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流氓大亨 > 流氓大亨(59)
    第五十九章·借种成功真的爽

    2020年5月22日

    袁露露被大鸡吧插进喉咙憋得难受林四狗压着她的脑袋不让她起来只能使劲儿摇头晃脑的挣扎。

    足有二十秒袁露露开始以为他喜欢这个调调想要调教自己后来发现不是林四狗真的在审问。

    伸手就想去抓林四狗的蛋蛋。

    林四狗早就防着她这一手那一伸手自己捂住了蛋蛋让她抓空了然后松开了袁露露的脑袋她这才猛然抬头吐出鸡吧干呕同时大口穿着气嘴角挂着粘液眼睛憋得都是眼泪。

    “你他妈的有病吧?”袁露露喘息一下急眼了捂着脖子抬头骂林四狗。

    林四狗可不惯着她。

    一伸手抓住她的脖子袁露露感觉一只铁钳子夹住了自己的脖子而且林四狗眼神凶狠吓得她有点心惊这个男人是个狠人不会打自己吧。

    如果自己今天回答的不让他满意恐怕要糟糕。

    不过转念一想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还敢杀了自己不成?计划不要了?

    “你想干什么?给赵红军戴绿帽子大街上有的是男人你冒险找我干什么?生怕自己死的不够快也不要连累我啊。

    ”林四狗说到。

    “连累?你他妈的是北城狗哥你以为赵红军注意你还需要多久?他虽然走得是官商勾结跟黑社会没牵连了但是你现在这名声他听到你还需要多久?”袁露露没好气的说到。

    “屁话用得着你提醒我?你别转移话题摆出这个风骚样子送货上门咱们两个可没有亲密无间到这个步。

    ”林四狗捏住她的脖子冷冷的说到。

    “我贱行吧我骚我他妈的送货上门我浪行了吧。

    我他妈的恨赵红军恨他们老赵家我就想给他戴绿帽子我爽行了吧。

    ”袁露露挣扎着想要弄开林四狗的手。

    可惜浑身上下没穿什么衣服这越挣扎动作越大越是香艳。

    而且难免身体接触弄得林四狗热血沸腾想要就把她弄了。

    不过话不说清楚可不行。

    “你骚不骚贱不贱我不知道你要给赵红军戴绿帽子大街上男人有的是就你这姿色网上约炮有的是男人操你你找我?骗鬼那?”林四狗松开她的脖子顺势借力一捏她的手臂翻转就把她用擒拿的姿势摁在桌子上。

    “放开我你个混蛋。

    我看错你了我说我就是贱我就是浪我以为咱们是盟友我想讨好你我怕你成了北城老大有了位去跟赵红军讲条件我怕你被他的钱砸趴下不报仇了我来讨好你我让你操我让你玩儿我想让你玩爽了之后帮我弄死赵朗行了吧····”

    袁露露扭动着身子挣扎着努力回过头怒视着林四狗。

    她自己都佩服自己随机应变的能力竟然想出这个借口。

    不过也悚然而惊这也是一种可能不会他真的这么做吧。

    那样自己可就完了。

    林四狗一听摇了摇头我怎么会妥协。

    我是为了点钱会那么做的人么?赵朗跟我不共戴天不过这也是一种可能。

    赵家让自己妥协的可能。

    不过那是后话无论赵家怎么做自己都必须弄死他们。

    赵朗是狼打不死早晚会咬自己一口。

    不过这些话不能这么说这个女人既然送上门来那就不客气了。

    林四狗心思电转但是还是选择相信了袁露露的话。

    “你说的也对啊我以前怎么没想到。

    我可以跟赵家谈啊你说我六年监狱要多少合适?”林四狗把袁露露的胳膊压在她的后背上另一只手轻轻抚摸她的肥嫩翘臀说到。

    袁露露一听浑身冰冷不会真的要妥协吧。

    “好啊真好真是好贱。

    林四狗你果然就是个怂货是我看错你了。

    你就是个傻逼去去跪着添赵红军的鸡吧看他能不能看你可怜多给你几毛钱。

    对顺便连赵朗的也添了反正你的膝盖软····”

    袁露露急了挣扎着大骂。

    心里后悔的要死。

    自己好死不死的提这个干什么?林四狗真要那么做自己就不是盟友而是筹码了。

    “哎哎··别着急啊。

    我只说你说的是一种可能。

    也不一定要这么做不过那就看你的表现了·····”林四狗说着大鸡吧龟头就对准了袁露露的小穴洞口。

    “你混蛋你去跪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一个苦命···啊···哦···你个混蛋放开我···你这是侮辱我你去跪添赵红军别碰我···哦···啊···拔出去恶心····”

    袁露露挣扎着却感觉到林四狗那个鸡蛋大小的龟头正在生猛而且凶狠的侵入自己的身体。

    虽然喊着恶心但是小穴强行被撑开的满涨感觉让自己的身体舒服的激动想要颤抖。

    “你不是要讨好我么?发骚啊浪起来让我满意我可以考虑不拿你当筹码····”林四狗压着她的手让她趴在桌子上大鸡吧在她小穴里面生猛的进进出出。

    弄得袁露露身体发抖两条腿想要挣扎却用不上力。

    “混蛋你个恶心的混蛋你这是强奸。

    我要告你····啊···哦···你混蛋拿出去把你那恶心的东西从我身体里拿出去···混蛋···林四狗···你个臭流氓···”袁露露挣扎着加紧自己的屁股想要翻滚身体。

    “别说的那么难听说的那么贞洁烈女你的小骚逼反应可是很真实怎么出水了怎么变软了。

    是不是我操的特别舒服····”袁露露越是反抗

    林四狗越是来劲。

    小流氓的暴虐本性终于爆发了。

    前几天打白大杆子其实没怎么过瘾所有安排的防备手段几乎都没用上。

    枪也没开自己打的也不过瘾。

    结果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没发出来。

    这两天又没有抓到家里的女人开火。

    这一腔暴虐的火气全都发散到了袁露露的身体上。

    “你混蛋臭流氓放开我····”袁露露无言以对甚至有些羞愧说实在的真的被搞得有些兴奋而且很舒服这种被强迫的滋味以前都是演戏给赵红军看可是赵红军的家伙本来就小根本没感觉。

    甚至时间也很短三五分钟结束战斗自己没过瘾他累得不行。

    今天不一样林四狗的大家伙插入自己的身体的时候真有被强暴的感觉不用演身体马上兴奋而且小穴快速湿润了。

    光几下就让身体爽的不要不要的可是偏偏自己很讨厌这种感觉。

    矛盾非常矛盾。

    她只能通过骂人来发泄否则她生怕自己忍不住浪叫出来呻吟出来那样就丢人了。

    不但自己的身体屈服估计连灵魂都要屈服了。

    “放开你送上们来还让我放开想得美····就问你操的爽不爽····”林四狗毫不客气的把大鸡巴一插到底。

    赵红军操过的女人自己给他戴绿帽子客气什么怎么爽怎么来不用客气。

    你的绿帽子收好了。

    插的袁露露身体猛然哆嗦一下紧紧咬着牙才没有叫出来太猛烈太刺激了。

    袁露露索性咬紧牙关一动不动不哼唧也不反击了就当一具死尸。

    你愿意来你就来愿意插你就插。

    脑袋里则沮丧的发现自己的一切计划都是镜花水月都是建立在林四狗想要弄死赵朗和赵红军的基础上的。

    结果自己嘴欠提到了另外一种可能万一赵朗和赵红军用钱砸林四狗双方勾结妥协勾结。

    自己就成了彻彻底底的牺牲品。

    到时候就算林四狗不出卖自己自己也沦为他的耳目再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

    怎么办?一边被操着一边咬着牙思考这个问题。

    林四狗猛烈的抽插一会儿发现袁露露虽然小穴见水十分柔软顺滑包裹自己的鸡巴非常舒服但是整个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了甚至是没有了声音。

    这是装死?这有什么意思?

    “装什么死尸你倒是浪起来不骚我操着不舒服反抗也行啊。

    叫两声骂我啊····”林四狗拍着袁露露的屁股说道。

    “你快点完事了我好滚蛋收拾行李跑路不挡着你跟赵家跪添我就当被鬼压床了被狗操了····”袁露露没好气的说道。

    “你他妈的是不是傻蠢货····”林四狗一巴掌拍在袁露露的屁股上发出啪的一声。

    “赵朗什么人那是白眼狼那是毒蛇。

    我不弄死他他早晚翻过手弄死我我能跟他妥协么?就算哪天我真的跟他妥协了也是暂时迷惑他。

    再说我要妥协也跟赵红军假装妥协一下赵朗绝无可能。

    必然是你死我活。

    ”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林四狗没好气的说道。

    袁露露一听突然抬起头来装了半天的死尸突然间峰回路转林四狗的话提醒了她仔细一想赵朗的性格好像真是这个样子也就是说林四狗绝无可能跟赵家妥协无论是赵红军的性格也好或者赵朗也罢。

    亦或者李红霞那虎娘们儿都不可能接受。

    自己好像挺愚蠢。

    这么一想豁然开朗突然间感觉心里有了亮光也不憋屈了也不委屈了被操的很爽的感觉突然间被放大了。

    “那你刚才那么说什么意思?你先说清楚先把那家伙拔出来。

    ”袁露露来了精神回头求证。

    “蠢货浪起来这么操着没意思····”林四狗说着用力抽插两下根本懒得跟这蠢女人解释要不是操着舒服早就扔出去了。

    “啊··哦···轻点有点痛··哦···你等等··说清楚啊···说清楚我伺候你··哦··啊····鸡巴太大了··哦···别插了太深了···说清楚····”袁露露终于不装死了开始浪叫起来。

    小流氓大力抽插着操女人的时候他懒得解释那么多。

    先插为快。

    都插进里面了还说什么说。

    “蠢货就该被操就问你操的爽不爽···”林四狗一句一用力的操着。

    “啊··爽··爽死了··你的大鸡巴好大··插的我好猛烈啊。

    好厉害···你先说··先说·····啊··先说你到底什么意思···哦···说完了我让你操··哦··操··个够。

    ”袁露露一边摇头晃脑的呻吟浪叫。

    一边想知道真相。

    “你想知道个屁说什么清楚到时你给我说清楚你他妈的来勾引我干什么?”林四狗一边用力抽插袁露露的肥臀被冲击的啪啪直响。

    “我想···我想讨好你··啊···都说了··我想让你··哦··让你操了赵红军的女人想你没办法跟赵家合作····想要你帮我··哦···帮我报仇···你到底怎么想的。

    ”

    袁露露一边晃悠享受着大鸡巴冲入自己体内的暴爽感觉一边说道。

    “想什么我只想操你···”林四狗一边抽插一边说道袁露露的朗叫声让他感觉十分快意。

    “哦·

    ··啊··你个混蛋···哦不过···操的真舒服··哦···啊···插我···我的小逼好舒服··哦···强暴我吧···哦···好棒的狗狗···喜欢你的大鸡巴···”

    袁露露也不问了实在是林四狗抽插的太凶猛了每一次抽查都刺激的自己想要高飞每一次冲刺只想然她快意的浪叫其余的什么也不想了。

    两个人进入了一个操一个叫的状态。

    袁露露从来没有这么爽过以前用的都是假鸡巴把自己搞高潮可是这体位这力道这冲击力还有插入身体的鸡巴的温度。

    都是无法模拟的感觉。

    所以专心致志的配合起来不到十分钟就高潮迭起浪叫的声音高亢销魂。

    使劲儿抓着桌子感受被冲击的魂飞天外。

    液体顺着大腿往下流。

    “太棒了···真是太棒了···死了···好爽··哦···被你操的好舒服···”袁露露不断的浪叫者。

    林四狗也肆意快意的抽插着。

    就在两个人快要进入佳境的时候门铃响了。

    “我操这个时候谁倒霉催的。

    ”林四狗不想去使劲儿抽插着。

    “停一下···停一下···看时间估计是送火锅的到了别操了····啊···快去接一下··不然一会儿打电话了···哦··哦···太猛了···啊··死了··哦···”

    林四狗也知道要去接一下不过临结束之前使劲抽插了两下弄得袁露露使劲儿叫了两声。

    拔出大鸡巴甩了两下然后拍了拍袁露露的屁股。

    “你去还是我去?”林四狗说道。

    袁露露喘息着站起来撅着小嘴伸了个懒腰。

    丰满葫芦形身材完美展露。

    “真舒服你好猛人家都被你弄得没了力气还有这样子怎么去?”袁露露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和小腹说道。

    “好···”林四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勃起的家伙勉强答应一下。

    然后穿上了大裤衩子披上了外衣。

    点开了门铃果然是送火锅的。

    开门让他进来然后在门口等着接。

    这年头只要有钱什么都能送。

    连锅和碳一起来的。

    送进屋里的时候袁露露早就收拾好自己的衣物躲进了洗手间。

    等到火锅收拾干净送餐的人离开之后屋子里更加暖和起来。

    她们两个吃火锅做原始运动爽的很。

    朱萍瑜也拿到了新的资料信息并且开始接触了案件的当事人。

    她是代理律师。

    这个案子在省城代理但是当事人却在封城。

    这件案件是一件组织卖淫案。

    不过有点奇特组织的和被组织的都是男性。

    也就是同性卖淫。

    她代理的就是其中的一个组织者对方付钱希望的就是她能够把这个官司打下来让这个组织者变成参与者从主谋变成胁从甚至被胁迫。

    这样量刑是完全不同的。

    朱萍瑜之所以担心哪些资料泄露就是因为这个件案件本身一来涉及许多未成年人二来这个同性卖淫这几个字眼实在是符合人们的猎奇心理。

    哪些八卦的人可不管什么尊重隐私。

    一旦传出去必然引起轩然大波。

    当事人可就麻烦了。

    火锅吃起来自然是热气腾腾不过把都系下进去之后还有一段时间才能熟。

    在准备火锅的时候袁露露已经在浴室把自己洗干净了胸口包裹着浴巾就走了出来。

    在洗澡的时候她思虑再三觉得这件事林四狗可能相信了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心林四狗真的跟赵家苟且所以还要问清楚。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给我交个底细我可是完全相信你了。

    你别把我卖了。

    ”袁露露坐在了林四狗的对面表现的情真意切。

    “我卖你能换来什么?你出卖我能换来什么?咱们两个合起来还有胜算一旦失去任何一方对另外一方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所以不用担心我我倒是担心你傻了吧唧的把我卖了。

    ”

    林四狗耐心的说到。

    袁露露突然懂了她和林四狗任何一个对于赵家来说都没有意义。

    自己出卖他或者他出卖自己都不能从赵家换来什么更不要说信任。

    但是失去自己他失去了内应自己失去他就失去了强援。

    只要报仇这件事不变他们就永远是一条线上的。

    “我跟赵朗不共戴天他害死我的孩子这个仇我怎么咽的下。

    至于赵红军我只喜欢他的钱。

    所以我才用我的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讨好你我的身体····”袁露露抚摸着自己的胸脯说到。

    “你跟赵红军的事情我不管第一目标先离间他们父子借着赵红军的手收拾赵朗。

    你我都希望他死那就一起努力。

    无需你讨好我不过既然开始了那总要爽到底吧····”

    小流氓刚才过瘾过了一半一点不尽兴。

    现在要旧事重提。

    “讨好你自然让你见识我的厉害···”袁露露说着揭开胸前的浴巾。

    丰满的身材展露无疑朝着林四狗就走了过去。

    扭动着屁股两腿之间的黑色阴毛炸炉无疑。

    两条长而健康的大腿显得有力量。

    长腿丰臀细腰巨乳这袁露露脱了衣服真有料。

    林四狗站起来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的裤子大鸡吧再次傲立上来就想要把袁露露扑倒。

    袁露露伸手摁在他的胸膛。

    “小狼狗不要着急我今天都是你的先让你尝尝我的舌头····”袁露露抿着嘴说到。

    让

    林四狗站着她则蹲下握住林四狗的大鸡吧一张嘴吞了进去。

    这一次非常卖力前后晃动着脑袋口腔用力舌头灵活有劲儿不断吮吸林四狗的鸡吧。

    各种口技应用出来。

    “哇哦真舒服你这口活不错啊。

    那老东西受得了么?”林四狗扶着她的脑袋问道。

    “受不了我不敢使劲儿几下就没了。

    你这个真爽刚才弄得我都飞起来了····”袁露露一边添着龟头一边说到。

    另一只手则在下面不断抚摸自己的小穴。

    “一会儿我要射在你嘴里···”林四狗甩着大鸡吧想要抽打袁露露的脸蛋。

    “不要我在安全期射在里面让我爽····”袁露露一边添龟头一边淫荡的说到。

    不一会儿袁露露感觉自己的小穴已经彻底湿润了。

    火锅也开锅了。

    林四狗一边享受她的吞吐一边往火锅里面下东西。

    让火锅的温度降下来。

    “来吧操我···让我飞····然后咱们一起喝一杯···”袁露露喘息着说到有一点迫不及待。

    不过她嘀咕了林四狗的战斗力她想着赶紧结束好喝一杯可是正在兴头上的林四狗哪里那么容易缴械投降。

    这一炮足足干了半个多小时。

    火锅里面的菜都煮烂了。

    袁露露被操的喷了一的水最后瘫软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动都不想动。

    林四狗给她灌下去一罐功能饮料才缓过来。

    这才穿上内裤赤裸着上身跟林四狗一起吃火锅补充营养和力量。

    “你是不是吃药了?”袁露露一边吃一边问道。

    “这已经是轻的了如果不是你要死要活的求饶我还能继续。

    操的不是很爽不尽兴···”林四狗大口吃肉说到。

    “难怪你有三个女人孟嘻嘻那小身板没被你折腾散了?”袁露露想想孟嘻嘻想想林四狗那个大家伙插进她的身体有点不敢想象。

    “还好她啊一般都不一个人找我。

    ”林四狗说到。

    “姚兰溪怎么样?”袁露露问道。

    “花样比你多抗操跟她玩儿很尽兴。

    不过最近比较忙好久没操了。

    ”林四狗实话实说。

    “我第一次跟你做没经验等过几次就好了。

    不过你刚才射里面的时候真爽以后跟你都不带套····”袁露露说到借种成功加上被操的确实是爽的很此时心情愉悦但是她还要误导一下林四狗。

    “你喜欢就好我无所谓不带套更舒服···”林四狗没有怀疑有什么其他的阴谋吃肉喝酒之后无所谓的说到。

    小流氓终究不是神仙人心隔肚皮他虽然有所怀疑但是还是被袁露露隐藏了真正的目的隐瞒过去了。

    他们在做事孟嘻嘻也在做事只不过最近她在忙活一个被林四狗忽略的事情。

    一件杜可儿无意间发起但是却没有来得及做的事情。

    孟嘻嘻找到了自己有用的方。

    她在组建帮派黑狗帮。

    只不过这个帮派的成员都是未成年人都是封城各个高中的学生。

    封城帮派势力根深蒂固。

    那个学校都有不好好读书想要出来混的学生。

    这些人都崇拜哪些大哥。

    都想跟着大哥混的出人头喝酒、泡吧、玩女人跟大哥砍人威风就是他们的追求。

    林四狗强势崛起先打杜冷再灭白大杆子统一北城简直是大哥的不二人选。

    在针对高崇的神仙局里面稍微用了一下这些小孩子的力量用完了林四狗没有在意了。

    他不想把这些孩子卷进来。

    但是杜可儿和孟嘻嘻却没有放弃。

    尤其是孟嘻嘻。

    他手里有钱背后有林四狗的威名。

    此时正没日没夜的挨个学校收小弟成立黑狗帮分堂。

    看似胡闹却不可小觑。