗性啊!”帽子不禁惊呼他是一百一千一万个没有想到尤允这张瘦人面孔的背后藏着一副如此梦幻的身体简直就是微胖的终极升级版宅男梦想中的身材那种有肉到完美的程度。

    不管是手臂的的粗细腰围的弧线还是双腿间缝隙肉与肉之间的感觉都让人充满欲望。

    胸部虽然不巨大但也足够配合这感觉。

    可是“可是你穿着衣服的时候怎么看都是个瘦子啊。

    ”

    “我就是瘦子呀。

    ”没错尤允穿衣超显瘦但其实不然毕竟一百斤。

    论长相俊这个字可能比较合适带着眼镜还显得有些禁欲。

    可眼前这诱人的身姿和眼神是怎么回事完全忍不了。

    男女疯狂的抚摸、亲吻把床单滚的不像个样子呻吟在散发在空气中的香汗里蔓延。

    尤允搂着帽子的头任他含着乳头帽子伸手拨开花丛缓缓将一只手指伸进神秘处。

    本想给尤允口交发现前戏过于充分导致洪水泛滥于是换做手指一支变作两支和着尤允的呻吟声搅动、进出。

    变换着节奏变换着方式不那么激烈的时候尤允咬着帽子的耳朵说了句“喜欢”帽子笑着拇指按着小腹皮肤中指食指换做中指无名指复又剧烈抖动。

    “啊~~~啊~~~”尤允受到刺激倒在肩上。

    看火候差不多了帽子拿套带上尤允躲开眼神算作许了。

    帽子即用手扶住她的腰保持女人面对面跪骑在腿上的姿势让她坐入。

    摩擦了两下尤允小声道:“太久没有过了我自己来。

    ”伸手抓住了帽子的弟弟自行尝试光这个动作就够销魂了。

    虽然下面足够润滑动作还是非常小心一点点的向下十几秒钟才吃掉龟头停了一会才又继续开始吞没。

    也就是帽子尺寸可以不然哪分辨那么清楚。

    如果子宫是终点便在即将攻上本垒的千钧一发的瞬间突然门铃大作尤允本能的一下窜了起来二人的合体宣告失败。

    从慢慢被包裹的幸福到巨大的空虚帽子也体验了一下人生大起大落真是太难受了。

    “谁啊?”尤允一边穿衣服一边问。

    “是我啊!”当然是刘瑜。

    尤允一把把帽子推进衣柜连内衣内裤一并塞他手里关上柜门真空去给刘瑜开门了。

    ·

    于是帽子就窝在这么个狭小黑暗的衣柜里攥着女人的内衣裤直到午夜两点两个多小时后。

    其实刘瑜找尤允还真没啥正经事就常规聊天。

    二人躺在床上比如:

    刘瑜:“有没有觉得何昊今天下午很帅?像白马王子。

    平常还真不觉得诶。

    ”

    尤允:“当时心脏砰砰跳的要命事后想想也就还好吧。

    ”

    刘瑜:“什么叫还好?你打算和他怎么办?他没踩着七色云彩但扛着七色彩电呀。

    ”

    尤允:“我想睡他啊可是他不够主动那就算了吧。

    ”

    直接把刘瑜怼的没电了她可猜不到就在自己躺着的方帽子的阴茎差一点就完全把尤允的阴道给塞满了要不是他现在说不定已经是第二炮了。

    刘瑜:“你看到小强那个小眼神没怪可怜的。

    ”

    尤允:“那咋办啊?他之前还约我去散步来着。

    ”

    刘瑜:“诶?还有这出儿?那你去没?咋样?”

    尤允:“他拉我手来着。

    ”

    刘瑜:“真的呀?好勇敢哦那你怎么办的?”

    尤允:“我给他拉了三秒哈哈哈。

    ”

    ……

    帽子硬是忍住了没打飞机一直憋到刘瑜走了才出来尤允有些愧疚道:“不好意思啊。

    ”

    “没事又不是你。

    ”

    “那……你还要继续么?”

    帽子当然想继续啊可情势已经不适合了他太懂以退为进这时候特别容易显得自己太禽兽说道:“算了改天吧。

    ”说着低头在尤允嘴唇上轻轻亲了一口没有闪躲。

    然后把内衣交尤允手上。

    “要不送给你了。

    ”尤允道。

    “你留着吧。

    ”帽子没接。

    穿好衣服离开关门前眼神间仍情意绵绵。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